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真相浮露
    沈老爷子询问了曾永念,知悉沈建国是在大概两个月前,变成公司的大股东的。就是在他现沈枞渊不是自己儿子不久后。&1t;/p>

    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1t;/p>

    沈老爷子深知沈建国为人,他这个儿子,虽然不学无术,弯弯曲曲的小心思却很多,做事也完全没有道德底线。伪造沈枞渊生父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做不出来......&1t;/p>

    如果,这两件事情真的是沈建国一手策划的,那么,他岂不是错怪了何丽?而沈枞渊,则完全是无辜的......&1t;/p>

    沈老爷子想到这里,拿起茶杯的手不觉微微颤抖起来。他想了一阵,就打了个电话给私家侦探,让其去调查一下之前那个众汇集团董事张祖耀的真实背景。&1t;/p>

    沈老爷子特地吩咐私家侦探调查得更深更细,因为他怀疑张祖耀的身份是伪造的。之后,沈老爷子又令管家拿沈枞渊的头再去验一次dna。&1t;/p>

    沈老爷子记得两个月前,沈建国在一天傍晚,拿了一份合同给他签。&1t;/p>

    当时正值黄昏,会客室里的灯光有点不足,加上又是自己的大儿子,沈老爷子自然是没什么戒心,就拿起笔,刷刷刷地在那份合同上签了名字。&1t;/p>

    如果,那份合同包含了股份转让协议呢?他签名字的时候,其实并没看清楚,合同上是什么内容。&1t;/p>

    沈老爷子还记得,那天傍晚的沈建国态度特别恭谨温顺,笑容中却又隐隐带了心虚。甚至他还记得,那天沈建国说了很多关于对公司的建议,沈老爷子以为他终于收心了要好好经营事业了。&1t;/p>

    原来不是的。原来这只不过是要哄他签合同的把戏。枉他纵横商场几十年,到头来,竟然被自己的儿子骗了。真是讽刺。&1t;/p>

    两天后,沈家大宅客厅里。&1t;/p>

    对面坐着的沈建国是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他拿起茶杯缓缓喝着茶。好像那道沈老爷子注视在他身上的目光不存在一样。&1t;/p>

    “建国,”沈老爷子冷不丁地突然开口,“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何公司的股份大部分都转到了你名下?”&1t;/p>

    沈建国脸上并没有什么惊慌的表情,这时他施施然地回答道:“爸爸的财产也迟早是我的,不如早点分给了我,也好让我在推行一些政策时,更有决策权。”&1t;/p>

    沈老爷子勃然大怒:“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哄我签了股份转让合同?你真是厉害啊,连自己老爹都敢骗了!”&1t;/p>

    沈建国的表情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他预料到沈老爷子迟早会对他火:“我只是用了一点手段而已。生意场上混的人,总要用一些手段的,不是么?”&1t;/p>

    沈老爷子气得拍案而起,之后就将桌上的烟灰朝他扔了过去:“混账你还狡辩!”&1t;/p>

    沈建国赶忙避开迎面砸过来的烟灰缸,也不再答话,迈开步子赶紧开溜了。&1t;/p>

    沈安溪自出院后,就搬到了沈枞渊的住所处。沈枞渊推开了所有公司的事务,又请了几个佣人,全心全意地照顾着沈安溪。&1t;/p>

    而且最近沈枞渊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一个清冷高贵的企业家,变成了一个微信朋友圈天天晒娃的爱娃疯魔。沈枞渊以前的朋友圈从来不朋友圈的,自从当了龙凤胎的父亲后,就真是一反常态地天天朋友圈刷屏。微信上的朋友纷纷表示震惊的同时,也纷纷来祝福。&1t;/p>

    这天,明媚的阳光无声照耀进屋里,流泻到婴儿床上的两个粉嘟嘟的婴儿身上,越显得他们像是天使。&1t;/p>

    沈枞渊趴在婴儿床边沿,嘴里轻声地对他们说道:“你们要快快长大哦,长大了爸爸带你们去游乐园玩,爸爸带你们去瑞士滑雪......”&1t;/p>

    从屋里走出来的沈安溪看到沈枞渊对着那两姐弟嘟嘟囔囔,就笑着问:“你在跟他们说什么呢?着了疯魔一样。”&1t;/p>

    沈枞渊回转头来对沈安溪笑着说:“我在跟他们说长大了带他们去玩。”&1t;/p>

    “那要等好几年呢。我要抱姐姐进里屋喂奶了。”沈安溪说着,走到婴儿床边,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那有着大眼睛的五官精致的女婴。抱到怀里后,沈安溪往她小脸上亲了一口,声音轻柔地说道:“乖宝宝,乖宝宝.....”一边说着,就一边进了里屋。&1t;/p>

    沈枞渊出一声嗤笑:“说我着了疯魔一样,你不也是着了疯魔吗。”他边说着,边站起来,走到不远处沙旁,正准备坐下,却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1t;/p>

