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彼此是对的那个人
    沈安溪刚给老三把衣服换好,老三也喜欢玩水,洗手的时候就兴奋地不得了。

    沈安溪正在和老三讲道理,老三咯咯的笑着。

    听到外面的声音,母女二人齐刷刷的朝着门口看去。

    “爸爸。”老三挥舞着小手兴奋的出声。

    “进来吧!”沈安溪以为沈枞渊会有什么事情,而且这本来就是人家家里,自己也没有换衣服怎么样的,让人进来很正常。

    “谢谢安老师。”沈枞渊走到浴室门口站定脚步,对着里面的女人轻笑一声。

    沈安溪不自在的笑了笑,“就像你说的,老三也很可爱,我也很喜欢。”

    沈枞渊知道这是应付,但是女人肯说,自己喜欢孩子,还是让人觉得心里开心得很。

    “那个……”想到自己进来的目的,沈枞渊不太自在的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这些话守着老三说好不好。

    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却好像总是想的不太到位。

    “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吗?”沈安溪不太确定的问道,而后看了一眼沈枞渊的视线,好像落在老三身上,心中有了答案。

    是有话要说,但是好像孩子不要听到比较好。

    “那不然等吃完饭吧,孩子都睡了。”沈安溪已经决定留下来,所以有些话晚点儿说也好。

    而且一路上都在反思自己,似乎已经意识到孩子们的性子和脾气都是和父母的婚姻观多少有点儿问题的。

    作为一个母亲,沈安溪不想让孩子活的很累,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正常的童年。

    站在这样的立场,即使她不想和沈枞渊有太多交集,有些话也还是要说一说的。

    沈枞渊再次感到意外,他以为沈安溪会直接拒绝自己没想到……

    心中暗暗的猜测这个女人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

    难道是想直接和自己坦白身份了?

    “好了,现在孩子在还在这里,你先回去换衣服吧,我们下楼。”说着沈安溪就不再理会站在门口的人,转身将自己还在玩池子里的水的老三抱了起来。

    “晚上洗澡给你放水。”很是耐心的给老三擦干了手。

    沈枞渊看了一下,沈安溪身上的衣服,转身离开了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家里沈安溪的常服都很多,上次为了照顾沈安溪现在的身份,沈枞渊更是亲自买了一些新的衣服,放在这边的衣柜里。

    沈安溪也发现了,这次回来老乡格外的乖巧好带。

    不像之前,总是调皮的厉害。

    自己说要换衣服,老三就乖巧的坐在床上,等到自己从换衣间出来的时候,就能看到老三正眼巴巴的看着换衣间的方向。

    让沈安溪再次忍不住的怀疑是不是他们的婚姻关系和自己的失踪,真的给三个孩子带来了影响。

    心中一软,弯腰将老三抱了起来,狠狠地亲吻的,肉肉的脸蛋儿,“宝贝儿,对不起。”

    连声音都带了几分哽咽。

    老三笑嘻嘻地摇头,被妈妈亲吻了,整个人都笑的像个小傻子。

    “走了下去吃饭。”

    ……

    李威回去之后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杀到沈枞渊的家里,将两个人拉开。

    没想到这才一周都没过去那个女人竟然又去留宿了。

    因为经常和两个龙凤胎一起玩,所以李威也有沈家的电话,到了晚上**点的时候给沈家打了一个电话。

    “李少爷,孩子们都已经上楼休息了。”看到来电,家里接电话的人,很是客气的说道。

    “你们家先生呢?”李威气呼呼的,很有一种立马就将沈枞渊揍一顿的冲动。

    “先生去陪着孩子了。” 那边实实话实说。

    不过今天龙凤胎兴奋得很,吃完饭就要安老师和爸爸陪着她们一起去儿童房玩儿游戏,所以早早的就都上楼了。

    “您找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威不太自在的咳嗽了一声,还是问了出来,“大宝和小宝那个安老师又去家里了?”

    “是的,大宝和小宝都很喜欢那个安老师,听说明天要安老师陪他们一起去学游泳,所以晚上就将人接回来了。”家里人都知道,李威特别宠两个孩子,而且和沈枞渊的关系也很好,所以有些事情李威问起来的时候还是会说出来。

    “那个安老师还要陪着大宝小宝去学游泳?”李威觉得自己好像是打错电话了。

    为什么那爷几个对那个安老师都那么喜欢?

