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在中国哪里
    梁绍微微地摇了摇头:“6景城帮派的总部并不在美国,而是在中国。所以,沈建国现在是在中国。”说着,他又喝了一口手中的茶。&1t;/p>

    “在中国?”沈枞渊很是惊讶,“在中国哪里?”&1t;/p>

    “y城。6景城保护着沈建国,不过是觊觎你的财产而已。沈建国这个人,整一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6景城其实很看不起他的。”梁绍这时将脸转向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顿了顿,他又说道:“所谓狡兔三穴,6景城让你们以为他的总部在美国,也不是出奇的事情。开头我也以为他的总部在美国,后来才现是在中国。不过这也说得过去,6景城是华人嘛。总得是叶落归根,什么都搬回自己的故乡。”&1t;/p>

    沈枞渊垂眸略一思索,随即又问道:“我记得,你上一次来找我,是说要我给你利益,才肯和我合作。怎么这次,反而背叛了6景城,过来告诉我瓦解他帮派的方法?”&1t;/p>

    梁绍将手中的茶杯放回桌上,然后说道:“因为6景城想要除掉我。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1t;/p>

    沈枞渊抬眸看着梁绍,他的眼眸里映着清晨的阳光,光芒闪动间,更显得他的双目炯炯:“6景城为什么要取你性命?”&1t;/p>

    梁绍沉默了一阵,忽然笑了:“因为我爱上了他的情妇,被他现了。现在我想要除掉他,带着他的情妇远走天涯,隐姓埋名,过平淡的生活。”&1t;/p>

    沈枞渊忍不住笑出声,笑了几声后,他还是遏制不住自己的笑意:“梁先生,你以为这是演电视连续剧,你扯这么狗血的故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1t;/p>

    梁绍这时抬眸指使着沈枞渊:“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是实话。有时候,”梁绍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茶杯,“现实生活比电视连续剧还要狗血得多。”说到这里,他又轻轻叹了口气:“毕竟,如果人的生命中要是没有爱情,即使拥有了权力和钱财也没什么意思。沈先生是有太太的人,想必是明白这个道理的。”&1t;/p>

    沈枞渊喉咙里又出一声轻笑:“好了,你的私生活我没兴趣知道。说一说你瓦解6景城帮派的计划吧。”&1t;/p>

    “6景城每个月15号都要和帮派中各处势力的负责人在总部见面,那时候他们身边都没多少人,是下手的好时机。”梁绍这时回答沈枞渊道。&1t;/p>

    沈枞渊脸色又冷凝起来:“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和6景城设的局,引我入局?”&1t;/p>

    梁绍这时反问他:“那沈先生要怎样才相信我?”&1t;/p>

    沈枞渊略一思索:“让我们在你身上绑个炸弹,到时候你先进去,我们这边的人一看到有什么不对劲,就引爆你身上的炸弹,让你和他们同归于尽。”&1t;/p>

    梁绍这时不假思索地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1t;/p>

    沈枞渊这时有点惊讶,他挑了挑眉问道:“你就不怕我到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引爆了再说?”&1t;/p>

    梁绍低眸一笑:“那就是我梁某人的命了。反正我是贱命一条。6景城想必也不会放过我,我就不如赌一把,信任沈先生不会随意取我性命。”顿了顿,他又说道:“再说,沈先生的为人我也了解,你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相反,”说到梁绍抬头看着沈枞渊说道:“你是个很正派的人。”&1t;/p>

    沈枞渊这时正色沉声道:“还有一周就到15号了。那么,梁先生,我们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瓦解黑帮的事宜吧。”&1t;/p>

    一周后。&1t;/p>

    明媚的阳光自明净的长窗处流泻进室内,照射在室内墙上的那幅梅花画上。那幅梅花画是直接用画笔画在墙壁上的,画占据了墙壁五分之四的空间,笔法细腻,栩栩如生。那画中的梅花经过太阳的照射,像是获得了生机,让人几疑是墙上生出了真的梅花来。&1t;/p>

    地板是由大块的大理石板砌成的,此刻被擦拭得光可鉴人,映着自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透着高雅的冷光。&1t;/p>

    室内的空间很宽敞,此刻中间摆了一张大圆桌,大圆桌上摆放了各式各样的菜肴。6景城和一群人正围绕着大圆桌端坐着。此刻6景城的目光在大圆桌边上坐着的人脸上一一扫过。&1t;/p>

    过了一阵,6景城才开口说道:“还有阿六还没到。”说到这里,6景城皱了皱眉:“他怎么还没来?难道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1t;/p>

