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发烧晕倒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这两个字很是刺耳,刺耳到让沈枞渊气红了一双眼。

    沈安溪满是自嘲的冷笑了两声,她现在有些晕头转向的,雨水很冷,冷的她头脑发昏:“你看我这样脏,这样狼狈,浑身都湿透了,像个笑话。而你的车里干净,整洁。我上车只会弄脏你的车。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是我在别扭什么,而是我根本就不配。你懂吗,小叔,我,不配坐你的车。”

    沈枞渊被他这样的言论给惊讶到,他对于沈安溪的话似懂非懂。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没有在说话,更是自嘲。“刚才多谢小叔帮我解决了麻烦,安溪不敢继续麻烦您了,告辞。”

    她的身体晃了晃,随后低了低头,然后退了两步。这两步之后,就是雨伞之外。沈安溪一退出去便会被雨给从头淋到脚。

    沈枞渊反应很快,追了两步上去,然后拉住沈安溪的胳膊。

    “我听不懂你说的什么,不过是车而已,弄不弄脏又有什么关系?弄脏了洗就是了洗不干净我还可以换一辆车。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身体刚好,你想死吗?”

    沈安溪还想说什么,在沈枞渊的手zhong挣扎了一会儿,可沈枞渊却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小叔小叔的,对我是你的小叔,是你的长辈。照顾你送你回家,有问题吗?”沈枞渊的语气很是强硬霸道:“乖,听话,先上车再说。”

    “我……”

    沈安溪话才出口一个字,忽然身体一软,她只觉得眼前一阵漆黑,金星直冒。当下她便觉得不好,这感觉才刚刚闪过,沈安溪便彻底晕了过去。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忽然身、摇晃了了一下,便一下子倒了下来,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揽住沈安溪,将她搂在怀里。

    “安溪?”

    见人没有回应,沈枞渊才发现沈安溪这是晕了过去。她之前还因为淋雨而感冒了,本来身体就不算太好。现在又淋雨,还是这么一场大雨,lin了这么久,浑身都湿透了。这不生病才怪呢!

    沈枞渊赶紧抱着沈安溪,将她放进了车里,随后便直接开车去了最近的医院,也就是沈安溪工作的医院。

    “没事。”

    医生将耳朵上的听诊器给取了下来,然后拉了拉口罩,说道:“病人是因为淋了雨,再加上本身有些虚弱,可能晚饭又没怎么吃好。所以才会突然晕倒,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应该睡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医生沉吟着又翻了翻病例,“还在发烧,要吊两天针,再开点药吃吃很快就能没事了,放心。不过你们年轻人啊,还是得多注意一点儿。不过你以后啊还是要多照顾照顾自己女朋友,这就算是吵架闹变扭,也还是不能淋雨啊,不要以为自己身体好就能够为所欲为了。现在是年轻气盛,等到年纪大了,有你们后悔的。”

    “是是是,知道了。恩,谢谢医生。”沈枞渊感激的说道。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医生笑着点点头,“好了这里你多费心吧,病人有时在叫我。”

    随后这医生就离开了病房,沈枞渊送走了医生之后,便将病房的们给关上了。沈安溪躺在病床上合着眼,看上去极其的憔悴。然而沈枞渊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医生看过之后,才算松了一口气。

    沈枞渊坐在了沈安溪的身边,拉着她的手。

    沈安溪的脸色,很是难看。

    梦,依旧是梦。

    就像是浩瀚无尽的深渊一样,将沈安溪紧紧的包裹住,扼制住她的喉咙,几乎一用力就要掐断她的脖子一样。不知是什么东西,逼迫的沈安溪无法呼吸,几近窒息!

    这梦里的一切,都是她三年前切身经历过的——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气之zhong。沈枞渊半边脸颊红肿,一个清晰的掌印刻在他的脸上。他偏过头,口腔zhong略有些血腥的味道,在舌尖蔓延。

    沈枞渊低下头,将血液混着一口唾沫吐在地上,随后抬起头直视沈老爷子,目光毫不畏惧。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

    沈老爷子指着沈枞渊的鼻尖,气得直发抖。

    沈安溪站在一旁被吓得发抖,眼前的情况让她无所适从。她和沈枞渊的关系,原来这样见不得人,根本就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这个孽障!”沈老爷子气的横眉竖目,大声的质问。

    “我知道。”沈枞渊依旧很冷静,就好像沈老爷子的话事不关己似得。他一脸冷漠,满目的坚定:“我爱她。”

    “你!”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