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哥哥心思
    难得绅士一次的侯御哲听到她这样说,顿时有些无语,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为什么你跟别的姑娘不一样呢?她们可是都喜欢这一套呀。”

    “嘻嘻。”沈安溪笑着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她当然喜欢,不过更喜欢的是沈枞渊这样对她。

    看沈安溪不说话,侯御哲笑了笑,隐藏起来眼里的一闪而过光芒,温和的道:“那他是谁呢?我到是挺期待的见他一面呢。”

    “其实你也是见过他的,”听到他这样说,沈安溪笑着说道,“不过当时的场景可能会有些尴尬。”

    “沈枞渊……你的小叔吗?”聪慧如侯御哲,一下便听出了那人是谁,脸上的笑容不由有些淡了下来。

    沈安溪一时没有注意到他的态度,依旧开心的时候:“是啊,你可真聪明呢!”

    侯御哲淡淡一笑,装作不解的问道:“可是你之前在病房里面跟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呀。”

    “哎呀,这个……”沈安溪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件事,一时有些结巴起来。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道,“之前我俩闹一些小矛盾,现在我们一切的矛盾已经解开了。”

    “是吗?”侯御哲表情还是淡淡的,沈安溪看不出来他心里所想,不由有些忐忑。

    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担心他的想法呢?沈安溪察觉到自己的心理,顿时有些疑惑。

    “安溪。”还没等她想清楚,便听到沈枞渊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她自动抛下目前这件事,开心地四处寻找的沈枞渊的身影。

    沈枞渊看到门前的那个身影四处巴望着找他,心里十分满意。只是还没等他的嘴角勾起来,就看到了沈安溪旁边的那个人,顿时脸色又黑了下来。

    没有多想,他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他们的面前,想要直接把沈安溪领走。侯御哲看到那辆显眼的黑色宾利,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低着头,没有说话。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走过,开心的朝他挥的手。沈枞渊一走过来,不着痕迹的想要把带到自己的身边。只是此时却有另外一股力阻挡着他,沈枞渊脸色低沉,抬起头,正好对上侯御哲淡淡笑着的脸庞。

    沈安溪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两人之间的风起云涌,只想着要把他们互相介绍给对方。

    “侯御哲,这是枞……我小叔。小叔,这位就是侯御哲。”

    两人其实早就认识对方,并且还因为沈安溪的原因有着不小的敌意。但是在她面前,他们都刻意隐藏了这份敌意,还能互相装作友好的样子,握了握手。

    沈安溪敏感的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友好,于是为了避免尴尬,她笑着说:“上次我们还在侯御哲的病房里面见过面……”说到后来,便熄了声,因为她也想起来那一次见面似乎不太友好。

    “不知道侯小少爷这次来医院是有什么事情呢?”沈枞渊对一切接近沈安溪的雄性生物都抱有极强的敌意,此时面对侯御哲也丝毫不例外。

    侯御哲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他虽然早就猜到沈枞渊和沈安溪都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样正大光明的表现出来。顿时,有些为沈枞渊的智商捉急,毕竟不管他们实际上的关系如何,在外人看来,他们始终还是叔侄。这么亲密的话,难免引人怀疑。

    按理来说,沈枞渊此人能力出众,也算痴情,把妹妹交给他,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自己的妹妹还是先用由自己疼,之后才轮的到外人。

    不过看起来自己的妹妹似乎挺喜欢这个家伙,这家伙是沈家的人,沈家又是个大家。以后要是沈安溪结婚的话,只怕嫁妆可是得好好置办呢,不能给她丢脸了呢。

    侯御哲看似温和的笑着,脑中的思绪却拐到了以后给自家妹妹办嫁妆的事情上。

    沈枞渊不知道侯御哲在想些什么,但是却感到他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诡异,颇有一种岳母看女婿的感觉,让他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摇了摇头,将这种诡异的感觉扔出去之后。沈枞渊又恢复了往日冷酷无情的样子,继续瘫着脸问眼前明显一副神游海外的人:“侯小少爷?”