    这时坐在6景城对面的一个略为肥胖的男子开口说道:“要不,我打个电话给阿六,问一问他在干什么。”&1t;/p>

    话音刚落,一个极为瘦削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处,这时他喘着气说道:“对不起,6哥,我迟到了。飞机有点延误,所以我才来迟了。”边说着,他边走到6景城面前,对着6景城鞠了一躬。&1t;/p>

    6景城这时淡淡一笑说道:“没事,你去那边的位置坐下吧。”顿了顿,他拿起了面前的筷子:“既然大家都到了,现在就开吃吧,再不吃,饭菜就要凉了。”&1t;/p>

    6景城刚说完这句话,门口却响起了一个人的嗓音,而且这个嗓音听在6景城的耳里,竟是说不出的耳熟:“6哥,你让大伙在这里聚餐,怎么能不叫我呢?再怎么说,我梁绍也是你6哥手下的得意门将啊。”&1t;/p>

    边说着话,梁绍边施施然地走进了室内,走到桌边,他的目光在桌上的饭菜处扫了扫:“这么丰盛的菜肴,6哥也不叫上我,太不够意思了吧?啧啧啧,可惜了,这里竟然没有我坐的位置。”&1t;/p>

    6景城的脸色自梁绍踏进室内的那刻,就变得格外冷淡。现在梁绍还在众人面前大刺刺地说这些话,让6景城心中更是膈应。当下他也不想跟他废话,既然他这边的人都在,不如就直接跟他撕破脸皮:“阿六,将这位梁先生抓起来,我等会要和他谈一谈。”&1t;/p>

    梁绍这时对他笑了笑道:“6哥为什么要将我抓起来?我犯了什么错么?”&1t;/p>

    6景城的眼眸中寒光乍闪:“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说着,他就对旁边的阿六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阿六动手。&1t;/p>

    就在阿六从椅子处站起来,想要对梁绍动手之时,门口处又响起了一个声音:“6先生,束手就擒吧,警方的人就在外面,你跑不掉了。”&1t;/p>

    门口处出现了沈枞渊挺拔修长的身影,他手中的短枪正对着圆桌边上坐着的6景城。&1t;/p>

    警方的人6续地将6景城这边的人都押上了警车。这时,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走到沈枞渊跟前说道:“沈先生,多得你的帮助,我们才能如此顺利地捉到这帮人。”说着,他向着沈枞渊伸出手去。&1t;/p>

    沈枞渊也伸出手去,跟他礼貌地握了一握:“不用客气。其实你们最应该感谢的,还是那边的梁先生。”说着,沈枞渊指了指不远处,在树荫下站着的梁绍。&1t;/p>

    那穿着警服的男子听了他的话,向沈枞渊点了点头,便向梁绍走了过去。&1t;/p>

    又过了几日。&1t;/p>

    解决了黑帮这边的事情后,沈枞渊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然而令他疑惑的是,他没有找到沈建国的踪影。也许是他提早嗅到了危险,得以逃脱了。至于梁绍,自那天6景城被抓后,沈枞渊就再也没见过他了。不过沈枞渊也不想理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了,说到底,他心里是有点鄙夷梁绍的为人做事的。&1t;/p>

    只是沈安溪一直没有下落,是沈枞渊的一块心病。他已经派遣了很多人手去寻找了,可一直都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到了哪里。如今他们的双胞胎宝宝在欧阳晗家被照顾着,沈枞渊只向欧阳晗推说,沈安溪是去了国外旅游,也不敢说她是失踪了。怕他老人家听了担忧。&1t;/p>

    这日清晨,沈枞渊自噩梦中惊醒。他睁开眼,觉自己正冷汗淋漓地躺在床上。他转头看了看窗外,已是旭日东升。他揉了揉太阳穴,自床上头晕脑胀地爬了起来。&1t;/p>

    沈枞渊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拿了杯冰水出来,喝了几口,才觉得脑子清醒了些。他也懒得去洗漱,直接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阿树的电话。&1t;/p>

    过了一阵,那边的阿树才接起电话:“早晨啊,老大。”手机那端的阿树还带着睡意,明显是被沈枞渊的电话吵醒的。&1t;/p>

    沈枞渊这时对手机话筒说道:“最近搜寻安溪的弟兄有没有新消息?”这是沈枞渊最近每天必问的问题,通常阿树每天都会自动给他汇报,即使没有新消息,阿树也是每天都打电话或者亲自到沈枞渊住处来汇报。只不过今天沈枞渊醒得早,阿树还没来得及主动汇报,沈枞渊就打了电话过来。&1t;/p>

    这是手机那端的阿树回答道:“对不起,老大,他们那边暂时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1t;/p>

    沈枞渊很是失望,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让他们卖力点搜寻。”&1t;/p>

    手机那端的阿树很快地回答道:“好的,老大。”&1t;/p>

    110/110877/48083533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