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希望你是爱屋及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抿了抿唇,刚才老三没睡迷糊,倒是自己在那里躺的迷糊了。

    “一起。”老三不肯放弃,声音带了几分的哭腔。

    沈安溪一时之间心疼不已,连忙翻身上床,搂着老三躺了下来,“好了,好了,睡,睡。”

    沈安溪忙着哄老三,没有注意到,房间的门在她回到床上的时候,缓缓的合上了。

    楼道里,沈枞渊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心中却是有些吃味儿了,这明明是自己的老婆,但是却被三个小鬼给霸占了。

    想到了照看三个孩子长大的候御哲,想着,三个孩子对候御哲的信赖,那绝对是超过他们夫妻的。

    不如将三个孩子送回去?

    沈枞渊偷偷的计划着,将三个小鬼送回去,自己就有时间和沈安溪培养感情了。

    看到沈安溪和三个孩子的相处,沈枞渊觉得沈安溪大概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即使是为了三个孩子,沈安溪也会回来,但是沈枞渊并不希望,沈安溪回归这个家庭,是因为舍不得孩子,他希望,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希望沈安溪爱三个孩子,是因为爱自己,所以才会爱三个孩子。

    ……

    沈安溪一直惦记着要走,但是只要一动,老三就会很缺乏安全感的咕哝,沈安溪下床,老三就会立马坐起来。

    这让想离开的人,就这么纠结的过了一夜。

    半夜里的时候,沈枞渊过来看过,见到三个孩子都睡着,沈安溪也睡着了,这才放心的离开。

    只是沈安溪一直都睡的不踏实,她好像感觉到沈枞渊就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但是猛地睁开眼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有。

    有时候睡着睡着还会觉得门口好像是有人,坐起来看过去的时候,就只剩下楼道里昏暗的灯光照了进来,丝丝缕缕了的黄韵。

    却因为照顾老三的情绪,而没有起身。

    这一夜,就在沈安溪的纠结不安中过去了。

    早上,沈枞渊敲门进来喊早。

    沈安溪迷迷糊糊的,有点起床气,但是看到站在床头的沈枞渊的时候,整个人也就突然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从前了,自己不能和沈枞渊撒娇耍脾气。

    “安老师,早。”沈枞渊已经收拾妥当。

    “早。”沈安溪尴尬的笑了笑,昨天信誓旦旦的说哄了孩子就走,但是自己也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虽然睡得不踏实,但是总归是没离开的。

    沈枞渊看到沈安溪眼底下的黑影,有些心疼,及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如果不介意,安老师可以去主卧洗漱一下,有一套新的洗漱用品在柜子里,当然,安老师也可以去找安妮借一些护肤品。”

    沈枞渊话说到一半,觉得有些不合适,又将安妮搬了出来。

    “知道了。”沈安溪没睡好,虽然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但是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只是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烦躁。

    沈枞渊多少也感觉到了沈安溪的不开心,想着可能是起床气,对着沈安溪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连忙将两个孩子喊起来。

    老三到了早上,倒是睡得踏实起来了,即使是沈安溪和沈枞渊这样说话,离开,都没有再醒来的意思。

    到了门口的沈安溪回头看了一眼,这小鬼,是故意的吧?

    为了晚上有机会可以将沈安溪继续带到家里,沈枞渊毫不犹豫的继续带着老三上班。

    老三依旧睡得像只小猪,和晚上的反应一点都不一样。

    沈枞渊还合计着,要不要让候御哲将几个孩子带回去养一段时间,前段时间候御哲还打电话说想他们了的。

    公司里的人,却是真的炸掉了。

    对于安妮的出现,大家就都怀疑是沈枞渊变心了,但是现在又带着老三上班。

    “该不会是故意想给安妮和小公主的相处时间吧?”

