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沈安溪的身份
    候御哲和沈枞渊带人将候老爷子和沈安溪救出来后,候御哲便陪同候老爷子回了候宅内。他看到候老爷子并没受什么伤,也就放下心来。但为了安全起见,候御哲还是打电话叫了私人医生来候宅,给候老爷子检查身体。&1t;/p>

    私人医生给候老爷子检查完身体,对着一旁坐着的候御哲微微一笑说道:“候老爷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过几天就会愈合,不用担心。”&1t;/p>

    候御哲点点头,对医生道了谢,便吩咐佣人,将医生送出候宅门口。&1t;/p>

    回到候老爷子的卧室,候御哲刚想跟他说没什么事自己就先回去了,却听到候老爷子说道:“御哲,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1t;/p>

    候御哲心中疑惑,也只好在一旁的檀木椅子处坐下。因最近老是通宵达旦地在酒吧里喝酒跳舞,他现在有些精神困倦。但在外公面前,碍于礼节,他又不好打哈欠或者流露倦意,就只好强撑着精神。&1t;/p>

    “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外公?”候御哲坐在椅子处,心中有些不耐地问道。&1t;/p>

    “外公知道你很喜欢沈安溪。不过,她现在肚子里怀了沈枞渊的孩子,又和沈枞渊情谊甚笃。御哲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吧。”候老爷子半躺在卧椅处说道。&1t;/p>

    候御哲扶额。候老爷子这想法太荒谬了点吧?对了,他好像一直没将沈安溪的真实身份告诉他......&1t;/p>

    这才是外公一直找女孩子接近他的原因?为了让他离开沈安溪?真是荒谬......&1t;/p>

    “外公,沈安溪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我拿她的头去验过dna了,我俩确实是兄妹。”候御哲将真相和盘托出。&1t;/p>

    “什么?我还以为......”候老爷子十分懊恼地从卧椅处站起,想到自己之前那样对待沈安溪,心里真是羞愤和内疚交杂。&1t;/p>

    这时,候老爷子在房内踱来踱去,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1t;/p>

    “外公......”候御哲决定直接开口向侯老爷子打探安子怡的下落,“子怡去了哪里?我最近一直在找她。她是我喜欢的女子,即使她当初是因为签了合同而跟我在一起的,我也不介意。我真的很希望能跟她再续情缘,外公,你能告诉我,她去了哪里么?”&1t;/p>

    候御哲的语气带着一丝焦急和迫切。&1t;/p>

    候老爷子踱步踱得有点累,便在身边的一张红木椅子处坐下:“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安子怡去了哪里。她和我解除了合约后,”说到合约两字时,候老爷子的嗓音里带了点歉意和羞愧,“我就不清楚她的行踪了。”&1t;/p>

    自己年纪大了,就不应该管家中年轻一辈的私事了吧......嗯,以前的确是他不对。想到自己之前那样刻薄地对待沈安溪,候老爷子心中满是愧疚。&1t;/p>

    候老爷子心中思绪纷纭,沉默了一阵,又接着说道:“安子怡当初跟我签合同,完全是因为她父亲得了重病,要筹钱给父亲做手术。她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子。”&1t;/p>

    候御哲听到这里,心不由得疼起来。&1t;/p>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子怡一直是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么?心里爱着他,却因为合约的事情,而不得不离开他......&1t;/p>

    他能想象到她纠结凄惶和无助,却又不得不坚强起来的心情。&1t;/p>

    他的心不由得越来越疼,原来他心爱的女人一直处于这种酷刑之中,而他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还怪过她,明明口中说着爱他,却又不辞而别。&1t;/p>

    “她老家是在c城的,或许你去她老家找一找,兴许能找到她也说不定。”候老爷子想了一阵,又对候御哲说道。&1t;/p>

    候御哲对着候老爷子道了声谢,就站起身来:“外公,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说完,他就离开了。&1t;/p>

    次日一早,候御哲问了私家侦探,得知了安子怡老家的地址,便径直开车去了安子怡的老家。&1t;/p>

    候御哲将车停下。自车窗看出去,那是一栋外表有些陈旧的屋子,屋子前是个院子,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1t;/p>

    屋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种寻常人家的住所。&1t;/p>

    候御哲自车上弯身出来,走到那屋子门前。他看了看门牌号,是这里没错。私家侦探说这里是安子怡父母亲所在的地方。&1t;/p>

    大门是紧闭的,他按了按门铃。门铃声响起。却良久都没有人应答。&1t;/p>

    候御哲又按了几次门铃,还是没人出来应答。他走出院子,仰起头,对着楼上的窗户大喊了一声:“子怡,你在家吗?”&1t;/p>

    他的喊声惊得屋子背后那棵树上的小鸟展翅而飞。这时,候御哲听到背后有人问道:“这位先生,你找子怡吗?”&1t;/p>

    候御哲回头,看到一个提着菜篮的中年妇女,正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刚才的话就是她问的。&1t;/p>

