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误中计
    “不去。”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却带着一股让人不容忽视的逼迫感。&1t;/p>

    那边人的语气顿了一下,随后更加暴躁的说道:“你凭什么不去!我说了让你去你就得去!”&1t;/p>

    “原因?”依旧是冷漠的语气。&1t;/p>

    “不管怎么说,咱们两家之前好歹差点还是亲家,就算这婚姻没有结成,情义总还是在的吧?再说了,咱们都是在商业上混的,互相提携一下,有什么不好的?”沈老爷子听到他这么说,语气难得缓和了下来,好声好气的跟他说道。&1t;/p>

    沈枞渊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下,眉眼里面满是讥讽之意:“本来不过是商业联姻罢了,哪里来的情谊?要论提携的话,周家连跟我提鞋都不配!”&1t;/p>

    “年轻人,还是不要这么年轻气盛的好,如果不是背靠着沈家的话,就凭你,哪里来的能力说出这样的大话?”沈老爷子今天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脾气跟他说着话。&1t;/p>

    但是沈枞渊却依旧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就算是没有了沈家,他也依旧能够闯出一个天地。现在只不过是不想太早把念溪暴露出来而已,要不然的话,那又何必这样待在沈氏受气呢?&1t;/p>

    “难道让你去看一下就会死吗?”沈老爷子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脾气,此时也被磨的差不多了,冷冷淡淡的说道,“到那天的时候,我自会派人跟你一起去,你可别想着自己一个人乱跑。”&1t;/p>

    沈枞渊听着那边的忙音,靠在了椅子里面,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沈老爷子之前可是没有管这么宽,也不知道他今天抽的什么风,突然要在这件事情上面插手。凭借自己的直觉,沈枞渊本能的觉得这次的宴会有问题。&1t;/p>

    次日,沈枞渊一来到了公司,就被两个保镖模样的人拦住,看似恭敬实则不容他拒绝的说道:“沈总,老爷子担心您的安危,所以特地让我们过来跟着保护您。”&1t;/p>

    保护?沈枞渊心里轻哼一声,只怕是变相的囚禁吧!不过就这两个保镖,他也没有放在眼里,要是他们跟着能够减缓沈老爷子的疑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1t;/p>

    两位保镖见沈枞渊神色虽然是淡淡的,但是并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于是对视一眼,在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们刚刚听说被拍过来保护沈枞渊的时候,心里都会忍不住有些担心。这位沈三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而且他们被沈老爷子派过来,说的好听是保护,实则只不过是要监视着他,也亏的这位沈三少没有直接对他们火。&1t;/p>

    “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们了,”沈枞渊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随后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助理,淡淡的说道,“就是我的助理,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问他,我现在要去办公室工作了。”&1t;/p>

    “好的,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保镖见好就收,并没有一直死跟在沈枞渊的身边,倒是让他有几分刮目相看。&1t;/p>

    在沈枞渊拼命的忙碌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眨眼就到了周家宴会的时间。而这个时候,之前一直充当着人肉背景的两个保镖终于挥了他们的作用,拿来的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西装,硬是堵着沈枞渊在办公室里面,让他穿上了。&1t;/p>

    沈枞渊并不介意跟沈老爷子撕破脸面上的这一点关系,但是最近有一项目需要跟周家合作,沈枞渊这才答应要去参加沈家的宴会。&1t;/p>

    周家举办的宴会跟沈家并不一样,因为沈家一直比较注重老宅,所以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都会在这里举行。但是周家却是定在了另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里面,作为宴会的办理场所。&1t;/p>

    这种上流社会之间的宴会在沈枞渊面前看起来格外的无聊,无非也就是女人们凑在一起看化妆品和衣服,男人则伺机寻找可以合作的对象,实在是让人觉得无聊至极。&1t;/p>

    沈枞渊因为他特殊的身份,所以在刚出现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像是看到了骨头的狗似的,恨不得凑到他的身边。&1t;/p>

    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沈枞渊平时不喜欢来参加宴会就是因为总会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人就是要往他的身边凑。不过旁边跟来的两个保镖倒是很识相的帮他把人挡住,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也被他冷漠的眼神给吓到,最后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1t;/p>

