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没有
    只是沈老爷子的回答却让两人颇为意外,只见他摸摸下巴,沉思了一会,说道:“将他们剔除家谱……此事不急。枞渊也不过一时是昏了头脑,想必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清醒了。”

    怎么可能会清醒,这里的三人可是都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从三年前就开始了,要是能够清醒的话,也不至于过了三年还对彼此念念不忘!

    沈建国和沈立业心中清楚,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老爷子察觉了他们的心思。沈枞渊!沈建国心里恨的直咬牙,他本来就看不起这个私生子,他一回到沈家之后,就彻彻底底的把身为长子的他的光芒给抢走了。导致现在人人只知沈家有个长相俊郎的商业天才沈枞渊沈三少,却没有人知道他这个沈家长子!所以说如果,要说谁最期望沈枞渊被剔除家谱的话,毫无疑义就是沈建国。

    因此,当他一听到即使沈枞渊办了这种荒唐的事,还对沈老爷子动粗,沈老爷子依旧没有处罚他的想法,他就忍不住满肚子火,只想找人解决了沈枞渊。

    沈立业看得出来沈建国对沈枞渊的恨意,也知道这场戏,不用自己出面当领头羊。于是,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轻轻地看好戏。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也许沈建国身上的怨气太大,使得沈老爷子忍不住皱眉问道,“枞渊他在再糊涂,也是你的兄弟!”

    沈建国顿时被他的这一句话激怒了,忘了自己之前百般紧告自己不要冲动的话,生气的说:“我才没有他这样私生子的兄弟!”

    “你!”沈老爷子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又这样说。他早知道建国对沈枞渊不满,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对他憎恨到这种地步。忍不住对沈建国心生不满,怒道:“你这简直就是胡闹!亏你还是个大人!剔除家谱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被你这么轻易的说出来!你把你的弟弟当成什么了?”

    “哼,”沈建国听到他这样说,心中不由为他的偏心而不满,就连沈立业此时的心情也满是复杂。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的地位竟然还比不上沈枞渊那个杂种在老爷子的心中地位高?

    沈老爷子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突然不说话了,顿时清醒过来,他们究竟是有多想分割掉自己的家产?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搞定自己的竞争对手吗?

    这样的一次聚会,让众人都忍不住心寒。小的埋怨老的偏心,而老的一心以为他们有躲自己的家产,到了这种地步,之前约好的话题再也说不下去,于是沈建国和沈立业两兄弟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只留下沈老爷子一人还在书房里,回想着自己儿子互相算计的样子,忍不住更加悲凉。是不是等到自己百年之后,连上个坟的人都没有?

    第二天,沈老爷子依旧没有从自己儿子的冷血中恢复过来。就在这时,两个儿媳却一前一后的进了门。原来是沈建国和沈立业两人回去后,仔细一想,没想到昨天把老爷子气成那样,心里就有些不安。

    于是连忙趁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妻子过来帮忙照顾沈老爷子,也许能够得到沈老爷子的欢心也说不定呢。

    沈老爷子坐在屋子里面,看着两个儿媳为自己忙前忙后,心里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更加忍不住的冷笑。要是昨天早一点的时候派这些人出来,说不定他就会真的一时心软,听从了他们的意见呢,可惜时间太晚了。

    沈家这边鸡飞狗跳,沈梦柔自然不能像之前那样轻松的出入,但她也不甘心就这样让沈安溪和沈枞渊轻松的逃过这一劫,于是将消息透露给了周琳琳,想必周琳琳会很乐意为她效劳的。

    沈安溪和沈枞渊确实不知道沈家因为他们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毕竟,在沈家的时候,没有给他们两人留下一点好印象。

    这两个人,此时正在别墅里面亲密。沈枞渊咬着沈安溪小巧的耳垂,忍不住问道:“沈老爷子把你单独叫过去,跟你说了些什么?”

