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查到了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便很快地对着服务生点了几样菜。待那服务生走后,沈枞渊便端起眼前的茶杯喝了口茶,然后看似很随意地问沈安溪:“在小学当老师的感觉,怎么样?”&1t;/p>

    沈安溪这时将在花园处流连的目光转回来:“挺好的啊。那里的小孩子都很乖很听话。就是学校太穷了,很多设施什么的,都不完备。”&1t;/p>

    沈枞渊简单地跟沈安溪说了些话后,便听到自己口袋处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从口袋处拿出手机,看到是昨晚那私家侦探打来的电话,便按下接听键:“早上好。”&1t;/p>

    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也对沈枞渊说了句:“早上好,沈先生。你让我查的人,我查到了。”&1t;/p>

    沈枞渊心里一喜,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嗯,你说。”&1t;/p>

    “华英小学的英文老师沈安溪,是近期才进去当老师的。这个女子不是那村里的人,不知为何,她当初跌落山坡,然后被那村里的人救了,才到华英小学里当老师的。”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一股脑地将自己查探到了信息,都告诉了沈枞渊。&1t;/p>

    沈枞渊看了几眼面前的沈安溪,心中充满了喜悦。那么面前的她,就是他沈枞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寻找的人,没有差错了。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谢谢你。等会我让财务给你转账。”说完她就挂了电话。&1t;/p>

    对面的沈安溪看到沈枞渊看自己的眼神中,不知为什么,忽然充满了喜悦之色,心里有些奇怪,但是又不好说出来。&1t;/p>

    这时服务生端着菜走了过来。待菜都上齐了,沈枞渊便淡淡地说道:“那么我们就开始吃吧,吃完我带你去个地方。”&1t;/p>

    令沈安溪奇怪的是,沈枞渊点的这几样菜,都是她极喜欢吃的。就好像,沈枞渊知道她的口味一样。还有,沈安溪刚才一踏进这酒店,她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里。这里的一切好像都很熟悉。&1t;/p>

    其实沈枞渊是专门带她来这里,看能不能帮她回忆起往事的。以前沈安溪确实很喜欢来这里。基本一周起码都要来个一两次。&1t;/p>

    见沈安溪静静地吃着东西,沈枞渊放下手中的勺子,对着她轻轻一笑:“菜还合口味么?”&1t;/p>

    沈安溪闻言,抬起头来,对着沈枞渊礼貌一笑:“菜都很好。”&1t;/p>

    沈枞渊这时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好。”&1t;/p>

    阳光自窗户照耀进来,洒落在沈安溪身上,她的身躯有一半沐浴在阳光之下,整个人一半明一半暗,有种奇异的美感。在阳光照耀下的那半脸庞,此刻是纤毫分明的,脸庞处白皙细腻的肌肤显得更为通透光滑。她比之前瘦削了很多,一管精致的鼻子更为挺拔笔直了。鼻头尖尖,无比的秀气。&1t;/p>

    沈安溪将咬了筷子处的那块点心,目光无意掠过对面的沈枞渊身上的时候,却现他正在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他的目光很奇怪,像是在看一个认识已久的人。&1t;/p>

    想到昨晚他说自己像他的太太,沈安溪心里想,这位沈先生,到底跟他的太太之间生了什么呢?不过沈安溪自然是没有把心中所想问出来。这是别人的私事,随意询问别人的**是很不礼貌的行为。&1t;/p>

    所以当下沈安溪就当是没有看见沈枞渊的眼神,又低下头去,继续吃着面前的食物。&1t;/p>

    两人相继无语地,各自吃完了眼前的食物后,沈枞渊便提议去另一个地方。&1t;/p>

    沈安溪有些好奇,所以当下她问了沈枞渊一句:“我们去哪里?”&1t;/p>

    沈枞渊只是低头微微一笑,然后回答她:“去到那里你就知道了。”&1t;/p>

    沈安溪当下深呼吸了一口气。为了给学校筹集捐款,她就忍一忍吧。于是她随即抬眸对着沈枞渊说道:“那好,我们现在过去吧。”&1t;/p>

    车子驶上半山腰,在一栋设计大气而别致的别墅前停下。然后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说道:“就是这里。”&1t;/p>

    这里是沈枞渊当初给沈安溪求婚的地方,沈枞渊将她带来这里,希望能唤起沈安溪的一些回忆。&1t;/p>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的话后,便下了车,往那别墅走去。走到别墅前面时,沈安溪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甜蜜?幸福?&1t;/p>

    可是她看见一栋别墅,为什么有幸福甜蜜的感觉?&1t;/p>

    身后响起脚步声,沈安溪回头,看到沈枞渊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这里要跳一支舞,我们才能进到别墅里面。”&1t;/p>

    沈安溪很是惊讶,她以前还没听说过什么要进别墅之前,还要跳舞的。随即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然后她就看见沈枞渊在别墅大门旁边的指纹识别器处,按了指纹。镂空雕花的别墅大门此刻正缓缓打开。&1t;/p>

