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沈建国的报复
    这天清晨,沈安溪早早便到了办公室,审阅着公司各部门呈上来的工作汇报。自从那天沈安溪召开了会议后,她就每天清晨都会来公司审阅工作汇报。她不希望沈枞渊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公司出什么岔子。&1t;/p>

    而另一边,候御哲还是没有查探到沈枞渊的消息。&1t;/p>

    沈安溪已经找了所有她能找的社会关系去寻找沈枞渊的下落。可到如今还是没有消息。每过一天,沈安溪内心的担忧便多一分。然而纵使她是多么的心急如焚,她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松懈对公司的管理。&1t;/p>

    沈安溪看到宣传部的工作汇报上有些疑问,正打算打电话让张秘书叫宣传部的部长过来,门外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随即耳边响起了张秘书熟悉的嗓音:“沈太太,沈建国先生说要见你。”&1t;/p>

    沈安溪撇了撇嘴,正想说不见他,眼角余光却瞥到沈建国已气高趾昂地,迈步进了办公室。&1t;/p>

    沈安溪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眼眸中冰冷讥诮之色浓重:“沈大哥,你又过来这里有何贵干?我请的那几个保镖24小时都是在这里的。”说到保镖两个字的时候,沈安溪加重了语气,并对着沈建国露出讽刺的笑意。&1t;/p>

    沈建国像是没听到她的讥讽,大大咧咧地走到沈安溪对面坐下:“我来是想告诉你,这家公司,很快就是我的了。沈枞渊卷款潜逃,他罪名成立之后,你会盼望从来不曾与他结婚。”&1t;/p>

    沈安溪冷冷地盯着他沉默了半分钟,随即才开口说道:“说完了么?说完麻烦你出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陪你胡扯了。”&1t;/p>

    沈建国却也不恼怒,施施然自椅子上站了起来,便走出了办公室。&1t;/p>

    沈建国离开后,沈安溪立刻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1t;/p>

    “哥,我有事情想请你帮忙。”沈安溪握着手机犹如握住了救命稻草。&1t;/p>

    “安溪,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听到手机听筒里传出候御哲温和的嗓音,沈安溪的心间像是有清风轻轻吹过,慌乱的心神微微得到了些慰籍。&1t;/p>

    沈安溪将刚才沈建国对她说的话,告诉了候御哲。末了,她又说道:“我不觉得他是在恐吓我,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之前公司里的财务总监说过,沈建国原本是想让他去捏造证据的。”&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沉默了几秒钟,随即说道:“我让私家侦探调查一下沈建国最近的动向,看看他在搞什么鬼,然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办法。”&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说道:“那哥我先忙去了,有什么新消息麻烦马上通知我。”&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安慰了几句沈安溪,就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来,看眼前的工作汇报。可是不管用,她的脑里一团乱糟糟的,总是不断地回放着刚才沈建国那令人厌恶的神情倨傲的表情。&1t;/p>

    眼前工作汇报上的字一行行的,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看得沈安溪无比的心烦气躁。她只好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怔怔地出神。&1t;/p>

    沈建国说他要告枞渊,可是,原来的财务总监钟志坚已经离职了。按理说,沈建国要告枞渊犯经济罪的话,需要财务上的一些证据。这个如果没有公司内部人的帮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那么假设沈建国得到了公司内部人的帮忙,这个人会是谁呢?&1t;/p>

    窗外是一片宽阔的江面,清晨的阳光照射到水面上,波光粼粼。高大雄伟的金属桥梁横跨了江水,在晨曦中静静伫立。桥上此刻是络绎不绝的车辆。&1t;/p>

    窗外的景色其实算是不错,然而却无法使沈安溪的心绪宁静下来。&1t;/p>

    枞渊啊枞渊,你在哪里呢?你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你可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1t;/p>

    虽是没法集中精神去看文件,沈安溪还是在办公室呆到了晚上才回家。刚回到家里不久,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沈安溪一看是候御哲的来电,便迅地按下了接听键。&1t;/p>

    “安溪,私家侦探刚才给我汇报了一下沈建国最近的动向。他跟枞渊的男秘书梁绍最近联系得很密切。”手机那端的候御哲知道沈安溪着急,所以也没过多的寒暄,直接接通电话后,就给沈安溪说了以上的话。&1t;/p>

