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再见枞渊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何家大少爷吗?”肖英才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随即笑道,“你可知道楚楚定下的未婚夫是谁?”

    “不知道,”肖磊老老实实地摇摇头,当时给楚楚定下的婚事极其隐蔽,连他也只知道此事,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据说是对方家长害怕他知道后会直接逃到国外不回来。但是现在听父亲一说,顿时灵光一闪,“难道是?”

    肖磊对上父亲微微笑着的眼眸,心zhong有些惊讶,竟然就是他。

    “父亲,我会好好看看这个何家大少爷的,看看他到底配不配我们楚楚。”明白了何允皓请帖的原因,肖磊立马恢复了精神,对肖英才说道。

    “恩。”肖英才看着心zhong盘算着的肖磊,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愧是他精心培养的继承人。

    何允皓和肖楚楚的事情如何发展,沈安溪现在没心思去管。等她急冲冲的赶到侯御哲所在的病房,推开门,对上侯御哲幽怨的眼神,忍不住暗骂了甄元杰一句,这家伙果然没有来。

    “唉,终于有人想起我了!”侯御哲心zhong满是憋屈,哪里想到甄元杰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没有来,而之前说好负责他营养餐的沈安溪也没有过来,只留他一个人肚子饿的咕咕叫。

    “额,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耽搁了。”沈安溪结结巴巴的道着歉,没敢说自己之前不小心把他给忘了。

    侯御哲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她在说谎,于是郁闷的说道:“那说好的营养餐呢?”

    沈安溪一愣,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得双手,“刷”的一下打开门,又“刷”的一下关上,直接离开了。

    一脸悲催的侯御哲:“……”才想起来没有给我带饭吗!!

    幸好沈安溪办事利索,不过十多分钟后,她又重新进来,这次拿着个饭盒,递给侯御哲。侯御哲这才把自己幽怨的眼神收了起来,看到满头大汗的沈安溪,眼神闪了闪,没有再说什么,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对了,沈医生,这营养餐的钱我会付给你的。”侯御哲知道这家医院里可是没有给病人专门提供的什么营养餐,所以这几顿饭可是沈安溪自掏腰包。他一向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所以打算说明白。

    “恩?好吧。”沈安溪一愣,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其实讲真,这也不算是她的职责之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侯御哲满脸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她就忍不住的心疼。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两人还以为是来检查的护士,一时没有在意,直到那人走到沈安溪旁边拉着胳膊就想要把她带走,两人才察觉到了不对,

    沈安溪感到胳膊上传来一阵温热,于是有些诧异的抬眼望去,正对上几天没见的沈枞渊,顿时眼神开始躲闪,不敢直视他。

    看到她的样子,沈枞渊心zhong一阵失落,但还是忍住,道:“安溪,和我出去一下,我有事情找你。”

    听他这样说,沈安溪心zhong一阵惊慌,她现在完全不敢单独和沈枞渊待在一起。于是甩开他的手,强硬的说:“有什么事情,你就在这里说吧。”

    沈枞渊闻言,不由挑眉,靠近她的耳边,暧昧的说:“你确定我们之间的事情要在这个外人面前说?”说道“外人”的时候,沈枞渊还可以加重语气,挑衅的望了望沉默不语的侯御哲。在沈枞渊的认知里。凡是出现在沈安溪附近三米以内的雄性生物,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情敌,要不是沈安溪不允许的话,他简直想给她的身上打一个标签,写上沈枞渊专有!

    侯御哲看似低着头默默的吃着饭,实则偷偷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沈家三少。作为商界新兴的青年才俊,他当然知道这个同龄人的身份,只是看他和沈安溪这样亲密的举动,两人似乎关系不浅。而且沈安溪可一样是姓沈呢。他不由有些玩味,开始猜测沈安溪的身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沈枞渊看着侯御哲老老实实的一语不发,这才满意将注意力集zhong到沈安溪身上。只见她刚刚的那只晶莹剔透的耳朵突然爆红,看的他一阵心痒。

    沈安溪没想到沈枞渊在外人面前都这么大胆,顿时恼羞成怒,死死的推开沈枞渊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离我这么近?你给我离远点!不准靠近我身边一米以内!”

