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有什么好玩的
    沈安溪浑身一激灵,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你是沈建国派来的?”&1t;/p>

    孙宗扬笑了笑,语气还是刚才一样的慢条斯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1t;/p>

    沈安溪看向他的目光骤然比刚才下降了几个温度:“沈建国给了你多少钱?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只要你不要跟我作对,钱不是问题。”&1t;/p>

    这时孙宗扬轻笑出声:“如果我那么容易就背叛金主,那我在这一行也混不下去了不是么?”&1t;/p>

    沈安溪此刻脑中在快地运转着:“如果我不答应呢?孙先生难道还要杀人灭口不成?”&1t;/p>

    孙宗扬抬眸看向沈安溪:“我从来不杀人。这是个法治社会,我孙某又岂能做一个杀人凶手?只是,沈太太,你有两个宝宝对吧?沈太太要是不乖乖的按照我的要求来做,那么接下来,这两个宝宝身上会生什么事情,那就很难预料了。”他嘴唇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又像是在嘲讽。&1t;/p>

    沈安溪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她嘴唇微动,正要说些什么,却又听到孙宗扬说道:“至于你所找到的那些证据......你不妨回家看一看,已经消失了。”&1t;/p>

    沈安溪陡然心惊,她一言不,拿起旁边的手提包,便走出了咖啡馆。&1t;/p>

    一回到家里,沈安溪便急忙跑到装那叠财务报表的抽屉处。她拉开抽屉——&1t;/p>

    果然,那个装财务报表的文件夹已经不见了。&1t;/p>

    沈安溪转头看了看婴儿房里正在哄两个宝宝的保姆。两个宝宝暂且是平安无事的。&1t;/p>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今天她不过是出了趟家门,去了市买东西而已。沈安溪思索着,走进婴儿房里,到了保姆旁边:“今天我出去市的那段时间里,有什么人来过这里吗?”&1t;/p>

    保姆想了想:“哦对了,我叫了人来修卫生间的水管。”&1t;/p>

    沈安溪说道:“把那叫人来修水管的公司的号码给我。”&1t;/p>

    保姆拿出手机,翻出来通讯录上的一个公司名称,将号码告诉给了沈安溪。&1t;/p>

    沈安溪照着这个号码打过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你好,这里是xx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1t;/p>

    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不久前你们公司派了人来我们家秀水管,我不是很满意他的工作,我能不能投诉他?”&1t;/p>

    道:“好的。请问你们家的地址是?”&1t;/p>

    沈安溪将家中地址告诉那人,过了一会,手机那端传来那人的嗓音:“对不起,小姐,我们公司今天没有派过人到你说的区域。小姐你是不是拨错电话了?”&1t;/p>

    沈安溪看了看号码,又问了一下旁边的保姆:“你确定刚才是打的这个号码?”&1t;/p>

    &1t;/p>

    旁边的保姆仔细地对了一下号码:“没错啊,是这个号码。我一直都是用这间公司的服务的。”&1t;/p>

    沈安溪越想越是心惊,脑中乱成一团,刚才孙宗扬对她说话的表情神态像一个个慢镜头似的,回放在脑海里。&1t;/p>

    耳边响起保姆疑惑的声音,将她拉出那恐惧情绪的漩涡:“沈太太,怎么了?”&1t;/p>

    沈安溪回过神来:“没什么。”说着,她便挂了电话,走出了房门。&1t;/p>

    她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走到阳台处,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手机里传来候御哲的嗓音:“安溪,事情有新的进展?”&1t;/p>

    “今天早上我给你看的那些财务报表不见了。”沈安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平稳的,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1t;/p>

    “你再过来一趟,我详细跟你说?还有,带些佣人过来,我想让宝宝你那边住些日子,可以么?”沈安溪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握紧着手中的手机对那端的候御哲说道。&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的嗓音听起来是刻意放柔和了:“好的。安溪别怕,有我在。”&1t;/p>

    候御哲很快就带了佣人到了沈安溪的住所。沈安溪坐在柔软的沙上,看了进进出出的佣人一阵,便问身旁坐着的候御哲:“子怡最近有空闲么?两个宝宝过你们那里,会不会打扰到你们?”&1t;/p>

    候御哲摇摇头:“不会的。一家人说什么打扰呢。子怡一直很喜欢你和枞渊的两个宝宝,现在两个宝宝搬过去住,她正好跟他们朝夕相处。”见沈安溪正焦急地搓着双手,他不禁问道:“现在能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了吗?”&1t;/p>

    沈安溪将刚才遇到孙宗扬的事情告诉了候御哲。候御哲看着窗外的景致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才说道:“我让私家侦探去查探一下这个人。”&1t;/p>