    梁绍?沈安溪记得这个男秘书,听沈枞渊说起过他。大意是这个人虽是聪明有余,人品不足。所以沈枞渊一直不重用他。&1t;/p>

    如果帮沈建国捏造证据的人是梁绍,那么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梁绍知道很多公司的机密,他本人又是金融专业出身,简直是帮助沈建国的最佳人选。&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接着又说了一些关于沈建国最近的事情,沈安溪都细细听在耳内。等候御哲说完候,沈安溪问道:“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1t;/p>

    “我过去你家一趟吧,当面聊会好一些。”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回答她。&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好的,那哥你开车注意安全。”&1t;/p>

    头顶水晶灯的灯光经过灯罩旁水钻的折射,出细碎柔和的光晕。鹅黄的灯光映在沈安溪略显担忧焦虑的脸庞上,有一种柔弱的美感。&1t;/p>

    坐在沈安溪对面的候御哲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现在的突破口,在梁绍这个人身上。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沈建国就没有证据去告沈枞渊卷款潜逃了。”&1t;/p>

    沈安溪轻轻皱着眉,微微点头表示同意。&1t;/p>

    候御哲翻着手中那些从私家侦探处得来的照片,又说道:“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梁绍在暗中帮助他。侦探说,沈建国期间还有联系别的人。”&1t;/p>

    沈安溪抿了口茶:“但我觉得也是**不离十了。据我对梁绍的理解,如果我是沈建国,我也会去找他做帮手。”她说着,从候御哲手中拿过那叠照片,细细地翻看起来。&1t;/p>

    沈安溪看了一阵照片,问道:“哥请的这个私家侦探可靠么?”&1t;/p>

    候御哲微微一笑:“这个私家侦探是全城雇佣金最高的,比其他私家侦探高三倍不止。所以你就放心交给他查吧。”&1t;/p>

    沈安溪又翻看着手里的照片沉吟了一阵,又开口问道:“枞渊那边还没有新的消息吗?”&1t;/p>

    候御哲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所有的消息在他坐了飞机去美国那刻好像就断掉了。”&1t;/p>

    沈安溪说道:“枞渊无缘无故去美国做什么呢?他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他要出国啊。虽然他不会事无巨细向我汇报,但是出国这样的事,他总会事先向我提及吧。”&1t;/p>

    候御哲点点头:“那只能推断他是临时起意,有急事才赶过去美国的。一般如果是有计划的话,都会提前订机票。”&1t;/p>

    沈安溪这时自那堆照片中抬起头来:“我直觉这件事跟沈建国有关。肯定是他在背后搞鬼。”&1t;/p>

    候御哲回答她:“眼下这也是最合理的推断。是不是沈建国导致枞渊的失踪,这个我们留给私家侦探去查探。我们现在应该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不要让沈建国诬告枞渊。否则不仅枞渊的公司不保,连你和孩子也会受到牵连。”&1t;/p>

    沈安溪拧紧了秀气的眉,点了点头。&1t;/p>

    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候御哲抬眸看了看对面墙壁上方的挂钟,时针指向了2这个数字。已经凌晨两点多了。&1t;/p>

    候御哲看着眼前脸容憔悴苍白,身形清瘦的沈安溪,不免有点心疼:“安溪,你也不用太担心。不管生什么事,大哥总是会帮你的。早点休息吧,别太劳累了。否则到时候事情还没解决,自己就先病倒了。”&1t;/p>

    沈安溪点点头,又听到候御哲问道:“最近宝宝照顾得过来么?”&1t;/p>

    “宝宝还好了,外公专门请了保姆过来照看。”沈安溪回答他。&1t;/p>

    候御哲略略放下心来:“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吧。”&1t;/p>

    送走了候御哲,沈安溪去药箱里找了几片最近医生给她开的安眠药,用白开水服下,然后就进了卧室。&1t;/p>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过了多久,沈安溪才模模糊糊地睡着。&1t;/p>

    沈安溪的意识还处于迷糊的边缘,床头处的手机此时声音清脆地响起了来电铃声。沈安溪翻了个身,还想继续睡过去,可那手机铃声不折不挠地一直高分贝地响着。&1t;/p>

    会不会是关于枞渊的消息?这个念头在沈安溪脑中闪过后,她的睡意便消失了大半。&1t;/p>

    沈安溪撑着睡眠不足的身子起床,到了桌边拿起了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候御哲的来电。沈安溪按下接听键:“早上好啊,哥。”&1t;/p>

    “吵醒你了么,安溪?”候御哲带着歉意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入沈安溪耳中。&1t;/p>

    110/110877/48083526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