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多有得罪
    见离别箭这个刚刚败于己手的敌人,居然表现得如此慷慨大度,不知为何,雪幽幽的心情反而愈感沉重。

    她轻轻地摆了摆手,便默然转身,回到了高阶之上。

    重新在那张红木宽椅中坐定之后,她才缓缓地开口道:“这场比试,离别箭已经落败认输。按照双方之前的约定,他的一条性命便输给了忠义盟!不过,他曾在第一场比试中获胜,公玉飒容已经归其所有。

    故而本座决定,让离别箭先行带走公玉飒容,待他办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回来忠义盟,完成我们之间的那个约定。不知诸位堂主对此可有何异议?”

    忠义盟原来一共有六位堂主,但是由于身兼行云堂主的副盟主古凝还在北戎养伤,顺风堂主廖京东又被独笑穹打得重伤昏迷,而那位土木堂主郭士勋则刚刚被离别箭所杀,所以此刻在场的,只剩下刑堂执法万横江、撷英堂主井元舒,还有流水堂主管秀波。

    流水堂主管秀波一向都是只管自家事的老好人,并且他本人与离别箭无冤无仇,自然不会对雪幽幽的决定持有任何异议。

    而刑堂执法万横江本来是打算表示反对的。

    但他转念一想,正是因为自己输了第一场比试,才导致离别箭成功救下了公玉飒容,也给了雪幽幽放离别箭离开的理由。

    如果他此刻再对离别箭所提出的那个宽限半日的请求进行刁难,便未免显得自己过于小气,完全是一副输不起的模样。

    见万横江只是口唇动了动,最终却并未说出任何反对的话来,撷英堂主井元舒立时沉不住气了,突然越众而出,走到了雪幽幽的面前。

    站定抱拳施礼之后,这位撷英堂主便语声铿锵地直奔主题:“禀盟主,属下以为,此举不妥!这个离别箭的身份至今成谜,如果就此放他离去,便犹如鱼入大海,再也无迹可寻。

    再者说,即便半日之后,他守约回来,到时候又有谁能够确定,那个回来的人,就是真正的离别箭呢?”

    听了井元舒的这一番话,旁边忠义盟的人都觉得十分有理,不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而众人这一表示赞同井元舒的话,其实也就等于是在反对雪幽幽先前的决定。

    就在雪幽幽沉吟着没有开口之前,寒冰已朗声说道:“这个问题倒也不难解决,可以让井堂主先看过我的真面目。如此一来,便不会有被人冒名顶替之忧了。

    至于怕我离别箭毁约不归,我想,在井堂主看过我的真面目以后,便也不会再有此等顾虑了!”

    雪幽幽的双目中立时精光一闪,盯着寒冰脸上的面具,意味深长地问道:“如此说来,井堂主竟是曾经见过阁下的真面目吗?”

    寒冰却摇了摇头,道:“这个可也说不太准。不过在下听说,忠义盟撷英堂主井元舒精于识人,具有过目不忘之能。只要让他见过我的真面目之后,我便再也无所遁形。

    而以忠义盟在江湖中的势力,还会担心我这个已经暴露身份的离别箭,从此逃之夭夭吗?”

    雪幽幽并没有马上答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那位撷英堂主。

    由于离别箭杀害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左副盟主,井元舒对他可谓是深恶痛绝!

    故而,从离别箭现身忠义盟总舵的那一刻起,这位撷英堂主便一直用敌视的目光,紧盯着这个大仇人的一举一动。

    可是,在看过了接连发生的三场比试之后,不期然地,他竟对这个离别箭隐隐生出了一种钦佩之情。

    一时之间,井元舒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内心为何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甚至他还一直在强迫自己,不要再对此进行深究。

    所以,他才会站出来,当面反对雪幽幽打算放走离别箭的决定。

    然而,当离别箭说,可以先让他看过自己的真面目时,井元舒的心中竟莫名地生出了一种冲动!

    只要能够看清楚离别箭的真面目,其他的事情似乎都已不再重要。

    尽管这位撷英堂主想努力克制住自己这一非常不理智的冲动,却仍是忍不住对向他投来征询目光的盟主雪幽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雪幽幽一见,当即也毫不犹豫地对寒冰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待井堂主看过你这位离别箭的真面目之后,阁下便可带着公玉飒容先行离开。”

    寒冰不由朗笑了一声,“如此就有劳井堂主了!”

    话音未落,他的人便已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正立于高阶之上的井元舒的身旁。

    这位功夫极差的撷英堂主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忽然感到右臂一紧,随即耳畔生风,整个人已经脱离了地面!

    只不过眨眼之间,他便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了那座大堂的屋顶之上。

    居高临下地瞄了一眼,井元舒不免感到有些心惊胆战。

    大堂前方那片刚刚被用作刑场的空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站着的忠义盟弟子,怎么看起来似乎都变成了一只只蝼蚁……

    “井堂主——”

    正立于他面前的离别箭忽然低唤了一声,才让这位居然还有些恐高的撷英堂主彻底地回过神来。

    见井元舒的目光已经完全转到了自己的脸上,寒冰立即轻轻一抬右手,将那张银色面具揭了下来。

    乍然看到眼前这张俊美绝伦的容颜,井元舒的心不由猛地一阵狂跳,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竟直接倒了下去!

    寒冰连忙向前一伸手,扶住了这位明显是被吓坏了的撷英堂主。而与此同时,那张银色面具又已回到了他的脸上。

    “虽然我们彼此素未谋面,但我想,井堂主应该已经猜到了我究竟是谁。而你是一个聪明人,自然能够明白守口如瓶的重要性。

    所以这个秘密,要一直存于你的心中,绝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包括你们的那位盟主大人。不知井堂主可听懂了在下的意思?”

    井元舒的身体兀自微微地发着抖,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

    寒冰怕时间耽搁久了,会引起那位精明的雪盟主的怀疑,所以他便未再多话,直接拉着井元舒从屋顶上一跃而下,重又立于雪幽幽的面前。

    见雪幽幽正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井元舒那张神色慌张的脸,寒冰马上满含歉意地向这位撷英堂主一抱拳,道:“是在下太过鲁莽,未想到井堂主居然有恐高之症。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井元舒此刻也回过神来,立即配合地苦笑了一下,“惭愧,惭愧!井某自幼便有这种怪病,却是让阁下见笑了!”

    “是在下多有得罪了!”

    寒冰又向他客气了一句之后,便将目光转向了雪幽幽。

    他再次郑重地一抱拳,道:“多谢雪盟主的慷慨大度,成全了在下的这一不情不请!今日日落之前,我必会如约赶回此地,并且带来洛儿姑娘的消息。到时候,我离别箭的这条命,便听凭忠义盟处置!”

    雪幽幽肃然点了点头,道:“好,如此就一言为定!忠义盟上下必会准时恭候阁下的大驾!”

    寒冰的唇角不由微微一牵,把已被人抬过来的公玉飒容往自己的肩上一扛,便潇洒地转身大步离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