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枞渊吃醋
    侯御哲把臭豆腐咬下吞到嘴里的那一刻,顿时表情格外的诡异。沈安溪傻了眼,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这样做了,有些尴尬的望着他。

    侯御哲看到她这个样子,才反应过来沈安溪只是想看他出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于是故作严肃的看着她,吓得沈安溪不由弱弱的没了声。

    沈安溪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心道坏了,这下可真是捉弄过头了。于是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一副乖乖认错的样子。

    侯御哲本来就没有多生气,现在看到她这样,更是忍不住心软。算了算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臭豆腐的味道竟然还不赖,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啊!”侯御哲用手指轻轻推了推她的头,只能无奈地地说道。

    “嘿嘿,”察觉到侯御哲的纵容,沈安溪傻笑的了两声,捧着臭豆腐吃得开心。

    侯御哲看到她不停的把臭豆腐往嘴里送,顿时忍不住回味刚刚的口感起来,偷偷的咽了口唾沫,装作面无表情的道:“你不是来请我吃的吗?怎么只顾着自己吃得开心?”

    “额……”沈安溪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犹豫的看着手中的臭豆腐,弱弱的说,“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喜欢吃了?”侯御哲继续面无表情的说着。

    “可是你刚刚……”沈安溪看到他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解,可是她没有说完,就被侯御哲打断道。

    “你是不是想自己独占,一点都不给我?”侯御哲黑着脸,不满的说。

    “好吧好吧,那你吃。”沈安溪被他说得没法子,只好用叉子叉起一块臭豆腐往他嘴里送去。侯御哲心满意足的咬下臭豆腐,眼睛开心的眯成一条缝。

    “真是的,你手里不是也有一份吗?”沈安溪不满的嘟囔道。

    “臭丫头,还敢还嘴?”侯御哲故作惊讶,继续装着黑着脸的样子。

    “哼,才不怕你呢!”沈安溪哼一声道,她可是看得出来侯御哲只是个纸老虎而已。

    两人又说笑着,慢慢向美食街的深处走去。到了这里,车辆便没法接着深入了,于是沈枞渊只好静静的坐在车里,平息自己心里的妒火。

    他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他们,谁知道一过来看到的就是刚才那一幕,气得他差点就想上去拉开两人。只是他脑中理智还在,并没有真的冲上前去。

    “该死!”沈枞渊在心里狠狠的咒骂,要不是沈老爷子的阻拦,他大可以天天和沈安溪在一起,把她绑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任何男人有一丝单独见她的机会。

    他咬了咬牙,决定就带着这里等他们出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色渐渐降临,但是沈枞渊始终没有见到他们出来,他心里开始有几分慌张。要是他们没有回家,去了宾馆……不可能的!沈枞渊拼命的摇头,沈安溪不是那样随意的人,她不可能的……

    就在沈枞渊快要被内心的煎熬逼疯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沈枞渊一把拿起手机,连屏幕也没有看,直接接通。

    “沈先生,沈小姐已经回家了。”那边的人恭敬的说道。

    回家了?沈枞渊感到自己脑子里轰的炸开,一时不知道是喜是怒。他在这里为她愤怒的几乎失去了理智,可是她却和别人一起玩了一天,最后舒舒服服的回到了家里。

    沈枞渊没有说话,死死的盯着已经黑掉的手机屏幕,眼底一片阴霾。

    “沈先生?沈先生?你怎么了?”那边的人迟迟没有听见沈枞渊的回话,不由疑惑的问道。

    “我没事。”过了半晌,沈枞渊冷酷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是,那我就不打扰您了。”那边的人虽然知道沈枞渊的状况不对,但是识相没有多说话。

    沈枞渊把手机放在一边,望着车窗外面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心中泛起一阵苦涩。为什么?我只是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什么就那么难?

    而且为什么……沈安溪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会笑的那么开心?

    侯御哲把沈安溪送回家里后,刚一打开自己的手机,就发现里面有十来个未接电话。心中不由哀嚎,他不就是出去了一天吗?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一看是自己秘书的电话,不得不接了起来。

    “喂?”侯御哲懒洋洋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祖宗啊!你可算是接电话了,都快把我给急死了,不是说好今天出院吗?怎么人一下子就消失了?”他的小秘书在那边激动的说着。

    “我今天出去玩儿了。”侯御哲淡淡的说着,心里毫无愧疚感。

    “好吧,”您是老大你说了算,小秘书在心中默默的吐槽的,嘴上说道,“明天能过来吗?公司里面都快忙炸了!”

