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关于竞标
    沈安溪今天之所以答应留下来,除了想要提醒沈枞渊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她最近一直暗中观察着安妮的一举一动,可并未有什么收获,而唯一的收获就是,沈安溪得知沈枞渊的公司在近期会有一场竞标。

    而这次竞标的价格,沈安溪清楚的记得,在上次自己翻看安妮的电脑中时有看到过,如果安妮把沈枞渊竞标的价格泄密给沈枞渊的对手,就意味着这次竞标沈枞渊一定会失败,难道安妮所指的就是这件事?但也并不能给沈枞渊的公司造成多大的影响。

    沈安溪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愁眉不展,一只手撑着下巴苦思冥想,除了这件事,安妮手里还掌握的公司重要的机密数据文件,按照常理说,安妮想要控制沈枞渊的公司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可她却迟迟不动手,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安老师,你到底还要在卫生间呆多久啊,快点出来啊。”

    “安老师,卫生间很臭的,你快点出来嘛。”

    “安老师。”

    卫生间门口传来了三个宝宝此起彼伏的声音,三个宝贝在客厅呆的很事无聊,而又迟迟不见沈安溪从卫生间出来,耐不住性子便想看看沈安溪到底在卫生间做什么。

    沈安溪的思绪被三个宝贝打断,她回过神来才发现一直还在卫生间呆着,并且在沈枞渊家的卫生间呆着!沈安溪十分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等一下,我马上出来。”沈安溪回应了外面的三个宝贝,随后从马桶上站了起来,走到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凉水拍了拍脸,使自己保持清醒。

    洗漱台前的镜中是一张沈安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安溪已经习惯了每天为自己带上这样一张面具,这并不是真实的她。

    沈安溪扭头看向门口,门外是她三个可爱的宝贝,沈安溪内心涌起一阵酸涩,她不清楚自己还要用安沈的这个身份去欺骗三个宝贝多久。

    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三个小宝贝抬起自己的小脑袋,眼巴巴的望着沈安溪。

    “安老师,你到底在卫生间做什么啊?”小宝对沈安溪在卫生间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很是好奇,一边说着,还一边把头往卫生间里探了探。

    沈安溪见状,不禁哑然失笑:“安老师没有看什么,走啦,我们去客厅玩吧。”说着,她就拉起三个宝宝的小手回到了客厅。

    客厅里,安妮正惬意的吃着小零食,手不停的按动着遥控,调换着电视频道,见沈安溪过来,还冲着沈安溪甜甜一笑,这一切就好像刚才两人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时候,沈枞渊恰巧也从楼上的书房走了下来,见三个宝贝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沈安溪,忘向沈安溪的眼底是无限的温柔,嘴角也没由的微微上扬。

    沈安溪察觉到沈枞渊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侧着头漠然的与沈枞渊对视了一眼,又很快移开了视线,她低下头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时间不早了,看来她要赶快找到机会向沈枞渊提提关于竞标的事。

    应三个宝贝的要求,大家都聚在了游戏室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而沈安溪却一直都心不在焉,并未留意到脚下,一个踉跄,整个身子都向前倒去。

    眼看着自己就要跌倒在地,沈安溪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心想着,完了完了,她今天真的要颜面尽损了,可下一秒却跌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

    从一开始,沈枞渊就默默的关注着沈安溪,当他看到沈安溪快要摔倒的那一刻,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也顾不得安妮怎么看,沈枞渊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沈安溪的面前,张开有力的双臂,稳稳的抱住了沈安溪。

    沈安溪的头枕在沈枞渊的胸膛,她感受到沈枞渊胸腔里的心正有节奏跳动的着,沈枞渊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感受着彼此之间的体温,让沈安溪有一种没由的心安。

    “啊,谢谢,谢谢沈先生。”沈安溪猛然从沈枞渊怀里挣脱了出来,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不停的对着沈枞渊道谢,她竟然有些不舍,甚至有点贪恋沈枞渊怀抱的温暖。

    “没事。”沈枞渊竭力控制着自己内心的冲动,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时无异,而就在他抱住沈安溪的那一刻,他整颗心都是沸腾的。

