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不是商量,是通知
    沈安溪不自在的拢了拢头发,“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些问题。”

    “……”沈枞渊似信非信,不过既然沈安溪都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追问不停。

    “对了,你找我出来,不会是就想说这个吧?”沈安溪抬头看向沈枞渊,见他不说话,让自己很看起来很轻松的问道。

    有些东西,突然就说不出来了,沈枞渊干干的笑了,“恩,见你今天一路上不开心,我怕你是不愿意回来。”

    笑容都带着几分勉强,沈安溪怔怔的看着沈枞渊,他和以前一样,自己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只是如今的问起来的时候,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沈安溪突然就笑了,“你胡乱想什么呢,既然我都答应了要陪着两个孩子,当然就不会有什么不高兴的。”

    “也是,也是。”沈枞渊笑着点头,听到沈安溪说没什么不高兴的,他愿意去相信,沈安溪一路上的沉默并不是因为自己和两个孩子吵吵着要将人带回来。

    只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不开心肯定就是还有别的原因,但是沈安溪多半就是不愿意多说什么了。

    如果是这样,那刚才想说的话还是说出来吧,只是开口的时候,就变得有些磕磕巴巴的,“其实,那个,安老师,有句话,我要是说了,你别不高兴。”

    沈安溪怀疑的看着沈枞渊,这人怕不是有病的吧?怎么今天晚上一直都奇奇怪怪的。

    “你说吧,不会不高兴。”沈安溪抬了抬下巴,一脸大气的说。

    只是心里却是嘀咕了,这人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这淡定的慕言个,心里却是更加忐忑起来,虽然的确是为了孩子好,但是担心沈安溪会心里不舒服也是真的。

    沈枞渊往后靠了靠,身子靠在了后面的墙上,努力的让整个人自己放松一点。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太自在的说到,“大宝和小宝现在心思都很敏感,或许是到了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这样吧。”

    顿了顿,看了一样沈安溪,虽然人愣愣的,但是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不开心的样子,这才继续说道,“尤其是大人的心思,他们更是敏感的厉害,今天你……”

    沈安溪一直愣愣的靠在那里,凌乱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

    她没有想到,沈枞渊想说的问题,竟然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都是孩子的心思敏感问题,两个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听着沈枞渊后面的话,沈安溪抬了抬手,出声打断了沈枞渊的话,“那个我知道了。”

    沈枞渊说的正认真,沈安溪突然出声,将沈枞渊整个人吓了一跳张着嘴,半天都没能出声,“……”

    心里哒哒哒的直跳,该不会是不乐意了吧?

    “没有,你别多想。”沈安溪抬眼就见沈枞渊正傻愣在那里,意识到自己刚才太着急的出声打断,连忙说道。

    “哦哦哦。”沈枞渊不太能理解,但是依旧顺着额沈安溪的话点了点头。

    沈安溪无奈的笑了,进一步的解释自己刚才说的话,“我没有不开心。”

    顿了一下,看着沈枞渊依旧傻愣愣的,再一次开口,“真的没有不开心,相反的,我觉得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刚才哄着他们几个入睡的时候,我也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啊?哦!”沈枞渊傻傻的点头,“你也是这么想的?”

    “……”半晌,两个都没有说话,沈枞渊缓了一会儿,才缓缓的捋顺了刚才沈安溪说过的话。

    僵硬的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

    “孩子还小,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沈安溪许久才缓缓出声。

    沈枞渊没想到这人的觉悟还挺快的,只是好像自己心里大男子主义的那点成就感突然之间就小了很多。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就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带着孩子去游泳馆。”沈安溪摇摇头,对于沈枞渊能主动关心孩子心里成长这个事情,心中也很是欣慰。

    说完,沈安溪转身就要回房间。

    “安老师……”看着转身的人,沈枞渊抬手喊道,想要说什么,但是喊出名字来之后,却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了。

    想问她,为什么不肯和自己相认,也想知道,沈安溪心里现在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哦,对了。”沈安溪被沈枞渊这么一喊,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却是没有回头,声音平淡而清冷的说到,“过了这周,以后我们也不要联系了。”

    沈枞渊刚站直的身体以着一种极其不舒服的角度僵硬在原地,不要联系了?

