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女人的阴谋
    妖精!&1t;/p>

    侯御哲心里不由得想到了两个字,看着女人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幽深的眼眸里面闪过一道精光,反手搂住她的腰,把她压得更靠近自己,报复似的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喷着热气:“你想要什么奖励呢?”说完,还故意含住她小巧的耳垂,轻轻的撕咬着。&1t;/p>

    安子怡的身子一软,差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心里不由得暗骂臭流氓。但是仰脸,却露出一个渴望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御哲,我,我可以去你住的地方吗?”说完,很快的低下了头,露出了莲藕一般洁白的脖颈,看的侯御哲眼里更加的深幽。&1t;/p>

    “你确定?”如同沉吟一般好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安子怡忍住浑身酥麻的感觉,连忙点了点头。&1t;/p>

    “那好,我就满足你的愿望。”侯御哲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嘴角却挂着一丝温柔的笑,连声音也是格外的轻柔。去他住的地方,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呢?&1t;/p>

    坐在汽车里,看着外面飞后退的建筑物,安子怡关注的却是车窗上反映到的侯御哲的身影。说时候,这个男人真的是太优秀了!安子怡在刚刚接到何安绍的任务的时候,都有点不可置信自己听到的话。&1t;/p>

    她可是每期的商业杂志都看的,而侯御哲,则是杂志里面格外青睐的一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侯家小少爷和侯氏继承人,更让安子怡关注他的是那些他所做出来的成就,简直让安子怡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个正常的人类,要不然的话,那么神奇的办法,究竟是怎么从侯御哲的脑子里面想出来的?&1t;/p>

    她一度怀疑自己能否完成侯老爷子吩咐的任务,但是就在她有几分犹豫的说出有些想要放弃的话时,整个客厅里面的空气就像是要凝固一般。最后,在侯老爷子的威逼利诱之下,安子怡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侯老爷子的请求,得到了侯御哲的行踪。&1t;/p>

    但是事到如今,她想那么多,已经没用了。现在只希望能够抓住侯御哲的心,只有这样,自己父亲所需要的医药费才能凑齐。&1t;/p>

    至于她为什么选择要来侯御哲的家里,原因很简单,要是她连侯御哲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的话,那么以后想要靠近侯御哲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1t;/p>

    “到了,”就在安子怡心里一遍一遍的盘算着计划的时候,坐在她旁边闭目养神的侯御哲突然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目光却移到了安子怡身上。&1t;/p>

    就在安子怡要看过来的时候,侯御哲眸色一暗,随意的一扭头,避开了她的目光,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1t;/p>

    安子怡啊安子怡,既然你想陪我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吧,看看你的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侯御哲很快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绕到车的另一边,绅士的给安子怡打开了车门。&1t;/p>

    “谢,谢谢你……”不可否认,身着西装,背着阳光笑的一脸温柔的美男,确实是很容易就会让人脸红,尽管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你的敌人。&1t;/p>

    但是很明显的,像安子怡这样的人  ,可是不会那么容易的就被糖衣炮弹给打到的,所以,尽管安子怡一直看似害羞的低着头,但是实际上她的内心毫无波动。&1t;/p>

    两人正要一起抬脚迈步,就在这时,一阵枯燥无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1t;/p>

    “叮铃铃铃铃……”&1t;/p>

    安子怡的脸色有几分古怪,她第一次听到这么有“特色”的手机铃声,还没来得及吐槽什么,旁边侯御哲便接起了电话。&1t;/p>

    “喂?安溪你怎么了?”不同于跟安子怡一起刻意装饰出来的温柔,这个男人的语气仿佛天生就是这般柔和,“什么?你在原地等着,我这就去找你!”&1t;/p>

    说完,侯御哲正抬步要走,安子怡见状,连忙叫住了他:“御哲!你要去哪里?”&1t;/p>

    侯御哲听到她的声音,头也没回的便说道:“我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吧。”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是他的态度却不容置疑,直接坐上了另一辆车,疾驰而出。&1t;/p>

    安子怡看着远去的汽车身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1t;/p>

    “安小姐,请上车,我负责把你送回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粗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安子怡僵硬的仰头看了看,只见到一个如同黑塔一般的男人站在她的身边,瓮声瓮气的说道。&1t;/p>