    安妮静静地站在两人的一旁微微蹙眉,眸底掠过了一丝疑窦。

    “啊,我想起来了,沈先生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沈安溪忽然向沈枞渊道别,扭头又冲着安妮说道:“安妮,等那天有时间了,我们再约。”

    说罢,沈安溪也来不及再去和三个宝贝解释,便急急忙忙的溜出了游戏室,小步跑到客厅,从沙发上抓起自己的包,便冲冲忙忙的离开了沈家。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落荒而逃的身影,眼眸深处的笑意更浓了。

    “安阿姨,你说安老师这是怎么了?”大宝扯了扯安妮的衣角,不明所以的问道。

    安妮蹲下身子,撇了一眼沈枞渊,捏着大宝肉肉的小脸蛋轻声说道:“嗯……安阿姨具体也不太清楚,不过方才她好像说是有什么急事吧,好了,安阿姨要去洗漱了,你们也要早点休息哦。”

    回到房间的安妮坐在窗台的一角,她没有开灯,窗外斑驳的灯光映衬在安妮的脸上,这几天的忙碌与筹划,再加之身体也才刚刚恢复,还有些虚弱,让她显得格外的疲惫。

    计划暂停,但是并未影响另一边铁狼对沈枞渊公司股份的收购,所有事情的发展仿佛都已经快要接近**了,就差还在沈枞渊手里那份最为关键的文件,如果她顺利拿到那份文件,那么沈枞渊的商业帝国也会为在一夜之间化为虚无。

    至于沈安溪,安妮从始至终就不相信她能做什么,无论她做什么,也是无济于事,而沈枞渊不过是一个只能在家调养的伤者,并不能阻止安妮接下来的行动。

    在沈安溪和安妮相继离开以后,游戏室里只剩下沈枞渊和三个宝贝,沈枞渊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舒畅,他默默的陪在三个宝贝身边,直到他们玩累了,沈枞渊又亲自带着他们回房洗漱,坐在床边,为三个宝贝讲睡前小故事。

    “从前.......”沈枞渊深情并茂的给三个小宝贝讲起了童话故事,可是当他讲完了这则童话故事,合上书,床上的三个小宝贝好像并没有丝毫的困意,瞪着自己澄亮的大眼珠,朝着沈枞渊眨眼睛。

    “dad这些故事,以前妈咪都给我们讲过了。”小宝扒开快要没过他头顶的被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闻言,沈枞渊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看来在这一方面他做的实在是有所欠缺,而就在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宝开口了:“dad我们都好想妈咪啊,真的好想好想,她到底多久回来啊?”

    沈枞渊听到大宝的问题一时间有些错愕,关于沈安溪这个问题,他已经许久没有和三个宝贝提起,未曾想大宝会主动问起。

    “嗯,我们先不说这个问题,dad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好不好?”沈枞渊沉吟片刻,并没有正面回答大宝的问题,反而向三个宝贝提了一个问题。

    三个宝宝异口同声的说道:“好啊。”

    “你们觉得安老师这个人怎么样?你们喜欢她吗?”沈枞渊正循序渐进的把三个宝贝往自己计划好的路线中带,既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向三个宝贝解释这件事,也就索性换一种方式让他们去明白。

    “安老师?安老师很好啊,我们都很喜欢她啊。”

    “对啊,对啊,安老师人真的很好,在幼稚园的时候总给我和大宝带很多好吃的零食。”

    “老三也很喜欢她。”

    提到安老师,三个宝宝的回答都很肯定,三个人也纷纷表达了自己对安老师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很喜欢安老师。

    听到三个人的答案,沈枞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也没有再犹豫,又问了三个宝宝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你们说,要是由安老师来做妈咪,好不好?”

    ........

    在沈枞渊提出这个问题以后,房间内的空气骤然凝结。

    而另一边的沈安溪从沈家出来以后,一路小跑,终于在一处拐角停了下来,她气喘吁吁的靠在一根柱子上,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胸脯,又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喃喃自语道:“幸好幸好,幸好出来了。”

    她在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要离沈枞渊再远点,避免和他再有什么肢体动作上的接触。

    就在这个时候,沈安溪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告诉沈枞渊关于竞拍的事,她很是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下一次再见沈枞渊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事情已经迫在眉睫。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