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不清楚
    沈安溪笑着点点头说:“哥今晚一起去吃晚餐吧,庆祝枞渊回家。”说完,她顿了顿,打了个哈欠:“我现在进房里补眠了,你们订好餐厅到时间了就叫我。”&1t;/p>

    沈安溪大概睡了一小时,就被叫了起来。虽然睡的时间短,却是沈安溪最近睡眠质量最好的一次。她心情愉悦地从床上爬起来,自衣橱里拿出了一条设计简洁优雅的裙子穿上,又精心描画了妆容。&1t;/p>

    打扮好的时候,一旁的沈枞渊走到她后边,环抱住她:“沈太太最近可是越来越美了。”看着沈安溪那不盈一握的腰肢,沈枞渊也看出沈安溪最近是清瘦了很多,知道她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奔波劳碌而导致的。当下他觉得很心疼,就在沈安溪脸颊上落下一吻:“最近这段日子都怪我害得你担惊受怕。要不明天我们两人去旁边的山庄去玩玩放松心情?”&1t;/p>

    沈安溪将头靠在沈枞渊的胸膛处,眼前一人高的镜子处映照出两人依偎的身影。这时沈安溪声音温柔地回答道:“好啊,我什么都听你的。跟你去哪里都行。”&1t;/p>

    餐厅是沈枞渊订的。沈安溪记得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时来吃饭的地方。餐厅的装潢优雅而奢华,头顶的水晶灯将餐厅里的人都映得高贵大方。四周飘荡着悦耳的小提琴乐曲,衬托着窗外华灯初上城市的夜色,让人心情愉悦。&1t;/p>

    沈安溪和沈枞渊到了座位坐下后,安立夫和王嘉乐两人不久后也来了。候御哲随后也到了。&1t;/p>

    人齐了,沈枞渊开始拿起菜单点菜。正在看着菜单,旁边的安立夫打量了沈安溪一阵,笑着对她说道:“安溪,这么久没见你是越出落得漂亮了。”&1t;/p>

    沈安溪现在身上有种成熟女性的韵味,与之前那种青涩脱俗截然不同,却显得更加迷人。&1t;/p>

    王嘉乐这时也接话道:“安溪是比以前更有韵味了。”说完,还吹了个口哨。&1t;/p>

    旁边在看菜单的沈枞渊清了清嗓子:“安溪现在是沈太太了。她的丈夫就在旁边。”&1t;/p>

    王嘉乐和安立夫追求过沈安溪,沈枞渊是知道的。&1t;/p>

    沈安溪听了沈枞渊的话,对着王嘉乐和安立夫两人眨了眨眼睛:“你们别这样,我丈夫醋意很大的。回家他不会放过我的。”&1t;/p>

    王嘉乐不以为然,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旁边正在向服务员点菜的沈枞渊说道:“我海鲜过敏,我那份就不要海鲜了吧。”&1t;/p>

    这时只听到沈枞渊对服务生说道:“上五份大龙虾。你们餐厅现在有什么海鲜推荐嘛?”&1t;/p>

    旁边正准备说话的安立夫此刻闭上嘴巴不说话了。&1t;/p>

    &1t;/p>

    候御哲看到这情景,有点忍俊不禁,不觉轻笑出声。&1t;/p>

    几人边吃边聊,安立夫和王嘉乐两人的幽默细胞异常的多,吃饭期间频频开玩笑,两人的默契也是极好,一人开了一个话题,另一个立刻就接过话茬。&1t;/p>

    饭吃到中途,沈枞渊语气凉冷地说了一句:“你俩不去说相声可惜了,那么好的一对搭档。”&1t;/p>

    沈安溪正在喝饮料,听完沈枞渊的话后,差点将饮料喷出来。&1t;/p>

    “早知道当初我们就不救他了,让他独自在美国自生自灭。”安立夫说着,假装恨恨地将面前的龙虾割下一块送进嘴里。&1t;/p>

    “不救也救了,后悔也没用。还是乖乖吃龙虾吧。”旁边的沈枞渊又冷冰冰地说了一句。&1t;/p>

    旁边的候御哲看不下去了,他将口中的龙虾咽下,说道:“你们都奔三的人了,这样吵不觉得幼稚么?”他叉了眼前的一块牛扒送进嘴里:“堂堂正正打一场架才是嘛。”&1t;/p>

    沈安溪听到候御哲这句话差点呛到。&1t;/p>

    王嘉乐立刻随声附和说道:“对对对,我们明天就去击剑比试。痛痛快快打一场。”刚才沈枞渊专门点海鲜的事情,王嘉乐还记在心里,他决定给沈枞渊一点颜色尝尝。王嘉乐的击剑技术在同龄人中可算是佼佼者。&1t;/p>

    没想到沈枞渊说道:“我没空,我很忙的。最多跟你到王者荣耀上开一把黑。”&1t;/p>

    这回正在喝红酒的沈安溪是彻底呛到了。&1t;/p>

    头顶那奢华的吊灯散着略显冷意的光芒,照映在此刻坐在柔软沙的沈立业脸上,显得他神色凶狠。&1t;/p>

    这时沈立业讲电话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明天他们是自驾游出去玩?一切都准备好了?”&1t;/p>

    屋内安静了一阵,沈立业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么就把它安装在沈枞渊的那辆兰博基尼里。”&1t;/p>