    “好吧好吧,就你们事儿多。没了我一天都办不好事情是不是?”侯御哲淡淡的说着,故意逗他。

    “不是这样的,您前几天住院,许多重要的事情没了您都不敢擅自下决定,这才都耽搁了。”小秘书愁眉苦脸的说,“所以您赶紧回来吧!”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你们离不开我。”侯御哲得意的挑挑眉。

    小秘书已经懒得跟他再说话了,一听他答应了,立马就挂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秘书的电话刚挂断,接着又打来一个。侯御哲看了看来电,脸上顿时严肃了许多。

    “你好,侯先生,我们已经查到了周家小姐的消息。”那边的人公式化的说道。

    “说吧。”侯御哲淡淡的道。

    “周家小姐从十七岁高中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留学,直到前不久才刚刚回国。”

    “那她之前曾经和沈安溪有过交集吗?”

    “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她曾经是沈安溪的小叔沈枞渊未婚妻。不过这件事情应该是深老爷子自己强行定下的,沈枞渊本人并不满意,甚至在订婚宴上和沈老爷子闹翻了。”

    侯御哲听着这个消息,不由陷入了沉思。对于外人来说,沈枞渊似乎和沈安溪的关系格外亲密,那个周家小姐不会是想通过和沈安溪交好,借机勾引沈枞渊吧?

    侯御哲越想越有可能,毕竟沈安溪的反应来看,她和沈枞渊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甚至……以他那次在病房看到他们的互动来看,两人极有可能就是情侣关系,所以沈安溪才会这么排斥周家小姐的吧。

    想到这里,侯御哲微微一笑,这个周家小姐也算是聪明,只是可惜他找错了人。沈安溪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她的。

    不过这样一来,这周家小姐倒是只顾着眼巴巴地巴结沈安溪,却是不敢对她使坏,他倒是可以放心了。

    “不过,侯先生……”侯御哲本来以为那人已经说完了话,谁知道这时候他却突然发声道,“我们发现了一件事情,想必你会很感兴趣。”

    “说吧。”侯御哲挑挑眉,面色不变的说道。

    “今天我们发现有人在跟踪你。”那人的语气里不再冷冰冰,似乎还带着点戏谑的语气。

    侯御哲不由皱了皱眉头道:“是谁这么大胆,连我都敢跟踪?”

    “侯先生不妨猜上一猜。”那人卖了个关子,并不直接告诉他。

    “你直接说吧。”侯御哲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们只能告诉你,那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车。”那人说完后,便静静的等着侯御哲的回话。

    “黑色的宾利?去查查去。”侯御哲冷冷地说,再也不是之前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

    沈安溪回到家里,看到房东婆婆正在笑眯眯的望着她,不由有些惊讶道:“婆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呢?”

    “我?我可是在等我孙子的满月礼呢。”房东婆婆笑眯眯的说。

    “哎呀,婆婆,你不说我还忘了拿出来呢。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了!”沈安溪不好意思地拍拍头,将装着长命锁的袋子放到房东婆婆的面前,“你看,就是这个。”

    “快让老婆子我拆开看看。”房东婆婆开心的说,有些迫不及待。

    沈安溪小心翼翼的把长命锁取出来,放到她的面前。

    “哇,这可真漂亮!花了不少钱了吧,我现在就把钱给你。”房东婆婆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满意的说道。

    “这可是费了你不少功夫挑选吧,你真是有心了。”听着房东婆婆不住地夸赞,沈安溪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你喜欢就好。”沈安溪看着房东婆婆开心的样子,自己的心情也像吃了蜜一样甜。

    “好了,你出去玩了一天,也一定累了吧,快去休息吧。”房东婆婆把钱交给沈安溪,关心的说道。

    “好,谢谢婆婆,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沈安溪乖巧的应道,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也许今天真的是累坏了,沈安溪原本还打算把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可是头一碰到枕头,就控制不住的睡了起来。

    一夜无梦。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