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跟你有什么关系么?”沈枞渊挑了挑眉回答道。&1t;/p>

    梁绍垂眸一笑,他的手搭在椅子的扶手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当然有关系。现在我为黑帮里的人卖命,沈总要对付黑帮,那我跟沈总便是敌对的关系。”&1t;/p>

    “所以?敌对的关系又如何?当初你帮助沈建国的时候,就能想到你是要从此与我为敌的了。”沈枞渊想起当初的事情,心中不觉注满了愤恨。此刻他放在膝上的手不禁捏起了拳头。&1t;/p>

    “我并不希望跟沈总成为敌人。我梁绍其实一直追逐的,是利益而已。其实我这次来,是跟沈总谈条件的。”梁绍这时看着对面的沈枞渊似笑非笑地说道。&1t;/p>

    “谈条件?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沈枞渊回答他。&1t;/p>

    “你买了那么大批的军火,又要见我们组织里的头目。照我猜测,是要和这黑帮势力作战?抑或是,找出沈建国的下落?”梁绍顿了顿,又说道:“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只知道你是李云,一个来黑市买军火的老板。如果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后,你是不是行事会不方便很多?而沈建国的下落,我也知道。”&1t;/p>

    梁绍这个时候笑得有点像狐狸,他的眼眸中闪着亮光:“只要沈总能给出更丰厚的条件,那么,我就在黑帮内,给沈总你做间谍如何?这样里应外合,沈总不是能更快达到目标?”&1t;/p>

    沈枞渊这时的目光凝在梁绍脸容处。过了一阵,他才开口道:“梁先生,你也是名校毕业留过学的人。为何沦落到要跟黑帮为伍的境地?”&1t;/p>

    梁绍脸上此刻一丝表情没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1t;/p>

    沈枞渊此时看着梁绍的目光混杂着几丝复杂的情绪。鄙夷,怜悯......最后他的目光转变为冷漠:“梁先生,实话说,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聪明才智。但是,你这样的人,我是不会跟你合作的。因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为了更大的利益,又在我背后捅我一刀子。”&1t;/p>

    “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梁绍这时神色淡淡地自椅子处站起来,转身举步就要离开。&1t;/p>

    “梁先生,”沈枞渊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你好自为之吧。”&1t;/p>

    梁绍垂眸淡淡一笑,随即说道:“再见,沈先生。”之后,他便离开了沈枞渊的房间。&1t;/p>

    酒店内。&1t;/p>

    梁绍用刀子将盘中的牛排切了一块下来,然后用叉子叉起,送进嘴里:“我不知道你还会做饭。”&1t;/p>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茱莉亚笑着说道,然后自眼前的盘中叉起一块鹅肝,送进口内。&1t;/p>

    他们订的酒店房间有厨房还有冰箱,茱莉亚早上的时候懒得起床,外面的食物她又提不起兴趣,所以就索性自己做起了饭。&1t;/p>

    “你猜我刚才去了哪里?”梁绍边吃着边跟茱莉亚说道。&1t;/p>

    “去了哪?我就说呢,你出去吃个饭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在伦敦迷路了。”茱莉亚说道。&1t;/p>

    “去找李云了。我没有猜疑错,他是沈枞渊。”梁绍淡淡地说道。&1t;/p>

    茱莉亚拿着叉子的手一凝:“他真的是沈枞渊?那么,他买那么多的军火,是要做什么呢?”&1t;/p>

    “照我的推测,他是想将我们的组织瓦解了。因为之前沈建国让你们杀他灭口,又想绑架他的两个宝宝,他应该是查出了,沈建国跟你们有莫大的牵连。”梁绍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说道。&1t;/p>

    梁绍又将之前沈枞渊查到沈建国整容后的真实身份一事,告诉了茱莉亚。&1t;/p>

    “所以我猜想,他是要对付我们,永绝后患。”梁绍又说道。&1t;/p>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跟沈建国合作了。撇清了跟他的关系,没有必要掺和在他们兄弟之间的斗争中。”茱莉亚听到梁绍的分析,瞬时觉得口中的鹅肝变得没有滋味起来。&1t;/p>

    “这个时候要退出,也迟了。因为之前我们组织帮着沈建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梁绍放下手中的刀叉,双手手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叠。&1t;/p>

    “沈枞渊这人......并不简单。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多了个劲敌?”茱莉亚皱了皱眉头说道。&1t;/p>

    梁绍微微点了点头:“所以,我们最好还是先下手为强,抓住他的软肋。”&1t;/p>

    “你指的软肋,是指他的家人?”茱莉亚也不是愚蠢的人,一听就听出了梁绍话语里的意思。&1t;/p>

    过了几天。&1t;/p>

    这天阳光灿烂,沈安溪决定上街到处逛逛。自沈枞渊去英国伦敦那晚起,沈安溪就和两个宝宝搬进了欧阳大宅。&1t;/p>

    在欧阳大宅住得挺舒心的,佣人又多,欧阳家的人又和善亲切。就是沈枞渊去了伦敦,让沈安溪有些担心。不过沈安溪每天都有跟沈枞渊通电话,知道沈枞渊在伦敦那边一切安好,她也就略略放下心来。&1t;/p>

