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里相思
    侯御哲一直在观察着沈枞渊的神色,此时看到他的表情出现了松动,嘴角不由勾起了一丝笑意,慢悠悠的说:“你还是太年轻了,那群人一个比一个精的跟狐狸似的,你确定你能够应付的过来吗?”&1t;/p>

    “伤害沈安溪的人,我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的!”沈枞渊听到他的话,沉默了许久,才慢慢说道。&1t;/p>

    “说话可不是只能空说的,”介于他之前还比较冲动的表现,侯御哲并不觉得他能够实现他所说的话,不过在和他聊了这一番之后,他到是有些相信这个人了。&1t;/p>

    先不说他的身世如何,单单就他这份伪装的能力,就已经骗过了大多数人,以至于大部分人都认为沈家的三少只是一个在家族里面混饭吃的纨绔子弟。这样可还不够呢,这么简单就放心的把沈安溪交给他的话,可是没有那么容易。&1t;/p>

    侯御哲在心中思索着,又慢慢的开口说道:“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个李想又该如何处理呢?”&1t;/p>

    “李想?你倒是知道的不少嘛。”沈枞渊听到他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惊讶地说道。&1t;/p>

    侯御哲但笑不语。&1t;/p>

    看到他这个样子,沈枞渊也不再说些什么,嘲讽的说道:“他给病人开错了药,导致病人半边瘫痪,这个时候,不管谁出面都已经保不下他了。”&1t;/p>

    听到他说的后一句话,原本还一脸淡然的侯御哲眼皮不由一跳,忍不住有些差异的望着他。&1t;/p>

    感受到侯御哲的目光,沈枞渊竟然破天荒的微微一笑,道:“没错,自从我和沈安溪的事情被曝光以后,沈老爷子一直在背后阻挠我们。所以说,这一次我同意沈安溪去国外,就是想要保护她的安全。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我就会把这边的事情全部处理好。”&1t;/p>

    “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就不知道能力如何了。”侯御哲听完他说的话,不置可否,淡淡的说道。&1t;/p>

    “一切都靠事实说话。”沈枞渊听到他这样说,也没有生气,只是语气坚定地回答道。&1t;/p>

    “好。”听到他这样说,侯御哲不由得赞叹一句,随后笑着说道,“如果你能够做到你说的话,我或许会考虑你和沈安溪的事情。但是你要听清楚,这仅仅只是考虑。”&1t;/p>

    “不管你有没有考虑,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沈枞渊并不吃他的这一套,不屑的说道,“还是说,你是打着为她好的名义,非要来干涉她的幸福?”&1t;/p>

    “这你就不用关心了,”侯御哲冷哼一声,淡淡的说,“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奉陪了。”&1t;/p>

    沈枞渊没有说话,目送着他离开了房间。刚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沈枞渊浑身气势一变,之前傲慢而又冲动的气息徒然消失。他悠闲的靠在椅子上,整个人看起来成熟而沉稳。&1t;/p>

    过了半晌,他慢慢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方很快就接通。&1t;/p>

    “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吗?”沈枞渊声音冷淡却不容抗拒。&1t;/p>

    “是的,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当初沈小姐被送,养的那家福利院,而且前段时间现侯御哲曾经去过那家福利院。”那边的人恭敬的回答道。&1t;/p>

    “好,我知道了。”沈枞渊听到这个消息,眼神闪了闪,把手机挂掉,忍不住陷入了沉思。&1t;/p>

    沈安溪真的有可能是侯家的人吗?不过,看那个侯御哲对她的态度,到是非常关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他装傻,才从侯御哲嘴里套出来他的想法,不过按照他这么说的话,只怕是要等到一年之后才能知道答案了。&1t;/p>

    虽然说他现在就把这件事情爆出来的话,按照沈老爷子那个以利益为上的性格,肯定不会再继续阻拦他们了。&1t;/p>

    但是,就这样的话,他可真是不甘心呢。毕竟他曾经那样为难过他们,就算是沈老爷子愿意一笔勾销,他可是永远忘不了那些事情呢!&1t;/p>

    侯御哲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悠悠然的慢慢离开了。让他今天万万没想到的是,崇明医院里面竟然乱成了这个样子,沈安溪早日离开这个地方也算是不错的。等到她从海外回来的时候,就一定会取得更好的成绩的。&1t;/p>

