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没错
    “是的,没错。爷爷,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进去张家,当这两个宝宝的保姆?”沈安溪脸露哀求。&1t;/p>

    欧阳晗听了她的话,皱了皱眉:“安溪你要去当保姆?不如我直接出面,让他们验一验宝宝的dna。”&1t;/p>

    沈安溪将刚才郭侦探对她说过的话,对欧阳晗复述了一遍。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我想来想去,还是让我进去当保姆比较好。这样能让我照顾到两个宝宝,又有机会拿到他们的毛去验dna。”&1t;/p>

    欧阳晗思索了一阵,也只好同意了沈安溪的请求。&1t;/p>

    经过了欧阳晗的安排,沈安溪便顺利地,当上了张家收养的那两个宝宝的保姆。&1t;/p>

    这天是沈安溪来张家当保姆的第一天。沈安溪在看到宝宝的那刻,就知道这两个是她的孩子。她快步走到小床边,将其中一个宝宝抱在怀里,嘴里小声地哼起了歌。那宝宝在她怀里很是开心的样子,一边笑着一边出咿咿呀呀的叫声。&1t;/p>

    旁边零养这对宝宝的张太太见状,对沈安溪笑了笑说道:“看来宝宝很喜欢你呢,与你很是投缘。之前那个保姆刚来的时候,一抱他们就哭。”&1t;/p>

    张太太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岁,五官长得是无可挑剔,但是说话举止间总是带着一股倨傲之气。许是觉得自己出生高贵,谁都低她一等吧。&1t;/p>

    当下沈安溪按压下内心激动的情绪,用寻常的口吻对张太太笑着说道:“也许吧。这两个宝宝这么精乖可爱,我也很喜欢他们呢。”&1t;/p>

    沈安溪就这样在张家做起了保姆。张家是富贵人家,吃穿用都极其讲究,沈安溪照顾的又是自己的两个孩子,她倒没觉得有多苦。只是期间张家的人要求她全天24小时都呆在张家大宅内,导致她想拿宝宝的毛去验dna的想法一直没法实施。&1t;/p>

    而且张太太好像并不是特别信任她,总是在沈安溪照看宝宝时,冷不丁地出现在她身后,偏偏她走路也没什么声音,有好几次都把沈安溪给吓着了。&1t;/p>

    这天,沈安溪经过庭院的时候,忽然从旁边假山处伸出一只手,将她拉了过去。&1t;/p>

    沈安溪刚想惊呼出声,却见到眼前的男子是沈枞渊。她皱了皱眉头,压低声音问道:“你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做什么?”&1t;/p>

    “过来这边,免得被人现。”沈枞渊拉着沈安溪,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等沈安溪在他身边坐下后,沈枞渊说道:“安溪,你怎么跑过来这里做保姆?跟我回去吧。”&1t;/p>

    沈安溪有些冰冷地别过脸去:“我不回去。他们夫妇收养的两个宝宝使我们的,我在想办法证明。”&1t;/p>

    沈枞渊叹了口气,用手将她的脸轻轻扭过来对着自己:“可是我心疼啊。保姆那是你能做的粗重工作呢。别跟我怄气了,跟我回去吧。我承认上次我有不对的地方,先跟我回去,我再解释好么?”&1t;/p>

    沈安溪又将脸别到一边去,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我说了不回去。你别来掺和。”顿了顿,她转过头来问沈枞渊:“听说你上次被这里的保安打了,伤好了一点没有?”&1t;/p>

    沈枞渊看到沈安溪还是关心他的,内心不觉一暖,当下他对着沈安溪微微一笑:“那点小伤我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你跟我回去吧,安溪。”沈枞渊说着,伸出手去,想要握住沈安溪的玉手。&1t;/p>

    沈安溪见状,猛地将手缩开,有点不耐烦地回答他:“我都说了,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在没有成功地将我们宝宝带回去之前,我会一直留在这里。”说着,她就站起身来,抬步想要离开。&1t;/p>

    沈枞渊也连忙站了起来,他有些动气地拉住了沈安溪的手臂:“今天我不把你带回家,我是不会走的,你怎么总是这么固执?”&1t;/p>

    “固执的是你吧?我都说了,我要留在这里,你非要将我带回家,沈枞渊,你别那么蛮不讲理好吗?”沈安溪想将自己的手臂抽回来,无奈沈枞渊的力气实在太大,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是无济于事。&1t;/p>

    两人正拉扯间,沈安溪看到不远处有张家的佣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她连忙说道:“你放手,让这里的人看到我认识你,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1t;/p>

