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被跟踪
    “你!”沈母听到沈安溪这么说,顿时气得不行,颤抖着手指指向她。侯御哲见到她这个样子,眼里一道冷光闪过,极具逼迫意味的目光看向了沈立业夫妇。&1t;/p>

    沈立业就算在商业上的成就不及沈枞渊,但是毕竟也是个多年的混的人,很快便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四处张望了一下,便现这股危险的气息源于面前那个年轻的男人时,心里不由得受到了极大的震动。&1t;/p>

    不动声色的拉了拉沈母,沈立业冲着一直被自己无视的侯御哲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谄媚的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侯御哲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淡淡地冷哼了一声。沈立业也没有生气,拉着沈母急吼吼的离开了。&1t;/p>

    “你干什么啊!就这么放过那个妮子了?”沈母被他强硬的拽了出来,心里还是不满,忍不住骂骂咧咧的说道,一点也没有一个贵妇人该有的样子。沈立业看到她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是一想到还要靠着岳父的势力,只能强制压下心中的不满,跟她解释道:“那人刚出现的时候,我还没有注意,但是随后想到这人可能就是侯家的那个小少爷……”&1t;/p>

    “什么,侯家的小少爷!”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母咋咋呼呼的打断了,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你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你不是没见过他吗?”&1t;/p>

    听到她这么一说,沈立业的火气不由得“蹭”的就上了,怒气冲冲的说道,“笑话!我堂堂沈家二少爷,怎么可能没有见过他?”他虽然没有跟侯侯御哲面对面的见过,但是在一次联谊的商业晚会上,他倒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要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这么久才认出来侯御哲。&1t;/p>

    “那可怎么办啊?”听到沈立业这么说,沈母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慌张的神色,“要是不能从沈安溪那个小妮子那里弄到钱的话,咱们现在可怎么办?”&1t;/p>

    “怎么办?呵呵,”沈立业盯着沈母保养良好的脸,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不是还有你的父亲吗?”&1t;/p>

    沈母听到他这么说,想都没有想,直接摇头道:“不行,他那里拿不出来钱的。”&1t;/p>

    “你怎么知道?”沈立业看着她的神色,心里突然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会跟这个女人结婚?且不说他们夫妻这么久,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苦难,想要跟她娘家要点钱都要不得,真是应了那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1t;/p>

    沈母没有说话,现在她父亲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沦落到什么样的地步,她算是知道的最清楚的。这些年来,要不是她偷偷用着沈氏的钱去补贴的话,她父亲的公司早就破产了。但是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使不能告诉沈立业的。他们之间本来就是因为商业联姻这才结合在了一起,要是让沈家知道了她父亲的公司对他们没有一点帮助,反而还在不停的拖后腿,以后她在沈家的地位只怕就要抬不起头了!&1t;/p>

    沈立业见沈母久久没有抬头,冷笑了一声,冷漠的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要是你不能拿到钱的话,就自己收拾东西回你的娘家吧!”&1t;/p>

    “你!”沈母听到他这样说,心里仿佛被雷劈到了一般,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好歹我们同床共枕了这么久,你怎么能这样说?”但是沈立业却完全没有理会她,直接坐到了车上,甚至没有等沈母坐上去便直接离开了,留下沈母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远去的沈立业,心里恨得直咬牙!&1t;/p>

    屋内,侯御哲关心的看着沈安溪,黑着一张脸问道:“这两个人平时就是这么欺负你的?”他一向都是很温柔的对待沈安溪的,很少有板起脸的时候,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竟然有点像沈枞渊生气的时候,让沈安溪不由得有几分胆怯。&1t;/p>

    “哥,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个表情?看起来怪吓人的……”听到沈安溪弱弱的声音,侯御哲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面无表情的问道:“那这样可以吗?”&1t;/p>

    沈安溪被他的样子逗得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他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是满满的宠溺,娇憨的说道:“其实还好了,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收养的养女,本身就没有什么地位……”&1t;/p>

    在侯御哲不赞同的目光注视之下,沈安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慢慢的消失了。&1t;/p>

