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在一起了
    这时旁边的张莹莹打趣地道:“哎呦,夫管严终于了短信跟老公报告行踪啦。”&1t;/p>

    沈安溪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装作要打张莹莹的样子,张莹莹很快就跑开了。沈安溪又笑着去追着她,两人很快就打闹到一起。&1t;/p>

    是夜,自地平线处升起的圆月洒着如练银辉,海面波光粼粼,煞是好看。&1t;/p>

    沈安溪跟张莹莹还有其他的人围在火堆旁,愉快地聊着天。聊着聊着,沈安溪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一摸口袋,却现手机不见了。&1t;/p>

    沈安溪回忆了一下,她清楚记得自己给沈枞渊了短信后,就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不会是遗留在哪里了吧?想到这里,她对旁边的张莹莹说道:“有看到我的手机吗?我手机找不到了。”&1t;/p>

    张莹莹正跟朋友说着上次她去泰国遇到趣事,聊得正兴起,听到沈安溪的问话,她转过头来回答道:“没呢。”说完,她又转过头去,继续和朋友们聊天了。&1t;/p>

    沈安溪只好起身回帐篷里翻找自己的行李。找了几遍,都找不到手机。沈安溪心里想,她的手机又不是苹果手机,又用了两年多了,偷了拿去也卖不了多少钱,应该不是被人偷去了。最大可能是她在外面玩耍时,将手机弄丢了。&1t;/p>

    沈安溪正在帐篷里蹲到地上着呆,这时张莹莹走了进来:“找到手机了么,安溪?”她边说着,边到旁边的背包里拿出一支矿泉水,打开瓶盖,喝了几口。&1t;/p>

    因为沈安溪跟别的人都不认识,所以理所当然地,她跟张莹莹住同一个帐篷。&1t;/p>

    “安溪,你要矿泉水么?”张莹莹问道。&1t;/p>

    沈安溪也正好觉得口干舌燥了:“给我一瓶吧。”&1t;/p>

    张莹莹又自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了沈安溪:“手机也许是掉到外面去了。现在天黑了,也很难找,不如明天再找吧。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露营,光顾着找手机,把玩的时间都浪费掉了。”&1t;/p>

    沈安溪一想也对,况且那手机也不值什么钱。于是她喝了几口水后,就跟着张莹莹出了帐篷,跟其他人一起吃喝聊天去了。&1t;/p>

    身下的沙子很软,头顶上是繁星闪烁的夜幕。凉风习习,耳边是朋友们的欢声笑语,躺在沙滩处的沈安溪觉得心情无比愉悦。她不知道的是,一场阴谋,正在她身边展开。&1t;/p>

    张莹莹在离沈安溪不远处,手指在手机屏幕处翻飞着打出一条信息——你拿到她的手机了吗?&1t;/p>

    那边很快就回了一条短信过来——拿到了。&1t;/p>

    张莹莹的嘴角此时漫出微不可见的笑意。&1t;/p>

    沈枞渊凌晨一点才回到家。进了家门,觉家里没开灯,四周是黑漆漆的。平时沈安溪在家的时候,总是会亮着一盏灯给他。难道她今天忘记了么?&1t;/p>

    沈枞渊在门口换了鞋子,同时打开了大厅处的灯。之后,他就进了卧室。卧室里没有人,床单是整齐的,还维持着早上叠好时的形状。&1t;/p>

    沈枞渊又去婴儿房看了看,现两个宝宝在熟睡中。他疑惑地拿起手机拨了沈安溪的号码,然而拨通了之后却被按断了。&1t;/p>

    沈枞渊只能了条短信过去——安溪,你去了哪里?&1t;/p>

    大约过了两分钟,沈枞渊收到了沈安溪的手机号码过来的一条短信——救我。&1t;/p>

    沈枞渊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又打了电话过去。然而,手机听筒传出冷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1t;/p>

    沈枞渊进了保姆房间,将床上的保姆叫了起来。&1t;/p>

    “你和沈太太通话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间?”沈枞渊坐在床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处,语气中隐隐带着焦急。&1t;/p>

    那保姆回忆着:“沈太太打电话给我时,大概是下午两点多左右。她说她有点事,要我过来照看宝宝。”&1t;/p>

    沈枞渊又问道:“那沈太太有没有说她去了哪里?”&1t;/p>

    那保姆疑惑地摇了摇头。&1t;/p>

    沈枞渊这时自椅子上站起:“你先休息吧,好好照顾宝宝,没别的事情了。”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出了房间。&1t;/p>

    正在沈枞渊打算给沈安溪别的朋友打电话时,手机铃声蓦地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是沈安溪的来电。&1t;/p>

    沈枞渊心里那根弦紧绷着,他飞快地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安溪?”&1t;/p>

    手机那端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沈枞渊,现在沈安溪在我们手上,给你八个小时,独自一人过来,不许报警,不许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否则,准备收尸吧。”说完,他又报了个地址,报完后,那端便挂了电话。那男声跟平常人说话的嗓音不一样,显然是经过处理的。&1t;/p>

