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重回沈家
    沈枞渊拧紧着长眉。&1t;/p>

    对面的沈老爷子又说道:“这一切都是你大哥搞的鬼。枞渊,你的确是我的儿子,之前是我错了,中了你大哥的诡计。”再次验证了dna后,沈老爷子才确信,沈枞渊确实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没错。&1t;/p>

    沈枞渊显然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一言不地坐在椅子,以一种几乎僵住的状态。&1t;/p>

    所以是弄错了?沈老爷子那么容易就中了诡计,证明其实沈老爷子并不信任他沈枞渊的生母,不是么?&1t;/p>

    “现在你大哥骗走了我手中的大部分股份,公司的大股东现在变成了他。我现在没有作主的权利了。”沈老爷子语调有点悲哀。&1t;/p>

    沈枞渊凝视着他。夏日傍晚的风自窗外吹进来,吹得窗纱轻轻拂动。夕阳的余晖映在沈老爷子的脸上,他脸上的皱纹比去年深了不少。&1t;/p>

    他老了,不再是以前在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了。&1t;/p>

    “你愿意回来帮我吗?我其实一直都很看好你,觉得你比我其他的儿子都聪明有魄力。而我原本是希望,在百年归老后,将自己的大部分公司财产都留给你的。”沈老爷子这番话说得颇是动情。&1t;/p>

    沈枞渊却仍是忘不了当初他登报断绝关系收走他名下一切的狠绝,如今知道弄错了,又希望他沈枞渊回来收拾残局?当他沈枞渊是什么,挥之则来拂之则去?&1t;/p>

    他沈枞渊才没那么没骨气没自尊。&1t;/p>

    “爸爸,容我回家考虑一下。没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沈枞渊说到这里,站起身来,就转身欲向外走。&1t;/p>

    “枞渊,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来。是爸爸错了,是爸爸错了......”沈老爷子喃喃说着的同时,脸上是悔恨的表情。&1t;/p>

    沈枞渊脚步顿了一顿,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口。&1t;/p>

    回到家中,沈枞渊将这事向沈安溪说了。沈安溪眼眸中露出怜悯之色:“沈建国这人太过分了,居然设这样的局。自己家人都算计,真是品行败坏。”说着,她把手覆在沈枞渊手背上以示安慰。&1t;/p>

    沈枞渊将沈安溪一把捞过来,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你说我该怎么办?”&1t;/p>

    沈安溪摸着他的肱二头肌:“回去把你的东西夺回来啊。你本来就是沈家的人,沈老爷子又看得起你。”&1t;/p>

    “那岂不是显得我沈枞渊很廉价?让我走就走,让我回去就回去?”沈枞渊皱着眉头一脸苦恼地说道。&1t;/p>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沈老爷子年纪也大了,你何必跟他怄气。正常的男人知道自己帮别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肯定是生气的。当时你也不能怪沈老爷子这种反应。换做是你,你也不会对一个不是自家的人仁慈吧?”沈安溪谆谆善诱。&1t;/p>

    沈枞渊搂住沈安溪的纤腰,沉默不语。&1t;/p>

    “你没吃饱吧,我去煮饭给你吃?”沈安溪语声轻柔地问道。&1t;/p>

    她不说沈枞渊都忘记自己晚饭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当下就点点头。&1t;/p>

    吃完沈安溪做的饭菜后,沈枞渊就进了房间。沈安溪知道他心情不佳,便没打扰他。&1t;/p>

    清晨,沈家大宅内。&1t;/p>

    佣人李由自三楼的走廊走过。走到一个房间旁边时,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1t;/p>

    “沈老爷子手上还有一些股份,帮我想办法把剩下的也夺过来。”&1t;/p>

    李由认得这个声音,是沈建国的。今天沈老爷子出门去了。李由正准备趁沈老爷子出门的当口,去拿工具打扫整个沈家大宅,省得平时打扫的时候,会有声响和灰尘让沈老爷子不悦。这时却听到了沈建国的声音,李由不禁在门边停了下来。&1t;/p>

    房内的沈建国应该是在手机通话:“做大事的人,狠绝肯定是要有的。如果我现在不把沈老爷子手上的股份夺过来,将来就会落到别人手里。这种好时机,我怎能错过。再说,我是沈家长子,沈老爷子的,就应是我的。”&1t;/p>

    这些话都一字不落地听在李由耳里。他不禁有些怔,之后就在心里暗道,沈少爷这么狠,居然要将沈老爷子赶尽杀绝?&1t;/p>

    若是沈老爷子手上的最后一点股份都落入沈少爷手里,沈家的局势就要变了。&1t;/p>

    “嗯,好的。我们明天时代大饭店见。”沈建国的声音越来越近,李由连忙转身往楼梯间走去。&1t;/p>

    隐藏在楼梯间处的李由看着沈建国下楼远去的背影,心里暗道,他该怎么办呢?他该怎么阻止沈建国的诡计?&1t;/p>

    李由在沈家大宅工作了很多年了。他是一个孤儿,当年他流落街头时是沈老爷子救了他,将他带回沈家大宅,让他吃饱穿暖,给钱他上学。李由的这条命算是沈老爷子给的。&1t;/p>

