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可能是秋风吧
    当下沈安溪果然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想回去了,我还有试卷要改,现在不改的话,怕到时候是改不完了。”&1t;/p>

    沈枞渊见她这样说,也不好再勉强她跟着他去别的地方。当下他微微颔,便带着沈安溪出了别墅,然后他开车将沈安溪送回了酒店。&1t;/p>

    将沈安溪送回酒店后,沈枞渊便回到车里,打了个电话给他的一个好友。&1t;/p>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沈少爷,居然打电话给我了,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1t;/p>

    “可能是秋风吧。”沈枞渊心情有点低落,于是随口地开了个很冷的玩笑。随即他又说道:“董少爷,有时间出来聚一聚么?我们也很久没见面了。”&1t;/p>

    “好啊,恰好我这阵子也没什么事做,在家里无聊得霉。”手机那端的男子说道。&1t;/p>

    这个沈枞渊口中的董少爷,是他小时候就认识的朋友。两人认识很多年了,交情颇深。他叫董少华,是沈枞渊的朋友圈子内有名的花花公子。女朋友换了一打又一打,因他家是有名的商界富豪,娱乐报纸老是报道他的风流韵事。因而在朋友聚会时,大家也常拿这个来跟他打趣。&1t;/p>

    有段时间沈枞渊老是跟董少华等人聚会,那时候他们一见到董少华就问:“少华,你这周又换了几个女友?是不是比上周换的女友多了?”&1t;/p>

    反正他的滥情花心业界闻名就是了。&1t;/p>

    清吧里的细碎音乐在四周萦绕着,沈枞渊转动着手中的玻璃酒杯,看着它映着清吧里迷离的昏暗灯光,折射处好看的光芒。看了手中的玻璃酒杯一阵,沈枞渊又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完,然后将酒杯放到吧台处,向面前的酒保说道:“再帮我满上。”&1t;/p>

    坐在沈枞渊旁边的董少华,此刻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他看了看沈枞渊,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沈少,你有心事?看你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到底是怎么了?”&1t;/p>

    沈枞渊这时接过眼前酒保递过来的酒,又昂头一饮而尽。旁边的董少华轻笑出声:“你悠着点,这么喝法,没到两点就烂醉如泥,那后半夜我还得送你回家。”说到这里,董少华喝了一口手中的酒:“话说,我是推了一个美女的约会跟你出来的。别让我到时候还得我送你回家,扫了我出来玩的雅兴。”&1t;/p>

    “他们这里的酒是越来越好了。”董少华喝了几口手里的酒,看着酒杯说道。&1t;/p>

    沈枞渊这时叹了口气,沉默了一阵,忽然转头看向董少华,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追女孩子的方法?”&1t;/p>

    董少华听了他的话,差点被口里的酒呛到。他赶紧将手里的酒杯放到吧台处,然后转头对着沈枞渊,脸上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还要追女孩子?”&1t;/p>

    沈枞渊也不想跟他细说,当下只是说道:“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我这么英俊多金,那用得着我自己去追女孩子,向来都是女孩子追我。再说了,我是个有太太的人,还追什么女孩子呢。”顿了顿,他又转头看着董少华问道:“只不过,无聊想问一问而已。”他低头喝了一口酒,又转头向着董少华笑道:“快,说出来给我听听。你肯定很多风流逸事。”&1t;/p>

    董少华这时哈哈一笑:“好吧,那就满足你的愿望。”说到这里,他好像是陷进了回忆,脸上的表情是迷惘却又带着点甜蜜的:“以前有一任女友,是世界知名的钢琴家。刚开始的时候,我怎么撩她,都是撩不动的。因为她家世显赫,富家公子什么的,也见得多了。后来,我就为了她,将她所有弹过的创作的曲子,都学了一遍,邀请她到家中来,将自己学到的钢琴曲都弹了一遍给她听。”&1t;/p>

    说到这里,董少华停了下来。沈枞渊这时很好奇地问道:“然后呢?”&1t;/p>

    董少华露齿而笑:“那还用得着问么,她后来自然就成为了我的女友。”顿了顿,董少华又说道:“我还交往过落拓的明星。通常这种情况,我就直接送她钱财或者车房。总之投其所好就是了。”&1t;/p>

    沈枞渊听了笑了笑,正嘴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董少华又说道:“一言蔽之,投其所好,浪漫动人,细心体贴,态度诚恳,帅气多金。”&1t;/p>

    沈枞渊这时不禁笑出声:“你语文功底增进了不少,说话都是四个字四个字的了。不错啊,不错。”说到这里,沈枞渊伸出手去,在董少华的肩膀处拍了拍。&1t;/p>

    “要是整晚坐在这里喝闷酒,那真是闷死人了。”董少华脸上此刻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这吧里的主唱也是没点水平,唱歌像是鸭叫。不如我们去歌剧院看跳舞可好?我知道今晚有场演出,听我朋友反映,很好看。”&1t;/p>

