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马上过去
    沈安溪睁开眼睛的时候,觉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耳边这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安溪,你好了些么?”&1t;/p>

    眼前的脸孔渐渐清晰,是有着关切神色的欧阳晗。沈安溪现坐在欧阳晗旁边的人是沈枞渊。他同样是一副关切的表情。&1t;/p>

    沈安溪对着欧阳晗微微一笑:“让爷爷您担心了。安溪没什么事了。”&1t;/p>

    这时旁边的沈枞渊凑近她:“我们已经报警了,咨询所门口的摄像头拍下了那人的录像。”&1t;/p>

    沈安溪轻轻点头:“那就好。”&1t;/p>

    欧阳晗这时恨恨地说道:“肯定是上次沈立业让娱乐报纸的那新闻,引导的舆论。安溪你这养父实在是过分。”欧阳晗看过那咨询所门口摄像头拍下的录像,知道那男子是因为什么而去找安溪的茬。&1t;/p>

    “安溪这段时间还是暂时不要去咨询所工作了吧,好好在家休养一阵子,也免得我担心。”沈枞渊的语声中带了些疲惫。&1t;/p>

    沈安溪为了让他安下心来,就嗯了一声答应了他。&1t;/p>

    医生说沈安溪本来身子就虚弱,现在又受伤大出血,需要在医院静养休息一段日子。所以这段日子,沈枞渊即使再忙,也会抽时间出来,到医院看望沈安溪。&1t;/p>

    这天早上,沈枞渊刚踏进办公室,便看到桌上放着今天的日报。他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坐到桌边,随手拿起那日报看了起来。&1t;/p>

    娱乐版那里的一则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有着不被世俗承认婚姻的沈安溪沈太太居然经营着咨询所?!&1t;/p>

    沈枞渊强压住内心翻涌着的怒气,粗略地浏览了一下新闻。新闻上主要说了沈安溪前几日被人刺伤一事,又说了咨询所的具体地址。最后还委婉地说了,沈安溪这种没有道德的人做心理医生,真的不会误导病人吗?&1t;/p>

    沈枞渊看完了新闻,生气地将报纸揉成一团,将它用力地扔进了垃圾桶。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思索了一阵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阿树,帮我约y城日报的主编今天下午跟我吃饭。”&1t;/p>

    手机那端的阿树用极是恭敬的嗓音,应了声是。&1t;/p>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又打了个电话给私家侦探:“许侦探,帮我密切留意最近报纸上关于沈安溪和我的新闻。一有新的动态立刻通知我。”&1t;/p>

    到了下午,沈枞渊接到了许侦探的来电。沈枞渊接起电话,淡淡地对着手机话筒说了声:“你好,许侦探。”&1t;/p>

    手机那端的许侦探用一贯冷静的口吻说道:“沈先生,娱乐报纸上登了则关于沈太太身世的新闻。我把电子版传给你。”&1t;/p>

    沈枞渊淡淡地应了声:“好的。”&1t;/p>

    沈枞渊将许侦探传过来的那报纸的电子版放大,浏览着许侦探刚才说的那则新闻。&1t;/p>

    新闻中说欧阳晗出了公函,说出沈安溪是自己孙女的事实。又将当年沈安溪受到遗弃的曲折经过说了出来。末了,欧阳晗还表明态度,说他见证了沈枞渊和沈安溪之间的恩爱,他不觉得两人的结合是乱搞。沈安溪当初惨遭遗弃已经非常可怜,如今找到心上人与之结合,却还要受到指责,实在是不应该。&1t;/p>

    沈枞渊看完了整则新闻,才略略放下心来。欧阳晗在本市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他公开出脸维护沈安溪,恐怕没有再敢说沈安溪和他的结合是乱搞了吧?&1t;/p>

    毕竟沈安溪是欧阳晗的孙女,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欧阳晗过不去,谁都不会那么蠢,去招惹欧阳晗。&1t;/p>

    沈枞渊这天下午还是和约好的日报主编谈了谈。沈枞渊在本市中的地位今非昔比,日报主编很快就答应了他,以后不再那些对沈安溪影响不好的新闻。&1t;/p>

    自欧阳晗的公函出后,市里的舆论风向也改变了不少。很少再有人提起沈安溪和沈枞渊这件事。&1t;/p>

    沈安溪咨询所的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当初刺伤她的那个男子,也被逮捕了。欧阳晗请了市里最优秀的律师来打官司,将那男子判了重刑。&1t;/p>

    日子又恢复了常态,沈枞渊和沈安溪的一对宝宝也在一天天地长大。沈枞渊运营公司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公司的产品直接销售到国外去,品牌在国外都极有声誉。&1t;/p>

    这天清晨,沈枞渊刚到办公室不久,就迎来了国外一个公司派来与他谈合同的几个客户经理。&1t;/p>

    沈枞渊带着这几人到了会议室。等这几人纷纷坐下后,他将合同的复印件一一分给这几人,用流利的英语说道:“请各位认真看一下合同上的条款,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问我。”&1t;/p>

