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纵容彼此
    看着沈枞渊这副模样,沈安溪心里想骂人,这是装的吧?

    毕竟两个人曾经那么亲密,有些表情和心思想要看透并不太难。

    但是沈安溪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是有什么为难的吗?”

    沈安溪小心翼翼的看着沈枞渊,真是好奇,这个臭男人会找什么理由来拒绝自己。

    大不了就让老三自己决定就好了,她相信老三一定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的。

    沈安溪表示,自己目前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沈枞渊欲言又止,还三个孩子都着急的看向他,忍不住的喊道,“爸爸。”

    龙凤胎是担心要是妈妈将老三带走,那他们晚上不还是要跟着爸爸,这完全没有任何的福利可言啊。

    沈枞渊这才为难的看着沈安溪,声音为难的开口,“老三还小,需要用的生活用品也都比较多,而且我这小公主,我也是金贵着养的……”

    说到后面的时候,沈枞渊的声音都小了下去。

    好像是觉得这样有些瞧不起沈安溪,但是又不得不说的为难一样。

    沈安溪一愣,恍然,虽然这样别人听起来会觉得不太舒服,但是在她看来,也的确是一件大事。

    这也是自己娇养着的公主,从小无论是在舅舅家,还是回到沈家,所有的东西用的不能说是最好的,但是也是能力所及之内最好的了。

    自己现在的生活水平,真的是达不到……

    即使是将沈家老三用的东西都挪到自己的小房子里,也会降低了老三的生活质量。

    做父母的都想给孩子最好的,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沈安溪是现实的,虽然自己吃过很多苦头,但是却希望孩子能衣食无忧,享受最好的生活待遇,即使自己真的和沈枞渊关系破裂,沈安溪也是希望孩子的生活条件不受到任何影响的。

    “……”沈安溪抿着唇,她现在只是安沈,一个幼儿园的老师,怎么努力都赶不上沈枞渊的。

    这样的发现,让沈安溪觉得有些难看,明明自己曾经也是优秀的。

    “安老师,妹妹皮肤比较敏感,很多东西都不能随便用的。”偏偏这个时候小宝还很是贴心的说,完全是做到了一个哥哥该有的关心和提醒。

    唯独老三美滋滋的靠在沈安溪的怀里,对于大人们的讨论一点都不感兴趣,只负责紧紧的抱着妈妈的脖子就好了。

    沈安溪看了一眼懵懂无知的老三,脸色白了又红,她当然知道老三皮肤敏感的事情。

    所以才会在对待孩子生活质量的事情上,更加的现实。

    沈枞渊神色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却也格外的坚定,大概是吃准了沈安溪舍不得老三,更舍不得老三受苦。

    “那,那……”沈安溪想说那你就把老三带走好了,但是闻着孩子奶香的身子,这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身体更是诚实的紧紧抱着老三。

    她知道,沈枞渊一定是故意的,但是偏偏自己又抵抗不来。

    这才是最头疼的。

    “如果沈老师为难的话,我就把孩子带回去好了,大不了就是晚上哭哭闹闹,累了也就自己睡着了。”沈枞渊说着伸出手想要将老三抱回去,还夹杂了两声无奈的叹息。

    “来,老三,和爸爸回家了。”沈枞渊手已经碰到了老三软乎乎的小身子。

    感觉到爸爸的靠近,老三身子一僵,更用力的抱着沈安溪,软糯糯的喊道,“妈妈。”

    被这么一喊,沈安溪的整颗心都化了。

    沈安溪看不到的地方,沈枞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这才刚刚开始。

    “那,那我送老三回家,等老三睡着了,我再走好了。”沈安溪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说到。

    底下,姐弟二人听到回家儿子,无声的击掌,露出得意的笑容,管她什么时候走,先跟着回家就行,只是这进了家门,想再出来……嘿嘿……

    姐弟两个人笑的有些奸诈。

    沈枞渊心中乐开了花,但是面上前却依旧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上前了一小步,客气的问道,“这样会不会打扰安老师做别的事情?会不会不太好?”

    沈安溪摇摇头,“没事儿,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没其他的事情。”

    “没耽搁安老师其他的事情就好。”沈枞渊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喜欢‘安老师’这三个字了,拉着两个孩子在前面引路,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

    沈安溪像是一个没了灵魂的木偶,跟在沈枞渊的后面,没时间去想沈枞渊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了车子,沈安溪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就这么同意了,还跟着人上了车。

    轻声的叹息,看了一眼怀里的肉 团子,差点都要怀疑沈枞渊是不是对自己用了什么药,让自己就这么鬼使神差的上了车。

    来都来了,算了算了。

    沈安溪心里暗暗的提醒自己,只是这内心里一时之间也弄不清,这沈枞渊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对自己有意思了。

    明明所有的话都是为了孩子,但是好像言行举止之间又好像是对自己有意思?

