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婚礼
    “所以,你答应嫁给我了?”候御哲低头问怀里的安子怡。&1t;/p>

    “孩子都生了,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嫁给你了。”安子怡昂头看着候御哲打趣地说道。&1t;/p>

    候御哲轻笑出声,随即往安子怡柔润亮泽的唇瓣上亲去。&1t;/p>

    正在安子怡微凉的唇瓣处辗转吻着,候御哲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恋恋不舍地离开安子怡的唇瓣:“哪位?什么事?”&1t;/p>

    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候少爷,候老爷让大家到一楼会客室,他有重要的事情跟大家商量。”&1t;/p>

    候御哲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我们这就下去。”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1t;/p>

    “外公偏偏要这个时候叫大家过去,真是的。”候御哲有些不满地嘟囔着,安子怡觉得他略为不满的表情有点像个孩子,当下微微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两人一起下楼到了会客厅,现候家的人都到齐了。两人找了个连着的座位坐下。&1t;/p>

    这时坐在对面主人位的候老爷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叫大家到这里来,是因为我想跟大家说一下,我修改后的遗嘱内容。”&1t;/p>

    经过上次的心脏病事件,候老爷子知道年纪大了,难保哪天不生什么意外,所以就事先立好遗嘱。再在众人面前说清楚遗嘱的内容,免得到时候侯家的人为了争财产有纠纷。&1t;/p>

    会客室里的人都不紧屏住了呼吸。候老爷子打开新立的遗嘱,读了一遍。当他读到会将名下的若干房屋和若干股票给候御哲时,会客室里有一个声音响起:“爸,这不公平吧。”&1t;/p>

    说话的是候御哲的二舅舅。&1t;/p>

    候老爷子挑了挑眉,沉声问道:“哪里不公平了?”&1t;/p>

    “御哲虽然姓了候,但是其实他是外孙。只不过当年妹妹的事情跟欧阳家闹了别扭而已。在大家族,按理来说,外孙是不应该有遗产继承权的。而现在,他分到的比你的孙子还多,这说不过去吧?”候御哲的二舅舅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1t;/p>

    “对啊,对啊,怎么能这样......”其他人见有候御哲二舅舅带头说了,也随声附和道。&1t;/p>

    候老爷子这时喝了口水,然后将水杯重重放回桌上,出砰的一声:“外孙跟孙子有什么区别?御哲这个外孙,可比你们这些不学无术整天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强多了?我就要分这么多给他,难不成还给到你们手上,让我当年打回来的江山让你们挥霍掉?”&1t;/p>

    候老爷子说到这里,有点动怒。&1t;/p>

    “爷爷,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哪有整天吃喝玩乐?我们也是每天去公司上班的好吧?”候御哲二舅舅的长子这时抗议道。&1t;/p>

    “你每天早上开着兰博基尼去到公司溜达一圈就走,你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年送你到欧洲留学,你酗酒吸毒生事,连毕业证都拿不到就灰溜溜地回来。你说你一个连毕业证都拿不到的人,公司的业务你懂多少?你这叫上班?”候老爷子越说越动气,语气越来越重。&1t;/p>

    “但是,御哲比我们年长,做生意比我们有经验也是理所当然的啊。这不表明我们将来不会追上他。”候御哲大舅舅的长子这时说道,“再者,御哲他娶一个对事业前途没有任何帮助的小女明星,爷爷你分给他的财产,将来还不是落在这个女明星和她的孩子手里?”&1t;/p>

    安子怡猛地站起来,面对着候御哲大舅舅的长子说道:“我跟候御哲一起不是为了他的钱,请你不要把我描述成是那种贪图虚荣的女明星。”这时她转过头来跟候老爷子说道:“外公,你要是不放心,你可以再特地声明这些财产任何时候都不能转让到我名下。不过,我相信凭御哲的能力,他也根本不贪图外公你的这些财产。”&1t;/p>

    安子怡顿了顿,又说道:“我本打算过几天就搬走的。不过,现在看来,我不如就今晚搬走好了。”说完,她转身就出了会客厅。&1t;/p>

    候御哲这时也站起来:“我希望外公长命百岁,遗产这些东西,我其实并不在意的。”说完,他就追随着安子怡的身影出了会客厅。&1t;/p>

    候老爷子这时又清了清嗓子,继续读了剩下的遗产分配内容。末了他加了一句:“这是遗产分配的最后版本,以后不会再修改了。没事了,大家各回各房吧。”&1t;/p>

    一众人纷纷起身,交头接耳地走了出去。&1t;/p>

    等所有人都走了,候老爷子思索了一阵,便去了卧室一趟,之后就到二楼去找安子怡。到了安子怡的房门口,他伸手轻轻敲了敲门。门里面传来候御哲的声音:“又什么事啊?”声音隐隐带了点不耐烦。&1t;/p>

