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保姆
    “我跟两位设计师都谈过了,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你和子怡什么时候回来呢?你和子怡现在没什么了吧?她还有怀疑你出轨吗?”沈安溪撑在阳台处的栏杆上,对着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就是一大堆问题。&1t;/p>

    傍晚的风吹拂过来,将沈安溪一头乌黑柔顺的丝吹起。让沈安溪觉得异常惬意。&1t;/p>

    “你十万个为什么吗?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我就不回答了吧。什么都很好,你放心吧。”手机那端传来候御哲带笑的嗓音,“我打算过两天就回去了,一切都安排好了么?”&1t;/p>

    沈安溪回答他:“嗯,一切都准备妥当了。”&1t;/p>

    “那就好。辛苦你啦,安溪。”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在向她道谢。&1t;/p>

    沈安溪说了声没事,又问了一下候御哲在英国的见闻后,才挂了电话。&1t;/p>

    而这时在英国的候御哲刚挂完电话,他就听到门外传来安子怡的声音:“御哲,你在洗手间里面做什么,怎么那么久啊?快点出来,我们去坐游艇啦!”&1t;/p>

    候御哲边将手机放进裤兜里,边往洗手间门口走去:“好了,我们出吧。”&1t;/p>

    本来想选在之前去过的那古堡顶楼举行婚礼的,因为安子怡那晚说那里很漂亮。可是,那天晚上生了那样的一件事,候御哲简直不想去回忆它。别说去举行婚礼了,他这辈子是不会再靠近那里半步了。&1t;/p>

    沈安溪进了卧室后,就到了桌边打开抽屉,想找出那个装戒指的小盒子,再看看那枚意大利设计师寄过来的定制戒指。那天沈安溪跟她商量了戒指设计的细节后,她就立刻让意大利那边制造公司的人做好了戒指寄过来。效率十分的高。&1t;/p>

    然而,沈安溪找遍了抽屉,都没看到那个小盒子的影子。到底到哪里去了呢?她明明记得,她收到戒指后,就放到这抽屉里了啊?&1t;/p>

    沈安溪不甘心,又将整个抽屉都抽出来,把里面的东西都翻出来找了一遍。还是没有那小盒子的影子。那怎么办?沈安溪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1t;/p>

    沈安溪在床边坐下,回想着那天她拿到戒指后做的事情。一件一件地细想着。有没有可能是被人偷走了呢?或者是因为最近咨询所的事情太忙,所以才忘记了将戒指放在哪里了?想到这里,沈安溪从床边站起来,又在房间里四处翻找起来。任何能放置小件物品的地方,她都不想遗漏,那可是候御哲用来求婚的戒指!他要是知道被她弄丢了,肯定会怒不可遏吧?&1t;/p>

    室内是淡黄色的柔和灯光。看不到灯具在什么地方,然而这里却是充斥着让人视觉舒适的光线。一个身材丰满的金女子正坐在茶几旁,修长白皙的指间有一支飘着袅娜烟雾的细长香烟。她好像在等什么人,一边吸着烟,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杂志。&1t;/p>

    又是一团烟雾自她红唇处漫出,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形从门口走了进来,随即一个低沉而有磁性的说着英文的男声在室内响起:“茱莉亚宝贝,你过来也不通知我一声?”&1t;/p>

    这女子正是之前勾引沈枞渊不成功的茱莉亚。&1t;/p>

    听了来人的话,茱莉亚风情万种地自沙处站起,步履款款地走向那身形高大的男子:“我知道你去赛车了,不想扫你的兴,就乖乖坐在这里等你咯。”说话间,她已来到那男子跟前,一双玉臂勾上他的脖颈,鲜红欲滴的嘴唇在那男子的侧脸印下一吻。&1t;/p>

    那男子的眸色骤然变得幽深,似是被茱莉亚挑起了兴致。他脸上的笑意却是越浓:“宝贝也是真乖,宝贝真美......”说着,那男子就朝朱莉亚的唇吻了下去。&1t;/p>

    两人拥吻了一阵,茱莉亚笑着推开那男子:“6哥,我过来是有事情想让你帮忙的。”&1t;/p>

    那被称为6哥的男子带着疑问哦了一声,随即便笑着说:“那我们过去沙那边坐着说吧。”&1t;/p>

    朱莉亚搂住6哥的腰,像是恨不得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6哥好像也很享受朱莉亚的腻歪,右臂伸过去,揽住了她的肩膀。&1t;/p>

    两人在沙处坐下后,6哥问道:“亲爱的茱莉亚,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呢?”&1t;/p>

    茱莉亚一对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6哥:“你还记得沈建国这个人么?”&1t;/p>

