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宴会上的解围
    安子怡回过神来的时候,现候御哲却已拉着她的手,走到了门边。&1t;/p>

    “那么,我们就三天后来这里取晚礼服。”侯御哲走到门口时,回转身来对莫里斯安璀璨一笑。&1t;/p>

    莫里斯安恭敬地回了声是,内心却在暗暗叫苦。&1t;/p>

    三天后。&1t;/p>

    宴会上,衣鬓香影,欢声笑语。头顶的钻石灯折射着灯光,脚下光洁的大理石地板有着贵气的纹路。&1t;/p>

    听候御哲说,这场上流人士的宴会举足轻重,很多想来的明星都没有受到邀请。而她安子怡是沾了候御哲的光,才得以参加这场宴会。&1t;/p>

    候御哲自进了宴会后,便揽住安子怡的腰,向宴会上的人逐一介绍,声称安子怡是他的女友。&1t;/p>

    安子怡能看到那些男男女女眼底藏着的,或多或少的鄙夷。原本按照她的身份,是不能参加这种所谓上层人士才能来的宴会的吧。&1t;/p>

    安子怡直接无视掉他们的鄙夷和轻蔑,依偎在候御哲身边,大大方方地跟他们打招呼。&1t;/p>

    身边候御哲对她极是温柔,看着她的眼神里尽是宠溺。这些无关紧要的上流人士的态度,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1t;/p>

    候御哲拿起旁边一杯香槟,刚想问挽着他手臂的安子怡要不要,却听到她温软好听的嗓音说道:“御哲,我去一去洗手间。”&1t;/p>

    候御哲嗯了一声算是回答。&1t;/p>

    洗手间的镜子映出安子怡年轻姣好的盛装容貌,还有她那在晚礼服包裹下极美的身段。&1t;/p>

    安子怡只是过来补妆而已。她拿出粉扑,往脸上轻轻拍了拍,又检查了下脸容的其他地方。&1t;/p>

    补妆的时候,旁边的洗手盆处来了个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她边扭开水龙头,边打量着安子怡。&1t;/p>

    安子怡这时看向她,微微一笑以示礼貌。&1t;/p>

    哪知那中年女子冷淡别过脸去,不屑地撇了撇嘴,然后就垂下眼眸洗起手来。洗手前她还把手中的蓝宝石戒指脱了下来,小心地放到洗手盆靠近安子怡的那一边。&1t;/p>

    安子怡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她,心想上流社会的太太可能都比较高傲吧,便不放在心上。补完了妆,安子怡就出了洗手间。&1t;/p>

    刚出洗手间没多久,安子怡便听到身后急的高跟鞋声,她微微皱眉,回转头去,就看到之前在洗手间遇到的那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向她急匆匆走过来。&1t;/p>

    “你!你个十八线的廉价小明星,快把我的蓝宝石戒指交出来!你偷拿了我的蓝宝石戒指,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中年女子气急败坏地,伸手指着安子怡骂道。&1t;/p>

    安子怡停住了脚步,神色淡然地开口:“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了你的蓝宝石戒指?无端端就含血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1t;/p>

    那中年女子到了安子怡跟前,双手环胸,明明比安子怡矮,却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我的蓝宝石戒指在我洗完手之后就不见了,当时就只有你在我旁边,不是你拿的还有谁!再说你这种十八线廉价明星,靠着傍大款提高身价,看见宝石戒指就起贼心,我有说错么!快把戒指交出来!否则我报警了!”她神情咄咄逼人,五官因愤怒而有些扭曲。&1t;/p>

    “我没有拿你的蓝宝石戒指,简直不可理喻。”安子怡冷哼一声,转身举步就要往前走。&1t;/p>

    那中年女子猛地拉住安子怡的手臂:“想走没那么容易!你说你没拿我的蓝宝石戒指,你让我看看你的手提包和搜一遍身!”中年女子说得咬牙切齿。&1t;/p>

    安子怡用力甩开那中年女子的手,沉声说道:“你凭什么搜我的身?”&1t;/p>

    那中年女子又跨上前几步抓住她。&1t;/p>

    两人拉扯吵闹间,将宴会上的一些人吸引了过来。&1t;/p>

    那中年女子估计是有些地位的人,宴会上有好些人她也认识,见到自己的朋友们都过来了,她就更起劲了:“大家来评评理,这个十八线廉价小明星,拿了我的蓝宝石戒指,却又否认又不肯让我搜身,你们看她,是不是做贼心虚?”&1t;/p>

    旁边的人开始看着安子怡指指点点起来——&1t;/p>

    “她不是就那个勾引候家小少爷的女明星嘛?之前还在镜头前承认了,是她蓄意勾引......”&1t;/p>

    “这种人,能有什么真爱,真是笑死人,肯定是博出位为新戏做宣传吧......”&1t;/p>

    一众人越说越难听,声音也很大,像是要故意羞辱安子怡。&1t;/p>

    安子怡压住心中怒火,对着那中年女子冷冷说道:“你报警吧。我没有拿你的蓝宝石戒指,警察来了,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1t;/p>

