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干戈玉帛
    沈安溪听完沈枞渊说的话,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了蒙圈状态。就在刚刚的时候,她还一心以为沈枞渊已经厌恶了她,心里升起了那丝绝望怎么也压不下去。&1t;/p>

    但是还没有等到她开始心痛的时候,沈枞渊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她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1t;/p>

    怎么回事?刚刚沈枞渊是在干什么?那个人是他吗?&1t;/p>

    这一连串的疑问在她的头脑中回荡着,让她完全忘记了其他的事情。而沈枞渊在看到自己说完这一大段之后沈安溪依旧无动于衷,心里的阴影,不由得越来越大,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加阴沉。&1t;/p>

    他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为什么沈安溪还是不肯去试着相信他?如果……如果她非这么执意要离开他的身边的话,那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就连他自己也完全无法预料到……&1t;/p>

    沈安溪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沈枞渊着呆,脑中的思绪一时混乱至极,让她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思考。&1t;/p>

    看着这样的沈安溪,沈枞渊不由得轻轻的眯了眯眼,从那双黑的亮的瞳孔里面射出两道精光,透露出无比危险的气息,但这一切只是因为沈安溪低着头,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到。&1t;/p>

    “我知道,在我们分别的这三年时间内,很多事情已经无法再恢复了,”沈枞渊轻轻的说道,语气里面满是温柔的眷恋,“我希望你记着的是,无论生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下你的,我的心永远都在你的身上……”&1t;/p>

    “如果……如果你有一天非要执意离开的话……”&1t;/p>

    沈枞渊话说到这里,顿了一会儿,望着沈安溪,目光不舍得在她身上回旋着,就像是在欣赏着自己的稀世珍宝。恨不得能把这个珍宝给藏起来,藏到最后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藏到一个别人都无法到达的地方……&1t;/p>

    “……我希望你不要办出那样的傻事。”沈枞渊微微一笑,手轻轻的抚摸着沈安溪光洁的脸颊。&1t;/p>

    被他这么一碰,又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思考,沈安溪终于恢复了神智,望着脸上满是不舍得的沈枞渊,脸上出现了一丝动容之色。&1t;/p>

    她终究也不是铁石心肠,不可否认,跟沈枞渊在一起的时候确实很累。因为他们的身份,让他们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在自己朋友的面前介绍彼此的存在,没有办法一起牵手上街,更没有办法在大庭广众之做一些情侣们应该做的亲密的事情。&1t;/p>

    而且更让她头疼的是沈枞渊近乎于病态的占有欲,几乎要剥夺她所有的人身自由,使得她像一只濒死的鱼,忍不住能够渴求着逃离他的身边。&1t;/p>

    但是……沈枞渊毕竟也是她爱了三年的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呢?无论如何,只要看在他在自己的面前,她就永远无法狠下心说要离开,更何况还是这样难得一见向她苦苦挽留的沈枞渊?&1t;/p>

    沈安溪在这边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可是沈枞渊却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这一切看在他的眼里,都像是沈安溪无动于衷的在思考逃离他身边的办法。&1t;/p>

    “……呵,”沈枞渊被这样的想法逼得狂,望着面色平静如水的沈安溪,忍不住狰狞着表情,轻声说道,“安溪……如果你要离开的话,那我就只能……把你给绑起来,绑在我的身边,让你哪里都去不了,让你永远都无法生出逃离我的想法……”&1t;/p>

    沈安溪的想法刚刚考虑到头,就听见了沈枞渊这段威胁,心里忍不住有些哭笑不得,她以前怎么就没有现,沈枞渊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守妻狂魔呢?&1t;/p>

    无奈之下,沈安溪终于想起来抬头去看他一眼,但是却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1t;/p>

    这个时候的沈枞渊,不仅表情的异常的狰狞,甚至连那双黑到亮的眸子里也射出了极具威胁性的目光。站在这里的如果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的话,只怕根本没有胆量跟他的目光对视。甚至有些胆小的人,只怕会直接晕倒在地了。&1t;/p>

    沈安溪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沈枞渊,心里不由害怕的打鼓,但是随后又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沈枞渊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依旧是她的男朋友,是她身边永远无法割舍的存在。&1t;/p>

    在跟那双凶狠的双眸对视过之后,沈安溪心里忍不住一震,有些不敢抬头,继续去看他。&1t;/p>

    “我会把你锁起来……让你哪里都去不了……”沈安溪又一次躲避的动作看的沈枞渊心中寒,让他忍不住继续威胁道。&1t;/p>

    听到沈枞渊还是念念不忘自己,沈安溪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1t;/p>

    她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沈枞渊这个病态的占有欲恐怕还是因为三年前那一次的抛弃,让他变得极度没有安全感。&1t;/p>

