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最好的对策是离婚
    保姆想了想,回答他:“沈太太最近睡眠都不大好,之前还去看了医生开过安眠药吃。”&1t;/p>

    候御哲皱着眉点了点头。&1t;/p>

    沈安溪觉自己身处在一条光线很暗的走廊里。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声音。像是有人受到了鞭打。被鞭打的那人正在痛苦的叫喊着。&1t;/p>

    沈安溪循声寻过去,在一个敞开着门的房间外停下。她抬眸往里面看,看到一个男子被绑在椅子上,身上是一道道流血的鞭伤。那男子面前还站了个人,正是这个人在不断地用鞭子抽打他。&1t;/p>

    沈安溪走近一些去看,觉那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子很眼熟。这时,那拿着鞭子的人停止了抽打,走到旁边,将房内的灯打开。&1t;/p>

    灯光亮起的那刻,沈安溪看清楚了那被绑在椅子上的那男子的脸——是沈枞渊!&1t;/p>

    沈枞渊浑身都是鲜血,他左边的眼睛像是被挖掉了,眼眶里空洞洞的.....&1t;/p>

    沈安溪又惊又怕,忍不住大叫出声:“枞渊!”&1t;/p>

    雪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沈安溪只觉得浑身疲累,她转动眼睛,觉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原来刚才只是噩梦而已。&1t;/p>

    幸好只是噩梦......&1t;/p>

    沈安溪努力回忆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会到这病床上来的,而无论怎样回忆,就只记得失去意识前,是在婴儿床前担忧着沈枞渊。&1t;/p>

    她动了动手脚,然后尝试着想爬起来。却现自己浑身无力,撑起身子时竟是头晕目眩。&1t;/p>

    这是怎么了?她在这病床里到底躺了多少天?枞渊的案子到底怎么样了?正在思绪纷纭地想着,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安溪,你醒来了?”&1t;/p>

    候御哲在病床旁边的椅子处坐下:“感觉好些了么?”说话他微微蹙起眉头,神色关切。&1t;/p>

    “感觉特别头晕。”沈安溪如实对候御哲说道。&1t;/p>

    “那我去叫护士过来给你检查一下。”候御哲说着,就出了房门。&1t;/p>

    没多久,候御哲和一个护士回到病房里。在护士帮自己做检查的时候,沈安溪问旁边的候御哲:“我昏迷了多少天?”&1t;/p>

    “这是第三天了。”候御哲说道。&1t;/p>

    沈安溪转过头去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钟上显示的时间是三点。所以已经是下午了啊。沈安溪心里想着,又问道:“那枞渊的案子现在怎么样了?”&1t;/p>

    在沈安溪昏迷掉的这几日,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沈枞渊卷款潜逃的新闻。候御哲这几天忙着跟法院的人联络关系。然而并没什么用,案子还是走正常流程。候御哲已经提起了上诉要求,很快就会有二审。&1t;/p>

    候御哲回答沈安溪:“过几天就会二审,我会尽一切办法去帮枞渊的。”&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略略放下心来。&1t;/p>

    这时护士完成了检查对他们说道:“沈太太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身子有点虚,记得要按时吃药卧床静养,不要太过劳心劳神。”&1t;/p>

    候御哲对护士道了声谢。&1t;/p>

    几天后。&1t;/p>

    沈安溪坚持要出院,所以候御哲便帮她办了出院手续。出了院后,沈安溪便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二审的资料。候御哲除了劝她多休息注意身体外,也别无他法。&1t;/p>

    这天下午,沈安溪约了辩护律师在住所见面。&1t;/p>

    辩护律师在沈安溪对面坐下,她倒了杯热乌龙茶给他。辩护律师道了声谢,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1t;/p>

    不施脂粉,衣服也是极平常的服饰。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清秀脱俗的气质。面容很恬静。虽是豪门家的太太,却没有丝毫的骄矜和傲气。&1t;/p>

    辩护律师不由得对沈安溪多了几分好感。耳边这时响起她悦耳轻柔的嗓音,说着她最近为上法庭受审而做的准备。&1t;/p>

    辩护律师喝了几口手中清香沁人的乌龙茶,向沈安溪如实说出心中顾虑:“按照我打官司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二审能改判的几率并不大。”&1t;/p>

    沈安溪执着茶盖的手这时微微一抖,茶盖忽地跌下到茶杯处,出一声突兀的脆响。她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为什么?对方的人证物证都是捏造的。我先生是失踪了,而不是卷款潜逃。”&1t;/p>

    “然而你并不能证明对方的人证物证都是捏造的。在法官眼里,那就是真实的证据。沈太太,我相信你,但是陪审团不相信啊。他们只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1t;/p>

    沈安溪皱着眉,目光落到窗外。辩护律师看着她略为憔悴的面容,心中不免有些同情:“沈太太,虽然改判的几率不大,但是我会尽全力的。这是我作为一个律师的最基本的职业素养。”&1t;/p>

