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抑郁病人
    听到沈安溪这么说,张静瑶嘴上连忙谦虚的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1t;/p>

    沈安溪看到她这样毫不掩饰的表情,善意的笑了笑,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1t;/p>

    张静瑶本来以为她夸自己办的不错,还会给自己什么奖金呢,哪里知道她只是笑了笑,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心里顿时有些不乐意。但是毕竟沈安溪是她的老板,她也不好直接表现出来,只好闷闷不乐地离开了。&1t;/p>

    沈安溪并没有在意她的反应,反而是研究起来她交上来的报告表。报告表上面倒是写的很清楚,也许是之前已经忙过了的原因,今天上午只有一个客人,大概在九点左右回来这里。&1t;/p>

    看完之后,沈安溪收好了手里的表,拿起旁边书架上的一本心理著作看了起来。虽然她已经毕业了,但是对于学业上还是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这也正是杰克逊导师所建议她的,让她在闲暇时间,尽量多学习。&1t;/p>

    不知过了多久,沈安溪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这才放下手里的书,看了一眼表,现已经到约定好的九点了,这才连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清晰的说道:“请进。”&1t;/p>

    她的话音刚落,便走进来了一个身穿着高级西装的中年男子。沈安溪凭借自己的记忆,想起来这位眉星剑目、五官端正的客人的名字叫做谢锋宇,于是客气的说道:“欢迎来到思渊心理咨询所,请问您有什么困扰吗?”&1t;/p>

    谢锋宇看了她一眼,犹豫张口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才好……”&1t;/p>

    沈安溪看这个人虽然穿着西装革履,但是头却是乱糟糟的,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有洗,很明显精神上面有一丝颓废之意。简简单单的几眼看过去。沈安溪在心里大概有了一个概括,于是用缓了态度,更加和善的说道:“您先请坐下。”&1t;/p>

    看了一眼她面前的椅子,谢锋宇的脸上闪过一次尴尬的神色,随后便坐了上去,习惯性的将胳膊压在腿上,一副颓废的样子。&1t;/p>

    “……我觉得,我怕是要废掉了……”谢锋宇沉默了好一会,才艰难地张口说道。&1t;/p>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沈安溪在不知不觉中将“您”换成了“你”,偷偷的将两人的距离感拉近了许多。&1t;/p>

    听到她这样,谢锋宇只觉得找到了泄之处,让他忍不住想要把心中难以言表的东西全部倾诉出来:“我……可能是老了吧,在工作的时候,简直,简直完全提不起劲来,导致工作也是频频失误……”&1t;/p>

    “谁都有失误的时候,这个是很正常的,”沈安溪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变成这个样子是非常不值得的。”&1t;/p>

    “不是这样的……”谢锋宇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急忙反驳道,“还有在其他的地方上面,我总是提不起劲来,甚至觉得……觉得……”&1t;/p>

    “觉得怎么了?”沈安溪柔声引导着,“你是怎么想的,就说出来好了。”&1t;/p>

    “……觉得,活着也不过如此罢了,”谢锋宇听着温柔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回荡着,顿时脑中紧张的情绪消散了许多,之前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也顺着这股清流说了出来。&1t;/p>

    一这么说,他仿佛就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的说着:“每天都是这样,枯燥而无味的生活,奔波于公司和家里。一方面要为了公司的展忙碌,一方面又要养活家庭,每天都被无聊的琐事所包围,我根本找不出一点缝隙,看不到一点可以改变的希望……”&1t;/p>

    “现在公司的展前途越来越渺茫,而我的妻子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贤惠懂事的女人,她现在变得只顾着攀比花钱,一点也不在乎我们儿子的成长。还有,还有我的儿子,我每天忙于工作上的事情,无暇照顾他,可是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跟那些混混儿混在了一起。”&1t;/p>

    说到自己的儿子这里,谢锋宇的语气总算是带了点波动,但依旧是死气沉沉的说道:“就是因为天天跟着他们不务正业,还大肆的花钱,导致我儿子的成绩越来越下降。甚至从原来的全级前五,一直到了现在的几百名开外……”&1t;/p>