    随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自斟自酌的饮着酒,沈枞渊倒是不担心他们的那一项合作项目,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周家先主动的,所以他现在也是在等着周河东来找他。&1t;/p>

    就在沈枞渊看不到的地方,有一颗小小的针孔摄像头一直在对着他的方向。&1t;/p>

    酒店二楼里面,周琳琳坐在一个电脑面前,看着电脑屏幕里面展现的沈枞渊。即使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他也是依旧优雅的无懈可击。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摇晃着高脚杯里面让人迷醉的红酒,嘴角还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周琳琳不禁看的痴迷。&1t;/p>

    但是随即,周琳琳脸上的痴迷之色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和嫉妒,让她那张姣好的面容顿时扭曲的不像话。&1t;/p>

    “枞渊……你是我的……”她痴迷的摸着电脑屏幕,对着里面的人喃喃的说道,随后房间里面响起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呵……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呵呵……”&1t;/p>

    虽然坐在看起来热闹非凡的宴会里面,沈枞渊的心却依旧是冷冷的。在这个地方,人人都带着一个虚伪的面具,还不如……还不如在家里面陪着沈安溪……&1t;/p>

    一想到沈安溪,沈枞渊不由得有几份愁,将手里面还在摇晃的红酒一饮而尽,想要再去拿一杯,却现旁边空荡荡的。&1t;/p>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而又坚硬的东西触碰到了他的手。沈枞渊立马敏锐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服务员服装的女生有些怯生生的望着他,手里还拿着个放着红酒的托盘。&1t;/p>

    一看到他望着她,女生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惶恐不安,连忙道歉说道:“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刚好路过……”&1t;/p>

    沈枞渊看到她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顿时觉得有几份无趣,他还不值得跟这个小服务员过不去。于是,随意的挥了挥手,漫不经心的说道:“无妨,你走吧,酒留下来。”&1t;/p>

    女生脸上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红酒递给了他,然后还很有礼貌的鞠了一下躬,随后便像一只小鹿一般轻巧的离开了。&1t;/p>

    沈枞渊看着她轻松的身影,不知怎么,突然笑了笑。如果他没有沈家人这样的身份,遇见沈安溪的话,他们也会生活的很祥和的吧,就像这个女孩一样,小小的一件事情,就能让她获得幸福。&1t;/p>

    拿起了手里的红酒,沈枞渊没有想那么多,将红酒倒入了自己手里的高脚杯,深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里面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1t;/p>

    又是直接的一饮而尽,红酒的酒精太少,根本就不能解忧……&1t;/p>

    沈枞渊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喝着酒,也许是酒精的刺激,让他忘记了周河东为什么没有为了项目的事情来找他,也忘记了去看清楚保镖什么时候离开的,唯一等到他有印象的时候,就是他躺在一个柔软的大床上,床边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正在满脸娇笑的望着他。&1t;/p>

    “周琳琳!”看到这张脸,沈枞渊的酒顿时就醒了过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想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1t;/p>

    周琳琳看到他摇摇晃晃的动作,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攀上了他的肩膀,暧昧的滑倒了他的喉结,幽幽的说着:“枞渊……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迷人?”&1t;/p>

    “酒有问题!”沈枞渊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顿时就想到了来跟他送酒的那个女服务员,当时他脑子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巧合!&1t;/p>

    “这可是我专门从r国那边托人买过来的特效药,”周琳琳脸上露出一丝魅惑的笑容,轻轻地拨动了自己身上的丝绸睡衣,慢慢的靠近沈枞渊,在他的耳边暧昧的说道,“你可算是满意?”&1t;/p>

    沈枞渊铁青着脸,完全没有想到周琳琳竟然会这样无耻,做出这样的下流事情,忍不住挣扎的就想要起来。&1t;/p>

    “哎呀,你可就别在这里白费功夫了,”周琳琳看到他的动作,不屑的笑了笑,随后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推,沈枞渊就无力的被推回了床上,“还不如省着等到在接下来的事情上使力气呢!”&1t;/p>

    有心想要挣扎起来,但是却浑身没有力气,沈枞渊只能冷漠的抿着嘴,看着越靠越近的周琳琳,心里满是愤怒!&1t;/p>

    110/110877/48083519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