    挂了电话,沈立业将腿抬起,撂在面前的桌子上。这时他心里暗道,到时候沈枞渊和沈安溪死了,他们名下的财产,他沈立业有的是本事将大部分都夺过来。&1t;/p>

    哼,愚蠢的大哥还颇费周折,要告沈枞渊犯经济罪。哪像他沈立业做事狠辣果断,直接就将他们弄死,一了百了,多省事。&1t;/p>

    第二天一早,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起床洗漱后,就出了门,准备去昨日约定好的山庄游玩。&1t;/p>

    沈枞渊刚出了门,却见到安立夫和王嘉乐两人迎面走来。他走上去,跟两人打招呼道:“早晨啊。”&1t;/p>

    安立夫这时走在王嘉乐前面,对沈枞渊笑着说:“听说你和安溪要去山庄游玩,带上我俩一起呗?”&1t;/p>

    沈枞渊脸一沉,冷冰冰地说道:“我和安溪要过二人世界,你俩给我闪开。”沈枞渊心里知道这两人是来捣乱的,真是懒得理他们。当下他说着,便向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1t;/p>

    王嘉乐和安立夫这时双双跟在沈枞渊后面,王嘉乐这时很大声地说着:“管你同不同意,我们是跟定一起去的了。”&1t;/p>

    昨晚这两人套了沈安溪的话,得知今天沈枞渊打算带她去山庄游玩,就故意一大早起床双双过来。&1t;/p>

    这时沈安溪也走了过来,远远看见王嘉乐和安立夫两人,便高高举起手来跟他们挥手打招呼。&1t;/p>

    等到沈安溪走近了,王嘉乐率先跟沈安溪说道:“我们跟你和枞渊一起去山庄玩,可以么?反正最近我们俩也是闲着。”&1t;/p>

    沈安溪将手中的行李放进沈枞渊那辆兰博基尼的后尾箱里,她听了王嘉乐的话后,先是一怔,随即又笑着道:“好呀,人多热闹。”&1t;/p>

    “你看,安溪都没意见。枞渊你一个大男人,不要那么小气嘛。”安立夫听了沈安溪的回答,对沈枞渊说道。俨然是跟王嘉乐一唱一和。&1t;/p>

    沈枞渊白了他们一眼,撇了撇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载你们一程吧,两位手下败将。”&1t;/p>

    昨晚几人吃完晚饭回家,王嘉乐和安立夫就跟沈枞渊去了王者荣耀里对打。两人的技术简直差得惨不忍睹,沈枞渊真是闭着眼睛都能局局赢两人。&1t;/p>

    安立夫在沈枞渊打开车门的那刻,就忙不迭地坐了进去。刚坐下去的安立夫这时忽然说道:“你们先不要上车,我觉得这车里有点异常。”&1t;/p>

    安立夫以前是黑道上的人,这种味道他最熟悉不过,那是一种特殊的安装在车上的炸药。黑道上的人如果是要在车上安装炸药,通常都是用这种炸药。&1t;/p>

    这时安立夫左顾右盼,却找不到炸药的准确位置,而那种特殊的气味却是越来越浓烈。他在此刻下定决心往右一跳,可是来不及了,一声爆炸声响起,刚才还完好无比的兰博基尼此刻已是四分五裂,燃烧在熊熊烈火中。&1t;/p>

    王嘉乐不顾火势,将昏迷过去的安立夫自一堆废铁中拖了出来。旁边的沈枞渊见状,立刻打了救护车的电话。&1t;/p>

    幸运的是,因为安立夫的话,沈枞渊几人都离兰博基尼比较远,所以三人都没有受伤。&1t;/p>

    几天后。&1t;/p>

    王嘉乐和沈枞渊沈安溪两人约好去医院看望安立夫。王嘉乐到了病房后,就在病床边坐下。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也在旁边的椅子坐下了。&1t;/p>

    安立夫这几天都处在昏迷中。医生说他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都是些皮外伤。但是有轻微的脑震荡,所以会昏迷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医生也无法预测。&1t;/p>

    王嘉乐和沈枞渊沈安溪在病房里坐了一阵,看到护士来替安立夫例行检查身体,几人便问了安立夫最近的身体状况。又问了护士他大概什么时候醒来。&1t;/p>

    那个年轻的护士这时一边翻开安立夫的眼皮来看,一边回答道:“安先生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是很正常的。大脑也是在逐渐恢复正常中。应该不久就会醒过来了。”&1t;/p>

    几人听了之后,都略略放下心来。等护士检查完各项东西走后,沈枞渊在安立夫旁边说道:“安兄弟,你早点醒来呗,最多下次王者荣耀开黑我让你赢就是了。”&1t;/p>

    话音刚落,沈枞渊几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几人在病房里坐了一阵,就6续离开了。&1t;/p>

    王嘉乐走出医院一段路,忽然现自己把钥匙落在医院病房里了。他心里暗骂了一句,又原路返回,回到了病房里。&1t;/p>

    刚踏进安立夫的病房,王嘉乐便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安立夫已醒了过来。他心里一喜,喜形于色地走过去:“立夫你醒了?”&1t;/p>

    病床上的安立夫慢慢地坐了起来:“你好,你看起来很脸熟,请问你是哪位?”他脸上是疑惑的表情,倒不像是在开玩笑。&1t;/p>

    110/110877/48083528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