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侃侃而谈
    不久菜就端了上来,奇怪的是,沈安溪觉得每样菜都很合自己的胃口。期间沈枞渊跟她介绍了一下川菜的起源还有演化,让沈安溪觉得他甚是博学多才。&1t;/p>

    沈枞渊讲完川菜的起源和演化后,还跟她说了一些有趣的八卦轶事。惹得沈安溪连连笑,到最后都差点将饭菜喷出来了。&1t;/p>

    然后沈安溪算是彻底地打开了话闸子,与沈枞渊侃侃而谈起来。&1t;/p>

    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吃完饭后,沈枞渊提议去歌剧院看音乐剧,沈安溪也欣然答应了。&1t;/p>

    音乐剧说的是一个穷苦人家的男子爱上一个富贵家族小姐的故事。两人极为相爱,富贵家族小姐的父亲却不同意。穷苦人家的男子在自己心爱恋人的父亲面前许下诺言,两年后,功成名就之时,他会回来娶他的女儿。&1t;/p>

    经历重重困难,穷苦人家的男子终于闯出了一番事业。他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回到了他心爱的恋人的家。可是,他却得知,那富贵家族的小姐,早在他离开此地后,被家里人许配给了一家跟她门当户对的少爷。一年后,这个富贵家族小姐因难产而死。&1t;/p>

    演穷苦人家男子的演员,这时在富贵家族小姐的门口唱起了忧伤的歌声。他回忆起当年跟这富贵家族小姐的点点滴滴,当初有快乐,如今就有多悲恸。&1t;/p>

    歌声时而激昂时而悲伤,相当的打动人心。&1t;/p>

    沈安溪看了一阵,就被带进了戏里。在沈枞渊旁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沈枞渊扭头过来看了她一阵,嘴角漫起几丝笑意,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他平常用的手帕,在黑暗中轻轻递给了沈安溪。&1t;/p>

    沈安溪哭得泪痕满脸的,见他给自己递过来手帕,道了声谢,便接了过来。&1t;/p>

    看完音乐剧,两人便走出了歌剧院。沈枞渊走了一阵,问旁边的沈安溪:“接下来你想去哪里?”&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转头好奇问沈枞渊:“沈先生的工作不忙吗?”&1t;/p>

    沈枞渊这时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忙的,只是想要抽时间陪你啊,傻瓜。当下他笑了笑回答道:“最近公司没什么事,所以空闲时间比较多。再加上之前那段时间太忙了,一天只睡六个小时。现在有时间了,当然要休息一下。”&1t;/p>

    沈安溪此时在心里想,大老板就是不一样,想休息就可以休息。心里想着,她回答沈枞渊道:“这个城市我也不熟悉,你带我去到处游玩吧。”&1t;/p>

    沈枞渊轻轻地在心里叹息一句,你自己在这城市长大,还不熟悉,你这失忆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好?&1t;/p>

    昨天沈枞渊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知道沈安溪之前去了大医院检查,得知了她检查的结果,身体没有问题,只是脑震荡的后遗症,需要些时间才能恢复记忆。而具体恢复记忆的时间,医生也不知道。&1t;/p>

    既然沈安溪已经不记得自己了,沈枞渊也不好冒昧地问她受伤的事情。既然她当自己是刚认识不久的人,沈枞渊也只好按照对待刚认识不久的人的礼节,来对待她。&1t;/p>

    当下沈枞渊想了想,便说道:“我知道这城市有座空中花园不错,是这城市新做的景观,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1t;/p>

    之前沈枞渊将沈安溪带到他们以前去过的地方,沈安溪的记忆都没有恢复,沈枞渊也不想再带她故地重游,免得她又觉得闷,然后借口开溜。&1t;/p>

    “空中花园?是什么来的?”沈安溪边走边好奇地问道。&1t;/p>

    “应该就是一些用高科技做出来的景观吧,我也不太清楚,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的朋友们去看过了都回来说不错。”沈枞渊这时耐心地回答她道。&1t;/p>

    “好啊,那我们就过去吧。”沈安溪很爽快地一口答应。&1t;/p>

    沈安溪坐在车里,侧头看着车窗外的景物飞掠而过。像往常一样,沈安溪依然是坐在车后座上。沈枞渊在前面开着车,一路上也是沉默着,没什么话说。&1t;/p>

    沈安溪正有点昏昏欲睡,忽然听到沈枞渊的声音传来:“今天风有点凉,不如你把我买给你的衣服穿上?这边的大型商场里有试衣间,你要是想穿上的话,我在这里停一下。”&1t;/p>

    沈枞渊给沈安溪的衣服就在现在她坐的座位的旁边。沈安溪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不冷,你接着开就可以了。”&1t;/p>

    车在这时慢了下来,沈安溪这时只听到沈枞渊说道:“真的不用去穿多件外套?到了黄昏会更冷的。”他的语声里蕴含着关切。&1t;/p>

    还没等沈安溪开口回答他,沈枞渊已经在那大型商场前停下车来:“去换衣服吧,我在这里等你。”&1t;/p>

    沈安溪见他车都停了,也不好再说不去穿,便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然后就提了个袋子,打开车门,刚想出车门,又听到沈枞渊说道:“试衣间进门口直往左。”&1t;/p>