    难道那女人真的是狐狸精变的有狐魅之术?

    李威恨恨的想着,“好了,我知道了,谢谢,再见。”

    一口气说完就挂掉了电话,“你陪着两个孩子去学游泳?胆子真是不小,而且这个女人野心也不小。”

    李威想着这件事情,还是让自己先去处理,实在不行就让候御哲出马。

    他就不相信,沈枞渊面对自己大舅子还能再和别的女人继续卿卿我。

    晚上十点,几个孩子终于睡着。

    因为得到了沈安溪的承诺今天晚上会陪着他们,所以当沈安溪看到手机亮光起身的时候,老三也没有和那天一样不安的醒过来。

    沈安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沈枞渊让他出去一趟。

    “你找我什么事情?”深夜的花园里只有算不上清明的月光,依稀能看清对方。

    “谢谢你今天愿意回来陪着她们三个,孩子年纪小不懂事,又被我惯的难免有些霸道了,希望安老师不要介意。”

    沈枞渊很是客气的说,面对这样的客气,反倒是沈安溪有些不知所措。

    胡乱地摇了摇手,“没什么,小孩子都很可爱。”

    “听到安老师这么讲我就放心了。”沈枞渊还像模像样的松了一口气。

    沈安溪不太自在的点头,连忙补充,“不过我觉得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好。”

    男主不太意外,沈安溪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这个女人最几天一直都很刻意的在躲着自己。

    “对了,你找我是想说什么?”沈安溪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意识到今天是沈枞渊主动找的自己,又连忙问。

    沈枞渊并没有被抢去主动权的尴尬,只是轻轻一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说的是风轻云淡,“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和几个孩子有点儿关系。”

    但是提到孩子的时候,沈安溪显然就已经没有那么淡定了,昏暗的夜光里不满地抬头看着沈枞渊,眉头紧锁,很想出声,问一下,怎么几个孩子的事情,到他这里就变成了小事呢?

    这次回来,比起之前,沈安溪将几个孩子看得更加重要,经历了生死,很多事情真的和以前会变的有些许不同。

    而且今天的触动,让她觉得孩子的教育,更加的很重要。

    夜光里沈枞渊并看不真切,沈安溪的神色,只能通过周围的空气依稀感觉到对面的女人好像又不开心了。

    沈枞渊英俊的剑眉微微蹙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发现这次女人回来好像脾气变得阴晴不定。

    以前也会对着自己发脾气撒娇耍泼,但是他总能轻易地就感受到那个点,并且给与最合适的,包容和宠爱,只是这一次却好像有了代沟一样。

    真的是因为他们之间年龄的差距吗?

    以前有人说他老牛吃嫩草,沈枞渊不屑一顾,说他们之间年龄差距有点儿大,可能会有时代的代沟,她也是不屑一顾,他始终觉得他们之间是灵魂的交流。

    觉得他们的爱情和年龄无关,只是因为彼此是对的那个人。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却让沈枞渊有一种啪啪打脸的错觉,好像以前都只是过家家,只有这段时间才是真正的过日子一样。

    而自己一时之间也看不透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我想先问一下,今天回家的时候,安老师……是不开心?”沈枞渊不太确定地开口,其实心中很担心如果自己将这个不开心三个字说出来会不会破坏了这会儿,他们之间的这种气氛。

    沈安溪愣了一下,没想到沈枞渊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不开心?

    有吗?

    好像自己是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而且因为和大宝的成长有关,所以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莫名其妙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沈枞渊问自己是不开心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一点点的小感动。

    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想起他曾经对自己的那些好。

    就像此刻,只是因为沈枞渊忐忑地问了一句自己的心情,沈安溪就能想起往事种种,以前的沈枞渊,对自己也是百般纵容,什么都想着自己惦着自己。

    因为沈枞渊的出现,让沈安溪感觉到自己在瞬间从不太顺遂的灰姑娘生活,突然变成了被人捧在掌心里的公主。

    沈枞渊很帅气,也很成熟,是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而这个男人偏偏对自己好的一塌糊涂,所以年少的人轻而易举的就泥足深陷。

    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成员的增多,很多事情又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

    才造成了过去一次又一次的事情。

    意识到自己想的太远,沈安溪连忙收回心神,摇了摇头。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