    即使他沈枞渊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沈安溪不知道自己是谁吗?

    难道这次回来之后,就真的没有想过要回到这个家里来?

    沈枞渊很气愤,也很难过。

    但是不等他说什么,那扇房门就在短短的十几秒里,在自己面前关上了。

    她不是在和自己商量,是通知自己……

    这样的发现,让沈枞渊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像是被人当头一棒一样。

    不知道在楼道里站了多久,腿都发麻了,这才缓缓的站直了身子,一瘸一拐的朝着的房间走了回去。

    房间里,关上门,沈安溪靠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外面几不可闻的脚步声,这才抬腿朝着大床走了过去。

    “其实,没有我,你的生活也会继续的,不是吗?”沈安溪苦涩的笑了。

    泪水不经意的滑落,“或许我只是怕了,害怕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害怕没完没了的争吵……”

    这一晚上,沈安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早上是被老三吵醒的,大宝小宝已经轻手轻脚的起床了,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老三。

    “小宝贝,你醒了?”沈安溪将人抱到怀里。

    老三因为一睁眼就看到了沈安溪,所以一点起床气都没有了,一睁眼翻个身就对着沈安溪脸上亲了一口,弄的满脸口水。

    对于宝贝女儿的礼物,沈安溪是一点都不会嫌弃的,反而还觉得喜欢的很。

    “醒。”老三面对沈安溪的时候,就会变得有点懒,刚学会说话,却是一点表现欲都没有,能省就省,大概是相信,自己的‘外国语’妈妈也是能听懂的。

    “恩,醒,你个小懒虫。”沈安溪宠溺的刮了刮老三的鼻子,抓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走了,去洗脸,要不是你喊醒我呢,我怕是要睡过头了。”沈安溪抱着孩子起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要说啊,这还会是在自己家里睡得舒坦。”

    老三美滋滋的摇头晃脑,对于沈安溪的话并没有太注意,只是知道自己今天早上醒来就能看到妈妈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安老师,早。”下楼的时候,家里的人都很热情的和沈安溪打招呼。

    沈枞渊正坐在餐桌前看杂志,两个孩子乖巧的坐在一旁慢悠悠的吃早餐,大概是以为沈安溪没起床的缘故,两个孩子吃的慢悠悠的。

    “早,大宝小宝。”沈安溪将老三放在儿童座椅上,和另两个孩子打招呼。

    “早。”两个孩子抽空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慢吞吞的吃饭。

    两个孩子笑眯眯的打招呼,唯有沈枞渊一个人依旧像是沉浸在书海中一样的,继续看着自己的杂志。

    只是能看进去几个字,就无人能知道了。

    沈安溪也像是没看到一样,自顾自的开始吃起早餐了。

    沈枞渊偷偷的从书上抬了一眼,偷偷的看向坐在那里偷偷的吃饭的人,她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自顾自的坐在那里,自如的吃饭。

    只是看了几秒,沈枞渊就收回了视线。

    自己是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毕竟沈安溪昨天说以后都不要联系了……

    沈枞渊不敢放下手里的杂志,担心自己一放手,动作上一迟钝,就会泄露了心底的不安。

    这个女人,真的会这么狠心?

    沈枞渊心里突然不太确定,毕竟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之后,沈枞渊觉得沈安溪改变了太多。

    女人心,海底针,以前自己就摸不透,现在好像更是这个样子了。

    沈安溪咬着面包,也偷偷的看了一眼沈枞渊,那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都不知道,看书能看饱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沈枞渊吃早饭的时候,看杂志这么长时间?

    难道是公司里的事情?

    沈安溪一边吃饭,一边兀自的猜测着,是不是因为安妮做了什么,公司里吃了事情吧?

    昨天吃饭的时候,听芳姐说,安妮最近早出晚归,早上很多时候,都是厨房刚起床做早餐,安妮就已经下落准备里开了。

    这件事情,还是好奇怪的。

    安妮到底是在酝酿什么样的阴谋?

    说好了不联系,但是对于沈枞渊的事情,沈安溪好像永远都做不到不去管,不去看。

    “爸爸,你怎么不快点吃饭,一会儿我们就该出发了。”大宝即使慢悠悠的,也都快要吃饱了,但是转身就看到沈枞渊看在看报纸。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