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无言以对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沈安溪的心跳几乎都要跳漏了一拍,她心头一紧,眉头微微拧了起来。看着沈枞渊那戏谑的眼神,她有些不安,也有些烦躁不悦。她犹豫再三,直视沈枞渊的双目时,依旧觉得有些窒息和难受。

    “有何不敢?”

    沈安溪话这样说着,声音却都颤抖了起来。

    饶是谁都看得出来,沈安溪的心情很是复杂交错。

    沈安溪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缓缓开口:“我不喜欢你,三年前不喜欢,现在也不会喜欢……够了吗?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小叔?”

    小叔这两个字总是沈安溪故意拿来刺激沈枞渊的,但是每次她都会把自己也刺激到。心痛的感觉让人窒息到无法呼吸,沈安溪低下头再不敢去看沈安溪的双眼。

    这一次,沈枞渊却没有被刺激到,反而又是一声轻笑。笑声很轻很低,却也很好听。就像是一片羽毛轻轻的在沈安溪的心上挠了一下,又酥又麻又痒。

    沈枞渊轻轻抬起手抚上沈安溪的脸颊,语气温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是吗?那你为什么要哭?”

    沈安溪闻言顿时浑身一阵僵硬,动作缓慢的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果然一片湿。

    她顿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心里的委屈更是按耐不住。沈枞渊这一句话之后,沈安溪便更是肆无忌惮的掉泪,甚至哽咽起来。

    “是,我是在撒谎。可你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我为什么还不能撒谎了?你为什么非要戳穿,有意思吗?你明明知道,你根本就知道我们俩都不可能有未来的。既然这样,你为什么非要来招惹我?三年了,都三年了,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

    看到沈安溪哭了出来,沈枞渊顿时也有些慌神。但是听到沈安溪的话,沈枞渊还是有些气恼。三年前是她不告而别,他从来没答应过就这样一拍两散,她凭什么一个人就决定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一切?

    “好不容易什么?忘了我吗?沈安溪,你扪心自问,您真的忘得掉我吗?”沈枞渊的声音甚是苦涩,他的心也很痛,但他只能隐忍。三年前的一切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回忆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甚至相比沈安溪,他更是心痛。

    尽管沈枞渊看得出来沈安溪对他不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是对于三年前沈安溪的不告而别还是耿耿于怀。如果她原因和他离开,这三年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可是三年前沈安溪退缩了,她选择了离开他,让他痛不欲生了好久。

    然而现在,这些他都可以不计较。过去的事情何必计较?只要现在沈安溪还在他身边,一切都无所谓了。

    “安溪,你相信我,这世上没有什么事不可能的事情。那些你以为的不可能,都会被我变成可能和一定的事情。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很快就能搞定这一切,然后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沈枞渊说道:“三年前我没办法给你的,现在我一定都会给你。”

    沈枞渊说着所有承诺的话,振振有词落地有声。可是沈枞渊越是这样执着,沈安溪便会想起更多的过往,也只会更难受。

    沈安溪回想起当初出国后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的事情。她当时一个人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那种孤独和无助的感觉如今还感同身受。

    在国外孤独求学,离开了沈枞渊的沈安溪几乎活不下去,就如同行尸走肉。所以当她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甚至还是有一些欣喜的——她有过一瞬想要将孩子生下来的念头。

    当时虽然是在国外,但是沈立业将她看的很紧。她就算有心瞒着,也根本都瞒不下去——就算是打掉。

    别无他法,沈安溪只能告诉沈立业,自己怀孕了这件事情。她至今也不会忘记沈立业的决绝,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打掉。

    沈安溪当时便哭的泪如雨下,她只是稍微提了一下自己想要生下来的想法,电话那一头的沈立业顿时便暴跳如雷。

    沈安溪在沈家生活这么多年,从来还没见过沈立业这副嘴脸。他从前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由此可见沈立业对于沈安溪和沈枞渊在一起一事的意见究竟有多大。

    沈立业骂的很难听,沈安溪发誓这大概是她这辈子以来听到的所有的恶毒的词汇也媲美不了的。沈立业的话至今还在沈安溪的心里回放,每一个字都不敢忘。

    沈安溪甚至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所以才会让自己的‘父亲’都如此咒骂以及嫌恶……

