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怎么样了
    等沈安溪陪张老先生到了医院大概半个小时后,张耀丰才和他的太太施施然赶了来。到了医院后,张耀丰看到了坐在病房外不远处的沈安溪,他神色淡淡地问了沈安溪一句:“老爷子怎么样了?”&1t;/p>

    沈安溪回答他:“还在急救室呢,医生说好像这次比较严重。”话音刚落,沈安溪竟看到张耀丰脸上好像出现了一丝喜悦。只是这丝喜悦一闪而逝,让沈安溪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1t;/p>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张耀丰又对沈安溪淡淡地下了吩咐。  &1t;/p>

    既然男主人都这样吩咐了,沈安溪便回了张家照顾两个宝宝去了。  &1t;/p>

    第二天。&1t;/p>

    沈安溪得知张老先生还在医院,便炖了些汤,拿去医院给他。张老先生原本是躺在病床上的,见沈安溪来了,便自病床上撑起身子。沈安溪对着张老先生微微一笑:“老爷今天觉得好点了么?”&1t;/p>

    张老先生也对沈安溪回以礼貌的笑容,笑容中带着几分慈祥:“好很多了,安溪你有心了。”&1t;/p>

    在跟张老先生寒暄的同时,沈安溪打开食盒,将炖好的老母鸡汤拿了出来。奇怪的是,即使是张老先生住院了,却也没什么人来看望他。因为沈安溪没看到病房里有什么礼物之类的东西。沈安溪心中觉得奇怪,却也不敢问出来。&1t;/p>

    “我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在国外。最近几年我中风休克几次,大儿子二儿子都是只回来过一次。其余的时间,都是借口生意忙,没有回来。小儿子自小和我关系不大好,老伴也死得早,我这些年也懒得续弦什么的。再说,当年我太太跟我在一起时,挨了不少苦头,我续弦总觉得对不起她。所以,我住院的时候都是孤苦伶仃的,像是没有儿女的老人。”张老先生一边喝着汤,一边絮絮地,和旁边的沈安溪说着。&1t;/p>

    沈安溪听了他这番话,不觉微微有点心酸,却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了一阵之后,只好转移话题:“窗外的杜鹃,开得挺好的。”沈安溪记得张老先生极喜欢种些花花草草。&1t;/p>

    “是呢,是开得挺不错的。”张老先生随声附和着,然后又打开了话闸子:“杜鹃在南方还是挺好养的,家里红白黄杜鹃都有。”&1t;/p>

    沈安溪看过张老先生在楼顶天台种的那些花草,那几丛红白黄杜鹃缠绕地生长在一起,开得极其灿烂,红白黄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煞是好看。&1t;/p>

    “听说黄杜鹃有毒,是这样吗?”沈安溪很有耐性地陪着张老先生聊天。&1t;/p>

    “是是是,黄杜鹃吃多了是会毙命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杜鹃花的有毒成分为含四环二萜类毒素,属神经毒。”张老先生这时将饭盒里的汤都喝完了,之后他就将汤盒还给了沈安溪。&1t;/p>

    沈安溪将空的汤盒放好,然后对张老先生说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再留院观察个两三天,老爷您就可以出院了。我会让张嫂每天做些饭菜给你的。”&1t;/p>

    张老先生略略打量了沈安溪一阵说道:“安溪,我觉得你跟别的保姆不大像。”&1t;/p>

    沈安溪心里一咯噔,心里暗道,难道哪里露馅了?当下她不露声色,回转头来向张老先生笑了笑,笑得清丽脱俗:“哪里不像呢?别的保姆是怎么样的呢?”&1t;/p>

    “你身上有一种温婉的富贵人家女子的气质。所以跟别的保姆不大一样。如果不认识的人看到你,应该不会想到你的职业,是一个保姆。”张老先生若有所思地说道。&1t;/p>

    其实张老先生早就注意到了,沈安溪的一双手很白皙柔嫩,寻常穷苦人家的女孩,总是有比较多的家务活要做,不大可能有一双这样的手。&1t;/p>

    沈安溪若无其事地对张老先生露齿一笑:“但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一个保姆啊。”她的身后是明净的窗户,这时有阳光照射进来,映得她的笑容更是甜美清丽。&1t;/p>

    “我就先回去了,我还有宝宝要照顾。老爷您在医院要休息好,这样身体才能尽快好起来。”沈安溪提起放在身边的食盒,从椅子处站了起来。&1t;/p>

    “好的,那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半坐在病床上的张老先生与她摆手作别,脸上的笑容有着长者的慈祥。&1t;/p>

