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住进候家大宅
    半个月后,候御哲带着安子怡和刚出生的婴儿回了候家大宅。候御哲想着,候家大宅佣人多,也好帮忙照顾安子怡和刚出生的婴儿。&1t;/p>

    回到侯家大宅第二天的清晨。&1t;/p>

    候御哲起床后,就陪同安子怡到了大厅吃早饭。候御哲细心地替安子怡拿了点心和豆浆。他一抬眸,看到对面的候老爷子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候御哲就对着候老爷子笑了笑:“外公昨晚睡得还好么?”&1t;/p>

    候老爷子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挺好的。”顿了顿,他又说道:“连你带人回来我都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带着讽刺。&1t;/p>

    候御哲心里一咯噔:“对不起,外公我忘了跟你说了。我与子怡已经订婚了。子怡生宝宝时身体不大好,我一直在照顾她,忘了跟你说这事。”&1t;/p>

    候老爷子听了他的话,低下头淡淡嗯了一声,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1t;/p>

    桌边的其他候家的人都偷偷打量着安子怡,有些人的眼里还带着极其明显的鄙夷。&1t;/p>

    一大桌人沉默地吃着早餐,也没人说话。诡异的尴尬气氛在周围流动着,一时间,餐桌上只有碗筷刀叉偶尔相碰的细微响声。&1t;/p>

    “御哲,吃完早饭后,你到我房间来一趟。我有话对你说。”候老爷子喝完了面前玻璃杯里的豆浆,然后说道。&1t;/p>

    “好的,外公。”候御哲一边低头吃着早饭,一边回答他。餐桌上各人的目光候御哲当没看见。&1t;/p>

    吃完早饭后,候御哲柔声对旁边的安子怡说道:“我让章姨送你上楼。”说着,他宠溺地在她额头处落下一吻。&1t;/p>

    旁边候家的人看到这一幕,他们眼里鄙夷的光更盛了。候御哲不是没看到他们鄙夷的表情,但他心里完全不在意,这时他转头喊了一声:“章姨,你陪子怡上楼吧,她身子还没复原,麻烦你好生照看着。”&1t;/p>

    不远处的章姨走了过来:“好的,候少爷。”&1t;/p>

    候老爷子的房内。&1t;/p>

    候御哲刚踏进房里,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就走到窗前,将窗纱都拉开:“让多些阳光照进来,人在屋子里都会开朗点的。”&1t;/p>

    坐在卧椅上的候老爷子这时开口说道:“御哲,你打算怎样安置安子怡两母女?”&1t;/p>

    “我看了下阴历,下个月十五是个嫁娶的好日子,我打算下个月十五号举行婚礼。”候御哲回答道。&1t;/p>

    “所以你什么都决定好了,婚姻大事,也不用询问外公的意见?”候老爷子说到这里,有点动怒。&1t;/p>

    候御哲在候老爷子身边坐下,拉住了他的手,用一种很柔和的语气说道:“外公,事出突然,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老人家联系。子怡是我心爱的女人,我只想和她共度一生。外公,你不会不答应吧?”&1t;/p>

    候老爷子好像有点不大习惯候御哲对他那么亲昵,当下脸色有点不自然,但是他心里是很喜欢候御哲这个外孙的。所以当候御哲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候老爷子也不好拒绝他,所以他还是把心里的顾虑说了出来:“安子怡只不过是个小明星,外公觉得她和御哲你并不门当户对。娶个富贵人家的高学历的媳妇,岂不是对你事业前途更有帮助?”&1t;/p>

    候御哲笑了笑:“外公,所谓千金难买心头好。我爱子怡,不管她外在条件怎么样,我爱的是她这个人。”&1t;/p>

    候老爷子也知道自己外孙的性子,加之安子怡如今是连孩子都有了,阻挡他娶安子怡也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他当下也只好说:“外公希望你幸福,我就勉强认了这个媳妇。”&1t;/p>

    第二天下午。&1t;/p>

    安子怡正从一楼沿着楼梯准备走上二楼,耳边转来脚步声,抬眸一看,就看到老爷子迎面自楼梯处走下来。她仰面对着候老爷子微微一笑,在他跟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礼貌的叫一声:“外公。”&1t;/p>

    候老爷子突然在她身边停住了脚步:“别以为给御哲生了个孩子就可以攀上高枝了,别说你生的只是个女孩,即使生的是男孩,我也是这句话——你要做候家的媳妇,还差了那么一大截。”&1t;/p>

    安子怡正想说些什么,候老爷子却已顺着楼梯下去了。安子怡垂眸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1t;/p>

    她其实不在乎旁人怎么看。只要她跟候御哲还有宝宝在一起幸福就可以了。&1t;/p>

    安子怡刚回到房间不久,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吵杂声。她刚哄睡了宝宝,便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问迎面走过来的佣人:“下面怎么了,怎么那么吵?”&1t;/p>

