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冷么
    沈安溪皱了皱眉,没有答话。&1t;/p>

    候御哲又继续说道:“沈建国这次来势汹汹,如今候家和欧阳家只能保住你和孩子不受牵连。安溪,你把离婚协议签了,并且要在法官面前说事先并不知道沈枞渊的阴谋。”&1t;/p>

    沈安溪突然激动起来,声音变得有些尖利:“离婚?你让我这个时候跟枞渊离婚?换做是你被人陷害,你会希望子怡跟你离婚求自保吗?”&1t;/p>

    阳光自落地玻璃窗照进来,照射在候御哲脸上,他的神色一瞬间显得有些哀伤:“如果这次事件里的主角是我,我不希望子怡那么艰辛地为我奔波。既然已成定局,我希望她跟孩子能好好生活下去。”&1t;/p>

    沈安溪闻言,握着茶杯的手骤然一紧:“不,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抛下枞渊的。我会再想办法上诉的。”她低下头沉默了一阵问道:“假如换做是子怡被人陷害,你会放弃她么?”&1t;/p>

    候御哲轻轻叹了口气,终于回答道:“我不会。但是,现今这种情况,你不和枞渊协议离婚,法官会判你罪。我不想看到自己妹妹受苦。”&1t;/p>

    沈安溪深吸一口气,脸上是一种坚定的表情:“我宁愿在监牢里等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抛弃他。”&1t;/p>

    两人沉默了一阵。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洒进来,无声地流泻在房内的每一个角落。能看到靠近落地玻璃窗的那里,有细微的灰尘在日光中浮动。&1t;/p>

    候御哲率先打破了沉默:“那好,哥尊重你的决定。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一家人不用跟我客气。”&1t;/p>

    第二天清晨,沈安溪便早早到了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坐下,沈安溪就打了张秘书电话,让她叫新任的财务总监进一趟办公室。&1t;/p>

    办公室门口很快响起了敲门声:“沈太太,你找我?”&1t;/p>

    沈安溪抬眸看向来人:“嗯,请进。”&1t;/p>

    新任的财务总监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子,名叫黄未央。做事简洁明了,雷厉风行,刚来公司就得到了不少同事的喜欢。&1t;/p>

    等黄未央在对面坐下,沈安溪将双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叠:“黄总监,工作内容熟悉起来有困难吗?”&1t;/p>

    黄未央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困难。刚来的那段时间得到了很多旧同事的帮助,现在差不多已经都熟悉了。”&1t;/p>

    黄未央正在心里思索着,沈安溪叫她来是为了什么事。只见到沈安溪听了她的话后,点了点头后说道:“以前这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沈建国。我想要他做股东的那段时期的财务报表,你能整理出来给我么?”&1t;/p>

    黄未央闻言,微微点头:“沈太太,当然可以的。”&1t;/p>

    次日下午。&1t;/p>

    黄未央抱着一叠文件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沈太太,你要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1t;/p>

    沈安溪这时从桌上一堆文件处抬起头来:“好的,请进。”&1t;/p>

    黄未央往桌上放下手上的那叠文件,正转身准备出去,又听到沈安溪说道:“黄总监,你留下来一会。我看这些财务报表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问题要询问您。”&1t;/p>

    沈安溪在公司工作到深夜,才疲惫不堪地回到家中。&1t;/p>

    她还想着在柔软的沙上躺一阵再去洗澡睡觉,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明亮的阳光已从落地玻璃窗处洒进来。&1t;/p>

    沈安溪揉了揉眼睛,自沙处撑着起身,然后径直到了婴儿房里。看到两个宝宝正睡得香甜,她也就放下心来,又走出了客厅。&1t;/p>

    去了冰箱处拿了瓶冰水喝了几口,沈安溪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她走到桌边,拿出手提包里的手机,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1t;/p>

    “哥。”沈安溪听到手机那端接通了,就对着手机话筒喊了一声。&1t;/p>

    “安溪。”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声音好像还带着些睡意。&1t;/p>

    沈安溪又说道:“哥还没起床么?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我想我找到反告沈建国的办法了。”&1t;/p>

    手机那端又传来候御哲的嗓音:“好,我马上过去。”&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便拿了衣服,进沐浴间洗澡去了。&1t;/p>

    沈安溪刚洗完澡没多久,候御哲便来到了,还带了些甲鱼汤过来。候御哲把汤盒放到茶几上,然后在沈安溪旁边坐下:“听外公说你没用厨子做饭了,我猜想你最近肯定又没好好吃饭,所以让我家的厨子专门给你炖了点甲鱼汤。”&1t;/p>

    沈安溪最近的确是没什么胃口吃饭,于是就索性让原本在家里的厨子放假了。平时在办公室也是随便的面包牛奶对付着。见到候御哲如此关心自己,当下不免有些感动:“谢谢哥。”&1t;/p>