    “御哲,是我,你外公。我有话想跟子怡说。”候老爷子站在门外说。&1t;/p>

    门里脚步声渐近,然后门就被打开,安子怡站在门口处,对着候老爷子温婉地笑着说:“外公找子怡什么事?”&1t;/p>

    “过来这边房间说吧。”候老爷子见到安子怡的宝宝也在房间里,便对她这样说道。&1t;/p>

    安子怡跟着候老爷子到了隔壁客房处。候老爷子拉出桌边的一张椅子:“子怡,坐吧。”&1t;/p>

    安子怡看到候老爷子这种态度,有点惊讶。特别是在她刚才在众人面前出言不逊后。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在椅子处轻轻坐下。&1t;/p>

    候老爷子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子怡,御哲和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这个月阴历十五号?之前御哲是这么跟我说的。”&1t;/p>

    安子怡如实回答道:“他还没来得及跟我商量结婚的日期。”&1t;/p>

    候老爷子这时说道:“上次我心脏病突那次,谢谢你当时给我做了心脏病急救。我听医生说,要不是当时在救护车来之前做了急救,我这条命可能就救不回来了。”&1t;/p>

    安子怡淡淡一笑:“应该的。当时大家都很慌乱,我刚巧就学过心脏病急救,就用上了。”&1t;/p>

    候老爷子自医院回来后,有天下午在二楼转角处,无意见到安子怡在吩咐佣人记得提醒他服药,还详细说了药的用量和用法。只是当时他站在转角阴影处,安子怡和那佣人并没有看见他。&1t;/p>

    不过,自那时开始,他就对安子怡改观了。毕竟她不像他别的子女和孙子,一心希望他早死,好继承遗产。&1t;/p>

    “你们婚礼那天,我给你们预定时代大饭店作婚礼现场可好?同时登一则新闻到报纸上。”候老爷子边说边自口袋里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盒子,那是他刚才回卧室拿的:“这是当年我太太买下来,说是等到外孙娶媳妇时,亲手送给媳妇的钻石戒指。现在我太太早已不在了,就由我把它交给你吧。”&1t;/p>

    时代大饭店是全市消费最高的酒店。这酒店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很多社会名流都喜欢到那儿举行婚宴或者摆酒席。这饭店一般人还预定不了。候老爷子这样的言辞,是真真正正把她当作候家的媳妇了。&1t;/p>

    安子怡接过那小盒子,脸上是晚辈应有的恭谨:“谢谢外公。”&1t;/p>

    傍晚的风轻轻拂动着不远处的窗纱,安子怡的心里这时溢满了难言的喜悦。虽然她之前暗暗对自己说,即使得不到候老爷子的承认,只要候御哲和她两人真心相爱就好,但是,有哪对夫妇不希望得到长辈的祝福和承认?&1t;/p>

    如今终是得偿所愿,安子怡这才明白,这样的喜悦是难以用笔墨形容的。&1t;/p>

    宴会上人人都是喜气洋洋的。这里的摆设装饰也是极其奢华别致。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江景。这是时代大饭店的最高层,自窗外望出去风景极美。地方很大,安子怡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摆了多少桌,宴请了多少人。&1t;/p>

    还有就是,候老爷子为了表达他的歉意,给沈安溪和沈枞渊补办了一次婚礼。所以今天这里其实有两场婚礼举行,一场是安子怡和候御哲的,一场是沈安溪和沈枞渊的。&1t;/p>

    沈安溪的预产期应是快到了吧?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她跟身姿挺拔外表俊朗的沈枞渊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呢。敬完酒的安子怡打量着不远处与各人寒暄着的沈安溪和沈枞渊,心里暗暗道。&1t;/p>

    这时主婚人在礼台上说道:“下面有请新郎候御哲和新娘安子怡上台。”&1t;/p>

    掌声如潮响起。安子怡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与候御哲对视一眼。&1t;/p>

    安子怡被候御哲拉着手,走上了礼台。全城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吧?刚站上礼台的安子怡,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心里想道。&1t;/p>

    “候御哲先生,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都将永远爱着安子怡小姐,对她不离不弃吗?”一旁的主婚人问候御哲。&1t;/p>

    一身新郎西装神采奕奕的候御哲很快地回答道:“是的。”&1t;/p>

    礼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1t;/p>

    主婚人又转头对一旁的安子怡说道:“安子怡小姐,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都将永远爱着候御哲先生,对他不离不弃吗?”&1t;/p>

    110/110877/48083525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