    “你猜啊?”沈安溪笑嘻嘻的说,“猜对了有奖励哦!”“哦?”沈枞渊挑了挑眉,轻笑着道,“无非也就是让你离开我之类的话而已,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真讨厌,你就不会故意说错吗?”沈安溪有些不满他就这样直接说了出来,忍不住捶了他两下。“哈哈哈,”感受着沈安溪娇羞的小粉拳打在身上的感觉,沈枞渊心中格外痛快,笑着说道,“你丈夫我这么聪明,这有什么不好猜的?”

    “那你干嘛还要问我?”沈安溪对他的自恋十分无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沈枞渊搂住她的腰,在她洁白的脖颈处蹭了蹭,闷闷的说道:“因为他肯定还说了别的,我不问的话,你是不会告诉我的。”

    “好了,别这样,”沈安溪感觉到沈枞渊炙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脖子上,顿时忍不住有些腿软,连忙推开他说道,“你再这样压着我,我就不说了。”

    “哎,那好吧。”沈枞渊颇为无奈的说道,“你先告诉我,我再离开。”沈安溪知道沈枞渊说话算话,也不在她面前耍赖皮,于是静静地说道:“他说我是个贱女人,说我们乱/伦。”

    沈枞渊闻言,收起了不老实的动作,紧紧的抱着她,低声说道:“乱/伦又有何?这世界上没人比我们更加相爱。”“你怎么知道呢?”听他这样说,沈安溪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调皮的说,“你猜我怎么回复他呢?”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最爱你呀。”沈枞渊毫不顾及的说道,“不过你今天怎么这么喜欢让别人猜呢?这个我可真的猜不到了。”“哈哈,这个你要是能猜到的话,你就不是沈枞渊了。”沈安溪靠在他的怀里,笑着说。

    “嗯?”听她这样说,沈枞渊不由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我不是沈枞渊的话我又是谁?”“哈哈,估计只有神才能猜到我说的话了。”沈安溪笑着说道。

    “所以你到底是说了什么啊?”沈枞渊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我说我们不是乱/伦,因为我是领养的,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沈安溪这个时候收起了笑,望着沈枞渊深邃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沈枞渊听到她这话,顿时这个人都愣住了。心中涌现一阵狂喜,这种狂喜来的是这样激烈,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如何该表现出来。

    沈安溪看到楞着的沈枞渊,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样?于是偷偷的看他,但是沈枞渊却依旧是一副呆愣的样子,这让沈安溪不由有些郁闷。

    “看起来你很不开心呢,”沈安溪失落的说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沈枞渊,你竟然是个真的喜欢乱/伦的大变态啊。”

    “什么跟什么啊?”沈枞渊一回过神来,就听见她抱怨似得自言自语的说道,连忙解释说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变态呢?”“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回答我?”沈安溪不满的嘟着嘴说道。

    “刚刚我太开心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沈枞渊坦然的说着,丝毫不介意可能会有随之而来的嘲笑。沈安溪歪着头看他,沈枞渊冲她温柔的一笑道:“安溪,相信我。”

    似乎是被他这个笑容蛊惑了一般,沈安溪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搂在怀里又啃又咬的。

    沈安溪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正想要推开他的脑袋。沈枞渊似乎是掐准了时间似得,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安溪,我真的好高兴,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看见他这个样子,沈安溪也不忍心泼他的冷水,只好纵容他在自己身上作怪。心里也被他的高兴感染,是啊,只要她摆脱了沈家养女的身份,以后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对了 安溪,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欣喜若狂的沈枞渊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理智,连忙问道。沈安溪眼光闪了闪,缓缓的说道:“其实我早就在三年前就知道了。”

    “那个时候我被遣送出国,身在异国他乡,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更没有一个知心好友。那个时候我本来还心想依靠着父母,但是随即我便发现他们对我的态度异常恶劣。”

    “我是真的不相信为什么会有父母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在他们的眼里,我就像是一个低贱的妓/女。谁来凌辱都可以,我就是这样不堪。”

    “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满心欢喜的给父亲打电话。谁知道他一听到我怀孕的事情,脸色顿变。严厉要求我去把他打掉,我们的孩子,他才那么小,就已经离开了。”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