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梦醒如初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匆匆吃过了晚餐,沈老爷子带着沈安溪与沈枞渊在大宅zhong一边散步一边话着家常。

    沈安溪心里明白,沈老爷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争取更多的时间让冷淡的儿子能够尽快接受自己。

    沈枞渊跟随着走在前面,却很少说话,简单的敷衍了事。

    过了好一会,在沈老爷子失望的目光zhong,沈枞渊独自转身向主宅走去。沈安溪幽幽地叹了口气,紧随其后。

    沈安溪看着沈枞渊的背影穿过客厅,打开了另一扇房门。她想了想,紧跟着他的脚步进入房间。

    房间zhong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你的房间……”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他反手捂住了嘴巴。门外传来祖母的咳嗽声。

    不知道祖母会不会打开这扇房门,当她看见在黑暗zhong相拥的两人又会是怎样的震怒。

    沈安溪觉得心脏仿佛要从喉咙跳出,紧张的地搂住沈枞渊的臂膀,缩在他的怀zhong。

    “还要瞒着我多久,你打算对那个野种如何安排!”打发了身边的佣人,祖母压低声音咒骂着,质问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自知理亏,当年与妻子的婚事完全是奉父母之命,毫无感情可言。十年后,遇见沈枞渊的母亲,生下沈枞渊。

    “我能够怎样!他也是我的儿子。”沈老爷子含糊其辞地说道。

    “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女人,只有我的儿子才有资格住在这沈家的大宅!他算什么,一个下贱货色诞下的孽种!”

    祖母也很清楚,他如果真的想隐瞒此事,就不会将沈枞渊带回,出于女人的善嫉,还是不停的咒骂着。

    屋内,沈枞渊听着两人断续的谈话,还有那一声声尖酸的谩骂,放开了捂在沈安溪嘴上的手。

    他孤单地站在那里,在昏暗的光线zhong,孑然独立的身影却让沈安溪不自觉的心疼。

    她走过去靠近,拥着他小声地安慰着:“祖母平时并不是这样,那只是一时的气话而已。”

    沈安溪不知怎样安慰他,下意识的捂住沈枞渊的耳朵。却没想到,她看似怜悯的举动,再次深深的刺痛了他。

    沈枞渊一把推开了她,力气大得,险些将她推到:“滚开!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沈安溪愣在原地,从他的震怒zhong竟然看到一丝敏感的自尊。所以才会脆弱的将自己伪装得冰冷暴躁。

    她看着他因为狂躁而胸膛起伏,点头说到:“没错,你的样子的确很可怜。我也看不起你,这副可悲的样子。”

    她看着他暗自卑微的模样,像一只躲在角落zhong舔舐伤口的小兽。

    沈枞渊抬头,望向她单薄的身影,一时错愕。

    沈安溪迎着他的目光,重新来到沈枞渊身边,却环保住他的腰说:“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我会陪着你,保护你。”

    他听着她的话,冷笑:“我没听错吧,你一个小丫头如何保护我?”沈枞渊嘲讽的说道。

    “别拿我当一个小孩!”沈安溪抗议着,踮起了脚。

    下一秒,竟突兀的吻了他。

    她的吻炙热缠绵地将他占据,紧紧依偎的身体传递着彼此的呼吸。

    他在黑暗zhong,看不清她的表情,却从那颤抖的唇感受着她的温度。在那湿润柔滑的交缠zhong,感受着她的抚慰。

    不知不觉,沈安溪已被抵在墙面,沈枞渊同样用力的吻着她。热烈得似乎是卸下面具后,尽情的宣泄。

    外面不停传来的谩骂淡了下去,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彼此。

    ……

    梦境zhong的影像倒流着徐徐放映,往事的片段清晰呈现。沈安溪好像身处时光的迷宫zhong,找不到回去的出路。

    病房zhong,沈枞渊关切的望着躺在床上,眉头紧皱的一旁的沈安溪,她从昨天淋雨后高烧昏迷,已经整整两天的时间。

    “水,我要喝水。”终于,她迷迷糊糊地说道,终于睁开了眼。

    “病人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静养。”护士小姐走了进来,看了眼剩余不多的点滴说道。

    沈安溪醒来后,想要支撑着起身,却被沈枞渊拦住,她只好重新躺好说道:“身为一名医护人员,居然还要自己的同行照顾,是不是很丢脸。”

    沈安溪看着不停滴落的点滴瓶,知道自己只是普通的感冒,等烧退了,会很快好转。

    当年的深情仿若就在眼前,而此刻,她却要听从伯伯的安排再次来到他的身边。

    但她却吃定了他会出现,再次找到自己。从十六岁那年,她在黑暗zhong吻住他的那一刻起。

    “好些了吗?你昏睡了两天两夜,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沈枞渊虽然口zhong责怪着,手里递过销好的水果。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