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欲哭无泪
    安子怡这时卷起袖子,拿起桌上的一把青菜,到水龙头处洗了起来:“让你煮饭都不知道什么才能吃,估计要等到我饿死以后吧。还是我们一起做吧。”&1t;/p>

    候御哲这回也不敢逞强了,便乖乖地给安子怡打起下手来。过了一阵,候御哲的一声嚷嚷把安子怡吓个半死:“对了,刚才那只大龙虾不见了!”&1t;/p>

    安子怡皱了皱眉对他说道:“不见了就算了,再拿别的龙虾来煮呗。”&1t;/p>

    候御哲回答道:“就只有这么一只!没别的了!”声音里全是懊恼。&1t;/p>

    沈枞渊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上的一份合同,忽然手机来电铃声,他拿过手机扫了一眼,按下屏幕处的接听键:“你好,许侦探。”&1t;/p>

    手机那端传来许侦探那熟悉的低沉嗓音:“沈少爷,上次你让我查的那件事,有眉目了。”沈枞渊让他查的,是上次安立夫被车里炸弹炸伤的那件事。他想找出是哪个人在背后搞的鬼,如果那次不是安立夫先坐在车上,那么受伤甚至毙命的,就会是他或者沈安溪。&1t;/p>

    “幕后主使人是你的二哥,沈立业。虽然他找了很多的中间代理人去做这件事,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我查证过了,确实是他主使的。”手机那端的许侦探嗓音是职业化的冷静。&1t;/p>

    沈枞渊蓦地握紧了手指,因为太用力,指骨有点微微白。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内瞬间燃起了熊熊的怒火。这时沈枞渊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好的我知道,请帮我继续密切留意沈立业最近的动向。”&1t;/p>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陷入沉思。他眉头越皱越紧,刚才合同的事情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思索良久,沈枞渊决定下班后,去沈立业家去找他一趟,直接跟他当面对质。&1t;/p>

    安子怡和候御哲两人好不容易做了一顿饭吃完了,又在古堡里游荡了一个下午。最最搞笑的时候,那只在中午时走丢的大龙虾,竟然在他们玩累了回卧室时,在房门口看到了。那时候候御哲正准备拿出钥匙开房门,却现那只大龙虾正举着大爪子耀武扬威地看着他们。&1t;/p>

    而最最讽刺的是,在候御哲准备抓它时,那只大龙虾又逃走了。这事让安子怡取笑了他一下午。&1t;/p>

    到了晚上的时候,候御哲带着安子怡上了古堡的顶楼。刚上到顶楼,安子怡就被眼前的景象惊艳到了。&1t;/p>

    无数的孔明灯在漆黑如丝绸的夜幕中飘扬着,点点多如繁星。安子怡还听到耳边飘来一阵歌舞声,候御哲这时拉着她的手,到了顶楼的栏杆处:“往下看,这里每晚都有不重样的表演。”&1t;/p>

    安子怡依候御哲的话,往下看。只见古堡前面的花园处,凭空出现了一个大舞台,舞台四周有闪亮的大灯到处照射着。而在舞台上的,是一群穿着华美服饰的,高挑白皙的白人姑娘。她们正随着歌曲的旋律舞蹈着。&1t;/p>

    舞到中途,这些姑娘每个人手中突然多了个火圈。一群帅气的年轻男子,自舞台后面走了出来。排着整齐的队伍,踩着曲子的节奏,一个个地,往火圈里钻了过去。&1t;/p>

    因为舞台离古堡非常的近,所以在古堡的顶楼这里,能清楚地看到舞台上的一切。&1t;/p>

    表演一个接一个,而夜幕中的孔明灯是络绎不绝的,一波接一波。&1t;/p>

    安子怡看了一阵表演,便转过头来问候御哲:“这古堡就我们两个吗?除了在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人了吗?”&1t;/p>

    候御哲摇摇头:“那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1t;/p>

    “那晚上会不会有鬼啊?听说这种古堡一般都有很多阴魂在这里驻留的。”安子怡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身子,一副害怕的样子。&1t;/p>

    “对对对,晚上会有鬼怪来抓你哟,小妹妹。”候御哲对安子怡做着鬼脸,故意用恐怖的声音对着她说话。&1t;/p>

    安子怡吓得尖叫出声。然后两人又打闹起来。两人打闹了一阵,候御哲一把从后面抱住安子怡:“乖了,不要闹了,你老公我跑得很累,留点精力让我晚上用。”&1t;/p>

    安子怡听了他的话脸上有点热,但是还是乖乖地在他怀里不动了。候御哲抱着安子怡,贴近她的脸颊说道:“别人说一盏孔明灯就可以许一个愿望,这里这么多孔明灯,你想许什么愿望?”&1t;/p>

