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老婆快睡吧
    沈枞渊径直回了酒店房间。回到房间里,现床上的沈安溪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拿了衣服去了沐浴间。&1t;/p>

    洗完澡后,沈枞渊在长窗前站了一会,然后就关掉灯上了床。&1t;/p>

    不管怎么样,安溪现在安全地在他身边了,不是么?沈枞渊在心里这样想着,便抱着沈安溪,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想得太多。&1t;/p>

    这时,身侧的沈安溪将双手环抱在他的腰间,拥抱着他的同时,口中喃喃地带着睡意地,轻声地叫了一声老公。&1t;/p>

    沈枞渊的心顿时柔软得像是要塌下去,随即应答道:“嗯乖,老婆快睡吧。”&1t;/p>

    耳边很快就响起了沈安溪沉稳而绵长的呼吸声。沈枞渊听着她的呼吸声,不知为何,竟觉得是莫名的心安,他闭上眼睛,心里想着以前和沈安溪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1t;/p>

    第二天。&1t;/p>

    沈枞渊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他伸手到身侧,想要揽住沈安溪的腰肢,却现身旁的位置是空的。沈枞渊转动眼睛,看了房内,现沈安溪正站在窗前,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衣,露出纤细而修长的腿。她长而微卷的黑就这样披散着,丝长直腰间,衬得她的腰肢极细。更因为长窗处照耀进来的阳光,令她身上穿的白衬衣像是半透明的,让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段更添美感。&1t;/p>

    沈枞渊翻过身来,凝眸看了一阵沈安溪美丽的背影。沈安溪站在窗前,也不知在想什么,身躯几乎是不动的。沈枞渊也看不到她的表情,无法揣测她的内心活动。&1t;/p>

    沈枞渊静静地看了沈安溪的背影一阵,嘴角不自觉地漫出笑意。他见沈安溪还是站在长窗前不动,便笑了笑说道:“老婆,过来让老公抱抱。”&1t;/p>

    沈安溪闻声后,倏然回头。她脸上先是一副迷茫的表情,随即就对着沈枞渊展颜一笑,像是一朵在晨曦中缓缓开放的娇艳花朵:“你醒啦。”说着,她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过去,到了床边,伸出双臂,勾住了沈枞渊的脖颈,亲昵地在他耳边说道:“老公,我们出去吃早餐吧。”&1t;/p>

    沈枞渊眼眸中此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他伸出手去,将沈安溪一把捞到怀里:“吃什么早餐,我要吃你。”&1t;/p>

    清晨明媚的阳光无声地流泻进房内,照耀在房内一双嬉笑打闹着的人影身上。&1t;/p>

    流淌着轻音乐的餐厅内。&1t;/p>

    这里的客人并不多。除了6景城的这一桌,不远处那边靠窗的位置还有一桌。其余的位置都是空的。&1t;/p>

    窗外此时正下着瓢泼大雨。雨滴敲打在周遭事物上,出劈啪声响。6景城是个不喜欢雨天的人,此时此刻的天气让他有点烦躁。他正在跟手下的一个通电话,本来就讲得他心情烦躁,这时也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怎么了,手机听筒里忽然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了,只有一段嘈杂的电流声。&1t;/p>

    6景城将手机拿开,免得那电流声震到耳膜,令他烦上加燥。同时他低声咒骂了一句。&1t;/p>

    6景城对面的坐着的人见状,便带着笑意地问了一句:“怎么了,6哥?”&1t;/p>

    6景城的眼眸淡淡地在对面人的身上扫过:“没什么,就是手机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听不到对方的声音。”&1t;/p>

    对面的人这时对6景城笑道:“没事的,等等也许就好了。那么暴躁做什么。”&1t;/p>

    6景城对他微微嗯了一声,然后又将手机贴近耳朵:“喂,你那边听得到吗?”&1t;/p>

    6景城对面的人是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本来穿着黑色的衣服,按理来说,应该给人一种凌厉或者冰冷的气质才对。然而这个人,整个人散出来的气质,是像暖阳一样和熙的。他的五官并不出众,可是他身上散出的那种气质会让人一见难忘。他的嘴角处好像总是凝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有一种错觉,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1t;/p>

    6景城这时又咒骂了一句:“这个鬼手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许是他骂得太大声了,不远处的那桌人纷纷向他看了过来,眼神中还带着一丝鄙夷。6景城像是没看到那边的人目光,将手机啪的一声扔到了桌上。&1t;/p>