    沈安溪只觉得一颗心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了起来,胸腔中极为难受。当下她维持着礼貌的微笑,对着辩护律师道了声谢。&1t;/p>

    这天是二审的日子。沈安溪草草地施了个淡妆,就出去了法院。&1t;/p>

    期间就是标准的审判流程,沈安溪例行地回答了对方律师的一些问题。&1t;/p>

    二审结果出来那刻,沈安溪仿佛全身堕入冰窖。所以原审的结果仍然没有变吗?&1t;/p>

    沈安溪浑浑噩噩地出了法院,抬眸看四周的一切,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白的。黑白的人流,黑白的河堤,黑白的天空......&1t;/p>

    所以努力准备了这些,还是没有用吗?即使之前辩护律师跟她说过,二审改审的几率很小,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她忽然觉得很疲累,很想睡上一觉。很希望睡了一觉醒来后,就现这不过是个梦而已。一切都没有变,枞渊也没有失踪。一切都只是个噩梦而已。&1t;/p>

    沈安溪神情恍惚地招了部出租车,坐出租车回到了住所。&1t;/p>

    回到家没多久,候御哲就来了。&1t;/p>

    “安溪,你还好么?医生说你最近不能太劳累的。”候御哲看到沈安溪面色苍白的样子,心中猜想二审的结果也许并不理想,所以就没有问沈安溪审判的结果,反而是关心起她的身体来。&1t;/p>

    沈安溪回答他:“哥,我没事。”她顿了顿,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二审的结果还是跟一审的相同。”&1t;/p>

    候御哲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跟他想的一样。他沉吟了一阵才说道:“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安溪你只能求自保了。”&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没有答话。&1t;/p>

    候御哲又继续说道:“沈建国这次来势汹汹,如今候家和欧阳家只能保住你和孩子不受牵连。安溪,你把离婚协议签了,并且要在法官面前说事先并不知道沈枞渊的阴谋。”&1t;/p>

    沈安溪突然激动起来,声音变得有些尖利:“离婚?你让我这个时候跟枞渊离婚?换做是你被人陷害,你会希望子怡跟你离婚求自保吗?”&1t;/p>

    阳光自落地玻璃窗照进来,照射在候御哲脸上,他的神色一瞬间显得有些哀伤:“如果这次事件里的主角是我,我不希望子怡那么艰辛地为我奔波。既然已成定局,我希望她跟孩子能好好生活下去。”&1t;/p>

    沈安溪闻言,握着茶杯的手骤然一紧:“不,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抛下枞渊的。我会再想办法上诉的。”她低下头沉默了一阵问道:“假如换做是子怡被人陷害,你会放弃她么?”&1t;/p>

    候御哲轻轻叹了口气,终于回答道:“我不会。但是,现今这种情况,你不和枞渊协议离婚,法官会判你罪。我不想看到自己妹妹受苦。”&1t;/p>

    这天清晨,沈安溪如常一样到了咨询所。刚到咨询所门口,旁边忽然冲出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嘴里喊道:“你个和小叔乱来的荡妇,居然还敢开咨询所,简直败坏社会风气!”&1t;/p>

    说着,他朝着沈安溪扑过来,手中执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闪耀着明晃晃的晨曦,晃痛了沈安溪的眼。&1t;/p>

    沈安溪连忙往左边就地一滚,闪过这疯狂的男子。她闪避过后,下一刻便对那男子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沈安溪。”&1t;/p>

    那手执匕的男子微微一怔:“你不是沈安溪?那你是?”&1t;/p>

    “我只是过来打扫咨询所的钟点工而已。”沈安溪今天穿得很朴素,所以她希望用这个借口能蒙混过去。&1t;/p>

    果然那男子脸上的凶狠散去了不少:“原来你不是她......”&1t;/p>

    “安溪,这么早就来上班啦?”旁边人行道上走过一个家庭主妇模样的阿姨。&1t;/p>

    那男子闻言,脸上呈露出的凶狠之色比刚才的更盛:“你个贱人,居然敢耍我!”说着,他握着匕就向沈安溪的左肩刺了过去。&1t;/p>

    沈安溪闪避不及,被匕深深刺进左肩。很快就有鲜红的血自伤口处流淌下来。剧痛自伤口处传来,沈安溪咬住唇瓣痛呼出声。&1t;/p>

    刚才那跟沈安溪打招呼的家庭主妇听到声响,又走了回来。刚走回到咨询所面前,正看到那男子握住沈安溪左肩处的匕猛地拨了出来。然后就是鲜血喷溅。&1t;/p>

    那家庭主妇吓得拔足飞奔,拼命跑了好长一段路,才颤抖着手自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救护车的电话。&1t;/p>

    因咨询所环境幽静,清晨这个时段周围都去上班了,也就没什么人会从这里经过。所以那男子逃离现场后,受伤的沈安溪一直没被人现。等到那家庭主妇叫的救护车来到的时候,失血过多的沈安溪已经晕了过去。&1t;/p>

    110/110877/48083526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