    沈安溪这时将手放在额头上:“我们不能这样去反告沈建国了。虽然我随时都可以再去拿到这些财务报表,但是,我怕他们会对我两个宝宝下手。”说完,沈安溪捂住嘴巴,眼眶已有泪水渗出。&1t;/p>

    候御哲抱住她安慰道:“没事的,我们再想别的办法。两个宝宝在我那儿不会有事的。”&1t;/p>

    候御哲再次提出了上诉。三审很快到来。沈安溪在三审的这天,如期来到法院。&1t;/p>

    站在被告台上,沈安溪木然地回答着原告律师的问题。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1t;/p>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帮不了枞渊了。&1t;/p>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审结果出来了。原判还是没有改,沈枞渊卷款潜逃的罪名依然成立。&1t;/p>

    而因为连带责任,沈安溪也被判刑。&1t;/p>

    观众席上的候御哲皱着眉头。他尽力了,他劝过沈安溪,可她执意要和沈枞渊共进退。现今她被判刑,他该怎么办?毕竟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去帮助她了,如今他已是?黔驴技穷。&1t;/p>

    正在暗自担忧着,候御哲听到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说我卷款潜逃,我沈枞渊就在这里,哪里有潜逃一说?”&1t;/p>

    法庭上的人纷纷循声望去,只见到沈枞渊神情自若地向法官走去。他走到法官面前说道:“法官大人,这个案子我要求重审。我带了证据过来。”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和照片,递给法官。&1t;/p>

    原告席上的沈建国见到沈枞渊的出现,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这不可能!我明明跟他们说好,花一亿买沈枞渊的性命的!这怎么可能!”&1t;/p>

    沈建国的话音刚落,法庭上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1t;/p>

    沈枞渊又跟法官说了几句话,法庭上的人只听到法官敲了一声锤子:“休庭!沈安溪暂且无罪释放!将沈建国拘留审问!”&1t;/p>

    这一出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沈安溪刚才灰暗的心境骤然明朗起来。&1t;/p>

    “枞渊!”沈安溪也顾不得有那么人看着,朝着沈枞渊奔跑过去。&1t;/p>

    沈枞渊一把抱住眼前的沈安溪:“我回来了,这么久不见,你还好吗?”&1t;/p>

    沈安溪喜极而泣:“我还好,两个宝宝也还好,你呢?”&1t;/p>

    “我这不好好地站在这里吗?”沈枞渊将这段日子的经历都化作这风淡云轻的一句话。&1t;/p>

    两人相拥了一阵,沈安溪忽然记起刚才看到沈枞渊进门的时候,他身后还跟着一些人,便问道:“你跟谁一起过来的?我刚才好像看到你身后有两张熟悉的脸孔。”&1t;/p>

    “你说的是王嘉乐和安立夫?他们现在就在观众席上坐着。”沈枞渊回头,指了指那两人坐的位置。&1t;/p>

    沈安溪顺着沈枞渊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王嘉乐和安立夫两人在不远处的观众席上相互交谈着。&1t;/p>

    这时候御哲走到了沈枞渊面前,与他握了握手,高兴地说:“枞渊,你回来了真好。”&1t;/p>

    沈枞渊见到候御哲也是很开心,握完手后他又跟候御哲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多得你照顾安溪。来,回家我告诉你们这段日子以来,我的经历。”&1t;/p>

    正值黄昏,窗外的夕阳余晖无声地流淌进屋内。从明净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能看到天边绮丽唯美的霞影。&1t;/p>

    坐在柔软的沙上,喝着沈安溪亲手泡的乌龙茶,沈枞渊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缓缓地喝了几口杯中的茶,对候御哲和沈安溪说起了自他去了美国的那天起,生的事情。&1t;/p>

    原来沈枞渊那天坐飞机到了美国后,就到了电话里的人说的那个小荒岛。到了小荒岛后,沈枞渊被人打晕,带到另一处地方。接着,沈枞渊就被王嘉乐和安立夫两人所救。并且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出了所有事情的幕后主使人沈建国。在得知沈建国已经回国状告自己卷款潜逃后,沈枞渊和王嘉乐安立夫三人找到了沈建国在背后搞鬼的证据,就用最快的度赶了回来。&1t;/p>

    等到沈枞渊说完后,沈安溪拉住他的手:“你在最后一刻赶了回来。还好没事,没事就好了。”说完,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1t;/p>

    这时旁边的候御哲听完了沈枞渊的叙述,笑了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沈建国这种人会得到他应有的制裁的。”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让佣人将两个宝宝送回来。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了,两个宝宝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了。”&1t;/p>

    110/110877/48083527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