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有心瞒我
    坐在沈安溪对面的候御哲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现在的突破口,在梁绍这个人身上。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沈建国就没有证据去告沈枞渊卷款潜逃了。”&1t;/p>

    沈安溪轻轻皱着眉,微微点头表示同意。&1t;/p>

    候御哲翻着手中那些从私家侦探处得来的照片,又说道:“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梁绍在暗中帮助他。侦探说,沈建国期间还有联系别的人。”&1t;/p>

    沈安溪抿了口茶:“但我觉得也是**不离十了。据我对梁绍的理解,如果我是沈建国,我也会去找他做帮手。”她说着,从候御哲手中拿过那叠照片,细细地翻看起来。&1t;/p>

    沈安溪看了一阵照片,问道:“哥请的这个私家侦探可靠么?”&1t;/p>

    候御哲微微一笑:“这个私家侦探是全城雇佣金最高的,比其他私家侦探高三倍不止。所以你就放心交给他查吧。”&1t;/p>

    沈安溪又翻看着手里的照片沉吟了一阵,又开口问道:“枞渊那边还没有新的消息吗?”&1t;/p>

    候御哲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所有的消息在他坐了飞机去美国那刻好像就断掉了。”&1t;/p>

    沈安溪说道:“枞渊无缘无故去美国做什么呢?他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他要出国啊。虽然他不会事无巨细向我汇报,但是出国这样的事,他总会事先向我提及吧。”&1t;/p>

    候御哲点点头:“那只能推断他是临时起意,有急事才赶过去美国的。一般如果是有计划的话,都会提前订机票。”&1t;/p>

    沈安溪这时自那堆照片中抬起头来:“我直觉这件事跟沈建国有关。肯定是他在背后搞鬼。”&1t;/p>

    候御哲回答她:“眼下这也是最合理的推断。是不是沈建国导致枞渊的失踪,这个我们留给私家侦探去查探。我们现在应该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不要让沈建国诬告枞渊。否则不仅枞渊的公司不保,连你和孩子也会受到牵连。”&1t;/p>

    沈安溪拧紧了秀气的眉,点了点头。&1t;/p>

    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候御哲抬眸看了看对面墙壁上方的挂钟,时针指向了2这个数字。已经凌晨两点多了。&1t;/p>

    候御哲看着眼前脸容憔悴苍白,身形清瘦的沈安溪,不免有点心疼:“安溪,你也不用太担心。不管生什么事,大哥总是会帮你的。早点休息吧,别太劳累了。否则到时候事情还没解决,自己就先病倒了。”&1t;/p>

    沈安溪点点头,又听到候御哲问道:“最近宝宝照顾得过来么?”&1t;/p>

    “宝宝还好了,外公专门请了保姆过来照看。”沈安溪回答他。&1t;/p>

    候御哲略略放下心来:“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吧。”&1t;/p>

    送走了候御哲,沈安溪去药箱里找了几片最近医生给她开的安眠药,用白开水服下,然后就进了卧室。&1t;/p>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过了多久,沈安溪才模模糊糊地睡着。&1t;/p>

    沈安溪的意识还处于迷糊的边缘,床头处的手机此时声音清脆地响起了来电铃声。沈安溪翻了个身,还想继续睡过去,可那手机铃声不折不挠地一直高分贝地响着。&1t;/p>

    会不会是关于枞渊的消息?这个念头在沈安溪脑中闪过后,她的睡意便消失了大半。&1t;/p>

    沈安溪撑着睡眠不足的身子起床,到了桌边拿起了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候御哲的来电。沈安溪按下接听键:“早上好啊,哥。”&1t;/p>

    “吵醒你了么,安溪?”候御哲带着歉意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入沈安溪耳中。&1t;/p>

    沈安溪对着手机回答道:“没事。是有什么新消息么?”候御哲一大早打电话给她,肯定是得到了新的消息。沈安溪此刻的心提到了嗓子眼。&1t;/p>

    “私家侦探确认了,是梁绍在暗中帮助沈建国。”手机那端的候御哲说道。&1t;/p>

    不是关于沈枞渊的消息,沈安溪略略有点失望:“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1t;/p>

    “既然梁绍肯帮助沈建国,肯定是因为沈建国许诺了给他好处。这个人可以被利益收买,那么我们只要给他更高的利益就有机会将他拉过来。”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冷静地分析道。&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表示赞同。&1t;/p>

    手机听筒里又传来候御哲的低沉嗓音:“为了表明我们的诚意,安溪,我们需要你去跟他谈。”&1t;/p>

    这天下午,沈安溪刚到公司的办公室,就拨通了梁绍秘书的电话,让他进办公室一趟。&1t;/p>

    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沈太太。”&1t;/p>

    “进来吧,梁秘书。”沈安溪看向门口处的来人,淡淡地说了一句。&1t;/p>

    “请坐。”沈安溪对梁绍礼貌性地一笑,语声柔和地说着的同时,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1t;/p>

