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满的哥哥
    沈安溪听到这声音,心里突然咯噔一声,心里忍不住暗暗叫苦,沈枞渊早不晚不来,怎么偏偏在这个是之后出现?倒霉倒霉,要是不能跟他说清楚的话,这家伙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1t;/p>

    可怜的沈安溪本来以为这样已经够倒霉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呢!侯御哲和沈枞渊从来就像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人,只要他们两个人碰面,气氛能缓和到哪里?&1t;/p>

    “就是甩了某个姓沈的人,你有意见?”果不其然,侯御哲丝毫没有受到沈枞渊的气势所影响,依旧是看似温温和和的问道,但是语气里却比沈枞渊还要蛮横。&1t;/p>

    “安溪的事情就让安溪自己解决,就算你是她的哥哥,也不能代替她选择她的伴侣。”沈枞渊的脸色虽然还是臭臭的,但是语气却出乎意料,并没有像侯御哲那么尖锐。&1t;/p>

    侯御哲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不由得有几分好奇,这个家伙的表现可是跟他以前的样子很不一样。细细一回想他之前说的话,脑子里顿时闪过了一道灵光,这个家伙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沈安溪的哥哥,这是不是表明,这个家伙终于在自己和安溪的血缘关系面前服了软?&1t;/p>

    一想到这个,侯御哲莫名的就忍不住得瑟了起来,沈枞渊这个人一直在别人面前都是极其强势的样子,现在难得在自己的面前主动服软,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感,也让他对沈枞渊终于高看了几眼。&1t;/p>

    这个家伙还不算是个不通世故的人嘛!&1t;/p>

    “哼,这个事情,就算是让安溪自己选择,也不管你什么事情,”不过就算如此,侯御哲的心里依旧还是忍不住习惯性的嘲讽着他,说完,也没有看沈枞渊一眼,对着沈安溪说道,“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去见见爷爷如何?”&1t;/p>

    沈枞渊看着侯御哲这幅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拳头,将自己心里的暴躁全数压了回去。他答应过沈安溪的,而且侯御哲也不是个好应付的主,他的身后更是还有侯家和欧阳家在撑腰,单凭自己,目前是还没有力量跟他们抗衡的,所以,最理智的方法,就是一个字——拖。&1t;/p>

    但是沈安溪对沈枞渊又是何等的熟悉?要是沈枞渊直接怒的话,她心里还会有几分好受,可是沈枞渊却是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这让她心里更是不安。毫无疑问,沈枞渊现在的心里想法绝对跟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截然相反的,就算,就算沈枞渊真的是难得的为了自己压抑住自己的性子,那却更会让沈安溪自责不安。&1t;/p>

    在这种情况下,沈安溪怎么可能还会视若无睹的跟着沈枞渊去找那个在她看来素未谋面的爷爷呢?&1t;/p>

    沈枞渊看起来面无表情,但是目光却一直在不动声色的偷偷打量着沈安溪。一看到沈安溪脸上露出来纠结的神色,他就知道自己赌对了。沈安溪对他了解,难道他对沈安溪就不了解吗?&1t;/p>

    按照往常的经验来看,像沈安溪这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他不管不顾的跟着侯御哲吵下去的话,不仅不会让沈安溪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反而还会让她对自己更加心累;相反,他装出一副看似为了她着想而让自己受委屈的样子,沈安溪肯定会忍不住对他心怀愧疚,这样一来的话,沈安溪肯定会站在他的角度为他考虑的!&1t;/p>

    事实证明,他的这一步棋果然走对了,沈安溪确实对自己心怀愧疚,这样一来,就算侯御哲再怎么说,沈安溪也是会考虑到他的。虽然他这个样子,确实是很自私,但是为了把沈安溪留在自己的身边,他也只能用这些手段了。&1t;/p>

    侯御哲看到沈枞渊虽然被自己呛得没有话说,但是却并没有露出暴怒的神色,甚至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1t;/p>

    不对劲,这个沈枞渊绝对有哪里不对劲!侯御哲凭借自己的本能感受到了异样的地方,但是当着沈安溪的面,他却是不好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所以,只好握紧了拳头,看着沈枞渊给自己抛过来一个挑衅的目光。&1t;/p>

