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向周围不断撒狗粮的夫妇
    进了咨询所门口,沈安溪拿了杯子,正想去饮水机那里接点水喝。旁边的沈枞渊拿过她手中的杯子:“你要去接水喝?你坐着吧,我帮你接。”&1t;/p>

    “我又不是生病了或者怎么样,怎么接个水都不让我自己接啊?”沈安溪的声音里隐约含着抗议的情绪。&1t;/p>

    沈枞渊拿着杯子向饮水机走过去:“我更希望你每天住在我家中,一切让佣人照顾。”&1t;/p>

    因为沈安溪不太习惯凡事让佣人服侍,所以当初沈枞渊说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她并没有答应。&1t;/p>

    “我还是喜欢凡事自己动手。”沈安溪回答他。&1t;/p>

    “所以嘛,就让我这个做丈夫的,来服侍你吧。”沈枞渊接了杯水回来,到了沈安溪跟前时,他鞠了一躬,双手将水递到沈安溪面前,然后用恭敬的口吻说道:“沈太太,这是你要的水。服侍你,是鄙人最大的荣幸。”&1t;/p>

    沈安溪接过水:“沈先生去做服务生,肯定能得到很多小费吧?”&1t;/p>

    沈枞渊在她身边坐下,长腿交叠在一起:“我这辈子只免费做你的服务生。”说着,在沈安溪的侧脸落下一吻,“天天看着美男,肯定是心绪飞扬吧?”&1t;/p>

    “沈医生,早上好。”这时,有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看起来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套运动服,像是刚去运动完过来的。五官长得很是普通,眼神给人一种很抑郁颓然的感觉。&1t;/p>

    “早上好,杜老师。”沈安溪放下手中的杯子,自沙处站起,垂下的双手交叠着,礼貌地向着那女子打招呼。&1t;/p>

    “现在就可以开始心理咨询了吗?”那女子边环顾四周边问道。&1t;/p>

    “嗯对的,请跟我到这边来。这边是咨询室。”沈安溪做了个请的手势。&1t;/p>

    见杜老师向着咨询室那边走了过去,沈安溪低头贴近沈枞渊耳边说道:“老公,我去工作咯,你要是在这里呆着,就要乖乖的,不要吓到我客户。”&1t;/p>

    “好的,老婆大人。”沈枞渊看着沈安溪的眼神中是情意绵绵的,听到她叫自己老公,心里也是甜滋滋的。&1t;/p>

    见沈安溪和那杜老师进了咨询室,沈枞渊便斜躺在沙上,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1t;/p>

    连赢了十多局游戏,沈枞渊才听到咨询室门口处传来沈安溪的嗓音:“杜老师,这次心理咨询到这里就结束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再在这个时间过来。”&1t;/p>

    这时沈枞渊听到那杜老师的声音:“谢谢你啊,心理咨询之后我的确好受多了。”&1t;/p>

    “那就好。记得每天都要做有氧运动,保持准时规律的作息。”沈安溪杜老师两人边说着话,边走出到了大厅。&1t;/p>

    沈枞渊见她将那杜老师送到门口处,寒暄了一番后,才转身走进来。&1t;/p>

    沈安溪刚走到沙前,就被沈枞渊一把捞进怀里:“来来来,让我抱一下老婆。”&1t;/p>

    “喂,杜老师还没走呢,我们这样被人看见不好吧。”沈安溪皱了皱秀气的眉说道。&1t;/p>

    沈安溪话音刚落,两人却听到门口外响起了抽泣声。两人对视了一眼,沈安溪站起来,走到门口一看,现是杜老师蹲在咨询所的门口在抽泣。&1t;/p>

    沈安溪心中疑惑:“杜老师这是怎么了呢?是哪里不舒服么?快进来再说。”&1t;/p>

    沈安溪陪着杜老师走回到大厅里,在沙处坐下,又给她递了纸巾。&1t;/p>

    杜老师默默掉泪了一阵,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沈医生你的丈夫和你真是恩爱,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前夫。以前我们也是这般的情深意笃,可是,后来他却这样对我.....”说到这里,她哽咽起来,眼眶里的泪水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掉。&1t;/p>

    沈安溪知道,杜老师最近因为离婚等变故,有轻微的抑郁症,所以才来咨询所做心理治疗。她看到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如此亲昵,触景生情,也是可以理解的。&1t;/p>

    沈枞渊本来坐在离杜老师几米远的沙上,这时他走过去,在杜老师旁边坐下,拍了拍她的背:“他离开你,证明他不是对的那个人。你也应该庆幸,现在看清了他真正的面目。人生路还很长,以后会再遇见合适的人的。”&1t;/p>

    沈枞渊放柔声音安慰着那杜老师。&1t;/p>

    “是吗?可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的了......”杜老师听了沈枞渊的话,还是在抽泣着。&1t;/p>

    “怎么会呢?你的家人,爱你的人,都希望你好好的......”沈枞渊脸上并无不耐的情绪,他的口气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1t;/p>