    董少华这人跟沈枞渊不同,沈枞渊是个事业心比较重的人,董少华不是。他是董家最小的儿子,上面有几个大哥,家族的事业重担都落在几个大哥的身上,他从小就是吃喝玩乐享受人生的。&1t;/p>

    看到今晚沈枞渊一脸落寞却又欲言又止的模样,董少华也猜想得到,他肯定是有不开心的事情闷在心里。但是,既然沈枞渊不想说,董少华也不好逼问他。只能尽一个朋友应尽的本分,带他去吃喝玩乐好了。&1t;/p>

    当下沈枞渊回答他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你说的歌剧院看表演吧。”&1t;/p>

    第二天。&1t;/p>

    沈安溪在睡梦中被手机的来电铃声吵醒。沈安溪被吵醒了,有点起床气,于是便头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伸手到床头柜处拿起了手机。一看屏幕,原来是沈枞渊打来的电话。&1t;/p>

    沈安溪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按下接通键:“早上好啊,沈先生。”&1t;/p>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么?”手机那端传来沈枞渊柔和的嗓音。&1t;/p>

    沈安溪躺在床上,抓了抓头,叹了口气:“没事,也该醒过来了。真佩服你,每天都醒得那么早。”&1t;/p>

    “嗯,特地一早起来,给你备了份礼物。”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道。&1t;/p>

    “礼物?沈先生太客气了,所谓无功不受禄,你我非亲非故,我怎么好接受你的礼物?”沈安溪有点惊讶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我在你酒店楼下等你,过一会你就下来好不好?”手机那端的沈枞渊的嗓音很是柔和,像是在哄小孩子。&1t;/p>

    沈安溪被他这么柔和的嗓音惊讶到,听他这样子说话,不像是在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说话,倒像是跟自己的情人在柔声细语。&1t;/p>

    沈安溪压下心中的不适和尴尬,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这就起床,麻烦你等我一下。”&1t;/p>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随即便起了床,进了沐浴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然后换好了衣服,便离开了房间。&1t;/p>

    到了酒店门口,远远便看见沈枞渊之前开的那部银灰色的跑车,停在酒店门口那里。那银灰色的跑车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流畅的车型线条在道路上分外惹眼。&1t;/p>

    沈安溪深呼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到了那跑车的旁边时,坐在驾驶座处的沈枞渊便摇下了车窗:“上车吧,沈小姐。”&1t;/p>

    沈安溪只得依照他的话,坐进了车后座。刚坐进车里,便听到沈枞渊说道:“我叫张秘书给你买了些衣服。现在是深秋了,沈老师你从美国过来,肯定没带多少衣服过来吧?这城市的天气比较多变,万一着凉了,就不好了。”&1t;/p>

    沈安溪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又听到沈枞渊说道:“我让张秘书挑的。”话音刚落,沈安溪便见到沈枞渊自副驾驶的座位处,拿出了几个袋子,伸长了手臂,递给了坐在车后座处的沈安溪。&1t;/p>

    沈安溪只得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了沈枞渊手中的袋子。看那些袋子的外表,就知道这些都是高端的衣服品牌。&1t;/p>

    沈安溪的确是没带多少衣服过来,一来本来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是张翠娟借给她的,二来她身上也没多少钱,也没多余的钱去买衣服。沈枞渊这番送衣服真是体贴入微,让她不免有些感动。&1t;/p>

    沈安溪这时打开那些袋子,衣服的料子都是触手细腻舒服,一看就知道是价格不菲。&1t;/p>

    这时沈安溪又听到沈枞渊说道:“我最近公司的经费周转有些紧张,一时间没有多余的现金流拿出来捐。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给你们学校捐款。”&1t;/p>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这么说,知道他是确定要给华英小学捐款了,心中不免很是高兴。当下沈安溪开口说道:“谢谢你,沈先生,我代表华英小学的全体师生感谢你。有了钱,那里的学生就会少受很多苦了。”&1t;/p>

    沈枞渊这时候回答她:“不用客气,这是我作为一个华人,应该为这些小朋友做的事情。沈小姐,能赏脸陪我吃个饭么?”&1t;/p>

    既然沈枞渊都答应捐钱给华英小学了,沈安溪觉得自己也不好推辞他吃饭的请求。所以当下沈安溪便回答道:“好啊,反正其实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要忙的。”&1t;/p>

    沈枞渊听到沈安溪这样说,便开着车,带沈安溪到了一家川菜馆。期间同样是沈枞渊点的菜,沈枞渊点了几个很常见的川菜菜式,什么宫保鸡丁,水煮牛肉,白果炖鸡,青椒肉丝,水煮鱼等等。&1t;/p>

    110/110877/48083533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