    沈枞渊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是沈老爷子的来电。他心里有点纳闷,自从上次沈老爷子说了跟他断绝关系后,就再没联系过他了。上次沈安溪和他在时代大饭店里重办婚礼时,他都没有来。这时打电话给他,是有什么事么?&1t;/p>

    沈枞渊按了接听键,嗓音如常:“沈先生,你好。”既然沈老爷子都已经登报说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那么他对他的称呼也应该变换了。&1t;/p>

    手机那端传来沈老爷子的嗓音:“喂,枞渊么?”&1t;/p>

    “是的。”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淡淡回答道。&1t;/p>

    “今晚有空回来吃饭吗?我让厨子做你最喜欢吃的菜。”手机那端的沈老爷子语气很柔和慈祥,像是一个普通老人家对自己子女的慈爱口吻。&1t;/p>

    沈枞渊有点不明所以,当下就淡淡地拒绝道:“安溪刚生了龙凤双胞胎,我在家帮忙照看着呢。对不起,暂时抽不开空。还有别的事情吗?”&1t;/p>

    沈老爷子的语气夹杂了一丝惊喜:“安溪生了龙凤双胞胎?什么时候的事呢?孩子满月酒记得请我这个爷爷啊。”&1t;/p>

    沈枞渊心里暗道,我们已经不是父子关系了,你还记得么。但是他也不想把话说得太绝,就淡淡地对着手机话筒嗯了一声。&1t;/p>

    那端的沈老爷子又说道:“今晚过来沈家一趟好吗?爸爸有要事和你商量。”&1t;/p>

    沈枞渊有些讶异,沈老爷子的语气中竟然有着隐隐的恳求的意味。还自称是他的爸爸?不是说过他们俩没有血缘关系吗?&1t;/p>

    当下沈枞渊也不好拒绝得太过分,毕竟候老爷子也养了他这么多年。这时沈枞渊只好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晚上过去。”&1t;/p>

    挂了电话,沈枞渊看到沈安溪抱着宝宝从里屋出来,走到婴儿床边,将女婴放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抱起男婴。&1t;/p>

    “沈老爷子让我回去吃晚饭,说有事和我商量。”沈枞渊对着在婴儿床边给宝宝换尿布的沈安溪说道。&1t;/p>

    “那就回去咯。”沈安溪一边整理着宝宝的衣衫,一边淡淡地回答他。&1t;/p>

    “我有些纳闷,会是什么事呢?他之前那么绝情地说我不是他儿子,登报断绝关系,现在又叫我回去,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沈枞渊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1t;/p>

    “何必在这里猜来猜去,今晚过去不就知道了?”沈安溪抱起换好了尿布的男婴,又哼着儿歌进了里屋。&1t;/p>

    沈枞渊其实不是很想回去沈家大宅,不过既然答应了,便也只有勉为其难地过去了。&1t;/p>

    傍晚,沈家大宅饭厅里。&1t;/p>

    佣人6续将菜端了上来。沈枞渊看了看,果然都是他爱吃的。樟茶鸭,芋头扣肉,剁椒鱼头,芝士焗龙虾......&1t;/p>

    “枞渊,你也很久没回来了,我专门吩咐厨子做的,你多吃些吧。”沈老爷子说着,亲昵地给沈枞渊夹了块樟茶鸭。&1t;/p>

    “谢谢。”沈枞渊看着碗里那块樟茶鸭,淡淡地道了声谢。&1t;/p>

    期间都是沈老爷子招呼着沈枞渊吃菜,饭桌上的其他人沈老爷子好像没看见似的。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微妙。&1t;/p>

    尤其是沈枞渊的大哥沈建国,每当沈老爷子招呼着沈枞渊吃菜时,他的眼神就扫过来,显得毒辣而阴险。&1t;/p>

    沈枞渊心中思索来思索去,都想不出沈老爷子叫他回来的用意。莫非是沈家的公司遇到什么难处了,要他回来力挽狂澜?所以沈老爷子才这种态度?&1t;/p>

    沈枞渊极其不舒服地吃完这顿饭,完全没吃饱。他心里嘀咕着,回去要让沈安溪亲自下厨,才能弥补这别扭的晚餐给他心灵造成的创伤。这时他耳边响起沈老爷子的嗓音:“枞渊,你跟我来会客室一趟,我有话想跟你说。”&1t;/p>

    沈枞渊应了一声好的,就站起身跟着沈老爷子,往会客室走去。他眼角余光扫到一旁的沈建国,现他的视线一直胶在他的身上,那眼神像毒蛇一样毒,又像刀锋一样尖利。&1t;/p>

    来到会客室,沈老爷子柔声让沈枞渊坐下,随即他就在沈枞渊对面坐了下来。&1t;/p>

    “枞渊。你的确是我的亲骨肉。”刚在对面椅子坐下的沈老爷子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1t;/p>

    沈枞渊有些愣,过了一会,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1t;/p>

    “是我错了。这是你大哥沈建国设的局。根本没有张祖耀这个人,你的父亲只有一个,就是我。”&1t;/p>

    110/110877/48083525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