    话音刚落,安子怡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嗓音:“子怡,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快回宴会上来吧。”&1t;/p>

    候御哲边说着,边走上前来,揽住安子怡的纤腰。&1t;/p>

    旁边的人看到候御哲对安子怡如此亲昵,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1t;/p>

    “御哲,她说我偷了她的蓝宝石戒指,要搜我的身,我不答应,让她直接报警。”安子怡背靠着候御哲,半仰起头,用撒娇的语气看着他说道。&1t;/p>

    “嗯?什么?她说你偷东西?”候御哲仿佛觉得那是什么荒谬可笑的事情。说完,他又对着那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说道:“薛太太,你说子怡偷了你蓝宝石戒指,你那是什么牌子的蓝宝石戒指?”&1t;/p>

    “五十万的米莱珠宝。”那中年女子也知道候御哲在商界的地位,说话时的态度便没那么嚣张了。&1t;/p>

    候御哲轻笑一声,抚着安子怡的脖颈处的钻石项链说:“她戴的这条钻石项链就价值两百万,”随即又握起她的玉手,抚着她食指间的粉钻,“这个戒指也是价值几百万,你觉得,子怡会看得上你那五十万的被你戴过的,蓝宝石戒指?”&1t;/p>

    那中年女子的脸色有些讪讪,过了片刻,她才低头喃喃道:“那估计我是不小心将它弄到洗手间地下了吧。”接着她又抬起头,对安子怡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1t;/p>

    这薛太太仗着自己出身富贵,看到安子怡这种小明星,以为能随意欺辱,却没想到她背后还有候御哲这座大靠山。&1t;/p>

    现在她也只能认怂,转身又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1t;/p>

    候御哲将手臂环在安子怡肩处,两人亲昵地往宴会大堂处走去。&1t;/p>

    “你送我的饰原来这么贵?”安子怡边走边问道。&1t;/p>

    “我女人就应该配这样的饰嘛。”说着,候御哲在安子怡鼻尖处宠溺地刮了一下。&1t;/p>

    几丝甜蜜在心间漾开,安子怡依偎着候御哲,闻着自他身上飘过来的清新古龙水味,心内却又有几丝忐忑,她是爱上他了么?否则为何会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1t;/p>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候御哲喊无聊,便带着安子怡跟几个朋友离开了宴会。&1t;/p>

    车窗外的夜景在眼前飞逝而过,安子怡转头问坐在旁边的候御哲:“我们这是去哪?”&1t;/p>

    “去李哥家的山顶别墅开派对。”候御哲张开双臂,翘着二郎腿,慵懒地坐在跑车后座。&1t;/p>

    跑车一路驶上山顶,在一座复式别墅门前停下。&1t;/p>

    安子怡开了车门,下车走到别墅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气。嗯,山上的空气果然是比水泥森林里的空气清新多了。&1t;/p>

    “我们先进去别墅等他们吧,他们几个也快到了。”候御哲口中的李哥此时说道。&1t;/p>

    候御哲挽着安子怡的香肩,尾随着李哥,一路进了别墅内。&1t;/p>

    别墅的装潢极是奢华,安子怡稍微学过些室内设计,知道这些风格是偏意大利式的。&1t;/p>

    三人坐着电梯到了别墅的二层。李哥带着他们进了客厅。客厅很大,安子怡环顾四周,心里估摸着这里应该有三四百平。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要拥有这么一间豪华的别墅,她安子怡要是靠自己打拼,怕是一辈子也挣不来。&1t;/p>

    李哥招呼他们在柔软的沙处坐下,随后他到了不远处的酒柜,倒了几杯威士忌过来。&1t;/p>

    “怎的还要李哥亲自倒酒,这里的佣人呢?”候御哲自酒托处拿了杯酒,对李哥说道。&1t;/p>

    “我嫌他们碍事,把他们打了。今晚就我们几个弟兄好好嗨一晚上。”李哥说着话,将酒托递到安子怡跟前:“尝尝我珍藏的威士忌。”&1t;/p>

    “谢谢李哥。”安子怡礼貌地道谢,俯身去拿那杯威士忌。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安子怡余光看到那李哥的视线,在她俯身时,便一直落在她的胸前。他的眼神中还带着丝淫邪。&1t;/p>

    安子怡拿了酒,随即又坐回沙上,她带着笑意地看向那李哥,却看到他移开了视线,接着往阳台那边走了过去。&1t;/p>

    安子怡听到他边走边打着电话:“宝贝,今晚我们在凤凰山上的别墅处开派对,我让司机去接你可好?”&1t;/p>

    人渐渐走远了,说电话的声音也逐渐模糊了。&1t;/p>

    安子怡喝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果然很醇正,入口的香味也挺有层次感,比她以前喝过的都要好。她沉默了一阵,笑着问候御哲:“你跟李哥很熟么?”&1t;/p>

    “是啊,我们从小便认识。”候御哲淡淡回答道。&1t;/p>

    110/110877/48083523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