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智斗绑匪
    鼻息间充斥着一股**的气息。好像是许久没有住过人的,不通风的那种房屋的气味。&1t;/p>

    那人把沈安溪带到一个房间里。关门声响起,脚步声渐行渐远。&1t;/p>

    沈安溪动手解下绑着眼睛的绷带,现候老爷子也跟她关在一起。&1t;/p>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候老爷子问沈安溪。&1t;/p>

    沈安溪环顾四周。这是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房间,有的只是四面光秃秃的墙和一扇大铁门。&1t;/p>

    沈安溪压低声音回答候老爷子:“我们想办法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附近我是来过的。这样吧,等会我们借口去洗手间,然后找机会逃出去。这里附近是有便利店的,逃出去就好办了。”&1t;/p>

    说完,沈安溪走到铁门边,用力拍着铁门,大声叫道:“有人吗?有人吗!”&1t;/p>

    沈安溪大声喊了很多声,才有人走到门外回答她:“安静点!”&1t;/p>

    “我们想去洗手间。”沈安溪对着门外的人大声说道。&1t;/p>

    门外的人骂骂咧咧一阵,没多久,就响起了钥匙插进锁眼里开锁的声音。&1t;/p>

    铁门打开,门口处站着两个蒙面大汉。&1t;/p>

    “别搞什么花样,我们现在带你们去洗手间。”其中一个蒙面大汉对着沈安溪冷冷说道。&1t;/p>

    女洗手间就在男洗手间的旁边。沈安溪走进洗手间时,和旁边的候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随即就转过头去,若无其事地进了洗手间。&1t;/p>

    进到隔间里,沈安溪看了看头顶上方。居然没有窗户。她走出隔间,看了看洗手间四周,终于现了,在排气扇的旁边,有个窗口。&1t;/p>

    那个应该也不是窗口,估计本来是装排气扇的,不知为何,排气扇被拆了下来。&1t;/p>

    沈安溪看了看那窗口的大小,嗯,照她的身形大小,应该可以穿过去。&1t;/p>

    她又看了看那窗口下方。窗口下方是个水槽。沈安溪走到水槽边,跨开步子,站上水槽边沿。&1t;/p>

    窗口太高了,手好像够不着......&1t;/p>

    “沈安溪!你们好了没有!”这时洗手间外响起一个男声。&1t;/p>

    “上个洗手间而已,催什么啊!”沈安溪心里烦躁,转头向着门外,扯开声音大喊。&1t;/p>

    隔壁的男洗手间这时响起了候老爷子的声音:“上个洗手间还他妈催,要不要人活了?”声音里夹杂着怒意。&1t;/p>

    沈安溪踮起脚,不行,还是够不着那窗口。她看了看四周,现旁边有个水桶。她自水槽边沿处下到地面,走过去拿了那水桶,然后将水桶倒过来,放在水槽边沿处。&1t;/p>

    因水槽比较大,水槽边沿也比较宽,有足够的地方让水桶放在上面。&1t;/p>

    她用手按了按那水桶底部,嗯,还算结实。她跨步踩上水槽边沿,接着又踩上那水桶底部。&1t;/p>

    双手够上了那窗口边沿,沈安溪长吁了一口气。手在窗口边沿处摸索着,找到了着力点后,她就将整个身子撑了起来。&1t;/p>

    沈安溪将头伸出窗口,幸好,这里离地面也只是两三米的高度。而地面处是荒草丛生的沙地,人跳下去,应该也不会受太大的伤害。&1t;/p>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个仓库。&1t;/p>

    沈安溪开始动作起来。她的心里很是紧张,毕竟从小到大并没这样子爬过窗。&1t;/p>

    好了,整个人都到了窗口的另一边。她回头看了看高度,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一二三,跳!&1t;/p>

    沈安溪整个人滚落到地面上。腿部因骤然跳下时受到的反弹力,而剧烈的疼痛起来。&1t;/p>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滚落到地面上的下一刻,她就奋力爬起身,往前方跑去。&1t;/p>

    前方不远处是一棵非常大的榕树。榕树旁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原来候老爷子早就出来了,躲在榕树树干旁等她。&1t;/p>

    沈安溪跑到候老爷子跟前时,有点喘气,用手指了指左前方:“我们往那边过去。”&1t;/p>

    “喂,别想着逃跑!”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的吆喝声。&1t;/p>

    “快跑,他们追上来了!”沈安溪扯了扯候老爷子的衣摆,边说着话,边奋力往左前方跑去。&1t;/p>

    路越来越窄,沈安溪左拐右拐,一路上,还有些担心候老爷子会体力不支。幸好,候老爷子的身体还算是硬朗,即使是奔跑了那么久,他也没有脸色苍白又或者喘不上气来之类。&1t;/p>

    正在奔跑着,沈安溪听到旁边的候老爷子说道:“安溪,我知道御哲为什么会喜欢你了,因为你像我的女儿,就是御哲的生母。我一直觉得你的五官看起来很熟悉,今天才现,原来是像我的女儿。”&1t;/p>