    昨晚晚饭没怎么吃,今天早上也没吃早餐,沈安溪也是饿了,便直接打开汤盒喝起了甲鱼汤。&1t;/p>

    一边喝着汤,沈安溪一边说道:“我今天看了当初沈建国在公司时的财务报表。我看出了些端倪。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反告他私吞公款,畏罪潜逃。”&1t;/p>

    当初沈枞渊设了局,让沈建国投资失败,最后只能变卖手中的股份,逃往国外。这些候御哲是知道的。&1t;/p>

    这时,沈安溪指了指旁边沙处那个她带回来的文件袋:“文件都在里面,你可以翻开来看看。”&1t;/p>

    候御哲拿过那文件袋,拿出里面的财务报表,一张张翻看了起来。边翻边微微点头。过了好一会,候御哲才开口说道:“是的。这里的证据是可以去反告他了。”&1t;/p>

    沈安溪心里一喜:“那我们尽快找一个优秀的律师来,帮我们打赢这场仗?”&1t;/p>

    候御哲垂下眼睫,沉吟了一阵说道:“嗯,我想我可以联系到一个适合这个案子的好律师。”&1t;/p>

    沈安溪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这是这段日子以来她第一次这样的开心:“太好了哥,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枞渊脱离危境了,不是吗?”&1t;/p>

    候御哲此刻嘴角也漫出一丝笑意:“枞渊有你这样的太太,真是他几生修来的福分。”顿了顿,他又说道:“私家侦探那边,说是有了沈枞渊的一些消息。”&1t;/p>

    沈安溪的一颗心紧张起来:“枞渊现在在哪里?”&1t;/p>

    候御哲皱了皱眉头:“侦探说他好像曾在美国的一个小荒岛上出现过,但是后来却不知道到了哪里......这个小荒岛在地图上都是找不到的。”&1t;/p>

    沈安溪不禁又是一阵失望:“所以还有多久才能找到枞渊的确切位置?”&1t;/p>

    候御哲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这也说不准。不过,这样子的话,说明枞渊并没有遭遇不测,不是吗?只要再给侦探多一些时间,总会找到他的。”顿了顿,他带着安慰的口吻说道:“枞渊人这么聪明,有什么事情,都会逢凶化吉的。”&1t;/p>

    两人又讨论了一阵反告沈建国的事情后,候御哲便离开去联系他所提到的那个律师去了。&1t;/p>

    候御哲离开后,沈安溪简单地做了点饭菜当午饭。吃了午饭后,她给两个宝宝喂了奶之后,便去了趟附近的市买了些日常的生活用品。回到家后,又进了婴儿房逗了一会儿宝宝,接着便不知不觉地,在婴儿床旁边的大床处睡着了。&1t;/p>

    正睡得迷迷糊糊,沈安溪听到有门铃声响起。她睁开眼睛,确认那门铃声确实是现实里响起,而不是她睡梦中的。于是她披了件外套,起身到了门外,通过猫眼向外面看了看。&1t;/p>

    门外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沈安溪心中疑惑,这人她以前从未见过。当下她在对讲机那里问道:“请问先生你是哪位?”&1t;/p>

    门外那陌生的男子礼貌地回答道:“我叫孙宗扬。请问,沈安溪沈太太是住在这里吗?”&1t;/p>

    沈安溪回答道:“我就是。”&1t;/p>

    “沈太太,我有些事情想和你私下谈谈。”门外的孙宗扬说道。&1t;/p>

    沈安溪想了想又对着对讲机说道:“你等我一下,我换完衣服跟你出去谈。”因是陌生人,沈安溪不想他进自己家里,尤其是两个宝宝都在家里的情况下。&1t;/p>

    自猫眼处看出去,门外的男子也并没有恼怒之色,他只是回答一句好的,便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着。&1t;/p>

    沈安溪换上了简单的裙子,扎起了个马尾。又吩咐保姆照顾好两个宝宝,便出了门,和那自称为孙宗扬的男子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1t;/p>

    这个咖啡馆的气氛还算不错,装潢摆设优雅简洁,室内的一切也是干净整洁。此时,咖啡馆内正播放着一节奏缓慢的轻音乐。阳光自明净的玻璃窗处照进来,周遭的一切都令人身心愉悦。&1t;/p>

    沈安溪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后,对坐在她对面的孙宗扬说道:“孙先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1t;/p>

    对面的孙宗扬此时只是笑了一笑,语声是不紧不慢的:“沈太太的品味真是不错,这咖啡馆很有小资情调。”&1t;/p>

    沈安溪见他好像也不急着说明来意,便淡淡一笑,低头继续喝起咖啡来。&1t;/p>

    两人沉默了一阵,沈安溪便听到孙宗扬说道:“我知道,沈太太最近想反告沈建国先生当初私吞公款,卷款潜逃。我劝沈太太还是放弃的好。”&1t;/p>

    110/110877/48083527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