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哭声
    安子怡自洗手间出来,将手机放回桌上,又若无其事地躺回床上。这时身边的候御哲出在睡梦中的呢喃,安子怡心中涌起柔情,从他身后伸出手去环抱住他的腰。&1t;/p>

    第二天,候御哲醒来,看到了手机上沈安溪来的短信,他先是打了个电话给沈安溪询问情况,得知沈安溪是真的弄丢了婚戒后,候御哲便打电话给那意大利的设计师,让她再制造一枚婚戒。但是婚戒的样式跟之前那枚是略为的不同。&1t;/p>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安子怡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地打的电话。&1t;/p>

    午后的阳光自明净的窗户处洒进来,流泻到茱莉亚斜躺在真皮沙的躯体上。此刻的她带着几丝的慵懒,一头波浪形的金色长随意地披散着。她打开手机上的单机游戏,百无聊赖地玩了一会,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调出手机号码键盘,拨打了个电话。&1t;/p>

    那端很快接通,手机听筒里随即响起一个冷淡的男声:“你好,请问是哪位?”&1t;/p>

    茱莉亚红唇轻启,吐出几个字:“你是阿藤吗?我是茱莉亚。”&1t;/p>

    手机那端的男声随即变得恭谨起来:“原来是茱莉亚小姐啊,有什么事是阿藤能帮到你的吗?”&1t;/p>

    “我是想询问一下,”茱莉亚的嗓音隐隐带了些倨傲,“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帮沈建国越狱?”&1t;/p>

    手机那端的男声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带着些疑惑说道:“6哥没吩咐过这件事啊。我们要帮沈建国越狱么?”&1t;/p>

    茱莉亚心下疑虑,随即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哦那没事了,可能是6哥太忙,忘记吩咐你们了吧。”&1t;/p>

    挂了电话后,茱莉亚在沙上坐直身子,垂下眼帘思索了一阵。难道6哥改变主意,不打算营救沈建国了?但是上次他明明是答应了她的。如果不去救沈建国,那么她之前在沈建国身上做的努力岂不是前功尽弃?不,她不能让自己的努力就这样付诸东流......&1t;/p>

    候御哲已经跟安子怡说好,坐这天晚上的飞机回国。临离开英国时,候御哲打了个电话给沈安溪,确认婚戒已经收到,而婚礼场地也是基本布置好了,他才放下心来,订了飞机票收拾了行李,和安子怡一起回国。&1t;/p>

    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候御哲和安子怡终于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城市。下了飞机,候御哲就找了个空档,拨打了沈安溪的手机号。那端很快接通:“哥,你回到了吗?”&1t;/p>

    “嗯,刚到机场。明天你有空么?把那婚戒带过来给我可好?”候御哲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好的,没问题。早点去吃晚饭吧。”手机那端的沈安溪语声很是温和。&1t;/p>

    第二天一早,沈安溪便拿了戒指,去了候御哲的家里。进了客厅,看到安子怡正在厅里逗着宝宝,便和安子怡寒暄了一阵,然后她才开口问道:“御哲哥呢?还没起来么?”&1t;/p>

    安子怡笑着回答她:“是啊,之前几天在英国的时候,那边正值雨季,所以御哲一直睡得不大好。”顿了顿,她又说道:“饭厅里的早餐都放凉了,他个懒虫还没起来。”&1t;/p>

    沈安溪这时问道:“御哲哥在哪间房里睡觉啊?我去找他。”边说边从椅子处站起来,往里屋张望着。&1t;/p>

    安子怡闻言,伸手指了指里面的一间卧室:“就是那个虚掩着门的,门口挂着个倒着的福字的那间卧室。”&1t;/p>

    沈安溪便往那卧室走了进去。一踏进门口,就看到候御哲呈大字型地躺在床上睡得正熟。沈安溪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将喇叭开到最大声,然后按下播放键,再将手机放到候御哲耳边。&1t;/p>

    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响起,床上的候御哲此时果然睁开了眼皮。沈安溪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起床啦,哥!”&1t;/p>

    候御哲用手撑着从床上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说道:“把你那音乐关掉,难听死了。”&1t;/p>

    沈安溪依他的话,关掉了音乐。然后从手提包处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喏,戒指给你带来了,你是打算今天求婚吗?”&1t;/p>

    顶楼的婚礼场地沈安溪已经安排人去布置得七七八八,只等候御哲求完婚就可以和安子怡到顶楼去举行婚礼。&1t;/p>

    候御哲接过沈安溪手中的那淡蓝色小盒子,脸色变成郑重,他打开那小盒子,看到那颗他准备用来求婚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戒指。晨曦的照耀下,戒指中心那颗粉钻闪着炫目的光泽,粉钻旁边是别致的弧形设计,让整个戒指显得优雅大方。&1t;/p>