    而那个沈枞渊也果然不简单,有着一个对沈老爷子不满的人潜伏在沈家,那么沈家的辉煌也持续不了多久。反正在他看来,沈枞渊比那个固执蛮横的沈老爷子要顺眼多了,必要的时候,他倒是不介意出手帮他一下。&1t;/p>

    无论这与沈安溪最亲近的两个人怎样算计,远在大洋另一边的她却是毫不知情,因为舟车劳顿,来到这边的她暂时安顿下来之后,直接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才醒了过来。&1t;/p>

    而且如果不是第二天别人的敲门声,估计她还会睡到更晚。沈安溪被这阵敲门声惊醒,才现自己睡得过头了,连忙起床收拾了一番,才把门打开。&1t;/p>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昨晚睡过头。”一打开门,沈安溪就连忙慌慌张张的道歉道,连来人是谁都没有看清。&1t;/p>

    “哦,那真是不好意思,应该是我过早来打扰了。”一个温柔而又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膜,吓得沈安溪突然抬头,不用瞪大了眼睛放着眼前的人。&1t;/p>

    杰克逊看她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吓到你了吗?”&1t;/p>

    “没,没有,”沈安溪连忙慌慌张张的摇着头,有些结巴的说道,“我只是看到导师亲自过来,有些惊讶而已。”&1t;/p>

    听到她这样说,杰克逊勾起一丝温和的笑意,轻轻的说道:“你不必这样的,在我们这里也不需要感到拘谨。”&1t;/p>

    沈安溪闻言,忍不住感激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两个人还站在门口,于是连忙想请他进来坐着,便后退了几步,正要开口说话。&1t;/p>

    杰克逊看着她的动作,一下便猜出来她的意思,淡淡的一笑,说道:“不用请我进去,我只是来看看你们这群新生。你们第一次来这边的话,可能会有些不适应的。”&1t;/p>

    “谢谢导师了!”沈安溪闻言,甜甜一笑道,“其实我并不算是第一次到国外,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出国留学过。”&1t;/p>

    “那就好,”杰克逊点点头,关切的说道,“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们可以随时联络我们。今天你们还可以再休息一天,明天的话我们就开始正常上课。”&1t;/p>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导师亲自过来。”沈安溪连忙点点头。杰克逊看她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也没有过多的逗留,直接便离开了。&1t;/p>

    他这一走,沈安溪才反应过来去收拾自己的宿舍。因为昨天太早睡着,所以房间里面还是十分凌乱,一想到自己要在这里住很长的时间,沈安溪就算是再懒,也得起来把它收拾好。&1t;/p>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合作的原因,学校对于他们这群新学生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宿舍里面是一人一间,而且还有着独立的卫浴和阳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单身公寓,宿舍质量倒是很不错。&1t;/p>

    沈安溪一边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拿出来,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一边思绪却忍不住飞了起来。&1t;/p>

    之前在国内和沈枞渊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没有现自己对他的依恋感竟然这么强。现在仅仅离开几天的时间,她就止不住自己的思念,尤其是在看到两个人一起收拾的东西的时候,便更是压不下心中的沮丧和失落。&1t;/p>

    刚到这边,对时差还不是太了解,沈安溪也不敢贸然跟沈枞渊打过去电话,生怕影响了他的睡眠或是耽搁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只好自己默默的收拾着东西,尽量不去想跟他有关的事情。&1t;/p>

    就在这个沈安溪有意让自己陷入忙碌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这一下让她从方才那种恍惚的状态中惊醒了出来,连忙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1t;/p>

    屏幕上赫然正是沈枞渊的头像,沈安溪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忍不住笑了一下。果然嘛,这个家伙的占有欲明明那么强烈,怎么可能会像自己一样不敢给对方打电话?&1t;/p>

    自己偷偷的笑了一会,眼看着电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沈安溪这才勉强停住了笑,连忙拿起了手机。&1t;/p>

    “生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么晚才接?”她刚一接到电话,就听到沈枞渊有些急切的声音从那边传来。&1t;/p>

    “没有没有,”沈安溪笑着回答道,“我刚刚在收拾东西,所以过来的有些晚了。”&1t;/p>

    “是这样啊,”沈枞渊听着她的语气里并没有什么勉强之色,这才放下来之前一直吊着的心。&1t;/p>

    “在那边一个人还习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不过再怎么说,沈枞渊还是没有办法放下心来,于是便继续问道。&1t;/p>

    “挺好的,我们的导师挺关注我们的。”沈安溪不想让他担心,于是笑眯眯的说道,只将好消息告诉他。&1t;/p>

    &1t;/p>

    110/110877/48083514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