    安子怡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希望我们的宝宝健康快乐,希望我永远漂亮,希望你的公司越来越好......”&1t;/p>

    她一股脑说了十几个愿望,才终于停了下来。&1t;/p>

    候御哲又问她:“你知道我想许什么愿望吗?”&1t;/p>

    安子怡顺着他的话问道:“你想许什么愿望?”&1t;/p>

    “我希望这辈子永远和你相守。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我并不需要什么大富大贵,如果没有爱的人在身边,财富权力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而已。”候御哲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极了飘在空中的柳絮。&1t;/p>

    沈枞渊下了班后,便到了沈立业的住处。问了一楼处的保安,保安回答他说沈立业此刻在三楼的客厅内。他乘坐电梯,到了三楼。之后,就迈着长腿,径直走进了三楼客厅。&1t;/p>

    看见沈枞渊的到来,这时坐在客厅真皮沙处的沈立业有些讶异。他对面还坐在一个中年男子,两人中间的茶几处摆着茶壶和茶杯,应该是正在谈论着什么。&1t;/p>

    “枞渊,怎么过来二哥这里,也不打声招呼?”沈立业这时皱着眉头问他。&1t;/p>

    沈枞渊不请自来,沈立业也知道他必定是来者不善。当下沈立业心中便提高了警惕。&1t;/p>

    沈枞渊听了沈立业的话后,脸色还是冷冷的。他回了沈立业一句:“难道我没事不能来找二哥?对了,我差点忘了,二哥不是已经早就跟我断绝关系了么?”说着,沈枞渊走到沈立业对面坐下,目光炯炯地看着他。&1t;/p>

    沈立业对面坐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见势不妙,便在此刻连忙说道:“既然你们有事要商量,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立业兄,我们改天再聊吧。”说着,他便从沙处站起身,径直离开了。&1t;/p>

    沈立业对面坐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见势不妙,便在此刻连忙说道:“既然你们有事要商量,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立业兄,我们改天再聊吧。”说着,他便从沙处站起身,径直离开了。&1t;/p>

    沈立业这时翘起了二郎腿,目光森然地看着沈枞渊:“说吧,过来找我什么事?”说着,他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起来。&1t;/p>

    沈枞渊与他四目相对,眼眸中的寒意越来越盛:“你让人到我车上装炸弹?”说话的时候,他太阳穴上的青筋凸起来,因为他心中的怒火实在是燃到了极点。&1t;/p>

    沈立业抬起头,悠然地吐出一口烟雾:“二哥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你这样指责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吧?”&1t;/p>

    沈枞渊猛地站起来,大步迈到沈立业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扼住他的喉咙:“你别想着抵赖,我有证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觊觎着我名下的财产?之前不过是看在你是我二哥的份上,没和你计较而已。”&1t;/p>

    沈立业将手中的香烟扔落地下,白色烟雾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接着,沈枞渊便感到有一样冰冷的器具顶在了自己的心脏处。耳边是沈立业那令人生厌的傲慢嗓音:“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一枪崩了你?”&1t;/p>

    沈枞渊觉得有一股血猛地往脑上冲,他紧闭双唇一言不,一不做二不休,一个翻身再一个反手,几个漂亮的动作下,就将沈立业手中的短枪抢了过来。毕竟沈枞渊去了那么多年的健身房和练了那么多年的武术,这些时间不是白费的。&1t;/p>

    沈立业甚至还来不及对生的事情做出反应。&1t;/p>

    沈枞渊握着那把漆黑的短枪顶在沈立业的太阳穴处,咬着牙说道:“再让我知道你在我背后搞鬼,我沈枞渊不会放过你。你我兄弟情分已尽,你好自为之。”他话音刚落,有一佣人正走到客厅门口,看到沈枞渊和沈立业两人此刻的情景,不禁呆立在原地。&1t;/p>

    “你要是敢报警或者叫人,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他。”沈枞渊回头看着那佣人,一双俊目里是令人胆颤的寒意。那寒意似乎能让四周的空气冻结成冰。&1t;/p>

    那佣人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嘴唇微动,半天也说不出来一个字。&1t;/p>

    沈枞渊将看向那佣人的目光收回,接着握紧拳头在沈立业腹部处用力打了一拳。随着沈立业的痛哼声响起,沈枞渊将手枪放进口袋里,转身扬长离开了沈立业的住处。&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在古堡顶楼相拥着看完表演后,安子怡抬头看了看繁星遍布的夜幕,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要是能在这里举行个婚礼,还该多好。肯定很美吧。”&1t;/p>

    候御哲沉默片刻之后才回答她:“是啊,这里挺美的。”&1t;/p>

    110/110877/48083529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