    沈安溪有些纠结,这沈枞渊是移情别恋,喜欢安沈而不喜欢沈安溪了?

    女人都是喜欢和自己较劲的,贝齿咬着下唇,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模样。

    沈枞渊‘奸计得逞’自然不会再去故意的逗弄沈安溪,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坐在后座上的女人,享受极了现在这种和沈安溪相处的模式,就当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好了。

    沈枞渊对沈安溪是纵容的,对自己亦是如此。

    到家的时候,家里的阿姨已经准备后了晚餐,沈枞渊也已经和芳姐打过了招呼。

    “芳姐回来了?”沈安溪看到和往常一样迎出来接老三的芳姐一愣,不是说有事情不再?

    “恩,事情处理完就赶快回来了,三小姐最近老闹情绪,有熟人在这边陪着还好点。”芳姐说的倒也是实话,但是想要老三的时候,却是被躲过了。

    芳姐一愣,这是黏着妈妈了。

    “真的和先生说的一样,老三很黏安老师。”芳姐倒是不介意,反而心情更好了一些,没再去接老三,而是转身拿了大宝和小宝的书包。

    “两个小宝贝,准备洗手吃饭了。”

    “老三,安老师要去洗手,你也该换衣服了,先松手。”沈枞渊换下鞋子,沈安溪还抱着老三站在玄关,站在沈安溪身后对着老三伸出大手。

    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小家伙这么倔强?

    现在的老三就像是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糖果的孩子,一旦沾染了,就无可自拔,必须要吃够才行。

    之前刚回到沈家,对于沈枞渊这个爸爸,也是黏的很,一天二十四小时,上厕所都想跟着的那种。

    对爸爸的新鲜期还没过,妈妈也回来了,这注意力立马就转移了。

    虽然黏人,但是能听懂大人的话,低头看了一眼大家都换好了鞋子,稍微一个犹豫,就扑进了沈枞渊怀里。

    沈枞渊略微有些的心酸,要是以后老三也这样黏着一个男人,自己这老父亲可怎么是好呢?

    揣着一颗老父亲的心,沈枞渊抱着老三上楼,“走了,爸爸带你换衣服……”

    沈安溪抬头看了一眼碎碎念的沈枞渊,这才低头换鞋子,沈枞渊已经将她的拖鞋找出来了。

    但是沈安溪发现了一个问题,上次过来,芳姐就给她准备了一双拖鞋,没想到竟然一直都放在这里,和沈枞渊的挨着,而不是放到旁边的客人那边。

    连在沈家住了一段时间的安妮,鞋子都是放在旁边的。

    因为家里有是三个孩子,为了卫生,进房间都是要换鞋子的,不能穿外面的,也不能光着脚。

    一家人刚坐上饭桌,安妮也就回来了,比起之前咋咋呼呼的,如今倒是安静了不少。

    沈安溪怀里抱着老三,视线忍不住的在安妮和沈枞渊身上扫了一圈,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告诉沈枞渊呢?

    而且安妮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只是想要沈枞渊的公司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沈安溪拿不准主意,她回去之后偷偷的看过安妮放在家里的东西,但是什么线索都没有。

    安妮也很意外,今天沈安溪竟然会过来,说好的立场呢?

    又想到今天沈枞渊带着老三去了公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枞渊,问道,“沈总明天还带着小公主去公司吗?”

    安妮和公司里的人一样,对老三的称呼已经自动改成了小公主,老三什么的,太土了。

    “小公主?妹妹的新名字吗?”大宝忍不住的问道,小女孩对公主这个词语还是敏感的,并且深深的喜欢。

    “是啊,你是大公主,妹妹就是小公主了。”安妮很是耐心的说到。

    “小公主?”大宝朝着老三喊道,显然对于这个称呼是格外的喜欢的。

    老三嘴里包着饭,看了一眼,又继续指挥沈安溪给自己喂饭了,小公主是谁?不认识!

    沈枞渊轻笑,抬手摸了摸老三的头顶,“恩,老三今天很乖,带在身边,也比较放心。”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