    沈安溪这时不禁捧着脸,一双漆黑的大眼睛里是羡慕感动的光芒:“要是当初枞渊是拿这个戒指给我求婚的多好,好羡慕大嫂啊。”&1t;/p>

    候御哲勾起唇角笑了笑:“好啦,不要一副流口水的样子。等会我求完婚,你就准备好婚礼现场的一切,然后再联系我。我是打算求婚后就直奔婚礼现场,中间不要出现什么岔子好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弹了一下沈安溪的额头。&1t;/p>

    沈安溪这时认真地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她顿了顿,又说道:“那我出去啦,你早点起床吧,嫂子给你做的早餐听说都在饭厅放凉了。”说完,她就出了候御哲的房间。&1t;/p>

    沈安溪到了大厅后,便跟安子怡道别过后离开了。&1t;/p>

    候御哲去了卫生间洗漱了一阵,又穿上一套他颇为喜欢的,之前安子怡特地在他生日时为他选的西装。穿好后,他站在左边一人高的全身镜前照了照,仔细地整理了一下,又拿出那个小盒子,单膝跪下,对着镜子做出嫁给我好吗的口型。&1t;/p>

    练了几遍,候御哲觉得满意了,才大步走出卧室。&1t;/p>

    到了大厅处,候御哲不知为何,猛地心里有点紧张。他不由得在心里笑话自己,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不过,子怡是他一辈子都要慎重放在心里的人,所以,这种场合下,他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吧。&1t;/p>

    候御哲深呼吸了一口气,几步走到安子怡跟前。安子怡见到他,笑了一笑:“现在才起床啊?桌上的早餐你吃了没有?”&1t;/p>

    候御哲回答她:“留着中午再吃吧。子怡,”说到这里,他捧起安子怡的脸:“之前的求婚我总觉得太过于仓促了。婚戒也准备得不好。”&1t;/p>

    安子怡看着眼前西装笔挺的候御哲,心里暗道,原来真的跟她之前想的一样么?候御哲真的是打算再求一次婚么?&1t;/p>

    “所以,我专门跟意大利的设计师,去定做了这枚戒指。”候御哲说着,自西装口袋里拿出那个淡蓝色的小盒子,将它打开放到安子怡面前,然后单膝跪下对她说道:“子怡,嫁给我好吗?”&1t;/p>

    安子怡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这一刻,眼眶里还是蒙上了一层薄泪。她心里充斥着感动的情绪,呆呆地看着单膝跪地的候御哲十几秒后,才接过戒指说道:“好的,我愿意嫁给你。”&1t;/p>

    候御哲自地上站起,开心地将安子怡拥入怀中。然后他又将她举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将安子怡放下地面。&1t;/p>

    两人在大厅内忘情地拥吻了一阵后,候御哲才忽地想起婚礼的事情。当下他微笑着松开拥紧安子怡的手臂:“我们等会就在楼顶举行婚礼。”&1t;/p>

    安子怡惊讶地捂住嘴巴:“等会就举行?就在我们家楼顶?”&1t;/p>

    候御哲对她露齿一笑:“对啊,老婆大人。”说完,他就边拿出手机给沈安溪打电话,边往阳台走去。&1t;/p>

    沈安溪那端很快接通了电话,候御哲将上半身撑在阳台栏杆处,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安溪,我求完婚了,婚礼现场准备得怎么样了?”&1t;/p>

    手机听筒里传来沈安溪略为兴奋的声音:“你让我去通知的客人,我都通知了。装饰布置什么的,也都好了。现在只需要让酒店那边把食物酒水送过来就行。”&1t;/p>

    候御哲问她:“那酒店大概还有多久,才能把食物酒水都送过来?”&1t;/p>

    沈安溪沉默了几秒才回答他:“我不是很清楚,我跟他们一起送食物酒水过去吧,到了就给你打电话可好?”&1t;/p>

    候御哲嗯了一声,又向沈安溪道了声谢,接着就挂了电话。之后他便进了客厅,对正坐在客厅里欣赏手上婚戒的沈安溪说道:“还要再等一会婚礼现场才能布置好。”说着,他走上前去,握住安子怡那带着婚戒的玉手说道:“这戒指跟我老婆大人真是绝配。”说完,候御哲在安子怡的手背上落下一吻。&1t;/p>

    安子怡这时用手抚了抚他的侧脸,又温柔地在他侧脸处亲了一口:“谢谢你,为我精心准备了这么多。”&1t;/p>

    候御哲握住安子怡在他侧脸处的玉手:“为我的老婆大人准备一场美好的婚宴,是我应该做的。抱歉之前的求婚实在是太仓促了,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是委屈的。”&1t;/p>

    安子怡这时候笑着轻轻拍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好啦,你还没吃早餐,不饿么?要不要我给你热一热?”&1t;/p>

    110/110877/48083529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