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酒吧初遇
    侯御哲本来是想为了看着自己的妹妹不被沈枞渊欺负,这才非跟着他们要一起去吃饭。然而,到了沈枞渊的家里之后,他才万分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1t;/p>

    诶诶诶,你们撒狗粮能不能注意一点,这里还有个单身狗呢!心里在疯狂的咆哮着,但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妹妹面前的形象,侯御哲只能面上继续维持着温和的笑容。&1t;/p>

    沈枞渊不动声色的看着侯御哲,心里得意万分。叫你以后再仗着哥哥的身份跟他抢安溪,这下吃到苦头了吧?&1t;/p>

    无论怎么说,这顿饭侯御哲吃的算是如坐针毡,勉强撑了过去之后,立马像火烧屁股似的直接就离开了,看的沈安溪一愣一愣的,不由得问旁边的沈枞渊:“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1t;/p>

    沈枞渊看了一眼侯御哲远去的身影,意味深长的说道:“也许是思春了呢?不过不管他,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呢!”说着,手便不老实的搂住了沈安溪。沈安溪听到他这句不正经的话,忍不住羞红了脸,捶着他的胸口。&1t;/p>

    走在门外的侯御哲似有所感,动作立马加快了几分。&1t;/p>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侯御哲看了一眼,随手接了起来,里面立马传出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喂,侯哥,今晚有空吗?”&1t;/p>

    侯御哲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懒洋洋的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了?都不跟我说一声,接你都接不成。”&1t;/p>

    甄元杰嘿嘿的笑了两声,道:“这不是想着你可是大老板,成天事情那么忙,自己就从国外回来了。但是兄弟可是没忘记你啊,你看,今晚有空了咱们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就当给兄弟接风了。”&1t;/p>

    “好,我现在要回公司,你把时间和地址等会到我手机上,到时候我一定赴约,”侯御哲笑着说道,“当初一声不吭就自己一个人跑到了国外,现在被我逮到了,今晚一定要把你给灌醉。”&1t;/p>

    “谁灌醉谁还不一定呢,”甄元杰轻笑一声,随即嘱咐道,“你可别忘了啊。”&1t;/p>

    “知道啦,”侯御哲轻松的笑了笑,随后便挂断了电话。&1t;/p>

    晚上,魅蓝酒吧里。&1t;/p>

    侯御哲还穿着工作时的西装,在一群奇装异服的人中显得格外显眼,在酒吧里面寻找着那个熟悉的人影。&1t;/p>

    “侯哥,”一只手便搭上了他的肩膀,熟悉的声音随即在他的耳边响起,依旧是毫不留情的嘲笑着,“你还是这么一副老干部样子,出来玩都不换一身衣服,你再这样下去找不到女朋友的我跟你说。”&1t;/p>

    他不说还好,一说侯御哲就忍不住想起了白天上午的时候,被自己的妹妹撒一身狗粮,不由得不满的拍下了他的手:“说的跟你好像有很多女生追着似的,可是到现在也没看到你领着一个人回家。”&1t;/p>

    “咳咳,”甄元杰没有想到侯御哲还能呛回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这不是看缘分嘛!”&1t;/p>

    “呵呵……”侯御哲根本懒得理他,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招呼酒保拿过来了一杯鸡尾酒,在手里摇晃着。&1t;/p>

    看到他这个样子,甄元杰就忍不住想要继续逗他:“侯哥,你看看你长得也人模人样的,家里又是这么有钱,就没有像个找个漂亮的女朋友吗?你看咱们这个圈子,像你这样的人,真是比大熊猫还罕见啊!”&1t;/p>

    “我也看缘分。”侯御哲翻了个白眼,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换给了他。要说女朋友的话,他也不是没有交过,只不过实在是看不惯那群女人做作的样子,再加上他也是一直忙着找自己的妹妹,所以没有把心思花费到这上面。&1t;/p>

    “……”甄元杰无话可说。&1t;/p>

    在他们两个看不到的地方,一个打扮时尚的漂亮女人静静的看着他们。&1t;/p>

    侯御哲跟甄元杰许久未见,一时开心,不知不觉喝了许多,很快就有些晕乎起来。甄元杰早就跑到其他地方去泡妹子了,侯御哲一杯接着一杯的灌醉,隐隐看到有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1t;/p>

