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消沉的候御哲
    真是讨厌至极,居然下雨。候御哲心里想着,自床边摇摇晃晃站起,去了不远处的衣架上拿了衣服,随意套上。&1t;/p>

    他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想了想,决定不去公司了,反正没那个心情。他掏出手机,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想着要不要叫些朋友过来家里一起嗨,想想又觉得索然无味。&1t;/p>

    手机里的通讯录在移动着,移动到安子怡的那个名字时,候御哲点了拨打按键。&1t;/p>

    手机听筒里传出冷冷的“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的循环嗓音。&1t;/p>

    果不其然,还是打不通。&1t;/p>

    管它呢,继续睡觉吧。下雨天,睡觉时。&1t;/p>

    候御哲将手机一扔,衣服也没脱,便倒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1t;/p>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觉外面的天色已全黑了。候御哲自床上爬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拉开窗纱。&1t;/p>

    咦,雨已经停了。&1t;/p>

    五颜六色的闪烁灯光照在酒吧里的每个人脸上,混乱的电子音乐震耳欲聋。候御哲在舞池中,跟着挥舞双手的人一起,摇摆着身躯,心里有种自虐的快感。&1t;/p>

    这酒吧的环境虽不是城市里最好的,却有个很独特的名字,怀念酒吧。&1t;/p>

    还没有老,他就要开始怀念了么?是啊,自他与心爱的人分离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已经老了。&1t;/p>

    跳得累了,他去了吧台前要了杯鲜红色的酒,仰头就一口气喝下。&1t;/p>

    就这样,跳完舞就喝酒,喝了酒又去跳舞,也不知自己喝了多少,候御哲整个人都晕乎乎的。&1t;/p>

    正往舞池中走去,旁边一个穿着包臀裙的女子走上来,对着候御哲笑得妖娆:“帅哥,没有女伴么?”说完,竟拉过他,就径自亲了起来。&1t;/p>

    候御哲也懒得推开她,就任由她在自己的唇上亲着。&1t;/p>

    那女子亲了一会,便放开了他,拧着眉说道:“好像在吻一个木头一样,嘴唇怎么也不动一动?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她身段很是凹凸有致,看模样是三十出头的年纪。&1t;/p>

    可候御哲早已是半醉,那女子在他眼里,其实就只得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已。&1t;/p>

    候御哲听了她的话,猛地将她扯进怀里,和她热烈地接起吻来。&1t;/p>

    两人拥吻了一阵,那女子挣脱开他的怀抱,用手拍了拍候御哲的脸,咯咯笑道:“这样的吻,才对得起你这张脸嘛。我去去洗手间,等会就回来。”说完,便转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1t;/p>

    候御哲笑着嗯了一声,就往舞池中央走去。&1t;/p>

    正奋力地摇摆着身子,他看到跟前人影一闪,是个穿包臀裙的年轻女子。他笑着走上前去:“你去洗手间回来了,美女。”说着,就将那女子拥进怀里,亲吻了起来。&1t;/p>

    那年轻女子用力地挣扎着:“放开我!你谁啊,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有病!”&1t;/p>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有着花臂的男人用力将候御哲往旁边一扯:“喂,你非礼我女朋友干什么?”说着,对着候御哲鼻梁就是一拳。&1t;/p>

    候御哲被打得跌落在地。他爬起来,擦了擦脸,握紧拳头,对着打他的那人鼻梁上挥去。&1t;/p>

    两人很快就扭打起来。&1t;/p>

    次日清晨。&1t;/p>

    候御哲刚醒来,便觉得浑身疼痛。阳光有些刺眼,他回想了一下自己昨晚的经历。&1t;/p>

    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和一个男人打了一架。后来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1t;/p>

    候御哲挣扎着爬起来,往不远处的衣架走过去。经过镜子的时候,他不禁停住了脚步。&1t;/p>

    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梁上还贴了药膏......简直丑死了,他是怎么沦落到这副模样的?&1t;/p>

    候御哲穿好衣服,出了客厅,问了一下佣人芳姨,才了解了事情的始末。&1t;/p>

    原来昨晚他在酒吧喝醉了酒,和酒吧里的一个人打架,打到中途,就倒地不起了。&1t;/p>

    后来是警局里的人认出了他,将他送了回来。&1t;/p>

    候御哲揉了揉眉心,该死的,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要跟别人打架的了。&1t;/p>

    候宅内。&1t;/p>

    候老爷子手边的雪茄正烟雾袅袅。他左手将雪茄凑到烟灰缸的缺口处,抖落几点烟灰,视线却是凝在右手报纸上的一张照片处。&1t;/p>

    那张照片正是昨晚候御哲在酒吧和人斗殴时拍下的,照片上方有一处加黑加粗的标题——&1t;/p>

    候家少爷缘何深夜买醉酒吧与人斗殴?&1t;/p>

    候老爷子扫了几眼那新闻的内容,便拿起手机拨了小郭侦探的电话。&1t;/p>

    “小郭,最近御哲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候老爷子见通了电话,便单刀直入地问道。&1t;/p>

