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举步维艰
    简陋的办公室内。&1t;/p>

    沈枞渊自椅子处站起,有些烦躁地对眼前的人说道:“不肯跟我们公司签?跟我们公司毁约?为什么?那公司养你们这帮业务员是做什么的?吃闲饭么?”&1t;/p>

    站在沈枞渊面前的人有点战战兢兢:“他们说,我们公司太小了,商品肯定没有大公司的好,所以就......”&1t;/p>

    “那你们就应该想办法让他们相信我们公司商品的质量!还要我教你们业务员如何签单吗?岂有此理!”沈枞渊气极,不禁提高了骂人的声量。&1t;/p>

    “他们之前签单,是看在老板是沈家公子的份上。可是如今......”那业务员说到这里,不敢再往下说了。&1t;/p>

    如今他沈枞渊已经跟沈家脱离了关系。所以现在这家小公司,就跟社会上别的小公司再无两样。&1t;/p>

    沈老爷子将他名下所有的股份和职务都撤走,这间小公司是他之前兴致涌现时,头脑一热创立的。没想到,如今他就只剩这家公司了。&1t;/p>

    真是造化弄人。&1t;/p>

    “枞渊,我做了午饭拿来给你。”门口响起沈安溪温柔悦耳的嗓音。&1t;/p>

    “你先出去吧。”沈枞渊对着那业务员烦躁地挥了挥手。&1t;/p>

    沈安溪看着那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好奇地问道:“怎么了?对员工那么大的火?”&1t;/p>

    “没什么,这里办公室太简陋了,你怀着宝宝呢,下次让佣人送过来就行了。”沈枞渊说着,拉住沈安溪的手臂,让她在沙处坐下。&1t;/p>

    “我做了五花肉哦今天。闻闻,是不是很香呀?”沈安溪笑容满脸的打开饭盒盖子,然后将饭盒递到沈枞渊面前。&1t;/p>

    一股迷人的食物香味扑鼻而来,饭盒里的红烧五花肉色泽鲜艳,让人食指大动。沈枞渊心情好了不少,冷凝了一早上的脸色此刻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将饭盒接过,大口地吃起饭来。&1t;/p>

    “安溪,你吃过午饭了?”沈枞渊吞下口中的食物,随即问道。&1t;/p>

    “吃过啦。我吃完才过来的。”沈安溪笑容柔软,让沈枞渊心中很是温暖。&1t;/p>

    沈枞渊吃完饭盒里的饭菜,又喝了杯茶,然后就张开双臂翘起二郎腿,整个人用一种瘫着的姿势,坐在沙上。&1t;/p>

    “安溪你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我记得,我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你连煮猪蹄汤都不会,现在厨艺已经可以和饭馆里的厨师媲美了。厉害厉害。”沈枞渊边说边竖起大拇指。&1t;/p>

    “那当然啊,也不看看我是谁。这世上只有我不想学的,却没有我学不会的。”沈安溪扬起清秀的脸,脸上是骄傲的神色。&1t;/p>

    沈枞渊被她表情逗笑了,心上的阴霾此刻一扫而光。他宠溺地捏了捏沈安溪的鼻子:“好啦,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忙呢。以后就不要专门送饭过来了,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就行。”&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之后就在他的侧脸落下一吻:“那我走了。”&1t;/p>

    走出沈枞渊办公室,沈安溪往刚才在办公室里挨骂的那人走过去。然后,她询问了他一些关于公司的情况。之后,沈安溪就离开了。&1t;/p>

    走出离沈枞渊办公室不远的地方,沈安溪拨通了她一个客户的电话。&1t;/p>

    “喂,你好,是孙老板吗?最近还好吗?我们很久没联系了呢。”沈安溪和手机那端的孙老板寒暄着。&1t;/p>

    孙老板本来就对沈安溪很有好感,加上她心理咨询时高卓越的技巧,令他极是信服。现在沈安溪主动打电话给他,他自然而然地和沈安溪攀谈起来。&1t;/p>

    沈安溪和孙老板聊了一会,就说出了真正目的:“孙老板,安溪有事情想请你帮忙。”&1t;/p>

    手机那端的孙老板很爽快地回答道:“沈医生,你说吧,只要我能帮。”&1t;/p>

    “去帘云坊边吃饭边谈可好?孙老板有时间么?”沈安溪提议道。&1t;/p>

    “好啊。”&1t;/p>

    几天后的下午。&1t;/p>

    沈枞渊自公司回到沈安溪的住所。他一进门,就兴高采烈地对正在厨房中做饭的沈安溪说道:“老婆,我们公司今天签了几单大生意。”&1t;/p>

    沈安溪正在炒青菜,听到他的话,回转头来,温柔地笑道:“是吗,那我们的沈总真是厉害啊。”&1t;/p>

    沈枞渊换完鞋子,走到沈安溪身后,自背后环抱住她,将下巴搁在她香肩处:“明天我去家政公司请佣人回来,天天都要老婆你做饭,真是不舍得你那么操劳。”&1t;/p>

    “还好啦,做个饭而已,并不操劳。”沈安溪心里很高兴,沈枞渊说接到单子了,那么她之前联系客户让他们帮助沈枞渊的努力没有白费。&1t;/p>

    “好香啊,”沈枞渊放开了沈安溪,边解开领带,边往沙边走去,“老婆厨艺这么好,将来我们的宝宝会变成大胖子吧?”将领带西装都随意扔到沙上后,沈枞渊又回到厨房,将沈安溪做好的饭菜端到餐桌上。&1t;/p>