    沈安溪真是彻底无言。后面的人穷追不舍,她也无暇跟候老爷子解释,只是用尽全力一味地向前跑。&1t;/p>

    能看到那便利店的红色屋顶就在前方,沈安溪心里一喜,转头对身边的候老爷子说道:“我们有救了。”说完,她咬咬牙,忍着脚踝处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向着便利店猛跑过去。&1t;/p>

    “你好......请问可以借手机一用吗?有人要绑架我们......我想借手机一用,谢谢了。”沈安溪大口喘着气,对着便利店的收银员说出了以上的话。&1t;/p>

    那便利店的收银员脸色有些惊愕,待听清了沈安溪的话后,就给她递了个手机。&1t;/p>

    沈安溪接过手机,快地在手机里按下沈枞渊的手机号。&1t;/p>

    快点接通啊,快点接通啊,枞渊......&1t;/p>

    那边终于接通,手机那头响起了沈枞渊的嗓音:“你好,请问哪位?”&1t;/p>

    “枞渊......是我,我在同安区宁乡路546号这里,快过来救我们......有人要绑架我和候老爷子。”沈安溪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晰,但是,声音还是压抑不住的颤抖。&1t;/p>

    “快点过来,他们快要追上来了。”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又加上这一句。&1t;/p>

    “放开我!放开我!”耳边传来候老爷子的怒吼声,沈安溪转头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1t;/p>

    不远处的候老爷子已经被两个蒙面大汉抓住,他正在奋力地挣扎着。&1t;/p>

    “拜托,帮我们报警。”沈安溪说完,就向着候老爷子他们跑了过去。&1t;/p>

    “你们先放开他好么?你们不过是要绑架我们而已,候老爷子年纪大了,你们这样,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沈安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希望在她的劝说下,这几个蒙面大汉能放开候老爷子。&1t;/p>

    “你们想要什么?有什么目的?要钱的话,你们开口,我会尽全力筹给你们。”沈安溪见几个蒙面大汉停下了动作,心里一喜,以为是有希望说动他们。&1t;/p>

    四周很是偏僻,这里除了一家便利店,就再没别的店铺或者住宅。沈安溪只想尽力拖住他们,好让沈枞渊够时间过来救他们。&1t;/p>

    “别跟这娘们废话那么多,她鬼主意多得很,先把他们带回去再说!”一个蒙面大汉说道。&1t;/p>

    “对,我刚才见到她去了便利店打电话!”另一个蒙面大汉说道。&1t;/p>

    “臭娘们!”&1t;/p>

    话音刚落,沈安溪只觉自己脖颈上一痛,便眼前一黑,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1t;/p>

    医院里。&1t;/p>

    四周很安静,偶尔传来几声人压低了声音的说话声。沈安溪正静静躺在病床上,面容沉静一如孩童。&1t;/p>

    沈枞渊凝视着她的脸庞,想到医生说的“她腹中胎儿有些移位还需要观察”,心里不禁一阵抽痛。&1t;/p>

    他伸出手去,握住了沈安溪的玉手,贴在脸庞处。她的手心很柔,虽是夏天,掌心却是凉凉的。&1t;/p>

    沈枞渊记起以前一个女性长辈说的,掌心凉是因为气血虚的缘故。&1t;/p>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你千万不要有事......”沈枞渊摩挲着她的手,喃喃说道。&1t;/p>

    “放开我!放开我!”病床上的沈安溪忽然坐了起来,双手胡乱地挥舞着。&1t;/p>

    “安溪,安溪,是我枞渊。”沈枞渊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温和地说道。&1t;/p>

    沈安溪的大眼睛里渐渐回复了清明:“枞渊?”&1t;/p>

    “对,是我,你安全了。”沈枞渊爱怜地拍拍她的背。&1t;/p>

    “那候老爷子呢?他还好吧?外公还好么?”沈安溪先是放松,随即又紧张起来,抓住沈枞渊的手臂,一叠声地问了出口。&1t;/p>

    “嗯,他也没事,你先躺下。”沈枞渊回答她,又握着她的手,让她躺回病床上。&1t;/p>

    沈安溪听话地躺回了床上。沈枞渊的俊脸在她面前放大,他帮她拂开额前的碎:“医生说你动了胎气,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所以呢,你接下来这段时间,要乖乖卧床静养。”&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又脸露担忧之色:“宝宝会有大碍么?”&1t;/p>

    “我们的宝宝一定是个强壮的小孩子,他不会有事的。”沈枞渊把手轻轻放在沈安溪的腹部处,柔声说道。&1t;/p>

    沈安溪视线移到不远处桌上的那硕大无比的水果篮处:“谁送的那么大的水果篮?”&1t;/p>

    “哦,那个啊,是候老爷子送来的。他说他之前那样对你,歹徒绑架的时候,你还不顾自身安危与歹徒周旋。他很感激你,同时也是对之前行为的道歉。”沈枞渊将候老爷子之前话语的大概意思转述给沈安溪。&1t;/p>

    110/110877/48083524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