    那几人低头看了一阵,期间他们偶尔交头接耳,还在合同处这里划划那里划划标重点。&1t;/p>

    过了一阵,那几人的其中一个抬起头问沈枞渊:“合同上说产品要三个月后才好,能不能快一些?我们公司快一点拿到产品,有利于我们公司后续的运营。”&1t;/p>

    问沈枞渊的客户经理是一个女子,五官长得还算标致,身材颇为丰满,即使是穿着正装,也能看到她胸前的波涛汹涌。&1t;/p>

    沈枞渊当下皱了皱眉:“时间的问题,当初我跟你们公司的老总谈过,他是对此没意见的。”&1t;/p>

    那女子看着沈枞渊笑了笑,便又低下头去,继续浏览着面前的合同。&1t;/p>

    过了一阵,那女子又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沈枞渊用流利的英语问道:“产品的单价能不能再降低一点?这个单价在市场上高了点。”&1t;/p>

    沈枞渊的模样生得出众,他不可能看不出这女子的眼神里蕴含着什么。这是倾慕者的眼神。她一直问是引起他的注意?但是这种问题很弱智好不好?&1t;/p>

    当下沈枞渊心里有点不耐,但表面还是笑意盈盈:“我们公司的产品在业界里一直以高质量闻名,否则你们公司老总也不会指明要跟我们合作。我觉得我们公司产品这个质量用这个定价是很合理的。当然了,最初的时候,你们老总也是对这个单价没有异议的。”&1t;/p>

    那女子哦了一声,便笑颜如花地对沈枞渊说道:“好的,谢谢沈总这么耐心地给我解说。”&1t;/p>

    沈枞渊当下又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有任何问题欢迎随时咨询。”说完,他就低下头去,继续翻着眼前的合同。&1t;/p>

    接下来,那女子又66续续地提了不少问题。沈枞渊都耐着性子一一解答了。&1t;/p>

    等把整个合同的细节都讨论完了之后,那女子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边笑着问沈枞渊:“沈总的英文口语很好啊,是在外国留学过吗?”&1t;/p>

    沈枞渊淡淡回答道:“以前到美国留学过一段时间。”&1t;/p>

    那女子又满面笑容地问道:“美国哪所大学?我茱莉亚也是到美国留过学的,没准我们是校友呢。”&1t;/p>

    沈枞渊这时已经站起身来:“美国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分校。”&1t;/p>

    “真巧,我也是那所学校毕业的。”那个叫茱莉亚的女子回答他。&1t;/p>

    是么?她和他竟然是校友?&1t;/p>

    会议室的一行人6续自门口出来。沈枞渊走在最后。茱莉亚走着走着就回过头来,看到沈枞渊走在最后,就停下了脚步。等沈枞渊走到她旁边时,茱莉亚低声在沈枞渊耳边说道:“沈总,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约个地方吃午饭?”&1t;/p>

    茱莉亚本来就生得高,加上又穿了高跟鞋,整个人的高度就到了沈枞渊的肩膀处。要知道在办公室里能到沈枞渊肩膀处高度的女孩子,是很少的。&1t;/p>

    沈枞渊不习惯跟陌生人的距离那么近,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对他有那方面意思的女人。当下他往旁边走了几步,跟茱莉亚拉开距离:“有什么在这里说就好了。”语气有些冷淡。&1t;/p>

    茱莉亚还是穷追猛打不肯罢休:“但是事情真的很重要。我不想在人多的地方说。”她神色隐隐露出哀求。&1t;/p>

    沈枞渊忍住不耐,刻意放柔了声线:“那要不我们到楼梯间里说?还没到午休时间,楼梯间不会有什么人。”&1t;/p>

    茱莉亚展颜一笑:“那好,沈总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牙齿很白很整齐,笑起来的时候,是个非常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1t;/p>

    不知为何,沈枞渊看到她这种笑容,就觉得很厌烦,可能是觉得这笑容很假的缘故。&1t;/p>

    沈枞渊跟着茱莉亚到了消防通道的楼梯间处。他关上楼梯间的门,转身便对茱莉亚淡淡地说道:“是什么重要的事呢?”&1t;/p>

    猝不及防地,茱莉亚就整个人倾身吻了上来。沈枞渊怔了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用不会伤到她却又能推开她的恰到好处的力道,将她推出到一边去:“茱莉亚小姐,麻烦你自重。我是有太太的人。”&1t;/p>

    茱莉亚满脸不在乎地又凑上来:“有太太又怎样?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你年轻有为又英俊多金,谁可以不爱你呢?”&1t;/p>

    沈枞渊一阵反感,又用巧力将她推开:“抱歉,茱莉亚小姐,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太太的事情。”说完,就大步走到楼梯间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1t;/p>

    110/110877/48083526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