    “是的,阿姨,你知道子怡去了哪里吗?”候御哲心里一喜,觉得这位中年妇女应该会知道安子怡去了哪里。&1t;/p>

    “子怡几天前跟她家人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不如你过段时间再来吧。”那位中年妇女回答他。&1t;/p>

    “好的,谢谢阿姨。”候御哲失望地向着中年太太道了声谢,便走到车子旁,打开车门,坐进车子里后动引擎,开车离开了。&1t;/p>

    这天,沈安溪正躺在病床上看书,门口处响起敲门声,随即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安溪,最近好些了吗?”&1t;/p>

    沈安溪放下书本,转头一看,原来是候老爷子。他身后跟着几个佣人,每个佣人手上都提着一堆的东西。&1t;/p>

    沈安溪心里虽然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毕竟侯老爷子是她的外公,她也没什么好记恨的,毕竟那是她的长辈。&1t;/p>

    “好很多了。”沈安溪回答他的时候,候老爷子已经进来,在她床边的椅子处坐下。&1t;/p>

    候老爷子打量了一下沈安溪的脸容,觉她的气色还算不错,心里也算放下了一块大石。要是沈安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他永远都会愧疚不已。&1t;/p>

    “我让彭叔买了一些适合孕妇吃的补品。”候老爷子指了指那边将桌子堆得满满的东西。接着,他对那些佣人挥了挥手:“你们出去医院外面等我就可以了。”&1t;/p>

    那些佣人便依然他的吩咐,6续出了病房。&1t;/p>

    “安溪,御哲前几天告诉了我你的身份。原来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外孙女。”候老爷子拉着沈安溪的手,神情有些激动。&1t;/p>

    “哥告诉了你真相吗?那挺好的。”沈安溪将手自候老爷子手中抽出。她一时之间还不大习惯候老爷子这态度。&1t;/p>

    “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都怪我老糊涂,还以为御哲喜欢你,搞出了这许多乌龙。”候老爷子一脸懊恼地对沈安溪说道。&1t;/p>

    “之前那么多事情,一直没时间跟外公你说这件事。也是我们不对。”沈安溪略带歉意地回答他。&1t;/p>

    “现在我们总算是团聚了。外公会对以前做的错事做出补偿。”候老爷子情绪有些激动。&1t;/p>

    沈安溪笑了笑,将手放在候老爷子肩上:“外公,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一家人也不用那么见外。”&1t;/p>

    “是是是,你目前就好好的,安心养着身子。医院的伙食不好吧?外公家的厨子不错的,我让他每天做些适合你的饭菜送过来吧?”候老爷子一脸关切的神色。&1t;/p>

    “不用了,枞渊已经吩咐了他们家厨子给我做饭菜了。”沈安溪又笑了笑说道。&1t;/p>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外公说,外公不唠扰了,就先回去了。”候老爷子说完,就离开了病房。&1t;/p>

    之后沈安溪在医院的这些日子里,候老爷子亲自来过很多次,每次来,都是带着佣人和一堆昂贵的补品。&1t;/p>

    在医院里休养了半个月有余,医生通知沈安溪可以出院那天,她真是长吁了一口气。天天在医院里真是闷死人了好吗!&1t;/p>

    而肚子里的宝宝也是安然无恙,让沈安溪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了地。&1t;/p>

    日子一天天过去,离沈安溪和沈枞渊举行婚宴那天,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沈安溪也渐渐显孕了。&1t;/p>

    沈枞渊最近不知是不是公司里的事务特别少,几乎是对沈安溪寸步不离。除了上下班接送外,沈枞渊还常常赖在咨询所里。&1t;/p>

    这天,沈枞渊开车送沈安溪到了咨询所。待沈安溪下了车后,沈枞渊也跟着她下了车。沈安溪回头,皱了皱眉看着他:“你都不用上班的么?天天跑到我咨询所里喝茶做什么?”&1t;/p>

    “最近公司事务少啊。我想天天见到你啊。再说,你怀了我的宝宝,我得细心照顾你呀。”沈枞渊笑得柔和如三月春风。&1t;/p>

    沈安溪扶额。这些天沈枞渊当她是残疾人士一样,照顾得真是无微不至,就差走路都扶着了。他还提议她不要来咨询所工作了,咨询所的工作等她生了孩子再做。&1t;/p>

    沈安溪不答应,她不工作会闷死的好吧?再说,她很喜欢咨询所的工作,并不觉得工作是件辛苦的事情。&1t;/p>

    110/110877/48083524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