    其实啊,这还是沈安溪和沈枞渊之间的默契度太高了,就算侯御哲是沈安溪的哥哥,也是没有办法掺和进两个人中间的。&1t;/p>

    “哥哥,今天中午……我还是不去了吧,”就在这个时候,沈安溪终于说出了话,目光有几分怯怯的样子,看的侯御哲忍不住的心软。&1t;/p>

    “为什么?”要是往常的时候,看到沈安溪这个样子,侯御哲早就满口答应她的要求了,但是今天的情况却很是特殊,这个沈枞渊一反常态,让他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1t;/p>

    “……”沈安溪当然不可能说因为沈枞渊,所以犹豫了一下,最后在侯御哲质问的目光下,只好随便扯了一个话题,“现在去的话不是太突然了嘛……”&1t;/p>

    “去见自己的爷爷有什么好突然的?”侯御哲并不傻,眯了眯眼睛,对她的这个回答并不是十分满意。&1t;/p>

    “可是真的是太突然了,”沈安溪脑子一转,死死抓住这个借口不松口,“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去的话要是爷爷已经开始吃饭了怎么办?还有,这好歹也算是一个很正式的事情,怎么能这么随便呢?”&1t;/p>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死活装无赖的样子,眼里不由得浮现了一层笑意。果然,他在沈安溪的心里,是别人无论如何也取代不了的存在。&1t;/p>

    “那……好吧,”侯御哲只顾着看着沈安溪,也没有心去管沈枞渊是怎么笑的,只好无奈的说道,“那也不能让爷爷等的太久了,还是早点找个时间去看看他吧。”&1t;/p>

    “好,”沈安溪乖乖的说道,既然自己之前已经那么说了,要是再让爷爷等的话,那就连她,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哥哥,你找个时间,这次我绝对不推脱。”&1t;/p>

    “那就明天中午吧,”听到沈安溪这么说,侯御哲也不再犹豫,直接说道,“这下你可别说时间不够什么的了,好吧?”&1t;/p>

    “好好好。”沈安溪满口答应。&1t;/p>

    沈枞渊见状,嘴里勾起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慢悠悠的说道:“那既然如此,侯小少爷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呢?毕竟,也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让孕妇饿肚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呢!”&1t;/p>

    “什,什么,孕妇!”侯御哲本来听到他说话,心里就有了几分警惕,但是一听到“孕妇”二字,瞬间连形象也不要了,嘴张得像是被塞了个鸡蛋似的,满脸都是不可置信。&1t;/p>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大大咧咧的把这件她竭力在侯御哲面前隐瞒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心里有些欲哭无泪,只好狠狠的咬着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1t;/p>

    沈枞渊此时正在为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局心里正得意,无意间看到了沈安溪的这个眼神,心里有些好笑,毫不介意的回了一个她大大的笑容,看的沈安溪忍不住又是脸红扭了过去。&1t;/p>

    “你!”回过神来的侯御哲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就想直接上拳头揍沈枞渊一顿,但是手刚一握住沈枞渊的衣领,便听到了沈安溪的一声惊呼,顿时侯御哲扬起的拳头便打不下去了。一想到刚刚沈枞渊用着轻佻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就算侯御哲再想打上去,也不由得停了下来,毕竟他都已经说过了沈安溪是孕妇!&1t;/p>

    对于一个孕妇来说,还是不应该让她受到惊吓的,更何况沈安溪还是自己的妹妹。&1t;/p>

    最后,还是狠狠的放下了手,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你这个禽兽!竟然对我妹妹做出那样的事情!”&1t;/p>

    沈枞渊看到他这个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低沉着声音说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里呢?现在你以为就能反过来说我们了吗?真是笑话!”&1t;/p>

    “你!”侯御哲被他的表情和语气刺激到,正要不管不顾的揍下去的时候,沈枞渊的脸色很快一变,恢复到了往日面无表情的样子,扬起声音说道,“安溪已经怀孕了,无论如何,我都会给她负责的,更何况,我已经跟她求婚了,安溪也答应了,你是无法分开我们的!”&1t;/p>

    侯御哲听到他这么一说,心里暗叫不好,转头一看,果然看到沈安溪正满脸感动的望着沈枞渊,忍不住郁闷的松开了手。&1t;/p>

    他这个时候要是再看不出来自己被耍了,他还配做侯氏总裁的位置吗?没有想到,这个沈枞渊的心机竟然这么深,自己之前真的是看错他了。不过,这样才算是配的上他的妹妹,如果是一个没有能力的草包的话,他才不会接受这个家伙呢!&1t;/p>

    等等!他刚刚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接受这个家伙了呢?要是这样的话,那不就是**裸的打自己的脸吗?&1t;/p>

    110/110877/48083521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