    可是沈枞渊还是执意拉住沈安溪的手臂,他有些生气地说道:“那不正好么,到时候,你就会乖乖地跟我回家了。”&1t;/p>

    沈安溪一听,真是气打不过一处来,她抬起脚,用力地踩了沈枞渊的左脚一下,与此同时,她伸出那只没被沈枞渊抓住的手臂,使尽全力地推了他一下。&1t;/p>

    沈枞渊在左脚的剧痛之中,放开了沈安溪的手臂。接着在她那一推之下,沈枞渊便不受控制地往后面仰倒下去。&1t;/p>

    沈安溪见挣脱了沈枞渊,便急忙往没有佣人的另一边快步离开了。走出去一段路时,沈安溪回头看了沈枞渊一眼,现他正捂住腹部,表情有些痛苦。她有些心软,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将他推倒让他受伤了,可是又在转念间想到两个宝宝,她怕自己如果被人现就真的会前功尽弃,于是沈安溪便脚步不停地离开了。&1t;/p>

    &1t;/p>

    &1t;/p>

    沈安溪有些不放心沈枞渊,便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打了电话给郭侦探,询问沈枞渊最近的身体情况。此刻沈安溪正躲在洗手间里,压低声音说着电话。&1t;/p>

    这时手机听筒里传来郭侦探带着丝笑意的嗓音:“沈太太要是不放心沈先生的身体情况,为何不直接给沈先生打电话过去询问?”&1t;/p>

    沈安溪在心里诽谤着郭侦探这人有点多管闲事,当下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现在不方便给他打电话。”&1t;/p>

    手机那端的郭侦探像是知道她在找借口,说话的声音仍是带着笑意的:“好的,沈太太,我调查过后,就立刻就给你回消息。”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沈太太,两个人能在一起是福分,如果是为了无谓的事情,还是不要太怄气的好。”郭侦探做私人侦探已有多年,在人堆里打滚了那么久,听了沈安溪在电话中的语气,他不难推断出,沈安溪和她的先生在怄气冷战。&1t;/p>

    沈安溪又在心里默默诽谤了这个郭侦探一句,当下她也没回答郭侦探那句话,只说了句:“谢谢你,郭侦探。”&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便出了洗手间,回到了育儿室里,照顾两个宝宝去了。刚进了育儿室不久,沈安溪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阵轻微的咳声。她知道,是张先生的父亲,过来看两个宝宝了。&1t;/p>

    沈安溪在这里当保姆也有一段日子了。她现张先生张太太,这对零养宝宝的夫妇,对两个宝宝是格外的冷淡,甚至很多时候,都当家里没有这两个宝宝存在一样。倒是张先生的父亲,偶尔会过来育儿室里,看望两个宝宝,询问一下沈安溪的生活状况什么的。&1t;/p>

    这位张老先生人看起来也比较友善,所以沈安溪没事的时候,还是挺乐意和他交谈的。当下沈安溪回头对着张老先生礼貌笑了笑:“老爷又来看两个宝宝啦?”顿了顿,她又问道:“老爷是身体不舒服么?咳嗽的话,让张嫂炖点雪梨给你。”沈安溪来了这里一段日子,张家的佣人她基本都认识了个全。又因她性格好,所以张家的佣人跟她都挺熟络的。&1t;/p>

    “啊好的。耀丰和秀玉两人可能有事情忙,两人都不怎么照顾孩子,所以,我有空就过来看一看。”张老先生边说道,边在婴儿床边坐下。&1t;/p>

    耀丰和秀玉就是零养这两个宝宝的夫妇的名字,即是这张老先生的儿子和儿媳。张老先生这么说,可能是不想外人看到他们对宝宝的冷漠态度,而多想吧。&1t;/p>

    沈安溪絮絮叨叨地跟张老先生说着两个宝宝的情况:“他们都挺乖的,吃饱喝足了就不哭不闹,整天也是笑嘻嘻的。”&1t;/p>

    张老先生在一旁笑眯眯地慈祥点头:“这两个娃儿长大了,肯定生得很俊啊,看他们这五官。”&1t;/p>

    沈安溪随声附和着,又和张老先生闲聊了几句,在她准备旁敲侧击地让张老先生给她一些私人时间时,张老先生突然身子歪斜,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1t;/p>

    沈安溪吓了一惊,她连忙上前叫道:“张老先生,张老先生?”见他面色铁青,没有回应,沈安溪连忙打了救护车电话,之后又拨了耀丰和秀玉两位男女主人的电话。奇怪的是,这两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老爷子应该是中风休克了,让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就行。”&1t;/p>

    沈安溪在跟张耀丰这个男主人通话时,很疑惑地问了一句:“不用通知其他人吗?”&1t;/p>

    不知道是不是沈安溪的错觉,手机那端的张耀丰语气有点冷:“这个不用你管,你先陪老爷子去医院就是了。”说完,他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1t;/p>

    于是沈安溪让在厨房里的张嫂暂时照看着两个宝宝,便在救护陈来了之后,陪同张老先生去了医院。本来,沈安溪打算趁这个机会,拿点宝宝的毛去医院验dna的,但是她转念一想,张老先生住院,张家的大部分人都会过去,如果她这个时候去验宝宝的dna,难保不会露陷,到时候被张家的人现她验了宝宝的dna,真的是百口莫辩。所以,沈安溪就打消了这个念头。&1t;/p>

    110/110877/48083529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