    他让小郭侦探一直密切注意着候御哲的动态,所以小郭侦探从来没间断过对候御哲的查探。&1t;/p>

    “候少爷最近很是消沉。也不去公司上班了,就是夜夜到酒吧玩,但也不带朋友一起去,总是独自一人。”手机那端的小郭侦探回答道。&1t;/p>

    “嗯,好的,我知道了。像我之前吩咐的那样,继续留意着御哲。”候老爷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将电话挂掉了。&1t;/p>

    周家大宅里。&1t;/p>

    周琳琳坐在梳妆台前,张开刚涂了指甲油的手指,左看看右看看,满意地欣赏了一阵,才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1t;/p>

    “我要你们帮我绑架个人。沈家,沈安溪。事成之后,带她到城郊处126号仓库等我。”周琳琳对着手机话筒,漫不经心地,说出以上的话。&1t;/p>

    候老爷子决定去咨询所找沈安溪,告知她候御哲的状况。&1t;/p>

    咨询所内。&1t;/p>

    沈安溪刚给一个客户做完心理咨询,送走客户后,便到大厅里喝水。刚放下水杯,却见到一个人影走了进来。&1t;/p>

    “沈小姐,有时间谈一谈吗?”候老爷子站在沈安溪跟前,沉声说道。&1t;/p>

    沈安溪本来对这个外公就没甚好感,此刻他站在自己面前,明明他才是客人,却是神情倨傲,说话用的还是命令的口吻。&1t;/p>

    再加上他之前在自己婚宴上带人闹事,沈安溪对他的抵触更深了。当下她对他冷脸点头,表示可以谈话。&1t;/p>

    还没等沈安溪招呼他坐下,候老爷子却径自在不远处的椅子处坐下了。&1t;/p>

    沈安溪脸色不悦地倒了杯茶给候老爷子,他接过,却没有说一声谢。&1t;/p>

    沈安溪在心里嘀咕,难怪御哲哥不喜欢外公。&1t;/p>

    这时,侯老爷子淡淡开口说道:“我知道,御哲一直很喜欢你。当初我为了让他自你身上移开注意力,找了安子怡去接近他。”&1t;/p>

    什么?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1t;/p>

    沈安溪有些怔忪,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1t;/p>

    “最近御哲很是消沉。天天到酒吧买醉,也不上班了。昨晚竟在酒吧处跟人斗殴,被警局的人认出了连夜送他回家。以前他是很专注于事业的一个人。我想,他定是因为你嫁给了沈枞渊,所以才这样颓废哀伤。”候老爷子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许是茶水不合他口味的缘故,他皱了皱眉,就将那茶杯放到一边了。&1t;/p>

    沈安溪知道候御哲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知给候老爷子,却没料到他会这样误会她跟候御哲两人之间的关系。&1t;/p>

    心中正斟酌着词句,又听到候老爷子开口说道:“安溪,你跟沈枞渊是叔侄。你俩的结合,终究是不容于世俗。御哲这孩子,我看着他自小长大,这孩子人品好,头脑又灵活。我们候家也算是富贵人家,我觉得,御哲配你是卓卓有余的。不如你考虑一下御哲?我这个做外公的,实在是看不得他这样消沉下去。”&1t;/p>

    沈安溪正欲开口澄清她和候御哲之间的关系,却看见自门口处走进了几个蒙面大汉。&1t;/p>

    几个蒙面大汉迅走到两人跟前,用手枪指着他们:“站起身,跟我们走。”&1t;/p>

    候老爷子因与沈安溪见面谈话,就将身边的保镖遣散了。此刻只能对着这几个蒙面大汉敢怒不敢言。&1t;/p>

    沈安溪站起来,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几个蒙面大汉:“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想要什么?如果你们要钱,那好商量。”&1t;/p>

    靠近沈安溪的一个蒙面大汉这时大喝一声:“闭嘴!不要说话,跟我们走!”&1t;/p>

    沈安溪只能不言语。之后她和候老爷子,便依照这些蒙面大汉的吩咐,上了咨询所门口的一辆汽车。&1t;/p>

    上了汽车后,沈安溪和候老爷子眼睛便被绑了布条。&1t;/p>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响起汽车的引擎声,沈安溪能感觉到汽车开动。&1t;/p>

    沈安溪心里在计算着时间。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汽车停下了。沈安溪感觉到好像是有人下了车。&1t;/p>

    汽车停了一阵,沈安溪听到了有人上车的声音,与此同时,她还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味。&1t;/p>

    那是一股蛋糕的气味。通常是蛋糕店在烘焙蛋糕时才会出的气味。&1t;/p>

    之后有人说关着车窗闷,于是汽车就一直打开窗在行驶着。&1t;/p>

    一路上,沈安溪闻到了几种熟悉的味道。&1t;/p>

    汽车约莫开了二十分钟后,便停了下来。这时,沈安溪听到旁边的一个男子说道:“起来,跟我们走。”&1t;/p>

    她顺从地站起来,摸索着出了汽车,有人拉着她往前方走去。&1t;/p>

    110/110877/48083524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