    两人有说有笑地吃完了晚饭。&1t;/p>

    吃完饭后,沈枞渊主动请缨要去洗碗。沈安溪笑了笑说:“你别把碗打烂了就行。”&1t;/p>

    沈枞渊边拿着碗往厨房走去边说道:“打烂了再买呗,以后家里的碗都是我洗。”&1t;/p>

    “即使宝宝出生了以后?”沈安溪背靠在沙上,打趣地问道。&1t;/p>

    “即使宝宝出生了以后。”沈枞渊边冲洗着碗上的油污,边用肯定的语气回答她。&1t;/p>

    沈枞渊洗完碗后,就进了房间。而沈安溪则坐在客厅的沙处看电视。&1t;/p>

    正看肥皂电视剧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沈安溪吓了一跳,赶紧自沙处站起,托着肚子,走到房间门口。&1t;/p>

    “枞渊,出了什么事吗?”沈安溪拧着秀气的眉担忧地问道。&1t;/p>

    沈枞渊这时正抓着自己的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脸上是暴怒的表情,眼眸里怒火迸溅,有点像一头正在怒的狮子。&1t;/p>

    他也不说话,对着沈安溪指了指电脑屏幕。&1t;/p>

    沈安溪走过去,在电脑前坐下。电脑上打开了一个新闻网站,而网站的页就是那则沈老爷子与沈枞渊断绝父子关系的新闻。&1t;/p>

    沈安溪看了看电脑屏幕底下的标签,她点击鼠标,打开了新浪微博。微博上全是众多网友对断绝父子关系这件事的讨论。&1t;/p>

    沈枞渊估计不是沈老爷子的亲生骨肉吧?否则怎么能说断绝就断绝?&1t;/p>

    沈枞渊的母亲以前是模特,情人多了点是难免的......&1t;/p>

    难为沈老爷子带了这么久的绿帽子......&1t;/p>

    网友的讨论各种不堪入目,连沈安溪看了都觉得很是愤怒,更别提沈枞渊这个当事人了。&1t;/p>

    沈安溪索性将电脑关掉。然后走到站在窗边的沈枞渊身后,环抱住他:“没事的,这件事会过去的。无论生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1t;/p>

    沈枞渊握住沈安溪那交叉在自己腰间的双手,心中有暖流在涌动。&1t;/p>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1t;/p>

    周家大宅内。&1t;/p>

    自上次恐吓绑架的事情之后,周琳琳就搬回了周家住。最近沈老爷子跟沈枞渊断绝关系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她也略有耳闻。这天下午,周琳琳联系了个朋友到印尼菜馆里商量一些事情。&1t;/p>

    冒着热气的菜6续上齐了。周琳琳边吃着盘中的煮牛肉,边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对面的朋友。&1t;/p>

    周琳琳的朋友听了后,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要我去抢展图公司的生意?为什么?”&1t;/p>

    “别问为什么,照做就是了。你们公司卖的商品跟展图公司的商品一样,而且你们公司已经成为行业翘楚。用低于市场上一半的价格将商品卖给展图公司的客户,他们肯定会心动。”周琳琳眼眸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1t;/p>

    展图公司就是现今沈枞渊名下剩下的唯一一间公司。&1t;/p>

    周琳琳的朋友不说话,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1t;/p>

    周琳琳举起酒杯,与他碰了碰酒杯:“至于低价卖出商品的损失,我会赔偿给你。另外我会给你一笔酬劳。”说着,周琳琳自手提包处拿出一张支票,用笔刷刷刷地在上面填好后,就将其递给对面的朋友。&1t;/p>

    周琳琳的朋友接过支票,看到支票上的金额后,挑了挑眉,脸上是惊讶的表情。&1t;/p>

    次日清晨。&1t;/p>

    沈枞渊听完市场部经理汇报完工作后,当即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之前不是签好了合同,为什么现在他们一个个又都要反悔?”&1t;/p>

    “据说是因为有另一间公司给出了更低的价格。”市场部经理报出了公司名称和商品价格。&1t;/p>

    “这不可能!商品这样定价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什么一家行业翘楚的公司,要用这样低的价格来跟我们抢生意?”沈枞渊喝了口水,将杯子重重地放回桌上。&1t;/p>

    市场部经理见沈枞渊火,有些战战兢兢,却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1t;/p>

    沈枞渊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忙吧,这里没你事了。”&1t;/p>

    阳光无声流泻进屋子里。照耀在坐在桌边的沈安溪侧脸处,将她的脸庞割裂成一半明一半暗。让她整个人有种奇异的美感。&1t;/p>

    110/110877/48083524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