    大门到屋门口之间有个庭院,庭院的左边种了些花草树木,庭院其他地方都是空的,空的地方由一格格的方砖砌成。&1t;/p>

    沈枞渊这时向着沈安溪伸出手来:“来,我带你去这支开门舞。”&1t;/p>

    沈安溪只好将手伸出去,将手放到他宽大的手掌里:“这真是新奇。我还没见过哪所别墅的开门方式是这样的。”&1t;/p>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只是侧过头来对她微微笑了笑。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安溪觉得他的笑容中似乎有点苦涩和无奈。&1t;/p>

    沈安溪跟着他,走到庭院里的那些方砖处。刚踩到那些方砖上,就有音乐声响起。这时沈安溪又听到沈枞渊在她耳边说道:“按照规定的舞步来踩,庭院内就会播完一支完整的狐步乐曲。接着屋门口才会打开。”&1t;/p>

    沈安溪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1t;/p>

    沈安溪就任由沈枞渊带着自己,踩着方砖跳起舞来。深秋的早晨,微凉的秋风吹拂到脸上,沈安溪跟着沈枞渊的舞步腾挪转移间,能看到头顶极为湛蓝的天空。&1t;/p>

    微凉的风夹杂着几丝不知名的花草香味,就这样跳着舞,沈安溪内心觉得很写意。&1t;/p>

    音乐奏完,沈枞渊和沈安溪也跳完了一曲狐步舞。屋门口紧闭的两扇大门此刻徐徐开启。&1t;/p>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进了别墅内。刚踏进别墅内,沈安溪心内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涌了起来。她环目四顾,大厅的摆设很优雅简洁大气,四面墙壁上都有唯美的浮雕。沈安溪的目光在墙上的一处浮雕处凝住了。&1t;/p>

    那是一个长女子提着灯笼的浮雕,不知为什么,沈安溪就是觉得她很眼熟,就好像不久之前,她见过这浮雕似的。&1t;/p>

    旁边的沈枞渊这时看着她说道:“安溪?”&1t;/p>

    沈安溪转头看向沈枞渊,随即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浮雕很眼熟。可能以前在哪里见过吧。”话音刚落,沈安溪见到沈枞渊脸露喜色,她心中觉得奇怪,但也没细问,便又说道:“现在我们去哪里?”她还是不明白沈枞渊带她来这里干什么。&1t;/p>

    沈枞渊闻言,便说道:“我们从旁边的直升梯上楼顶吧。”沈安溪点了点头,便跟着他坐了直升梯到楼顶。&1t;/p>

    刚到楼顶,沈安溪看到眼前的景象,有点惊讶。楼顶的空间很大,也别具匠心的种了些花花草草,还有长椅大桌和秋千。是个开多人派对或者聚会的好场所。&1t;/p>

    最令沈安溪疑惑的是,楼顶地面中间是一块大圆形的玻璃,不知有什么用途。&1t;/p>

    沈枞渊这时又伸出手来:“来,把手给我。”&1t;/p>

    沈安溪疑惑地伸出手去,沈枞渊握住了她的手,往中间那块大圆形玻璃走去。&1t;/p>

    两人走到那块圆形玻璃处,沈安溪便看见旁边的沈枞渊自口袋中拿出个小方块的东西,然后他按了按那小方块的东西,脚下的那块圆形玻璃便开始往上升。&1t;/p>

    圆形玻璃一直升到半空中,然后又开始不断扩大着面积。因为圆形玻璃是透明的,此刻两人像是凌空站在半空中。&1t;/p>

    从现在这个角度,沈安溪能看到整座城市的景色。因为这是半山腰,还能看到山间的隐约的缭绕的雾气。&1t;/p>

    “我们在这里要做什么?”沈安溪问道。&1t;/p>

    “跳舞。”沈枞渊回答她。&1t;/p>

    又跳舞?沈安溪嘀咕着,这沈先生真是有点怪,无缘无故地,带她来这里,还站到一块这么大的玻璃处,到半空中来跳舞。她真的很不想跟他再跳舞了,真是莫名其妙的。想了想,沈安溪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借口:“沈先生,我有点恐高,现在站在这里,有点头晕,我们不如下去吧?”&1t;/p>

    沈枞渊知道沈安溪是不恐高,否则当初他就不可能跟她在这里跳舞了。他看了看沈安溪的脸色,知道她是不想在这里了。当下沈枞渊也不拆穿她,便垂下眼眸说道:“那好,那我们就下去吧。”&1t;/p>

    落到了地面上,沈枞渊柔声问沈安溪:“现在好一些了么?要不要喝点水什么的?”沈枞渊心里很清楚,沈安溪说不舒服其实只是一个借口,但他又不好当面拆穿她,所以,只好陪她演一演。&1t;/p>

    110/110877/48083533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