    6景城对面那人这时向他伸出手:“把手机给我看看吧。或者我能看出是什么问题也不一定。”&1t;/p>

    6景城很疑惑地将手机递给了对面那人:“你还会修手机?”&1t;/p>

    他对面那人一笑说道:“这世上我不会的东西,还真的不多。”说着,他将6景城的手机接过来,拿到面前细细地翻看检查起来。&1t;/p>

    “吹牛就没人比得上你。”6景城讽刺了他一句。&1t;/p>

    对面那人也不管6景城的调侃,还是低着头认真地看着6景城的手机。&1t;/p>

    6景城见他不回答自己,就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过了一阵,他对面的男子抬起头来说道:“6哥,你这手机被人植入了病毒。”&1t;/p>

    6景城听了,心里一惊,随即脱口而出问道:“什么?植入了病毒?那我是不是会丢失一大笔钱财?”&1t;/p>

    他对面的人这时勾唇笑了笑:“这不是钱财的问题。这个病毒,是监听式的病毒。”&1t;/p>

    6景城心中不耐,又扔出一句:“你能不能说明白点,我不懂。说些地球人听得懂的话可以吗?”&1t;/p>

    他对面的人却好像是故意吊他的胃口,慢悠悠地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才缓缓开口道:“意思是说,你的通话内容,被别人监控了。对方可能是要从你的通话内容中,窃取一些重要机密。”他说到这里,又慢悠悠地从自己盘子里切了块蛋糕,用叉子叉了送进口中,咀嚼了一阵才继续说道:“刚才你的通话不顺畅,也是这个手机病毒在搞的鬼。”&1t;/p>

    6景城这时心中已是有怒火在蔓延,他皱了皱眉:“那么,这手机我就不用了,手机号码也换一个吧。”说到这里,6景城又低声咒骂了一句。不知为何,一到下雨天,他就特别的烦躁不堪。现在听到居然有人在监听他的通话内容,就让他更是烦躁不已。&1t;/p>

    他对面的人这时又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门牙:“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可以查出这个植入病毒的人是谁。还可以知道他所在的位置。这样一来,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病毒植入他们的手机内。甚至,我们摸清他们的企图后,还可以反布局。”他说话的表情很是轻松,像是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一样。&1t;/p>

    6景城立刻来了兴趣。他本来手上端着咖啡的,现在却放下了:“那么,做到这个你需要多长时间?”&1t;/p>

    “给我两天时间就好。”6景城对面的人这时对他说道。&1t;/p>

    “那好,那我手机你拿去吧,两天后我们还是这里见。”6景城边说边从椅子处站起身来:“宜志,那我先走了,还有点事要回去处理。”&1t;/p>

    那个叫宜志的男子这时抬眸对着6景城一笑:“好的,等我有结果了,就联系你。”&1t;/p>

    又过了几天。&1t;/p>

    酒店房间内。&1t;/p>

    伦敦的雨水就是足,连绵的雨下得人有些厌烦,连酒店房间的玻璃窗处都是模糊一片的。沈安溪正坐在床边,看着今天他们出去游玩时买的那些纪念品。&1t;/p>

    沐浴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声,是沈枞渊在里面洗澡。&1t;/p>

    沈枞渊刚从沐浴间里出来,便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手机一看,见是李俊打来的电话,便按下接听键:“阿俊,怎么了?”&1t;/p>

    “我知道他们的确切位置了。两天后6景城会在那儿会见帮会处的各个头目。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在那时候进攻,所以那是一个进攻的好时机。”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1t;/p>

    “好的。”沈枞渊随即回答道,“稍后你把我所需要的资料给我过来吧。”沈枞渊说完这句话,刚想挂电话,却又听到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那边是黑帮的巢穴,所以我觉得,在你们过去进攻之前,应该做一些预防性的措施。”&1t;/p>

    沈枞渊有点不明所以:“什么预防性的措施?”&1t;/p>

    “我们不知道巢穴那边有黑帮多少人在。也许黑帮里最精锐的部队就在那里。而光靠你们这边的人,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连根拔起,会有点困难。”手机听筒里又传来李俊的嗓音。&1t;/p>

    沈枞渊知道李俊还有别的话说,所以他没有开口打断李俊,静静地等待着李俊继续说下去。&1t;/p>

    “所以,我觉得你们不如寻求官方的帮助。这个黑帮势力范围如此之大,当局政府肯定想要打压它很久了。如今我们手上有他们的巢穴地址,能得到他们帮助的几率非常大。”手机那端的李俊又说道。&1t;/p>

    沈枞渊也不得不承认李俊的这个提议非常的聪明。当下他回答道:“你这个提议很好,我会考虑的。”&1t;/p>

    挂了电话后,旁边的沈安溪问道:“怎么了?”&1t;/p>

    沈枞渊将刚才李俊跟他说的东西,跟沈安溪说了一遍。沈安溪这时走到他跟前,张开双臂环腰抱住他:“这次我跟你一起去。”&1t;/p>

    110/110877/48083532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