    以沈安溪的力道并不能推开沈枞渊,可是沈枞渊看到她胀红的小脸,害怕她生气,还是老老实实地放开了手。侯御哲看到沈枞渊的动作,不知怎的,自己心里也舒了一口气。

    沈安溪揉揉自己的耳朵,黑着脸瞪他,等他说话。沈枞渊看到她可爱的动作,心里就想有一只小脑在挠,可是看着她生气的脸色,还是没敢凑上去,只好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安溪,这周末跟我一起去吃饭。”

    “不去。”沈安溪直接拒绝,她都打定主意要和他减少联系,肯定不会同意他的邀请。

    “为什么?”见沈安溪拒绝,沈枞渊心zhong不乐意,忍不住追问道。

    “因为我……”

    “因为她这周末要跟我一起去看电影。”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沈安溪和沈枞渊俱是一愣,不约而同的望向病房里的另一个人。

    侯御哲老神在在的吃着饭,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沈枞渊顿时心里燃起了怒火,他可以对沈安溪退让,不代表他能够好脾气的对待所有人,这个侯家的小少爷以为就凭他,就能和自己作对吗?

    “我……”沈安溪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侯御哲朝自己挤眉弄眼,顿时知道了他是相帮自己解围,不由感激的望着他。

    沈枞渊不经意间看了眼沈安溪,发现他们两个竟然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顿时妒火大盛,重重的冷哼了一句。

    随着这句冷哼,病房里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一些。可是另外的两个人,一个沈安溪简直比沈枞渊他妈还了解他,知道他不过是在闹脾气、假生气,另一个侯御哲,从小就在商界摸滚打拼,不知道见过多少大场面,更不会因为他的一个冷哼吓破胆。

    所以沈枞渊在放了半天冷气的时候发现没有理他,不由更加郁闷,只好黑着张俊脸,一言不发。

    沈安溪看到他难得吃瘪,心zhong很是开心,不由轻笑了出来。

    这一笑,又是引得沈枞渊的不满,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是沈安溪却是知道此时的沈枞渊不过是只纸老虎,甚至还冲他吐了吐舌头。

    看到沈安溪这样开心,沈枞渊的怒火也没了,默默的摸摸鼻子,道:“那我下周末再约你,你可不许不去!”沈枞渊本以为自己都这样让步了,沈安溪该是要同意了。谁知道她一向温和的她此时异常固执,倔强的说道:“不行。”

    沈枞渊不由气闷,不管她之前说的不准靠近她一米以内的警告,直接伸开长臂,握住她的肩膀质问道:“为什么?”

    沈安溪吃痛,来不及回答他,不由叫出声来。侯御哲听到沈安溪一声痛苦的呻吟,眼里闪过一丝冷光,淡淡的开口道:“沈三少真是好手段,竟然这样胁迫一个弱女子来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真是给我们男人丢脸。”

    “我……”沈枞渊被他说得没话说,只好松了手。

    沈安溪得空,连忙躲开他,跑到侯御哲的床边。侯御哲不动神色的坐起身,尽量护住沈安溪,避免被沈枞渊接近。

    看到他们两人对他这幅防范的模样,沈枞渊不由苦笑道:“我又不是什么洪水野兽,你们何必这样?”

    “但是强迫女孩子做她不喜欢的事情,跟洪水野兽也没什么区别。”侯御哲淡淡的说。

    “哼,我倒是不知道侯家小少爷什么时候竟然会这样怜香惜玉了。”看到侯御哲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沈枞渊勾勾嘴角,嘲讽的说道。只是侯御哲完全不为所动。

    “可惜我倒是不知道,我来找自己的侄女,却被外人给拦下来,倒是几个意思?”听到他这话,侯御哲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侄女?”侯御哲扭头望向沈安溪。沈安溪被他那双黑的发亮的眼眸望着,不知怎么的有些不敢面对他,但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事实,只好点了点头。

    侯御哲面上不变,心zhong却大惊。他到不至于认为两人合伙骗自己,像沈家这样的大家族,组内成员到是怎么样一查就能查。让他吃惊的是这沈家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是一点也不像叔侄俩,反倒像是闹别扭的小情侣!

    总之,侯御哲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不变,道:“这是沈医生自己不愿意的,就算是叔叔也不能这样强迫她。”

    见状,沈枞渊心zhong更是不满。正准备接着说下去,却冷不防被沈安溪打断。

    “不管是什么时候你来邀请我,我都不会同意的,你还是回去吧。”看到病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沈安溪咬着牙,硬下心肠大声喊道。

    她的话一说完,病房里一片死寂,仿佛连空气也静止了下来。沈枞渊的身体不着痕迹的晃了晃,被侯御哲看在眼里。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