    “就是呢,搞不好是小公主不肯接受安妮,所以沈总才会加大他们的相处时间,要不怎么每次开会的时候,都是安妮带着小公主呢。”有人酸溜溜的说到,撇开沈枞渊这钻石王老五的身份不说,和那么萌的小公主一起玩什么的,也真的很诱人了。

    “不过着后母不好做的。”

    “得了吧,要是我,我也会和安妮一样的,能嫁到沈家,不要孩子都行,反正老总三个孩子了,多一个麻烦。”

    办公室里,有时候也是个八卦的集结地……

    那边,沈枞渊带着老三上班的第一天,候御哲就已经得到了所有的消息。

    “为什么带着小宝贝上班?”候御哲对于妹妹失踪的事情,也一直都在调查,只是调查到一半的时候,线索就断了。

    “听说,沈先生,最近对龙凤胎的一个老师很是不错,有时候还会让老师在家里留宿,前两天还一起郊游了。”助理很是生气的说到,因为三个孩子大多数时间都在候御哲这边,所以侯家上上下下都对孩子喜欢得很。

    时不时的还会去打电话问一下孩子的情况,有时候更会亲自过去给孩子拍视频记录成长什么的。

    “小姐这才消失几天,还没确定出事了,沈先生就将别的女人带回家了!”除了给孩子抱不平,还给沈安溪抱不平。

    候御哲对这个妹妹也是宠着的,毕竟也是找了那么多年,不然也不会将妹妹的孩子看的和自己孩子一样了。

    “别这么说,是不是三个孩子都特别喜欢那个老师?”候御哲保持着最后的冷静。

    虽然大家都知道,到了这个时候,沈安溪真的可能已经出事了,但是若真的是这样,沈安溪尸骨未寒,沈枞渊就开始找女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

    即使是三个孩子喜欢,想要找个依赖,也不能这么快吧?

    “大宝和小宝都很黏着那个女人,但是,先生,你要知道,这有了继母,那就有继父了。”助理很是生气,即使是喜欢,也不能这样。

    “小孩子不懂事,说不定是被那个女人忽悠了,想要趁虚而入!”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看看。”候御哲觉得不太可能,但是这人心叵测,自己还是亲自去看一下,才会觉得比较放心。

    “先生,不如让李威少爷去。”助理突然说道。

    “恩,李威?”

    “李威少爷之前喜欢小姐,但是追求无果之后,反倒是和沈先生成了很好的朋友,这件事情,您先不要出面,让李威少爷去看看。”

    因为沈安溪的缘故,李威也对三个孩子很喜欢,时不时地会过来看孩子,所以大家也算是熟悉了。

    “这倒也是,李威和沈枞渊关系不错,相信沈枞渊不会隐瞒什么。”候御哲一想也是,只是沈安溪的哥哥,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肯定是向着自己的妹妹,没有任何理由立场的那种。

    但是李威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喜欢沈安溪,但是对沈枞渊的兄弟情义早已经超过了爱情。

    电话是候御哲亲自打的。

    “猴哥,什么事?”李威是个军痞子,和候御哲混熟了之后,连称呼都带着几分随意。

    候御哲倒是也习惯了,知道这人并没有恶意,所以也就不曾计较,“我知道你和沈枞渊关系比较好,所以和你打听点事情。”

    “枞渊的?”李威皱了皱眉,这段时间忙着找沈安溪的,和沈枞渊的联系也少了点,只是这候御哲想要打听沈枞渊什么事情?

    “枞渊的什么事情?”

    “今天去沈家接老三的时候,家里人说,这几天沈枞渊一直都带着老三上班,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候御哲担心的问道,“安溪出事了,我也不敢和沈枞渊有太多的交流,一来是担心大家会伤心,二来也是害怕会引起争执。”

    李威心中明白,候御哲似乎是将沈安溪的事情怪罪到了沈枞渊的身上,但是这种事情,现在大家也都解释不清,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找到沈安溪,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我都明白。”李威想到沈安溪,语气也变得沉痛了一些。

    “今天听沈家的人说,沈枞渊将之前那个献血的人家到了家里,之后好像有个什么当老师的女人,也总是往家里跑,李威,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候御哲不是个多么痛快的人,说话也会比较含蓄,总是会下意识的给人留着几分脸面,却也因此在有些事情上,会显得比较弯弯绕绕的。

    “女人?”一听到沈枞渊将两个女人带回家,李威就有些炸毛,这反映,和候御哲想的不太一样,这感觉,好像是对小姐没死一样。

    “安溪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呢,沈枞渊竟然找女人?”李威气不过的又说了一遍,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候御哲虽然有些意外这样的反应,但是也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满意的勾勾唇,“我也不想让安溪回来之后,发现家里都变了,失去一个沈枞渊没什么,但是三个孩子……”

    候御哲适当的停顿了一下,随即又无奈的给自己解释来一下,“李威,这件事麻烦你了,我也是担心自己会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