    “嗯?”侯御哲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但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丝毫不在意他刚刚问了什么。

    沈枞渊见状,感觉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侯御哲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看在沈枞渊眼里,就像是故意挑衅一样。顿时剑眉一竖,原本就黑了脸色,此时更加难看。

    这下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就连沈安溪也感觉到了。沈安溪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敌意从何而来,但是他们对她而言都是很重要的人。她也不希望看到他们吵起来,于是连忙转移话题。

    “对啊,侯御哲你不是病好了吗?怎么又来到医院里面了,难道是……病复发了吗?”沈安溪似乎这时才想起来,连忙担心的问道。

    看到沈安溪这样担心自己,侯御哲虽然知道她是借这个话题来缓和他们之间的气氛。但是也不想看她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左右为难的样子,于是,顺势便转移话题道:“我的病已经恢复了,来医院,只不过是想来接你而已。”

    侯御哲本意也是想顺着沈安溪的意思来缓和一下气氛,但是侯小少爷哪里会顾及那么多,于是直接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这样一来,气氛顿时更加尴尬,沈安溪甚至明显感觉到了沈枞渊身上放出来的嗖嗖冷气。

    不好,这家伙又要发飙了。沈安溪心里一惊,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千万不能暴露。她心里担心沈枞渊会失去理智做些什么,于是连忙的看向他。

    “安溪自然会有我来接,就不能你们这些外人操心了。”沈枞渊看到了沈安溪死命甩过来的眼神,心里虽然还是忍不住吃醋,但是为了不让她失望,还是稍微缓和了一些语气,冷冷的说道。

    还不知道谁是外人呢?侯御哲心里这样想的,嘴上却不敢直接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而且一切都只能算是他的猜测,没有经过血缘关系确定,这些事情也无法真的确立。

    该死的,早知道他就应该提前去做一下鉴定,这样一来,这家伙也就没话说了。他也能名正言顺的护着自己的妹妹。

    沈枞渊看到明显又是跑神的侯御哲,不由有些被气笑了。心里的挫败感,却是越来越明显。

    “那既然侯小少爷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带安溪离开了。”沈枞渊直接忽略了侯御哲说要接人的话,攥着沈安溪的手就想离开。

    看到沈安溪要走,侯御哲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拉住她。可是不经意间却看到她看沈枞渊满是欢喜的表情,手下动作不由愣住。

    沈安溪察觉到了侯御哲的异样,正想要张口问他,却被沈枞渊看在眼里。他不满的哼了声,动作轻柔但同时又是强硬的带着她离开。

    沈安溪没有办法,只能扭头以抱歉的目光回望侯御哲。侯御哲感受到她的目光,微微一笑,表示自己理解。沈安溪这才安心,跟着沈枞渊离开了。

    侯御哲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身影,脸上的表情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他有些落寞的站在原地,回想着当初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喊他哥哥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可真小呀,连一节楼梯都爬不上来,还是非要他抱着她,两人一起用劲才爬了上去。

    可是转眼间,父母出了车祸,他伤心欲绝,居然还是这个小家伙反过来照顾他。可是那时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过她,直到……后来她走丢了。

    那个时候到他才恍然醒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二的亲人,因为他的疏忽而丢失,他是到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幸好有上天的眷顾,让他重新遇见她。这一次,就算拼上全部,他也一定会护她周全!

    “侯总?”就在这时,一个恭敬的声音把他唤出了回忆。侯御哲淡淡的看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下属,心里有些埋怨他的不识相。

    下属看到他冷淡的眼神,心里一震,连忙上前问道:“沈小姐已经被沈先生接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你着急什么?”侯御哲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

    下属几乎要被他的态度吓破了胆,只好战战兢兢的说:“公司里面还有一场会议,需要您的出席,而且这场会议……事关重大。侯老爷子嘱咐我说,一定要记得提醒您。”

    这下属还算聪明,知道把侯老爷子提出来。侯御哲向来最是孝敬,对侯老爷子的话说一不二。果然,听到一下属这样说,侯御哲表情缓和了许多,淡淡的说:“走吧。”

    下属如获大赦,连忙跑去开车。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