    “候老爷心脏病,晕倒了。候家的人都乱成了一团。”那佣人匆匆回答完她,就匆匆地下了楼。&1t;/p>

    安子怡皱了皱眉,便也随着那佣人下了楼。&1t;/p>

    安子怡跟着那佣人到了房间内。候老爷子正面色灰白地躺在床上。因为大宅里的男丁都去了公司上班,剩下都是媳妇。包括候御哲也出去了。&1t;/p>

    这时一帮女子正围着候老爷子七嘴八舌地讨论争吵着。&1t;/p>

    “候老爷子最疼爱你,你怎么不提醒他吃药?你不知道他有心脏病吗?现在他休克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1t;/p>

    “我又不是医生,哪能时时刻刻都提醒着他吃药?”&1t;/p>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通知其他人啊!还吵什么吵!”&1t;/p>

    ......&1t;/p>

    安子怡真是无力吐槽,敢情这么久了还没叫救护车?心脏病患者的救护时间可是争分夺秒的!当下她挤进人群里,好不容易才挤到候老爷子床边:“你们快打电话叫救护车!”说着,她对着候老爷子的心口就是一拳。&1t;/p>

    “嘿,子怡你在做什么?”旁边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少妇很凶地对安子怡叱喝道。&1t;/p>

    “你瞎了么,我在对外公进行急救!”安子怡学过对心脏病人的急救,此刻派上用场了。&1t;/p>

    安子怡对着候老爷子的心口又是几拳,然后她叫来一个佣人,让其给老爷子做人工呼吸。&1t;/p>

    过了没多久,救护车就到了。医生和护士小心地将候老爷子抬上医用车上。安子怡也跟着上了救护车。&1t;/p>

    昏迷中的候老爷子很快被送进了重症病房内。&1t;/p>

    安子怡正坐在长凳上出着神,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现是候御哲匆忙赶到了:“外公怎么样了?”他还没坐下,就神色焦急地问安子怡。&1t;/p>

    “外公还在急救室。”安子怡握住了候御哲的手,安抚他坐下。候御哲握住安子怡柔软白皙的纤手,随即将头靠在她肩上。&1t;/p>

    “外公会没事的,别担心。”安子怡的嗓音温柔而悦耳,像是一股清泉在候御哲心间流过。&1t;/p>

    两人静静地坐在长凳上等了一阵,候家的其他男丁也6续到了医院。&1t;/p>

    候御哲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对面众人一一扫过,淡漠,无所谓,烦躁,不耐烦......&1t;/p>

    他没有看到他们的脸上露出晚辈对长辈应有的关怀表情。候御哲心中暗道,他们心中此刻在想着什么?外公的遗嘱?瓜分遗产?想着早点回大宅里吹着空调继续他们无所事事的人生?&1t;/p>

    候御哲正出神地想着,手术室的门在此时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对着他们说:“候老爷没什么大碍了。住院一两天观察一下具体情况就可以回家了。记得督促候老爷按时服药。”&1t;/p>

    一周后。&1t;/p>

    这天傍晚,安子怡吃完晚饭,在候御哲的陪同下回了房间。候御哲走到小床旁边,看着床里咿咿呀呀扑腾着小手小脚的女婴儿,心里溢满了喜悦幸福。&1t;/p>

    “你说,我们该给宝宝取什么名字好?”候御哲边逗着宝宝边问安子怡。&1t;/p>

    “我还没想过呢。要不就在我们两人名字里各挑一个字出来?”安子怡站在落地玻璃窗边说道。&1t;/p>

    “好啊,候哲怡?这个名字怎么样?”候御哲转过头看向窗边的安子怡。&1t;/p>

    “挺好的。”安子怡的声音好像有点闷闷的,“我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打算跟宝宝租房子住。”&1t;/p>

    候御哲听了她的话,猛拍了一下脑门,心里暗想,他怎么这么糊涂呢?回来这么久了,居然忘记向子怡求婚了!&1t;/p>

    候御哲走到窗边:“子怡,嫁给我吧。”说着,他握住安子怡的手,在她跟前单膝跪下:“我之前让秘书去跟那个意大利的设计师订戒指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所以,就拿我手上的戒指先代替着好么?”候御哲说着,自小指取下他平时一直戴着那尾戒,将其套在安子怡的无名指上。&1t;/p>

    候御哲站起来,将安子怡揽入怀中。安子怡依偎在他的怀中,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你外公会同意我们结婚吗?他一直觉得我配不起你。”&1t;/p>

    “给点时间外公,他会接纳你的。”候御哲也知道安子怡在候家住得并不舒心,只是当初考虑到自己的住所没候家大宅的佣人多,再者他也希望候老爷子在和安子怡相处的过程中,会现安子怡她的优点。&1t;/p>

    110/110877/48083525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