    在沈枞渊的安慰下,杜老师的情绪渐渐平稳了。她在沙上坐了一阵,期间沈枞渊又与她闲话家常了一番。沈枞渊的幽默风趣,让杜老师颓然哀伤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些。&1t;/p>

    这时杜老师站起来,对沈安溪和沈枞渊说道:“谢谢你开解我这么多。我要去买菜回家做饭了。我小儿子这个时候应该是放学了。”&1t;/p>

    沈安溪对她礼貌微笑:“好的,那杜老师,我们明天见。”&1t;/p>

    这时沈枞渊也对她面露微笑:“再见,杜老师。”中午的阳光流泻进来,在他俊朗的脸庞处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1t;/p>

    杜老师刚想转身向门口走去,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便转头笑了笑说:“你俩真是般配。金童玉女一样。都是既耐心又温柔。”&1t;/p>

    等杜老师离开了,沈安溪啐了沈枞渊一口:“你看,都怪你,把杜老师弄哭了吧?”&1t;/p>

    “但是,后来我把她哄好了,你看,我是不是有当心理医生的潜质?”沈枞渊揽住沈安溪的肩膀说道。&1t;/p>

    沈安溪不得不承认,沈枞渊天生一张俊脸再加上他高的说话技巧,如果加以适当的培训,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并非难事。不过,她没将这些话说出来,哼,免得他听了之后,自恋膨胀。&1t;/p>

    “所以啊,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喜欢这份工作了吧?因为它能帮助到很多人,将人们自心理困境中解救出来。”沈安溪说道。&1t;/p>

    “嗯,我明白了。那我以后就每天陪你过来。”沈枞渊说着,握起她的手,在上面轻吻了一下。&1t;/p>

    自此,沈枞渊真的是天天都陪着沈安溪到咨询所来。他有时候还带着笔记本电脑过来,在咨询所这里处理一些工作上的文件。&1t;/p>

    而沈枞渊也毫不避忌与她的亲昵,即使在咨询所的客户前也是如此。不久后,咨询所的客户都知道沈安溪有一个很宠她的丈夫。&1t;/p>

    因为之前娱乐报纸报道过两人乱,伦的事情,城市里很多人对沈枞渊沈安溪两人也是早有耳闻。但是咨询所的客户却好像都很喜欢沈枞渊,甚至有些女客户,还怂恿沈枞渊去考个心理咨询师证,兼职心理咨询的工作。当然,沈枞渊以公司事务繁忙而委婉回绝了这些女客户的提议。&1t;/p>

    这天清晨,沈枞渊例行开了车到沈安溪住所处,准备接她去上班。因两人的婚房还在装修,而沈安溪也不想去沈枞渊家里住,所以,她现在还是暂时留在原来的住所处。&1t;/p>

    沈枞渊也是一切随她,只是担心她怀孕了很多生活的杂事做起来不便利,就吩咐了几个佣人到她家中。&1t;/p>

    沈枞渊拨了沈安溪的电话,过了一阵,那边才接通。手机里传出沈安溪慵懒的带着睡意的嗓音:“今天咨询所没客户,我不去上班了。”&1t;/p>

    “好的,那我上去找你。”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还是别了,我想睡个懒觉。”手机那端的沈安溪因声音里带着朦胧的睡意,而显得有些可爱。&1t;/p>

    沈枞渊挂了电话,停好了跑车,径自进了沈安溪的住所。&1t;/p>

    “起床了,懒猪。”沈枞渊有沈安溪家中的钥匙,所以没多久,他就到了沈安溪的床边。&1t;/p>

    “让我再睡一会。”沈安溪嘴里嘟囔着,又翻了个身。&1t;/p>

    “今天陪我去公司上班,乖啦。”沈枞渊捏了捏她的脸。&1t;/p>

    “你不是都不用上班么?”沈安溪被他折腾得没了睡意。&1t;/p>

    “今天有个特殊文件,需要我过去授权签字的。”沈枞渊回答她。&1t;/p>

    “那你自己过去就可以了,非要我过去做什么嘛?”沈安溪被人扰了清梦,心中有些埋怨。&1t;/p>

    “我想时时看见你嘛,你一时半刻不在身边我就放心不下......”沈枞渊趴在她肩膀处,语声带了些委屈。&1t;/p>

    “是什么让你一个原本高冷的富家公子,如今变得腻腻歪歪,像个姑娘一样啊?感觉你像是吃错了药......不是说孕妇才会情绪大变吗,为什么我们竟然是反过来了呢?”沈安溪碎碎念着自床上爬起来,边说着话,边走到梳妆台前梳头。&1t;/p>

    “我知道,是爱情让我变成这样子的。”沈枞渊坐在梳妆台一旁,大咧咧地举起手,像个在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小学生。&1t;/p>

    “咦,少爷,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啊。”刚踏进沈安溪卧室的李姨看到沈枞渊也在,先是惊讶,然后又恭敬地对他说道。&1t;/p>

    110/110877/480835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