    “好的,麻烦你了。”不管安子怡心里在刚刚的那一瞬间里闪过了什么,但是此时她的面色依旧平静,甚至还礼貌的道了一声谢。&1t;/p>

    司机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看着宛若一朵水仙花一般清丽脱俗的女人,犹豫了半天,只好粗着声音说道:“你这是哪里的话,老板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该负责到底,不用这么客气的。”&1t;/p>

    “嗯,”看着有几分傻气的司机,安子怡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里的郁闷也消散了许多,笑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麻烦你把我送回家里面吧。”&1t;/p>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1t;/p>

    侯御哲赶到游乐场的时候,看到了在人群里面茫然站着的沈安溪,心里顿时闪过一丝心疼,连忙走上前去,关心的问道:“安溪,生了什么事情了?沈枞渊那个混蛋去干什么了?竟然把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仍在这里!真是该死!”&1t;/p>

    听着自己哥哥毫不犹豫护短的话,沈安溪心里顿时闪过一丝感动,随后又被担忧取而代之:“哥哥,我本来是和枞渊在这里一起游玩的,就在刚刚的时候,我说想要和奶茶,所以枞渊就帮我去买了,但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回来,我,我有点担心……”&1t;/p>

    “嗯,”侯御哲听着沈安溪的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思索了一会,问道,“你有跟他打电话了吗?”&1t;/p>

    “当然了,”沈安溪急切的说道,“但是他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通的状态,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他。”&1t;/p>

    “别急,”看到沈安溪着着急的神色,侯御哲下意识的安慰道,随后深思了一会,便道,“要不我去找找他,我先送你到广播室那里,你在那里等着我们,等我找到他了,我们就一起离开。”&1t;/p>

    “好吧。”沈安溪心里虽然还是很担心沈枞渊的状况,但是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些什么,或许乖乖的待在安全的地方,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1t;/p>

    等到侯御哲送沈安溪到达了安全的地方之后,便立马派人去找不知所踪的沈枞渊了。&1t;/p>

    而正在被沈安溪牵挂这个沈枞渊,此时正一脸怒火的一手拿着一杯奶茶,另一只手揪住自己前面的人的衣领,恶狠狠的说:“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来抢我的钱包?”&1t;/p>

    对于一个钱平时都放在银行卡里面的人,其实沈枞渊的钱包里面的钱并没有多少,只不过特殊的是,他在里面偷偷地放上了一张沈安溪的照片。而且还有他的手机在里面,要是他的手机里面的文件泄露了的话,那会对念溪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他简直连想都不敢想。&1t;/p>

    小混混没有想到自己随手抢来的钱包,竟然会惹得主人追他这么久。本来就已经跑的腿软了,再加上被沈枞渊这幅恶狠狠的样子一看,立马忍不住吓晕了过去。&1t;/p>

    “哼,废物!”沈枞渊淡淡的咒骂一声,真要抬脚里面,突然听到旁边的广播里面传来一个他极其熟悉的声音。&1t;/p>

    “枞渊,你在哪里,我不要和奶茶了,你不要跑丢了好不好,我好担心你,求求你快点回来吧!”&1t;/p>

    沈枞渊心里一惊,连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顿时脸上露出了极其懊悔的表情:“该死的,我竟然忘记时间了,要不是的话……”&1t;/p>

    等到沈枞渊再次赶回广播室的时候,沈安溪着急的在房间里面转来转去,还有侯御哲倒是悠闲的坐在椅子上面。&1t;/p>

    “安溪!”沈枞渊忍不住连忙喊出口,却现自己的声音异常的干涩,顿时只好尴尬的闭上了嘴。但是沈安溪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反而是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直接撞到了他的怀里,被沈枞渊温柔的搂起来。&1t;/p>

    侯御哲见状,不由得不满的撇了撇嘴,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就在这个时候,报纸上一个熟悉的名字吸引到了他的注意。&1t;/p>

    安子怡这三个大字仿佛就像是有魔力一般,直接把他的目光吸引走了。侯御哲随手拿起报纸,掀开一看,映入眼帘的几个大字顿时让他的脸色一黑:“侯氏小少爷恋上美女明星:风光的背后是什么?”&1t;/p>

    这!个!女!人!竟然是借着他的身价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吗?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一个用完就可以扔的工具吗?&1t;/p>

    侯御哲目光死死的盯着报纸,神色如同杀人一般可怖!&1t;/p>

    110/110877/48083522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