    6哥原本是带着笑意看向茱莉亚的,听了她的话后,脸上的笑意褪去,皱了皱眉后才说道:“是那个想要陷害自己兄弟,把他财产夺过来,却反被他弟弟抓住把柄,最后进了监牢的男人么?”说话的时候,6哥的脸上有着隐隐的鄙夷。&1t;/p>

    一个连自己亲兄弟都要陷害的人,跟畜生有什么分别?他虽然是黑道上的人,也是有自己的道德底线的。&1t;/p>

    “对的,就是他。不如我们将他从监狱里救出来,然后再帮他实施未完成的计划?”茱莉亚依偎在6哥肩膀处说道。&1t;/p>

    这时6哥的眉头皱得更深:“为什么要帮这样的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1t;/p>

    “6哥,你想啊,沈建国这人心虽狠,可智商却不足。他要是夺得了财产,我们到时候有的是办法从他手中将那财产夺过来。这样不就可以扩展我们在中国的势力了?你觉得呢,6哥?”茱莉亚说话的时候,像只猫一样钻进了6哥的怀里。&1t;/p>

    6哥揽住她,点了点头沉吟着说道:“茱莉亚宝贝说得也有道理。那我们就制定个计划,帮助沈建国越狱。”&1t;/p>

    茱莉亚这时开心地笑了起来:“6哥不是有一些势力在沈建国所在的那个城市那里?这个时候应该用得上了。”&1t;/p>

    沈安溪找遍了住所的里里外外,都找不到那戒指。而候御哲和安子怡还有两天就会回来举行婚礼了。她没办法了,只好拨通了那意大利设计师的电话,说明了来意。末了沈安溪还加了一句:“我哥和我嫂两天后就要举行婚礼了,你能帮我再造一枚之前的戒指吗?”&1t;/p>

    沈安溪没料到的是,那设计师语气有点冷地拒绝了她的要求:“这位小姐,我设计的戒指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所以每一钟式样的戒指我都只造一枚。而且,你明知道那是求婚用的戒指,怎么能不好好保管?我们团队是花了心血和精力去制造这枚戒指的。”显然,这个设计师对沈安溪弄丢了戒指这件事,有些动气。&1t;/p>

    沈安溪连忙在手机这端跟她道歉,之后又放软态度,恳求她再造一枚,而酬金方面,她愿意给之前两倍的价格。&1t;/p>

    “这样吧,沈小姐。你让候先生来跟我说,因为这是他的求婚戒指。这不是酬金的问题,我说过了,我这辈子设计的每一只戒指,都是一个样式只有一只,全世界独一无二。我不能没经过客户的同意,就擅自再造一枚一模一样的。”手机那端的设计师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1t;/p>

    沈安溪觉得自己也没其他办法了,便只好说道:“那好的,我将这件事告诉我哥吧。”&1t;/p>

    手机那端的设计师淡淡地说了声ok,就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有些郁闷,正想给候御哲打个电话,却猛然想起,现在英国那边应该是夜晚。她也不便拨他手机号去打扰他。所以她就了条信息过去:“哥,对不起啊,你打算用来求婚的那婚戒,被我弄丢了,你让那个意大利设计再制造一枚吧?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1t;/p>

    安子怡正从床边起来,准备去洗手间。忽然床头处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她好奇地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沈安溪的那条短信在漆黑中清晰地映入眼帘。&1t;/p>

    戒指?求婚?&1t;/p>

    安子怡有些懵,他们不是已经结婚了么?她不会是在梦里吧?安子怡想到这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孔——&1t;/p>

    真疼。不是在做梦啊。&1t;/p>

    安子怡为了确认清楚,又拿着手机进了洗手间内。她又读了几遍沈安溪那条短信。没错啊,是说的求婚戒指。&1t;/p>

    安子怡细想起之前候御哲种种奇怪的行为。躲着她打电话,大衣口袋里出现戒指定制手册......&1t;/p>

    原来这一切,是为了再给她求一次婚吗?&1t;/p>

    说实话,安子怡其实对候御哲之前的求婚,并不是百分百的满意。毕竟那时候,她生了宝宝,候御哲在候老爷子的反对下,向她求的婚。虽然后来候老爷子也同意了,但是总让人觉得,候御哲是因为她有了他的宝宝,才有些勉强地跟她结婚。&1t;/p>

    难道候御哲是要补偿给她吗?所以才偷偷准备了这一切。如果是的话,那么这将她带过来英国旅游的临时起意的计划,是为了给求婚做铺垫吗?&1t;/p>

    而从这条短信上看来,沈安溪在那边给他筹备着求婚戒指的事情......&1t;/p>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之前还错怪他出轨,也真是冤枉他了。&1t;/p>

    想到这里,安子怡有点笑话自己之前的多心。如果她想的是对的,候御哲真的在偷偷给她准备婚礼,那么她就假装不知道,让候御哲给她一个“惊喜”吧。&1t;/p>

    110/110877/48083529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