    梁绍在沈安溪面前神色平静地坐下。&1t;/p>

    “梁秘书最近对工作可有什么不满意的么?”沈安溪看着梁绍的眼眸,面带微笑地问道。&1t;/p>

    梁绍语气平平地道:“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一切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她脸上是漫不经心的表情:“我听到有人说,梁秘书最近跟沈建国沈大哥走得很近?”&1t;/p>

    梁绍心里咯噔一下。当即明白沈安溪叫他来谈话的用意。当下他神色自若地回答沈安溪:“沈先生只是请我吃过几次饭和喝过几次茶而已。”&1t;/p>

    沈安溪这时垂眸一笑:“我看过梁先生的人事资料。凭梁先生的才干,在我们公司做高层主管是卓卓有余的。如今只是屈居在秘书的位置上,枞渊是有点大材小用了。”&1t;/p>

    梁绍说道:“沈太太哪里的话,能为沈先生效劳,是我的荣幸。现在外头不知道多少名校的毕业生挤破头都想进我们公司,我能有这个机会在公司工作,是我的福气。”说话的时候,他与沈安溪眼眸对视,说话的神情很是诚恳。&1t;/p>

    沈安溪知道这只不过是他的客套话而已。当下移开视线微微笑道:“梁先生现在工作应该比较忙吧,要不我们另外约个时间去别的地方谈吧?”&1t;/p>

    “沈太太想约我谈什么?”梁绍说话的同时,探寻的眼光在沈安溪逡巡着。夏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映到他的眼眸中,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一种让沈安溪不舒服的锐利。&1t;/p>

    “谈谈给梁先生升职加薪的事情。”沈安溪直视向梁绍的双眸,脸上一直维持着礼貌性的笑意。&1t;/p>

    “明天下午,凤凰咖啡馆。”梁绍也对她微笑着说道。&1t;/p>

    第二天下午。&1t;/p>

    沈安溪如约来到凤凰咖啡馆里。此刻她正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等待着还没出现的梁绍。&1t;/p>

    因是工作日,咖啡馆里的客人比较稀少。咖啡馆的门没有关,有一些雨水溅到了门边,将门口处的地毯打湿。&1t;/p>

    沈安溪抬手看了看表,三点二十分整。梁绍已迟到了三十分钟。她压下心中的不耐,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杯子里的拿铁。&1t;/p>

    这咖啡馆除了环境装潢还可以之外,咖啡实在不怎么样,价格却又昂贵得要死。沈安溪不明白梁绍为什么选择约在这里见面。&1t;/p>

    又等了约莫十来分钟,一个身姿高大的人影从咖啡馆门口走了进来。正是被淋了一身雨水的梁绍。&1t;/p>

    沈安溪抬眸看到他,举手向他招了招,示意他过来这边。梁绍很快就到了沈安溪对面的座位处坐下,然后对着服务生点了杯黑咖啡。&1t;/p>

    “梁先生工作这么忙?”沈安溪看着对面在整理衣衫的梁绍问道。&1t;/p>

    梁绍闻言,抬头向她笑了一笑:“是啊,事情太多了。”迟到了那么久,居然对沈安溪没有半分歉意,甚至连口头上的道歉都没有。沈安溪怀疑他是专门迟到让她干等的。&1t;/p>

    梁绍点的黑咖啡很快就被端上来。他端起杯,喝了一大口黑咖啡。沈安溪一直看着他,这时才开口说道:“梁先生,如果我将你升做人力资源部的主管,你可否答应我,不再帮助沈建国陷害枞渊?”&1t;/p>

    梁绍一脸懵懂的样子:“帮助沈建国陷害沈先生这话从何说起?对不起,沈太太,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1t;/p>

    沈安溪知道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心内不禁有些气愤,但她表面上还是维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梁先生,有些话何必藏着掖着。倒不如摊开了说。只要你答应不再帮助沈建国,任何条件,梁先生你尽管开。”&1t;/p>

    梁绍脸上还是疑惑的模样:“沈太太,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昨天说我跟沈建国走得近,今天又说我帮着沈建国陷害我们公司老总。沈太太,你有证据吗?没有的话,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1t;/p>

    沈安溪被他一番话抢白得气闷,她心念转动,便说道:“我们手上有录音带和录像可以证明。”其中并没有,这只不过是沈安溪捏造出来,逼梁绍就范的。&1t;/p>

    果然梁绍听完后先是一怔,随后很快就镇定下来说道:“那沈太太将证据交给我,我们再来谈条件吧。”说完,他就站起身:“如果沈太太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公司了。”梁绍毕竟是聪明人,他知道如果沈安溪手上如果有他帮助沈建国的证据,就不会来低声下气让他过去她和沈枞渊的阵营那边。&1t;/p>

    沈安溪看着梁绍在大雨中远去的身影,皱着眉思索了一阵,便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1t;/p>

    接通了电话后,沈安溪跟候御哲说了刚才跟梁绍的谈话内容。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我们手上并没有证据。私家侦探当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但是并没有录到音。”&1t;/p>

    110/110877/48083527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