    谢锋宇忍不住用粗糙的双手,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连声音也不由的颤抖了起来:“我不知道这是做了什么孽,我儿子上周跟别人打架,把人家脑袋砸了个洞,直接给砸到了医院里面。后来还是我拿着钱亲自上门去找那户人家,求着他们把这件事情给私了,要不然的话,我儿子只怕就该进监守所了!”&1t;/p>

    “我真是想不明白,明明小时候一个那么乖巧懂事的孩子,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谢锋宇在自己的手掌里面,依旧闭着眼睛,不去看沈安溪的神色,面上的痛苦之色并没有缓解,“虽然我确实因为忙于工作的事情而疏忽于管教他,可他怎么能,怎么能任由自己堕落成这个样子呢?!”&1t;/p>

    谢锋宇说着语气就激动了起来,还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的继续说道:“这个臭小子,上次还要跟我说断绝父子关系!他也不想想,没了我,他的活到现在吗?究竟是谁在养着他?”&1t;/p>

    沈安溪听着他在那里突然高昂起来的情绪,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令郎不过是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有这样的情绪很正常的。”&1t;/p>

    “我知道,我都知道……”谢锋宇抓狂的挠了挠头,痛苦的说道,“明明公司里面项目明天就要去签订,儿子等他过了青春期就会好了,可是,可是我却依旧提不起精神……”&1t;/p>

    “你知道吗?明明就是那种什么都知道,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的状态,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谢锋宇无力的笑了笑,一字一句地说道。&1t;/p>

    沈安溪看着眼前憔悴的男人,心里却并不像他那样。其实这个男人的反应很正常,当时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导师就曾经特地划过这一章的重点。这个男人典型的就是因为心里压抑而导致的抑郁倾向而已,并没有什么很严重的程度。&1t;/p>

    “其实你可以做出改变的……”在心里开好了药单之后,沈安溪微微一笑,柔声说道,“之前一直说你什么都做不了,这只不过是因为你大脑下给你的命令便是如此,你只需要做出一个小小的改变,并且坚持下去,我相信,你会很快改变你现在的状态的。”&1t;/p>

    “不是这样的,”谢锋宇听了她说的话,无奈的笑了笑道,“就算我做出了改变,也依旧没有什么作用,毕竟这就是早已注定好的人生,就算再来一次也无法改变……”&1t;/p>

    “我们就像是提前上好链条了的机器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去办,这就是是我为什么总是提不起精神的感觉。就在这一件事情还没有生的时候,你已经预料到了结局,那……这样的事情你还要去参加吗?”&1t;/p>

    “还没有生的事情,你怎么能预料到结局呢?”沈安溪听得他有些颠三倒四的话,很快就从其中,抓到了一个弱点,于是连忙问道。&1t;/p>

    但是谢锋宇竟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便是一副怜悯的目光望着她,甚至还反过来试图劝说沈安溪,将她不满的话全部哄了回去:“世间万物的展都是要按照它固定的轨迹来走的,不同的物体都要进行不同的轨迹,而我,现在早已经看透了这个所谓的轨迹,所以我当然知道事情的结尾如何了。”&1t;/p>

    沈安溪听完他说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她本来是只以为这个病人有抑郁症的倾向,哪里知道还有如此强烈的妄想症,竟然会有这样的神奇的念头。&1t;/p>

    不过,这样的病人倒是闹的不行,让她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再一次贴心的安慰道:“如果就是这样的,那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1t;/p>

    “当然有了,”谢锋宇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可是我却依旧没有一点动力……”&1t;/p>

    沈安溪听完他说的话,微微一笑,贴心的说道:“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你并不过太着急的,这也算是都市人压力大的一种反应。根据我的推测,你目前有的轻微的抑郁倾向。”&1t;/p>

    “轻微的抑郁倾向?那是什么意思?”谢锋宇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就皱着眉问道,“你指的是抑郁症吗?”&1t;/p>

    “对,”沈安溪点点头,依旧笑着说道,“这也是现代都市人很常见的一种心理疾病,如果程度深的话,治疗起来是很麻烦,但是好在你现在,还只是轻微的抑郁倾向,以后注意调节自己的心理问题的话,这样的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了。”&1t;/p>

    “是吗?”谢锋宇听她说的这么简单,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只好狐疑地望着她,满心都是不信任。&1t;/p>

    110/110877/48083519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