    最近沈老爷子想让沈枞渊回沈家的事情,李由也略有耳闻。看来他也只有这个办法了。&1t;/p>

    这天午后,李由到了沈枞渊的住所处。&1t;/p>

    沈枞渊倒了杯茶给对面的李由:“李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么?”&1t;/p>

    沈枞渊的住所并不难查,李由问了些人就找到过来了。当下李由态度恭敬地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茶:“沈少爷不用那么客气给我倒茶的,谢谢沈少爷。”&1t;/p>

    沈枞渊姿态舒展地坐在沙处,沉默地等着李由开口。&1t;/p>

    李由在心中斟酌着词句的同时,喝了几口茶。过了一阵,他才开口说道:“我今天早上听到沈大少爷在房间里,跟人商量着,要将沈老爷子手中最后剩下的一些股份吞占。”&1t;/p>

    沈枞渊拿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抖了抖。他将茶杯凑近唇边,喝了一口茶,却没有说话。&1t;/p>

    “沈老爷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希望沈老爷子的晚年过得凄凉。所以,李由希望沈少爷能回去帮助沈老爷子,力挽狂澜。”李由继续说道。&1t;/p>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李由自他小时候起就在沈家大宅里做事了,他对沈老爷子的忠心,沈枞渊是可以看得到的。&1t;/p>

    现在李由希望他回去帮助沈老爷子,也是情理之中。&1t;/p>

    “我考虑清楚再做决定,谢谢你过来一趟。好好照顾我爸爸。”沈枞渊说着,站起身来,伸出手去与李由握了握手。&1t;/p>

    听沈枞渊委婉地提出了逐客令,李由也只能识趣地说:“那沈少爷,我就不打扰了。”&1t;/p>

    李由走后,沈枞渊站到客厅处的落地玻璃窗前,站了很久。窗外的景物跟往常也没什么不同。大街上依然是人来人往,高耸的建筑物矗立在下午的夏日烈阳中。&1t;/p>

    最近沈老爷子送了很多婴儿用品和产妇用的补品过来,还特意打电话跟沈枞渊说,如果要佣人和厨子的话,他随时都可以派人过来。沈老爷子还说,随时欢迎他和沈安溪回沈家住。&1t;/p>

    沈枞渊不觉想起沈安溪说的那句——&1t;/p>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1t;/p>

    是夜,沈家大宅内。&1t;/p>

    沈枞渊坐在沈老爷子对面,将今天午后李由跟他讲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老爷子。&1t;/p>

    沈老爷子抽着手中的烟,良久无言。&1t;/p>

    “爸爸,我会回来帮你。不过我的计划实施起来,需要你从旁协助。”沈枞渊十指交叠地放在膝前说道。&1t;/p>

    夏日清晨的风带着些微令人舒服的凉意,吹得高尔夫球场周围的草木沙沙作响。&1t;/p>

    沈建国执着球杆的动作极其标准,一杆就将跟前的高尔夫球打进洞中。旁边的一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随即拍起掌来:“沈少爷的技术真是厉害。”&1t;/p>

    “过奖过奖。”沈建国的嘴上虽是谦虚着,脸上却是得意神色。&1t;/p>

    那身姿挺拔的男子是沈建国最近在饭局上认识的,是最近市里新晋的有为企业家,名叫郑国念。沈建国与他一见如故,很快就熟络起来。&1t;/p>

    两人打了一阵高尔夫,便到了一旁的椅子休息。&1t;/p>

    “沈兄,你经常到这里打高尔夫么?我知道有个高尔夫场地环境很好的,比这里好很多倍。”郑国立姿态舒展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悠然地说道。&1t;/p>

    “那郑弟什么时候就带我去开开眼界。”沈建国闲闲地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地回答道。&1t;/p>

    “沈兄要有时间,那就明天。”一旁的郑国立又说道。&1t;/p>

    “好啊。”沈建国又喝了口茶,爽快地答应道。&1t;/p>

    “沈兄,最近我现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郑国立看时机成熟,向着沈建国抛出话题。&1t;/p>

    沈建国眼眸变得幽深,放在桌上的手掌这时手指微动:“哦?什么项目?”&1t;/p>

    “是一家新公司的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人工智能最近很火,把闲钱放点到里面,几年后,收益很丰厚。现在经济低迷,生意圈什么都不好做,理财投资也是为自己留个退路。你觉得呢,沈兄?”郑国立说了一番话后,询问沈建国的意见。&1t;/p>

    沈建国微微点点头,虽然没有说话,郑国立看他的表情,知道他是心动了。&1t;/p>

    这样子的话,那么计划正式拉开序幕了。&1t;/p>

    110/110877/48083525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