    “唉,都是我不好,”侯御哲突然自责的说道,“当初要是我多注意你一下,就不会让你走丢了。”&1t;/p>

    沈安溪没有想到他还在纠结这个事情,于是不在意的笑了笑,想要安慰他:“没事没事,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就不要自责了。再说了,那个时候也是我自己调皮,跟你没有关系的!”&1t;/p>

    “你可是我们视若珍宝的掌上明珠,在别人那里却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不自责?”但是侯御哲却是摇了摇头,看着她,语气里面满是心疼。&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句话,顿时被感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1t;/p>

    “咳咳……”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咳,直接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侯御哲脸色一黑,眼看着就要跟进来的人吵起来。沈安溪一看到他的这个样子,连忙拦到他的面前。&1t;/p>

    侯御哲看着在自己身前显得格外较小的沈安溪,这才忍住了跟那个来打扰的沈枞渊打一架的冲动。但是随后却接受到了对方一个轻蔑的眼神,忍不住瞪了回去。&1t;/p>

    “你是故意的!”&1t;/p>

    “是又如何?”&1t;/p>

    “你等着,我总有一天要按着你把你打一顿!”&1t;/p>

    “等着就等着,垃圾!”&1t;/p>

    “你才是!”&1t;/p>

    沈安溪看着默默对视一言不的侯御哲和沈枞渊两个人,总觉得他们在背着自己用一种特殊的沟通方式在……额,对骂着?无奈的挠了挠头,要说沈安溪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只怕就是眼前的这两个人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就像是天生冤家一样,只要见面就一定会打起来,而她夹在中间就会显得格外为难……&1t;/p>

    “好了,哥哥,枞渊来接我回去吃饭了,你也要好好吃饭啊。”沈安溪尴尬的笑了笑,试图打断他们之间诡异的气氛。&1t;/p>

    “是啊,孕妇可不能饿着。”听到沈安溪的话,沈枞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远的笑容,故意把“孕妇”两个字咬重了音说。&1t;/p>

    “哼!”侯御哲闻言,眼神不由得移回了自己的妹妹身上,沈枞渊这个禽兽,自己的妹妹还那么小,他竟然还能下得去手。要是沈枞渊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对自己的妹妹下手怎么办?不行,自己得跟在他们的身边,“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一起去吃饭吧哼!要不是看在我妹妹的情况下,我才不会跟你一起呢!”&1t;/p>

    沈枞渊闻言,不由得一愣,没有想到侯御哲竟然会这么厚颜无耻,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不来的话,没人求着你!”&1t;/p>

    但是侯御哲完全没有理他,反而是看着沈安溪,一言不,但是表情却格外的倔强。沈安溪看着他难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赖,无奈的说道:“好吧。”&1t;/p>

    侯御哲闻言,嘴角顿时开心的勾了起来。而沈枞渊则是满心不悦,但是毕竟是沈安溪答应过的,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满脸不悦,但是一回头又看到了沈安溪安抚的笑容,脸色才算好了起来。&1t;/p>

    于是,三个人就这样尴尬的走出了门,来到车上。两个男人固执的不愿坐到副驾驶座上,因为这样就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媳妇儿/妹妹坐在一起了,最后一番僵持,沈安溪终于忍不住自己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留下两个男人在后座干瞪着眼。&1t;/p>

    等到车子缓缓动之后,有一个身影从阴影处慢慢的走了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某人了过去,“少爷跟沈安溪一起,坐上了沈枞渊的车离开了”。&1t;/p>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短信有了回复,赫然是命令意味十足的语气:“那你先回来吧。”&1t;/p>

    男人看了一眼手机,顺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但是最后出租车却是一路带他来到了侯家。男人轻车熟路的跟小区保安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了别墅里面。&1t;/p>

    一个面容苍老,精神却依旧十足的老人坐在沙上,一副悠然的样子泡着茶,但是只有慢慢靠近的男人才知道,侯老爷子的心思完全不在他手里的那杯茶。&1t;/p>

    “老爷,”男人走上前,恭敬的打了个招呼,还没有等侯老爷子问道,他便自顾自的说道,“今天,少爷从十点半进入那家思渊心里咨询所,一直到十二点的时候,才跟着沈枞渊还有沈安溪出来,但是他并没有坐自己的车,反而是坐上了他们的车,不知去向。”&1t;/p>

    110/110877/48083522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