    看那人的轮廓是个女人,身上散着淡淡的清香。侯御哲见过很多女人身上散着名贵香水的味道,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她一样能让他感受到安心,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警惕。&1t;/p>

    安子怡看着晕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他穿着有些严肃的西装,在酒吧里面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却刚好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形。男人也许是因为喝醉了,本来温和疏离的目光中也带着些迷离,看着她的时候里面满满都是依赖,让她的心中不由得跳漏了一拍。那张俊美的脸庞上突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隐隐听到他在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安溪……”&1t;/p>

    不知怎的,听到他宠溺的声音,安子怡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忍不住羡慕那个被侯御哲晕着的时候都不忘喊的女生,她一定很幸福吧。&1t;/p>

    但是,一想到她跟侯老爷子的交易,安子怡晃了晃头,将那个荒唐的念头晃了出去。对着不知道能不能听懂的侯御哲轻声说道:“你现在喝醉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休息?”&1t;/p>

    侯御哲晕晕乎乎之中,只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着,但是那个生硬说了什么,他却一直没有听清,急的他不由得更加靠近声音的来源,可是那个声音却在他靠过去的时候戛然而止。&1t;/p>

    安子怡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只往着自己这边挤得侯御哲,无奈的笑了笑,他这个样子,怎么能听懂自己说了什么呢?于是,费力的扶着他,想要带他离开,也幸好侯御哲比较配合,要不然的话,她也扛不动一个大男人。&1t;/p>

    带着侯御哲来到了酒店里面,看着躺在床上有些不省人事的侯御哲,安子怡咬了咬牙,将自己准备好的药丢在了水杯里面。药如水即化,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侯御哲喂了下去。&1t;/p>

    侯御哲迷迷糊糊的喝下了药,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仿佛置身火炉一般难受,迫切的想要泄出来,胡乱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香软的身体靠了上来,侯御哲脑子里什么也想不到,一把把那个人拉过来,压倒了自己的身下。&1t;/p>

    ……&1t;/p>

    第二天早上,侯御哲悠悠的醒了过来,顿时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好不容易才睁开眼一看,却现自己赫然身处酒店里面。&1t;/p>

    他心里一惊,之前的头疼也顾不上了,急忙回想昨天晚上的场景。但是无论他怎么想,只记得一个朦胧的身影,那人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由得狠狠的捶了一下床。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一天被人算计的时候,也真是大意了!&1t;/p>

    不过这么一捶,他却现自己的身边还睡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也因为他的动作而悠悠转醒。刚一看到那个女人的脸的时候,完美的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1t;/p>

    安子怡最晚被侯御哲折腾的累极了,但是大早上还被人给吵醒,不由得不满的撅起了嘴,抱怨的说道:“干什么啊!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1t;/p>

    侯御哲强迫自己的目光从那个看起来异常水润的红唇上移开,尽力保持着自己的声音如常,冷冷的说道:“我还没有问你为什么会和我一起睡在酒店里,你倒是反过来质问我了?嗯?”&1t;/p>

    最后一声“嗯”被侯御哲故意加重了声音,吓得安子怡心里一惊,顿时睡意全无,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变得格外冷漠陌生的男人,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按照她早就准备好的台词,神色如常的说道:“我……我叫安子怡,其实……我在私下里已经喜欢你很久了,昨晚刚好在酒吧里面……看到你自己一个人喝醉了,我想,想把你送去休息,但是……没有想到一道酒店里面……就生了这样的事情……”&1t;/p>

    侯御哲听着女人软孺的声音,跟昨晚的清冷成熟完全不同,但是却该死的好听,甚至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反应!&1t;/p>

    他当然不信这个女人说的话,但是不管这个女人靠近自己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有一点毫无疑问的就是,她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1t;/p>

    “安子怡?”侯御哲脸上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轻轻的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听得安子怡蓦然脸红了起来。真是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就像是春风拂面一般,还在她的耳膜边不停的打转撩拨着。&1t;/p>

    “怎,怎么了?”安子怡顿时连话都有些不会说了,结结巴巴的,不敢去看他的脸。&1t;/p>

    侯御哲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得更加感兴趣。她的这幅害羞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作假,但是,要是真的是这么一个性格的人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胆子玩这个一夜情呢?&1t;/p>

    翻身,直接把人压在身下,不顾她惊讶的尖叫,凑在耳边暧昧的说道:“再来一次,给你五十万。”&1t;/p>

    110/110877/48083522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