    沈枞渊看着一句话不说只是默默流泪的沈安溪,心痛的无以复加,只能轻轻地将瘦弱的她揽在怀里,说到这里,他动作一顿,眼zhong闪过狠厉的冷光,“不管是谁,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轻吻着她的发丝,喃喃的道:“安溪,安溪,我的安溪,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再次把我们分开的,”

    沈安溪被他拥在怀里,没有看见他的表情,只是一想到父母和沈老爷子的极力反对,内心深感无力和绝望。在他们眼里,自己只是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而已,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只是她依旧贪恋这份难得的温柔。在理智和情感的不断纠缠下,沈安溪的脑子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身体也虚弱无力,不一会便昏睡过去。

    沈枞渊感到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轻轻的放开了她,只见她巴掌大的小脸一片苍白,两弯柳叶眉即使睡着了也高高皱着,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毫无血色,上面还残留着之前她啃下来的牙印,眼角处依旧深润。他叹了口气,心疼地把人平放到床上,正准备起身为她拉好被子,却听见她睡梦zhong喃喃喊着自己的名字:“……枞渊。”

    沈枞渊动作一顿,邪肆的眼眸里变得更加深邃,他俯身在沈安溪的耳边恶狠狠的说道:“不管你还喜不喜欢我,沈安溪,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第二天,沈安溪从睡梦zhong醒来,望着洁白的房间,不由晃神楞了一下,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沈枞渊是何时离开的。“可能他也放弃了吧。”沈安溪苦笑的说,其实这样也好,省的两人纠缠不清。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沈安溪不知怎的,有些期待的抬头望过去,却在看见来人时还是忍不住失落。何允皓看着她失落的表情,暗暗捏紧了拳头,又缓缓松开,故作轻松的问道:“怎么样安溪,你好些了吗?”

    “恩。”沈安溪默默的回答,她本来是有些埋怨何允皓的,谁让他昨天一声不吭就把她带到沈家的家宴上,弄得跟沈家众人又碰面,搞得极其不愉快,还说她是他的女朋友,让沈枞渊听到。

    何允皓没有感觉出她的埋怨之意,只以为她是身体还不好需要休养,于是关心的问道:“你要不要再请两天假,好好休养一下,再回到医院上班?”闻言,沈安溪连忙摇了摇头,她本来也没那么虚弱,只不过是这两天又是感冒又是淋雨,还有一大堆操心事弄得她格外烦躁,才使她看起来这样虚弱。“谢谢何主任,我已经恢复了,今天开始就可以去上班了。”沈安溪冲他礼貌的一笑,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没想到一时腿软,差点摔倒。

    何允皓面无表情,眼见她下床快要摔倒的样子,急忙走到床边去扶。

    “你们在干什么?”何允皓的手刚刚扶到沈安溪的胳膊,就听见门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沈安溪一听到这个声音,心zhong忍不住颤抖,连忙收回和何允皓接触到的胳膊,却被何允皓死死拽住。何允皓冷冷一笑,对着门口那个人说:“安溪要下床不小心摔倒了,让我来扶一下而已,怎么?”他挑衅的挑挑眉,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拉着沈安溪的那只手,“这不是身为医生对待病人应该做的吗?”

    “哼,”沈枞渊冷哼一声,直直盯着他的那只手走过来,将一旁的沈安溪一把揽入怀里,转身对何允皓冷冷的说,“想必何医生日理万机,此时一定忙的很吧,既然我来了,安溪就不劳你照顾了。”

    何允皓看了一眼窝在沈枞渊怀里脸色略带红晕,满脸娇羞的沈安溪,不甘的放开了手,一句话也不说,径直离开了。但即使何允皓离开了,房间里的气氛也依旧紧张,沈安溪僵硬的缩在沈枞渊怀里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抬头看他,直到沈枞渊大手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被沈枞渊邪肆的眼神望着,沈安溪不知为何觉得心虚,眼神四处飘忽不定,可是依旧被他牢牢禁锢着。

    沈安溪有些不舒服正要挣扎,忽然一个恶狠狠的吻压下来,疯狂的啃咬着她的嘴唇,她感觉自己嘴唇都被咬的发麻。她拼命捶打着沈枞渊的背,可是那人却更加发了狠,掐住她下巴的手用力,迫使她张开嘴,一条灵活的舌头窜入她口zhong搅拌,抢夺她口zhong的津液。沈安溪只觉得下巴酸痛,连呼吸都都难以继续,沈枞渊才放开了她。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