    那个地址是位于美国的一个无人荒岛上的。&1t;/p>

    沈枞渊此刻是心急如焚,他思索片刻,拨打了一个黑客朋友的电话。&1t;/p>

    电话接通后,那端的人声音是懒懒的:“枞渊?这么晚了,有何贵干?”&1t;/p>

    沈枞渊握住手机语飞快地说道:“帮我查查这个手机号码的位置。”接着,他就向手机那端的人报出了沈安溪的号码。&1t;/p>

    “好的。”手机那端的人声音依然是懒懒的。&1t;/p>

    “拜托能快点么?”沈枞渊语气焦急。&1t;/p>

    “二十分钟后给你答复。”手机那端的人的声音终于不是懒洋洋的了。&1t;/p>

    沈枞渊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紧接着他用手机订了张飞去美国的飞机票。&1t;/p>

    二十分钟后,沈枞渊的黑客朋友回了电话,告诉了他沈安溪手机号码的确切位置。跟刚才那男声说的地址一模一样。&1t;/p>

    沈枞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拿了护照,就下楼拦了部出租车直奔机场。&1t;/p>

    费了一番周折,沈枞渊才到目的地。&1t;/p>

    荒岛上有一个小房子,房门半掩。沈枞渊心想,难道安溪就被囚禁在里面吗?&1t;/p>

    他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光线昏暗,沈枞渊正想将手机拿出来照明,忽然一个袋子扣在他头上,接着他就觉得后脑一阵剧痛,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1t;/p>

    沈安溪在海边玩得极为尽兴,早就把丢了手机这件事忘到了爪哇国。一行人一直玩到第二天的下午才恋恋不舍地各回各家。&1t;/p>

    沈安溪和张莹莹一起坐轻轨回到城市,又独自坐了出租车回家。回到家中,沈安溪换了鞋子和衣服,就去婴儿房看两个宝宝。&1t;/p>

    看到躺在小床上的两个宝宝欢快地扑腾着手脚,嘴里咿咿呀呀的,沈安溪也就放下心来。正趴在婴儿床边看两个宝宝,沈安溪听到后面响起脚步声,她回头,看到保姆走到她旁边:“沈太太,昨晚沈先生问你去了哪里,我说不知道。你昨天没跟他说你去了哪里吗?”&1t;/p>

    沈安溪一脸疑惑:“我给他短信说了啊。后来我手机弄丢了。就没联系过他了。”&1t;/p>

    保姆将昨晚沈枞渊回家后问她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安溪。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沈先生聊了一阵电话后,就出门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能借你手机给我一用吗?我打个电话给沈先生。”&1t;/p>

    “啊,好的,当然可以。”保姆答应着,出去拿了手机又进到房间里,递给沈安溪。&1t;/p>

    沈安溪道了声谢,接过手机就翻到手机联系人中沈枞渊的名字,拨了个电话过去。&1t;/p>

    手机听筒里是冷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1t;/p>

    沈安溪不甘心,又打了几次。每次听到的都是已关机的提示音。沈安溪越来越心神不宁,又打电话到沈枞渊公司问他的秘书,然而他的秘书却说,沈枞渊今天应该来公司上班,如今都没出现,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1t;/p>

    沈安溪接着打电话到沈家和沈枞渊的朋友,可是他们都一致说不知道沈枞渊去了哪里。&1t;/p>

    沈安溪在房里踱步了一阵,只好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那边很快接通,手机听筒里传出候御哲熟悉的低沉声音:“安溪,最近还好吗?”&1t;/p>

    沈安溪也无暇跟候御哲寒暄,语飞快地将来意说出来:“哥,你知道枞渊去了哪里吗?”&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回答道:“不知道啊,我好久没跟他联系过了。怎么了呢?”&1t;/p>

    “我打他的电话也打不通。家里保姆说他昨晚出去就没回来过。公司的人说他无故没去上班。听保姆说,他昨晚回家后问我去了哪里,表情有点怪。我很担心他不知道出什么事。”沈安溪语气中蕴含着担忧焦虑,手机另一端的候御哲都能感到那焦急担忧的情绪透过手机传递过来。&1t;/p>

    “也许枞渊只是有急事要去处理。你不放心的话,我让私家侦探查探一下。”手机听筒里候御哲的声音给了沈安溪一些安慰。&1t;/p>

    “别担心,枞渊不会有什么事的。”候御哲继续安慰沈安溪道。&1t;/p>

    “嗯嗯。”沈安溪将贴在耳边的手机紧握着:“麻烦你了,哥。”&1t;/p>

    “一家人不用说这些客气话的。”候御哲的声音很温和。&1t;/p>

    和沈安溪通完电话后,候御哲就打了电话给私家侦探,让其查探沈枞渊的行踪。&1t;/p>

    110/110877/48083527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