    想到这里,沈安溪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浓浓的愧疚感。当初并非出于她的本意,但就算是她有再多的借口,这件事情已经无法避免的生了,而沈枞渊也因此而失落了一段时间。&1t;/p>

    既然是这样的话,她不应该再让这样的事情生了。她可能再也不想看到沈枞渊当时失魂落魄的样子。想想当初的那个意气风的少年天才,跟现在这个偏执的人竟然就是同一个人……&1t;/p>

    “枞渊,你听我说……”沈安溪再也忍不下去了,轻声的说道。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似的,引得沈枞渊不由自主的看着她。&1t;/p>

    “我跟侯御哲并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以后也更不会跟任何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所以这个请你放心,好吗?”沈安溪微笑的说完,用着哄小孩子的语气亲昵的说道。&1t;/p>

    “……还有,既然你对我这样不放心的话,我们来约法三章好不好?”沈安溪深知,面对疯狂的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沈枞渊,只能慢慢的哄着他道。&1t;/p>

    “我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但是你也不要这样一直限定着我的自由,更不要干涉我的生活空间。你说这样好不好?”沈安溪看到沈枞渊犹豫的点了点头,心里瞬间松一口气,望着依旧是脸色凶狠的沈枞渊,柔声说道。&1t;/p>

    被沈安溪这么柔声细语的一劝,沈枞渊心里顿时软了下来,脸色也缓和了许多,静静地望着沈安溪。&1t;/p>

    就在沈安溪心里紧张不已的时候,沈枞渊终于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看似像什么都没有生似的勾了勾嘴角,悠悠然的吐出了一个字:“好。”&1t;/p>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他都不能让沈安溪离开他的身边。既然沈安溪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他无论如何都需要听从的,还不如先就这样很快的答应,也能在沈安溪的心中留下一个更好的印象。&1t;/p>

    沈安溪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面色淡然的沈枞渊,却有些控制不住的回想起了他之前说的那一段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1t;/p>

    “枞渊,我们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对方好不好?”沈安溪犹豫了许久,才忍不住慢慢的说道,“千万不要再继续忍下去了,好不好?”&1t;/p>

    “我们现在都是一体的,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应该一起去面对才是!”&1t;/p>

    “如果我早知道你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一直限制着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跟你闹矛盾的……”&1t;/p>

    沈安溪心里说不开心是假的,听到沈枞渊说自己对他竟然那么重要的时候,她的心就忍不住碰碰的乱跳,根本难以平静下来。&1t;/p>

    现在换成沈枞渊一言不的听着沈安溪的自白,他的心理升起了一种诡异的感觉。这种互诉衷肠的感觉,原来够让人这么开心。就如同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的话而高兴的时候,沈枞渊心里也会有同样的反应。&1t;/p>

    “……好。”就在沈安溪也不住继续多说几次,尝试说沈枞渊的时候,她就像是做梦似的竟然听到了沈枞渊的回答,让她不用得愣了一会儿。&1t;/p>

    沈安溪这样呆愣的样子很容易就取悦到了沈枞渊,他忍不住伸手将沈安溪搂在怀里,将原先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给拉近了。&1t;/p>

    等到沈安溪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现自己已经被沈枞渊给搂到了阔别已久的怀抱里。一陷入这种环境之中,沈安溪就有些忍不住的飘飘然了。&1t;/p>

    她的身边满是沈枞渊的气息,刚刚她的手还不小心碰到了沈枞渊的小腹,摸起来硬邦邦的,让她不由得想到了脸红了起来。&1t;/p>

    沈枞渊感到怀里的人突然变得僵硬起来,顿时一下子来了兴致,忍不住故意想要去撩拨她,于是,慢悠悠的说道:“我都答应了要约法三章了,你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答应我的吗?”&1t;/p>

    “这有什么答应的?我能做到的事,难道你不能吗?”沈安溪想听了他这么一说,都是忍不住有些无语的问道。&1t;/p>

    “当然了,比如说,晚上的时候呢?”沈枞渊继续坏笑的说道,眼里满是戏谑之意,故意挑逗着沈安溪道。&1t;/p>

    “晚……晚上,怎,怎么了……”沈安溪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尴尬起来,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1t;/p>

    沈枞渊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故意凑到她的耳边暧昧的说道:“**苦短,我们可要抓紧时间了……”&1t;/p>

    110/110877/48083518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