    沈安溪提着食盒出了病房,一边往医院的门口走去,一边在心里想,张老先生为人看起来很友善呢,为什么他的儿子和他的关系那么差劲呢?真是令人想不透啊。&1t;/p>

    这几天,沈安溪都让张嫂做了可口的饭菜,然后亲自送到医院给张老先生。每次沈安溪去到医院,都会跟张老先生闲聊一下。沈安溪知道他心中凄苦,却也不好直接问为什么他跟他家里的人关系这么差,便只能多跟他聊聊天,让张老先生不至于独自在病房里那么孤苦伶仃。&1t;/p>

    这天,到了张老先生出院的日子,张耀丰中午吃完饭,就开车去了医院将张老先生接回家。&1t;/p>

    这几天都下雨,今天终于天气晴朗出起了太阳。沈安溪这时正在厨房里洗着给宝宝用的奶瓶。她手执着奶瓶,放在水龙头下仔细地冲洗着。冲洗了一阵后,沈安溪正转身准备拿着这些奶瓶到阳台上去晾一晾,刚一转身,就看到张耀丰站在自己的跟前。&1t;/p>

    “张少爷,老爷回到家了么?他身体应该好很多了吧?”沈安溪一边想举步往外走,一边微笑着对张耀丰说道。&1t;/p>

    张耀丰不回答她的话,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下一秒,他却将沈安溪整个人揽进了怀里,另一只手随即覆上了她的臀部。&1t;/p>

    沈安溪当下大脑有一刹那的空白,在她明白生了什么之后,她奋力地挣扎着,同时口中在大骂:“张耀丰,你想干什么?我会去告你骚扰!”&1t;/p>

    奈何张耀丰的双臂死死的抱住她,像是一条恶毒的蟒蛇一样。沈安溪一刻不停地挣扎着,却还是挣脱不开。她心里是又惊又怕,嘴里还是在大骂着:“放开我,张耀丰,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会后悔的!”&1t;/p>

    眼看张耀丰的一双嘴唇就要落下来,沈安溪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对着他就一番踢打。张耀丰尝试了几次,还是不能得逞,他显得无比烦躁,同时嘴里狠狠地咒骂地:“该死的,你个臭婊子!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你开个价吧!”&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是怒火中烧,左手这时挣脱了他的钳制,举手就用力一巴掌向着张耀丰的右脸扇了过去。&1t;/p>

    啪的一声脆响,沈安溪的左手稳稳地打在张耀丰的右脸上。张耀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了起来,他的双手用力地握住了沈安溪的双肩:“你居然敢打我,我......”&1t;/p>

    张耀丰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到厨房外的客厅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安溪在育儿室里吗?我回来了,顺路来看看两个宝宝,给他们买了毛公仔。”是张老先生的声音。&1t;/p>

    张耀丰这时闭上了嘴,没再说话,他用眼神冷冷地刮了沈安溪一眼之后,就往厨房另一个通往长廊的门口走了出去。&1t;/p>

    沈安溪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就往大厅处走了出去:“老爷,我刚才在厨房呢。”&1t;/p>

    张老先生看到沈安溪,向她笑得友善而慈祥:“这是我给两个宝宝买的毛公仔。”说着,他就把手中的毛公仔,递给了沈安溪。&1t;/p>

    沈安溪接过来,是一个加大版的皮卡丘,造工倒也精细。也不知道张老先生是去哪里的玩具店买的。&1t;/p>

    “安溪,你怎么了?不舒服么?眼睛怎么红红的?”张老先生看出了沈安溪的异样,随即问道。&1t;/p>

    沈安溪跟着张老先生往育儿室走去:“可能刚才厨房阳光太过猛烈,打了个喷嚏的缘故吧。”&1t;/p>

    张老先生也没再追问下去。&1t;/p>

    到了育儿室,张老先生举着那皮卡丘,放在两个宝宝面前:“我是皮卡丘,来陪你们两个乖宝宝玩咯。”他一边说着,还一边做着与他年龄不符的幼稚动作,逗着两个宝宝。&1t;/p>

    小床处的两个宝宝果然被他逗得咯咯地笑起来。&1t;/p>

    沈安溪见状,走到不远处的床上,叠起两个宝宝的衣服来。叠着叠着,沈安溪想起刚才厨房里生的事情,不觉心里一酸,又想到自己来张家做保姆这么一段时间了,却还没有给两个宝宝验dna,这事情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真是越想越伤心,竟不知不觉流下泪来。&1t;/p>

    晶莹的眼泪一滴滴地掉落到手边的衣服上。沈安溪默默哭了一阵,才回过神来,赶紧抬手擦干脸上的泪痕。&1t;/p>

    这时在笑着逗两个宝宝的张老先生抬起头来,无意间看到正在擦眼泪的沈安溪,他有些诧异,放下手中的毛公仔,走到沈安溪旁边温言问道:“安溪,生什么事了?是张家里有人欺负你了吗?”&1t;/p>

    沈安溪赶紧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眼睛最近有点过敏。”她还在极力地否认着。&1t;/p>

    110/110877/48083529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