    去逛了街,买了些衣服和生活用品,沈安溪便原路返回。因为离欧阳大宅也不远了,沈安溪也想多走走,就索性不叫计程车,直接走路回家。&1t;/p>

    正哼着歌儿在路上走着,沈安溪忽然见到不远处一个怀着身孕的女子,这时在路边弯下腰来,从沈安溪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痛苦的样子。&1t;/p>

    沈安溪连忙走上前去:“怎么了,你还好吗?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1t;/p>

    “不,不用了。我就是有点血糖低。”那怀着身孕的女子有点气若游丝地说着的同时,想要站起来,无奈刚站起来却又想要往下倒。&1t;/p>

    沈安溪赶紧扶住她:“你家在哪里?要不我扶你回去吧?”&1t;/p>

    这条路这个时候没什么行人经过,因为这一带是富人的住宅区,寻常的人根本是进不来的,一般只有住在这一带的人才会出现在这儿。&1t;/p>

    这时那怀着身孕的女子指了指前方那栋淡绿色的别墅:“我家就在那边,谢谢你,你人真好。”&1t;/p>

    “没什么,应该的。”沈安溪说着,便搀扶着这个怀着身孕的女子,往不远处那栋淡绿色的别墅走去。&1t;/p>

    沈安溪扶着那怀有身孕的女子到了她所说的那栋别墅里。那女子动作虚弱地,自手提包里拿出钥匙,开了别墅的门。&1t;/p>

    沈安溪刚想离开,却听到那女子说道:“既然姑娘来到这里了,不如来我们家喝口水?现在家里没人,佣人也不在,我自己恐怕有点不方便。”&1t;/p>

    沈安溪想了想,便说道:“那我陪你上楼吧。”&1t;/p>

    那怀有身孕的女子攀住沈安溪的手,说道:“谢谢你啊姑娘,该怎么称呼你呢?”&1t;/p>

    沈安溪笑了笑,扶着她走进了电梯门:“我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我叫沈安溪,欧阳晗是我爷爷。最近我过来爷爷这边住了,他的宅子就在不远处。那我又该怎么称呼你呢?”&1t;/p>

    进了电梯后,那怀有身孕的女子笑着说道:“我们这家人是姓曾的。我嫁过来有三年了,你叫我曾太太就好了。”&1t;/p>

    沈安溪跟着曾太太进了房间。按照她的指示,在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药,又给她倒了杯水,让曾太太将药服下。&1t;/p>

    曾太太服了药后,又让沈安溪在旁边陪她聊了一会天。沈安溪心想反正自己回去也没什么别的事,便留在这里曾太太闲话家常也是好的。&1t;/p>

    聊了一阵后,曾太太说到她最近在学的一种织毛衣的花针,然后说要到卧室里拿出她织的毛衣给沈安溪看看。沈安溪便坐在沙上等着。&1t;/p>

    等了一阵,沈安溪忽然听到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她刚想回头,却被一块湿漉漉的布捂住了嘴巴。很快地,沈安溪便觉得头晕目眩,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1t;/p>

    等沈安溪醒来的时候,现正躺在一间小房子的床上。房间的布置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不远处有一桌一椅。房里没有窗,只有头顶处有一个小口用来透气。&1t;/p>

    桌上那盏陈旧的台灯正散着微弱的昏黄光线。沈安溪只能从头顶那小口判断出,外面已经是黑夜了。&1t;/p>

    沈安溪从床上撑起来,她觉得头有点晕沉沉的。她努力回忆着自己到这里来之前所生的事情。依稀记得她那时候正坐在沙上,等那曾太太拿她织的毛衣出来给她。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1t;/p>

    沈安溪下了床,到了门前。她拉了拉门把手,现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她开始用力地拍门,并大声地喊道:“有人吗,我饿了!有人吗,我饿了!”&1t;/p>

    喊了好一会,沈安溪听到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吵什么吵,就你事多!”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门从外面被打开,站在门口处的,是一个穿着紧身花衣,双臂纹着复杂纹身的男子。&1t;/p>

    “我饿了。”沈安溪神色淡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1t;/p>

    “等一会,我这叫人端饭来给你。”说着,那男子当着沈安溪的脸,就砰的一声甩上了门。&1t;/p>

    沈安溪走到椅子处坐下。等了好一会,门才从外面被打开,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站在门口,将手中的一盘饭菜扔到地上:“吃饭了!”接着,他又要将门关上。&1t;/p>

    110/110877/48083531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