    沈安溪听了后,又嗯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然后她就出了车门,往大型商场走了过去。&1t;/p>

    沈枞渊坐在驾驶座上等了一会,便看到沈安溪穿着一件驼色大衣走了出来。待她坐进车里后,沈枞渊说了一句:“这件衣服很合你身,你穿起来很好看。”&1t;/p>

    沈安溪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回了他一句:“谢谢。”&1t;/p>

    “张秘书的眼光不错。”沈枞渊又加了一句。&1t;/p>

    “是啊,你应该给你的秘书加工资。”沈安溪这时打趣地接上他的话。&1t;/p>

    沈枞渊喉结滚动,笑了几声:“就凭她挑衣服这眼光,我会的。”&1t;/p>

    沈安溪心里想,沈先生你这种富家公子,肯定时不时就让你的秘书给女孩子挑衣服吧。不过这话她就敢在心里想想,却不敢当着沈枞渊的脸说出来。&1t;/p>

    于是沈安溪没再接沈枞渊的话,只是侧过头去,沉默地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物。看了一阵,沈安溪觉沈枞渊将车停了下来。她不禁将头转回来,问沈枞渊:“我们到了?”&1t;/p>

    “这条路小车开不过去,我们只能走路过去。”沈枞渊这时回答她。&1t;/p>

    沈安溪闻言,视线转到车前窗处。正如沈枞渊所说,车子前面的那段路确实是破烂不堪无比窄小,小车肯定是开不过去的。&1t;/p>

    也不知道那个他口中所说的空中花园,为什么会开在这种地方。&1t;/p>

    当下沈安溪便说道:“那我们就走过去吧,反正都在车里坐了那么久了。”&1t;/p>

    “我先找个地方将车停好。”沈安溪这时听到沈枞渊说道。&1t;/p>

    沈枞渊开的是价格不菲的跑车,当然是不能随意在路边停。万一被别的车刮花什么的,先别说修理费都是一大笔钱,还专门要去维修肯定是浪费时间的。&1t;/p>

    等沈枞渊停好车后,两人下了车,并肩往那条小路走去。&1t;/p>

    “安溪,小心一点。”沈枞渊说着,伸出手去,扶了一下前面被石头绊了一下的沈安溪。&1t;/p>

    隔着大衣,沈枞渊都能感觉到沈安溪的腰肢很细,让他不觉心想,沈安溪这些天来,到底是受了多少的苦。&1t;/p>

    她说华英小学是个很贫困的小学,那么它所在的村子肯定也是无比贫苦。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的沈安溪在哪里过得还习惯吗?再加上失忆受伤,她肯定内心有过恐惧彷徨吧?&1t;/p>

    这时走在他前面的沈安溪回转头来,对他说了句谢谢,将陷入沉思中的沈枞渊拉回到现实里来。&1t;/p>

    “让我走到前面去吧,你一个女孩子走在前面不好。”沈枞渊这样说着,就走到了沈安溪前面。&1t;/p>

    道路越走越窄,而且路面破烂不堪,让沈枞渊不禁在心里咒骂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1t;/p>

    与此同时,光线也越来越昏暗。沈枞渊转身向着跟在他身后的沈安溪伸出手去:“我拉着你走吧,免得你摔倒了。这里好暗。”&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将手放到他的手掌里。沈枞渊的手掌宽大干燥而温暖,被他这样握着,莫名让沈安溪有种安心的感觉。&1t;/p>

    “我们不会走错路了吧?这里越走越窄,也不知到底通往那里。”沈安溪跟着沈枞渊往前走了一阵,不禁说出了心中的疑虑。&1t;/p>

    “但是我看腾讯地图,是这样走的呀。”沈枞渊回答她。&1t;/p>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沈安溪看到路越来越窄,两边的建筑物越来越高,而光线也越来越暗。&1t;/p>

    “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两人在暗巷里走着,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一个人影,阴森森地对他们说道。听这人影出的嗓音,能辨认出他是个男子。&1t;/p>

    借着巷子里昏暗的光线,沈安溪能看到那人影手中有把闪着寒光的短刀。她有些惊骇,当下呆立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应该作何反应。&1t;/p>

    也许是沈枞渊察觉到了她手掌的颤抖,他握住她手掌的大手这时紧了一紧,仿佛在对她说不用害怕。然后沈安溪听到沈枞渊沉着的嗓音响起:“哥们,有话好说,我们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你,只希望你不要伤害我们。”说着,沈枞渊掏出口袋里的钱包,伏地身子,将手中的钱包向着那人影的后面扔了过去。&1t;/p>

    沈安溪也依样画葫芦,拿出身上的钱包,对着那人影背后就扔了过去。等到沈枞渊看到那人影转身去前面拿他们两人钱包的时候,沈枞渊拉紧了沈安溪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快走。”&1t;/p>

    110/110877/48083533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